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捡个赘夫来耕田

捡个赘夫来耕田

作者:雪月意绝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22 15:35:04

《捡个赘夫来耕田》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雪月意绝为大家带来的故事:若是换了其它的女子,得到他成婚的允诺。那自然是死皮赖脸的要假的变成真的。可她倒是好,生怕变成真的。草草的看了一眼,在落款的地方,顿了顿,签了名,扔给阮锦绣。阮锦绣拿起一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黄诩翌?”“笑什么?”这女人胆子不小,竟敢嘲笑他!阮锦绣的手指划过南宫诩翌的落款:“三个字,两个羽。你爹娘这是多希望你一飞冲天啊?”南宫诩翌拳头捏的喀嚓喀嚓的响。
展开全部

3-疗伤

阮锦绣一脸懵逼的看着阮五朵的背影,小声嘀咕道:“这都什么毛病。”

可当她再转身,蹲在南宫诩翌面前的时候,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他没穿裤子!

只把重要部位遮掩了一下。

从外面看来,阮锦绣的头部,正好在南宫诩翌那羞人的地方!

阮锦绣反应了过来,全身的气血,都涌到了头上。

难怪阮五朵是那样的反应。

任谁大半天瞧见这等事情,都应该会这样想。

阮锦绣缓缓起身,眼睛喷火的看着南宫诩翌。

“先处理伤口吧。”

南宫诩翌神色如常,就更加显得阮锦绣心头有鬼。

阮锦绣手脚麻利的剔腐肉,上药,包扎。

一系列动作,漂亮得一气呵成。

“你懂岐黄之道?”

南宫诩翌看得出来,她一举一动都有章法,根本就不是野路子出身。

阮锦绣冷笑着擦了擦匕首,从南宫诩翌身边拿了套子,套上。

然后收在了袖子里,才耸了耸肩,淡淡的道:“小时候性子野,经常漫山遍野的跑。遇到哪些野猫儿,野狗儿受伤了,就会帮它们处理一下。”

南宫诩翌的脸黑透了。

该死的女人,竟然把自己比作野猫野狗!

瞧着南宫诩翌吃瘪,阮锦绣心情大好。

拍了拍手,吩咐道:“伤口看起来不大,可是很深。而且靠近动脉血管。如果继续溃烂下去,你的腿就废了。十天半个月之内,你是哪儿也别想去了。”

阮锦绣得意的出门,快步走到旁边,将藏在袖子里的草药扔掉。

回头对着茅草屋冷笑道:“占了便宜就想抹嘴儿走人,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如果不是看着那张脸还不错,加上又救了俩孩子的份儿上,阮锦绣往水里加的,就不是延缓伤口愈合的药了。

而是加速伤口溃烂的毒药!

走到僻静处,阮锦绣才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儿,心头涌上一股狂喜。

镯子还在!

那么证明,空间也还能用。

可当阮锦绣欣喜若狂的进空间的时候,发现前世储存的奇花异草,奇珍异宝,统统不见了。

一切都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

一湾碧水,两畦青菜。

其它啥都没有。

阮锦绣几乎都要哭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里头的东西成熟周期短,味道也鲜美,吃了人也精神。

聊胜于无。

至于其它的,慢慢的也就有了。

没有在空间找到自己想要的。

阮锦绣焉巴巴的往山上走。

和南宫诩翌的交锋之中,阮锦绣就看出来了。

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自己有本事。

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恢复内力。

原主这身体太差了,需要好好补补。

等她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一只手上拎着一只野鸡,另一只手腕儿上,盘着一条蛇。

七寸还在往下滴血。

回到屋子,就瞧见南宫诩翌正在打坐调息。

悄悄儿的拿了豁了口子的砂锅,朝着茅草棚子的后面走去。

麻利的用树杈子支起架子,把砂锅架了起来。

鸡和蛇都处理好了扔进去,专等着汤滚起来。

自己也没闲着,找了瓦片和鹅卵石,慢慢捣药。

逐步放入汤里。

等最后一味药放进去的时候,锅里的汤色就已经变得雪白了。  浓郁的香味儿飘出去好远。

阮锦绣皱眉,随手扔了几片叶子进去,将四散的香味儿,尽数压在砂锅里。

“吃独食就算了,还不让人闻味道?”

嗖!

阮锦绣随手抄起带火星的棍子,一个转身就朝着南宫诩翌的重要部位袭击了过去。

南宫诩翌连忙闪开了,脸色难看的沉声道:“我救了你的儿子和女儿,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阮锦绣看清楚了他的脸,阳光下,剑眉星眸,悬鼻薄唇。

嗯,不丑。

能勉强收了。

南宫诩翌自顾自的走了过来,十分悠闲的坐在阮锦绣的对面。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那些人为什么追你?”

