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匪少虐妻成瘾

匪少虐妻成瘾

作者:玉娇娇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3 10:29:41

《匪少虐妻成瘾》的主要情节是: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脸颊瞬间泛起了红彤彤的巴掌印。我讨厌如今的自己,为何经受不住诱惑,为何要坐上他的车,又为何分开了腿……这场风月虽然美丽,虽然诱惑,同时也是禁忌的,凌驾于道德伦理之上的。我低着头,在马桶上自责坐了片刻,有气无力地拖着这副残缺浪荡的身躯,爬上了床。尹尧穿上了睡衣,悠闲地靠在床头抽烟,浓烈的烟雾弥漫了整个房间,床头柜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燃尽的烟头。
展开全部

18.久别-玉娇娇

他俩作势要拿走我们的行李。感觉情况不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难道还会发生抢劫之事?

我取下墨镜,眯起眼仔细端详了那两个人,很熟,一定在哪见过。

“冯小姐,徐小姐,尧哥吩咐我们来接你们。”他拿过我和徐薇儿的行李,就想要放进车里。

原来是尹尧的人,我连忙伸手打断,“等一下。”

“跟尹尧说一声,谢谢他的好意,以后不劳烦他来接送我们了。”我语气有些冷漠,强硬。

说完就要去拿回行李箱,可徐薇儿制止拦住了我。

她耐心解释道,“别人盛情难却,你就好好接着,要不然他俩回去也无法交差。”

就像是串通好了似的,一唱一和。

那两个保镖听后也傻乎乎地点点头,“徐小姐说得对,冯小姐,我就跟我们走吧。”

“尧哥说了,接不到冯小姐就辞退了我们。”他们的表演也太惟妙惟肖了吧。

耐不住他们恳求和可怜的表情,我只好应了。

徐薇儿简直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啊。她直接拉着我上了车,还小说地对我说顺风车挺好。

我咬牙切齿地盯着她,用唇语说道,“我今天死定了,你可害苦了我啊。”

她做了两个鬼脸,没有理会我的不满与抱怨。

保镖放好行李后,坐到了驾驶和副驾驶的位置。其中一人回头问我们,“徐小姐到哪里?”

徐薇儿愣了片刻后说,帝豪山庄。她的别墅就在帝豪山庄,富豪的宅基地。

一路上,徐薇儿充分发挥了她娱乐八卦的潜质,和保镖喋喋不休地交流着,打听着尹尧的一切。

反而是我木楞地坐在车子里,像个局外人尴尬极了。

送走了徐薇儿后,我对保镖说直接送我到学校。保镖有些为难,“尧哥说直接带您去顶层公寓。”

我闭了闭眼,这场劫难又注定逃不掉了。

突然手机传来一声震动,是一条徐薇儿的微信:逃避不是良方,面对方可解惑。

保镖将我护送到顶层公寓,可房子里空荡荡的没人。

我环顾了一圈后出去问保镖,“你们尧哥呢?”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知道在新开的会所还是赌场还是公司。

另一个轻声低喃,去了新开的会所。

尹尧可真是精力充沛,不仅要满足家里那位如狼似虎的未婚妻,还要流连于风月场所与风尘女子嬉戏缠绵。

待会儿回来,说不定还会将我啃食得连渣都不剩。

闲着无聊,我向保镖探听了尹尧的风月情史,听着他身边亲近的人讲述他的风花雪月,花前月下。

尹尧在鑫苑会所有一个固定的马子,名叫程茹。跟着他十多年了,算是会所管事的,管理着一大批小姐外围,包括模特情妇,为尹尧打理着场子的大部分事宜。

他还养着一个初恋张若若,只是单纯养着,一个月见一次,她十多岁就跟尹尧了,没想到尹尧还挺长情,养了初恋近二十年。

“还有呢?”我不停地追问保镖,他们挠挠头,左思右想,憋出一句,“我们真不知道了。”

我把玩着耳边的碎发,若有所思。

其实,这样看来,尹尧私生活也挺干净,并没有传说中的几十个情人,但却保持表面的风流。

所以,s市乃至南方所有的男人都羡慕他,所有女人都无比向往他。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s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我洗了澡后背靠在床头看综艺。

