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余笙只爱你

余笙只爱你

作者:玛莉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08 10:55:30

《余笙只爱你》主要说的事情,看看玛莉是怎么讲的:话没说完,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顾先生,您可不要冤枉我们啊,可能是林小姐自己想去打扫卫生了呢?毕竟我们……”“啪!”顾亦琛猛地拍了下桌子,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怒气:“谁教你这样跟雇主说话的!油嘴滑舌!字字是谎!”众人皆被顾亦琛的怒气吓了一跳,尤其是刚才插嘴的那个佣人,更是慌的差点跪倒在地。“顾先生,我不是故意的,顾先生……”不过,任凭佣人怎么求情卖惨,顾亦琛至终都没有再看过她一眼,直到男人再也受不了佣人哭丧似的嚎叫,让门外的保镖将她拖出去了。
展开全部

余笙只爱你:接二连三

林余笙再一次比顾亦琛早一步到家,正在门口换鞋时,不经意看到旁边多了一双女士长靴。

林余笙没多想,她有些疲惫的捏了捏脖子,正欲往楼上走去,此时,一张威严而熟悉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你怎么还没走?”

原本松松垮垮的林余笙立刻站的笔直,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回答:“阿姨,我……”

贵妇人悠悠然的走下楼梯,端庄的坐到沙发上,“看来,我上次打的那一巴掌还不够狠啊!”

她抿着嘴,笑起来十分端庄秀丽,但是说的话却让林余笙不自觉的打了个颤,害怕的低下了头,沉默许久。

“现在马上收拾东西离开!”

突然尖锐的女声吓得林余笙一激灵,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她死咬着嘴唇,胸腔中的心猛烈的跳动着,仿佛下一秒就会蹦出来。

该怎么办!逸之还在医院等医药费,若是离开了这里,她根本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来筹医药费。

情急之下,林余笙攥紧拳头,“阿姨,我,我现在还不能走!”

大概是耗尽了所积攒的所有勇气,从齿缝里吐出这几个字,她自己都惊呆了自己所说的话。

客厅的温度瞬间降到零点,林余笙觉得自己的汗毛都已经竖起来了,心脏还在激烈的跳动,可是与僧却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贵妇人皱着眉看向林余笙,满面的怒火,扬起手就是一巴掌。尖利的指甲划过余笙的脸颊,原本白净的脸瞬间冒出了颗颗的血珠。

林余笙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双颊也因为充血,迅速的肿了起来。

刚才清脆的巴掌声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硬生生的在林余笙的心头刻上了屈辱,让她无论如何都忘不掉今天所经受的事情。

看着对方依旧纹丝不动,顾母心中的怒火再次旺盛起来,一个贪名图利的女孩子,纵然有一副好皮囊,也万万不能留在亦琛身边。

更何况,这丫头还这么倔!不知悔改也就罢了,还敢理直气壮的顶撞她,自己是非要教训教训她不可了!

“还赖着不走了是不是?我今天就让你长个教训!”

“不知廉耻!我非要替你父母教训教训你!”话毕,贵妇人气极的又对着余笙甩了几个巴掌。

寂静的客厅只剩下清脆的巴掌声,还有女人无休止的辱骂。

林余笙上班时特意绑好的马尾被贵妇人打乱,耳边垂下了几缕散发,配合着红肿的脸颊,看起来很是狼狈。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滚不滚!”顾母整理好自己的头发,都因为这个女人,把自己早上刚做的头发都给弄乱了。

即便是教训人,她也要保持最完美的形象。

不过,这个丫头到是出乎了她的意料,被这么连甩好几个巴掌都没求饶,看来的确很倔。

顾母知道,角落里还有一堆佣人在看热闹,她自然也不会做的太过,否则也跌了自己的身份。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如果我下次来依旧看见你,到时候就别怪我用其他手段逼你离开了!”

撂下这句话,顾母理了理衣服,及其优雅的出了门。

等林余笙回过神来,贵妇人已经离开,藏在角落里看好戏的佣人也都纷纷钻出来,围在了余笙身边。

突然间一块抹布被扔到了林余笙头上,正好盖住了她那张肿起来的脸。

“快去把杂物间打扫了!否则我们现在就把你轰出去!”

“对!”

接着,又是笤帚又是拖布的,纷纷砸在余笙的身上,伴随着佣人们的嬉笑声,林余笙抬头呼了几口气,认命的拿着东西去了杂物间。

“咳咳咳,咳咳!”