“……”

“欠人钱?”

“……”

南宫诩翌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答她,索性盯着那一锅大补的汤。

这几天都是水米未沾牙,他急需这样一锅汤来补充元气。

阮锦绣手中的木棍捅了捅下面的柴火堆,让火燃烧得更旺了一些。

“不能白吃白喝。”

阮锦绣就铁了心都要留住他。

不只是为了那俩孩子,也是为了自己。

“你想要什么?”

这话一出,南宫诩翌就觉得,肯定是这几天赶路太累了。

所以才会对这个不守妇道的村姑如此宽容。

阮锦绣前世也算是顶级贵女,无论想要什么,都不用开口,自然有人送到自己跟前来。

第一次,有人问她:你想要什么。

她想要,回到上一世。

她想要,即刻回去大将军府。

她想念她的家人。

她想要知道是谁谋害了她。

谋害她的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

“你能给我什么?”

阮锦绣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她想要的,他统统给不了。

在她心里,自动的将南宫诩翌划为自高自大的男人。

那一抹冷笑,刺激了南宫诩翌。

从小到大,除了生死,还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南宫诩翌!

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尊严,促使南宫诩翌说出了一句,让他即刻就后悔的话。

“只要不违反人伦道德,天理伦常,寻常人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

阮锦绣倒是有些惊讶了。

原本只是想要为难他,没想到竟然得了这样一个承诺。

仔细斟酌了下,淡淡的道:“你身上的伤,不出十天半个月,也就好了。只是你身上的毒,有点棘手。”

“毒?”

南宫诩翌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阮锦绣,给了她一个继续编的眼神。

阮锦绣气呼呼的道:“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中毒了!”

南宫诩翌冷笑。

不止不守妇道,为达目的,还不择手段,谎话连篇。

阮锦绣着急道:“是真的。而且你中毒最起码两年半的时间了。”

南宫诩翌皱了皱眉:“继续说!”

“这种毒,在平时没什么的。可你一旦受伤,就会阻滞你的内力运行。时间一长,经脉阻塞淤堵,形如废人!不过,并无性命之忧。”

阮锦绣眉头皱了起来。

此人是谁,是何身份。

竟然有人如此费尽心思的想要废了他,而不是杀了他!

南宫诩翌很明显不相信:“这又是你在野猫野狗身上练出来的吗?”

阮锦绣懊恼沉声道:“爱信不信。反正这中毒,除了我之外,基本无人能解。”

南宫诩翌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膝盖,沉思片刻:“伤,要治。毒,要解。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说。”

4-立字为据

阮锦绣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以我赘夫的身份,留在这里,半年时间。”

“赘夫?”

南宫诩翌豁然起身,如同看着一个疯子一样的看着阮锦绣。

断然拒绝道:“恕难从命!”

阮锦绣从鼻子里哼出来一声,十分鄙夷的冷笑道:“你要背信弃义?”

“背信弃义?”

南宫诩翌从未想过,背信弃义这四个字,会被人安在他身上。

阮锦绣长身而起,和他四目相对。

分明要矮上一个头,可气势上,却是遥相呼应,丝毫不落下风。

“不违反人伦道德,天理伦常,寻常人能做到的事情,你也能做到。可是你说的?说话不算话,可不是背信弃义?”

阮锦绣振振有词的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你当如何?”

南宫诩翌反唇道:“我救了你的儿子和女儿,又当怎么说?”

“你既救了他们,那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留下来当他们的爹,不是更好?”

阮锦绣摊了摊手,满不在乎的道:“你救的是他们,应该报答你的,也是他们。不过这俩孩子太小了,没什么利用价值。索性你把他们养大,让他们长大了再报答你!”

“他们真是你亲生的?”

南宫诩翌对阮锦绣的鄙视更上一层楼。

头一次见到这种当妈的。

对那俩孩子的态度,也从同情变成了心疼。

“就算抛开那俩孩子,你要解毒,也是要留在这里的。”

阮锦绣顿了顿,淡淡的道:“我们守君子之礼,不行夫妻之事。半年后,我与你和离,便再无瓜葛。我不过得你半年庇护。而你得到的,却是再造之恩。成与不成,你自己考虑!”