尹尧估计玩得乐不思蜀了,凌晨仍然不见踪影。

我眼皮翻转特别困,实在撑不住就先睡下了。

估摸着半夜两点多,他回来了。我迷迷糊糊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

尹尧小心翼翼地走进卧室,首先到床边瞧了瞧我。

顿时一大股酒味儿烟味儿香水味儿扑面而来,我强忍屏气,假装不知道他回来了。奈何味儿太重,一个刺鼻的哈欠暴露了自己。

他闷笑了两声,开始解黑衬衫。

我转过身,讽刺他,“尹先生终于记起我冯莞了,你费尽心思把我请来,就是打算如此冷落我这个客人吗?”

尹尧没有耐心解那几颗烦人的纽扣了,他一把扯破衬衫,就想上床向我贴过来。

我及时伸出双手挡住他,抵着他的胸膛,不让他靠近我,“尹先生当我是小姐吗,想睡就睡,不想睡就放一边置之不理?退一万步说,睡小姐还要给钱。”

我接连抛出两个尖锐自辱的问题给尹尧,他握住我放在他胸口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冯小姐这是在抱怨吗?”

“谁在抱怨了。”我的小心思被他揭穿,不留一点颜面,恼羞成怒不想再理他,只能转过身,留下一道背影任他观赏。

尹尧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快速脱掉金属皮带和裤子,径直走向了浴室。

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我的脑子飞速运转着。

我该怎么做,才能了结。

那这一趟来公寓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该怎样面对尹尧,又该怎样面对陈深。

一个个暂时无解的问题困扰着我,缭绕在我脑海里,使我久久无法入眠。

尹尧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洗好了澡,披着一张薄浴巾,仅仅遮住下半生就走了出来,一路上还滴着水珠。

我是侧身而睡的,他猴急地躺上床,缓缓贴了过来,滚烫的肌肤贴合我着的身体,让我禁不住颤栗。

洗完澡后,褪去了混合难闻额味道,只剩下沐浴液的清香。

他的手抚摸着我的小腹,脑袋凑到我肩颈,在我耳边细语,“睡着了?”

我动了动给了他否定的答案,又将双腿蜷缩起来,依然侧身不肯面对他。

他一只手从我腋下穿过,嘴上还说唠叨着情话,“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和冯小姐只是一个月未见,就像隔了一个世纪那般长久。”

我试图扭动着身子,缓解燥热感,嘴里呢喃着,“不要!”

他继续着假装听不懂,在我耳畔低语着,“不要什么?”

19.冯小姐吃醋了吗-玉娇娇

我张嘴刚想说话,尹尧就将手指堵在我唇上,不让我说,他薄唇边带着一抹邪恶的笑意,“我知道,你想要这个。”

他一手困住我的双手,另一只手扯开自己腰间的浴巾,紧紧贴了上来。

他仰头闭眼感叹道,“冯小姐是难得的尤物,没有哪个男人能经受得住你的诱惑。”

事后,他吻了吻我眼角那颗红痣,眼底尽是满足。

我沉浸在意乱情迷中迟迟缓不过来,“尹先生,难道程茹没伺候好您吗?”

他钢钳般的手紧紧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五官揉成一团,“吃醋了?”

我无力地起身,但仍然婀娜多姿地小步走向浴室,“尹先生想多了。”

尹尧蹙眉靠在床头,火热的目光盯着我光洁的背影,“冯莞,你就承认吧。”

“至少你认可了我的能力。”

“至少我们很和谐,不是吗?”

我打开水龙头,流水声覆盖了尹尧毒辣的反问,他所说的每一字每一句,无不在提醒着我的放荡与与无耻。

我双手撑住漱口台,凝视着镜子中自己潮红的脸庞。

我和尹尧又一次发生关系了。

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脸颊瞬间泛起了红彤彤的巴掌印。

我讨厌如今的自己,为何经受不住诱惑,为何要坐上他的车,又为何分开了腿……

这场风月虽然美丽,虽然诱惑,同时也是禁忌的,凌驾于道德伦理之上的。

我低着头,在马桶上自责坐了片刻,有气无力地拖着这副残缺浪荡的身躯,爬上了床。

尹尧穿上了睡衣,悠闲地靠在床头抽烟,浓烈的烟雾弥漫了整个房间,床头柜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燃尽的烟头。

他透过浓浓的烟雾,眯眼注视我。

我因为烟雾的刺激,没忍住被呛得咳嗽了两声。他赶紧捻灭了烟头,下床打开窗户通风。

他缓缓走近我,却发现我脸上发红的巴掌印,瞬间脸色大变,“自己打的?”