刚打开门,林余笙就被呛了一鼻子灰,也不知道这里多久没人打扫过了。

房间角落里到处都是蜘蛛网,随意丢弃的杂物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空气中漂浮着细密的灰尘,一不留心就会钻进鼻子里。

好在房间内东西不多,林余笙略微把房间的灰尘扫了扫,开始看着房间中央的那张大床发呆。

也不知这床为什么丢弃在这里,看起来明明还好的很,林余笙实在是搞不懂这些有钱人的想法。

不过这张床横在这里实在不是办法,余笙决心把它拖到一边去,她上前用力的拽了拽。

“吱——吱——”

随着床脚和地板摩擦,发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声音。

刚刚回家的顾亦琛顿时停了脚步,不满的看着佣人,“怎么回事?”

“呃,有人在杂物间打扫卫生,大概是搬东西的声音吧。”佣人试图敷衍过去,但是顾亦琛显然没那么好糊弄。

他放下公文包,径直走向杂物间的位置。

此时杂物间的林余笙有些丧气,眼泪又止不住的涌出来,她无助的蹲在地上,小声呜咽。此时,身后突然多了一道人影,完完全全的将她给罩住了。

“你在做什么?”

是顾亦琛的声音!

林余笙急忙起身,慌张的抹掉脸上的泪珠,无措的看着男人,“我……在打扫卫生。”

男人依旧穿着笔挺的西装,高大的身子把余笙衬托的愈发可怜,顾亦琛不耐烦的松松领带,看着面前的女人。

红肿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和已经结痂的血,满是灰尘的头发散落在鬓边,松松垮垮的围裙,还有女人勉强挤出来的笑。

顾亦琛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怒气。

也不知是看着女人的样子太过狼狈,还是她这身打扮太过邋遢,甚至比门外的那些佣人都要脏。

他嫌恶的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了几步,刚伸出手就被女人身上的灰尘给吓退了。

顾亦琛只好尴尬的咳了两声,假装不经意的命令道:“出来。”

“我……”林余笙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为难的望着男人,“我还没有整理好,不然……”

林余笙看着男人带了微微怒气的脸,识趣的闭上了嘴。

不然什么?这女人居然想自己把这里打扫完吗?她又不是这里的佣人,也不是他顾亦琛雇的小时工,这么执着做什么。

顾亦琛不理解,也不想理解她的想法,也顾不上她身上的灰了,二话不说将她揪了出去。

余笙只爱你:别扭的关心

男人按住林余笙的肩,叫来了张嫂。

“你去把其余的佣人都叫来。”

张嫂偷偷瞪了一眼旁边的林余笙,乖乖的应下离开了。

看到这一切的顾亦琛皱着眉,转头盯着余笙,不过在看到她也看他之后,急忙转过身,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林余笙也很奇怪,不过还没来得及问顾亦琛,佣人们就已整齐的站到了二人面前,肃静的很。

因为顾亦琛的存在,客厅的气氛陡然严肃起来。佣人大气连也不敢出,更别提对着林余笙摆脸子了。

顾亦琛不急不慢的坐在沙发上,随后示意林余笙也坐下,随后,他开始皱着眉打量面前的这些佣人。

林余笙表面平静,实则却如坐针毡,根本不敢动一下,这件事虽说与她无关,而此刻的她却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心里十分紧张。

“你上去。”顾亦琛指了指余笙。

林余笙唯唯诺诺的点点头,扫了一眼整齐的佣人,随即上了楼。还没进卧室,她就听到楼下传来男人的声音。

不过想起男人的命令,余笙还是听话的进了卧室。

“谁指使她去打扫卫生的?”

男人威严的声音响起,佣人们俱是惶惶的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出声。

安静了数秒之后,顾亦琛说:“如果你们不想说,我……”

话没说完,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顾先生,您可不要冤枉我们啊,可能是林小姐自己想去打扫卫生了呢?毕竟我们……”

“啪!”

顾亦琛猛地拍了下桌子,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怒气:“谁教你这样跟雇主说话的!油嘴滑舌!字字是谎!”