“我答应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几经权衡,南宫诩翌还是决定答应她。

阮锦绣嘲讽冷笑道:“在你答应的这一刻起,你就已经是我名义上的赘夫,是我的附属品。并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南宫诩翌都要被气炸了。

他自诩在整个大周王朝,他的权谋之术是出神入化。

他认第二,没人敢人第一。

可如今,竟然被一个小女子牵着鼻子走。

阮锦绣好生欣赏了一番南宫诩翌炸毛的样子,才慢条斯理的道:“不过,我是一个很开明的妻主。允许你,提一个条件。”

南宫诩翌深深吸了一口气,从牙齿缝里蹦出来几个字:“立字为据!”

“正合我意!”

阮锦绣爽快的答应了,走到南宫诩翌身边,伸手就将他腰间的香囊摘了下来。

“还我!”

南宫诩翌发现的时候,到底迟了一步,被阮锦绣得手了。

这个女人,分明没有内力,可身形却像是鱼儿一样,滑溜得很。

“你人都是我的,你的香囊,自然也是我的。”

阮锦绣一面说,一面将香囊翻了过来,露出里面的白色衬里。

几颗丹药滚落在地上,沾满了灰尘。

“疯女人!”

“可以救你性命的疯女人。”

阮锦绣说着,捡了一块木炭,用匕首削尖,在香囊衬里写下了字据。

写完还不忘记签了自己的大名,这才递给了南宫诩翌。

“方才说的,都写上去了,也签了名了。你看一下,如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签了吧。”

阮锦绣的执行力,让南宫诩翌都是一阵惊讶。

从未见过如此干脆利落的女子。

只可惜了,那张脸。

“怎么不治一下自己的脸?”

阮锦绣诧异的看了一眼南宫诩翌,挑了挑眉:“签名啊,签好了,我告诉你。”

一股抑郁之气,盘旋在南宫诩翌的五脏六腑。

若是换了其它的女子,得到他成婚的允诺。

那自然是死皮赖脸的要假的变成真的。

可她倒是好,生怕变成真的。

草草的看了一眼,在落款的地方,顿了顿,签了名,扔给阮锦绣。

阮锦绣拿起一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黄诩翌?”

“笑什么?”

这女人胆子不小,竟敢嘲笑他!

阮锦绣的手指划过南宫诩翌的落款:“三个字,两个羽。你爹娘这是多希望你一飞冲天啊?”

南宫诩翌拳头捏的喀嚓喀嚓的响。

努力平复情绪。

眼光又落在了她溃烂的半边脸上:“你的脸,像是中毒,为何不解?”

“皮相而已。”

阮锦绣一面说,一面将晾好的龙凤汤递给南宫诩翌。

南宫诩翌接了过来,才发现她没有,好奇的看了一眼。

阮锦绣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就这一个碗。”

“好男不和女争,你先喝。”

“好啊。”

阮锦绣毫不犹豫的就接了过来,一口喝光。

还不忘咂巴了下嘴唇。

这龙凤汤的滋味儿,可真是不错的。

南宫诩翌目瞪口呆的看着阮锦绣。

他只是客气一下,可这女人,竟然当真了!

“喏,碗给你。有点烫,慢点儿吹着喝。”

以前在京城的时候,阮锦绣还是特别的会察言观色。

如今重生为人,她倒是变得豁达了起来。

再说了,她刚才也就是象征性的谦让一下,并不是正经八百的愿意伺候别人。

他主动推辞,那她就却之不恭,受之无愧了!

两个人都是饿得慌了。

以风卷残云的速度消灭了那一锅汤。

还没来得及毁尸灭迹,村子那边就浩浩荡荡的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是阮五朵,着急大声道:“在那里,就在那里。好大胆的阮锦绣,竟然养着野男人!”

阮五朵身后跟着她亲爹:阮老二。

他们身后跟着一群看热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像赶集一样,浩浩荡荡。

小村庄平日里冷清得很,就像是平静的一锅水。

一旦有点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就像是水烧滚了一样,瞬间沸腾了起来。

“你的麻烦来了。”

南宫诩翌眼睛里写着幸灾乐祸四个字。

阮锦绣慢条斯理的了收拾东西,神色淡淡的:“该来的总会来,怕什么?”

南宫诩翌冷笑道:“总有你怕的!”

阮锦绣刚要嘴硬,就听见小孩的哭声。

循声而去,就看见阮老大和阮老四一个人咯吱窝下夹着一个孩子,正是宝妹和铁蛋!

两个孩子细弱的手脚不断扑腾,看上去十分可怜。

铁蛋儿大一点,脸上虽然惊慌,更多的确是愤怒。

可怜宝妹小小一个,被吓得哇哇大哭。

小说《捡个赘夫来耕田》 第3章 疗伤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蝶mm丶点评:

喜欢男女主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古代言情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