我狠狠地瞪着他,眼神里充满了委屈与恨意,“难不成还是你房子里还有鬼吗?”

他跪在床边,轻抚着我发红的脸,心疼万分。

“为何要折磨自己?你并没有错。”

“跟我在一起,不好吗?”

望着窗外羞涩朦胧月色,月光柔柔的,淡淡的,友情又冷。

我感慨道,“不,我们都犯了错,还是弥天大错。”

“无法原谅,无法超脱。”

他仍然不动声色,眼波没有丝毫流转。

“我们都不止一次背叛了彼此的伴侣,是要被千刀万剐的。”

我又将目光落在他俊朗干净的眉眼上,“尹尧,我们这样算什么?”

“苟且,偷情?”

他痞笑了一番,回味着刚才的激情,眼里尽是纨绔暧昧,“冯小姐认为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他这种敷衍了事的回答让我很不满,我用近全力一把推开他,慢慢走下床,踉踉跄跄走到他面前。

我踮起脚尖,发狠揪住他胸前的睡衣,压着声音说道,“你让我如何向陈深交代?”

尹尧眼里闪过一丝煞气与阴狠,“还想着陈深?”

他漫不经心地嗅着我的发丝,把玩着我的碎发,语气有些冷漠,“他有这么好吗?”

我后退了两步,身体有些摇晃,双手支撑在床上,大声咆哮地发泄着,“对,他就是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你这个强奸犯,王八蛋一辈子也比不上他。”

我不知道自己是对尹尧撒气,还是找个口子发泄着对陈深的不满,但却因此惹怒了尹尧。

他突然发狠捏住我的手腕,弯腰捡起扔在地上的皮带,粗鲁地把我推倒在床上,将我的两只手紧紧捆绑在床沿。

阴狠,暴戾,嗜血和狂妄都暴露在他狰狞的脸上。

他的涔涔汗水滴落在我的脸上,我将头撇向另一边,他闷声命令我,“看着我。”

我倔强不肯。他掐紧我下巴,毫无章法地折磨我蹂躏我。

我被这种羞耻折磨地哭了,他喘着粗气嘲笑我,“冯小姐难道还想立牌坊吗,嗯,小狐狸精?”

在他心目中,我已经被划到了婊子的战队,所以他才会如此羞辱我。

歇息了几分钟后,他伸手将我凌乱的头发整理向后,用床单胡乱擦了擦我的眼泪,又自行清理了狼藉的现场。

我将脑袋埋在枕头里,心力交瘁地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真正结束?”

他大步跨向浴室,在关门之前转身回答我,“我喊停之后。”

留下“砰”的关门声,吓得我身体一抖。

刹那间,我崩溃了。我大声质问他,你什么时候才会喊停啊。

没等到任何回应,我紧紧地抱住柔软的枕头,小声地啜泣着,几个月几年吗?

我怎么耗得起,我的青春凭什么就要献给风流多情的尹尧。

我和他这场无端风波,惊心动魄之后变得凉薄凄婉。

我没有喊停的权力,我只是他手中待宰的羔羊,随时准备着就地正法。

我无法面对陈深了,第二次的背叛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原本是一场简单的交易,因为我的犹豫与好奇,却演变成了现在的残局。

我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再次做了伤风败俗的蠢事。

我和陈深回不去了,回不到甜蜜如初了,我们有了隔阂,甚至是戒备。

一个尹尧,一个顾漓,成为了我和陈深之间一条湍急宽广的河流,我们彼此相望,却遥不可及。

小说《匪少虐妻成瘾》 第18章 18.久别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高昂呀点评:

《匪少虐妻成瘾》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