众人皆被顾亦琛的怒气吓了一跳,尤其是刚才插嘴的那个佣人,更是慌的差点跪倒在地。

“顾先生,我不是故意的,顾先生……”

不过,任凭佣人怎么求情卖惨,顾亦琛至终都没有再看过她一眼,直到男人再也受不了佣人哭丧似的嚎叫,让门外的保镖将她拖出去了。

自此,佣人们谁也不敢在出声,纷纷屏住呼吸,安分的站在原地。

“我再问一遍,是谁让她去收拾杂物间的?”顾亦琛扫视了一圈佣人,语气冰凉而骇人。

不过依旧没人出声。

极个别佣人偷偷的互相使了个眼色,她们以为,只要没人说,顾亦琛就一定那他们没办法,可是,她们还是低估了男人,也低估了顾家的实力。

想要进顾亦琛公司的人不尽其数,想进入顾家做保姆的人则更多,毕竟,多出市场价几十倍的工资和数不尽的福利就够人垂涎了。

顾亦琛不屑的冷笑一声,“既然没人肯说,就去找管家结算工资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们这样团结的佣人。”

说罢,门外的保镖再次冲进来,还不等佣人开口,就不由分说的将众人轰了出去,连带着杂乱的行李。

已经被赶到门外的佣人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炒了,而且甚至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来的及收拾,就这样被赶了出来。

此时,林余笙看着窗外拿着大包小包离开的佣人们,有些懵,怎么回事?怎么都走了?

怀揣着不解的林余笙走下楼,看着客厅中央的男人,疑惑问道:“她们怎么都走了?”

“做不好分内的事情,自然该走。”

“你把她们都开除了?”林余笙瞪大眼睛,男人该不是因为刚才自己去打扫卫生的事情吧?

“是因为刚才我去打扫杂物间的事吗?”不自觉的问出口。

顾亦琛看着远方的视线收回,不自然的瞟了瞟身旁的女人,“自然不是。”

说完之后,男人又转身去了别处,多嘴解释了几句。

“你是我带回来的人,代表的是我的脸面,她们敢欺负你就是看不起我,我当然要开除她们,不然我的面子往哪搁。”

说完,顾亦琛往林余笙那边看了看,不过又立刻错开。

“不管怎么说,”林余笙抿嘴一笑,看着男人的眼中多了几丝感激,“还是谢谢你,否则……算了,不提了!”

看着顾亦琛这幅别扭的样子,林余笙忍不住笑了笑,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男人如此可爱的一面呢。

“你的脸……”

本想问是怎么一回事,随即,好像觉得也不关自己的事情。

“行了,赶紧把你这张肿脸给解决了。”男人丢下这句话就上楼了。

林余笙好笑的摇摇头,去厨房煮了几个蛋,准备揉一揉,好让脸上的肿快点消下去。

刚煮好的鸡蛋还很烫,林余笙很小心的剥壳,但还是被烫了一下,她忍不住低声惊呼,轻轻的对着手指吹了吹气。

“怎么这么笨!”顾亦琛不知何时来了厨房,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是男人却拿起了未剥完的鸡蛋,三两下就剥好了。

林余笙受宠若惊的转身道了谢,刚想拿回鸡蛋的时候,男人却故意缩回手,表情仍是很嫌弃:“别动,我帮你弄。”

“啊?哦……”

顾亦琛皱着眉,手上的动作却十分轻柔,林余笙忍不住舒服的闭上了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像一只停息的蝶。

看着女人红肿的脸,顾亦琛竟忽然间起了几分绮念。

而这时,厨房内的气氛也陡然变的暧昧起来,热乎乎的鸡蛋在林余笙脸上滚了又滚,顾亦琛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抚上女人的发、脸,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

大概是鸡蛋的温度太高了吧,否则,林余笙的脸为什么这么烫、这么红呢?

渐渐的,顾亦琛的手移到了林余笙的背上,盈盈的腰被大掌掐住,她忍不住轻呼一声,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了颤。

两人的距离瞬间缩小,男人硬实的胸膛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烧的林余笙的脸又红了几分。

鸡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扔到了一边,男人低沉的笑声从胸腔传出,惹得林余笙又是一阵害臊。

男人的呼吸逐渐靠近,林余笙心中清楚的知晓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心跳很快,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

“我们……”

“嗯?”

沾染了情欲的男声更加迷人,林余笙仿佛要溺死在男人的声音中。

“去……卧室。”说完,林余笙害羞的把头埋在男人的胸膛中,不敢抬眼看男人的神色。

男人没再说话,笑了两声,顺势将女人打横抱起,跨着步子上了楼,直接将女人扔在床上,自己也随即压了上去。

一室春光。

小说《余笙只爱你》 第19章 接二连三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雪少女点评:

《余笙只爱你》是由玛莉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现代言情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