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

作者:飞翔的小鸟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2 16:59:05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由飞翔的小鸟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静静的站在公园的许愿池边,唐紫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硬币,向天空中抛掷,随后合上了双手:我希望以后父母再也管不到我,我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的事情!望着硬币缓缓的掉入水池,唐紫菱的心情稍微的缓和了下来。“主人,接电话啦!”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唐紫菱紧蹙双眉,准备挂断电话时,却发现打电话来的是白轩宇。脸上的难过一下子消退,唐紫菱赶紧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然后接通了电话,温柔的开口:“宇,你找我啊!”
展开全部

痛失双亲-飞翔的小鸟

唐氏企业是目前国内第二大的公司,它的领导者是唐斯寒和李清文,两人秉承着老一辈的经营理念把公司的信誉提升到了最高点。

“清文啊,明天就是公司二十周年的庆典了,我们可要好好的准备,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唐氏对任何客户都会礼贤下士,坦诚相待!”

李清文淡淡的笑了笑,为唐斯寒整理了下领带,笑着捏捏他的鼻子:“知道啦,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们亲自去采购点选取货物如何?”

唐斯寒点了点头,又提出要带唐紫菱一起去那儿历练历练。李清文微微皱了皱眉,觉得唐紫菱现在还小,让她这么快就接触公司未免有些操之过急。

“诶,哪有早啊,像我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靠自己的双手开始打拼了啊!要是一味的让紫菱当书呆子,那日后一定会吃亏的!”

唐斯寒的话李清文也想过,觉得他的担心并不是没道理的。这些年,唐正凯一直暗中和他们夫妻较真,对紫菱的小小错误总是揪着不放,弄的斯寒脸上一点光彩都没有,要是紫菱能成熟起来的话,他也未必敢这么胡来了!

思忖之后,李清文还是来到了唐紫菱的书房,想找女儿好好的聊天。而此时,唐紫菱正戴着耳机听着摇滚音乐,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真好,轩宇每次都会给我惊喜,跟他生活一定不错!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打断了唐紫菱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畅想。微微撅嘴,唐紫菱拉掉了耳机,慢腾腾的站了起来,宝石蓝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烦躁。

用力的拉开房门,看到父母都站在那儿时,她有些意外的瞪大了眼:“爸妈,你们这是?”

唐斯寒探出头朝里看了看,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我真的没想到你现在居然慵懒到这个地步。每天你除了电脑之外还会做些什么?”

唐紫菱对父亲的说法很不满,声称自己上网也是为了了解市场行情。“是吗?”唐斯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轻轻的推开了她,然后大步走到了电脑桌前。

也就在这个时候,白轩宇用了一个窗口抖动,发了一些话过来。看完了这些话的唐斯寒脸色变得相当难看,生气的指了指一边的李清文:“看看你,女儿都被你溺爱到什么地步了?她现在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好的不学尽学些乱七八糟的网络用语,还和这样没有分寸的男人交往,太让我失望了!”

原本心情就被打乱的紫菱听到父母这样责备自己,心底的怨气愈发的深了起来,表示这些年他们除了工作之外陪在自己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甚至连自己过生日的时候每次陪在自己身边的也就白轩宇,他们的身影根本就没有看到过!

难过的吊着眼泪,唐紫菱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在别人的眼底我是最有出息的大小姐,但是我自己却觉得,我连最平常的女孩都比不上。有的时候,我常常在想,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女儿,为什么你们一点也不肯花时间在我的身上?”

“你!”唐斯寒的心口疼了起来,用力的抓住了自己的西服。李清文看到女儿把丈夫气成这样,上前打了她一巴掌:“你怎么可以和你爸顶嘴呢?难道你不知道你爸爸都是为了你好吗?”

唐紫菱没想到向来最疼爱自己的妈妈竟然会打自己,愤恨的瞪了他们一眼,飞快的冲出了别墅。

女儿的话让唐斯寒的心底涌起了一阵愧疚。他一直认为只要给她丰衣足食的生活和金钱就可以让她好好的走自己的路。可其实他一直都弄错了,紫菱想要的只是一个家,一个可以给她幸福的避风港。

沉默了好久,唐斯寒有些难过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慢慢的开了口:“也许,我们应该把时间分给紫菱不是吗?她是我们的宝贝,我们不能总是拿为她好当借口啊!”

李清文没想到丈夫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让步,有些心疼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斯寒,你没错,是紫菱太任性了!”

唐斯寒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才是造成女儿性格乖张的主要原因。现在,他已经不奢求能赚多少钱了,只是希望女儿能和他们解开心结。

李清文想了想,告诉他自己去找紫菱,然后好好的跟她谈谈,这样也许她会答应跟他们一起去采购货物。而他们呢,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的和女儿沟通。

“真的可以吗?”唐斯寒的眼中闪烁着一丝期许,双手紧紧的扶住了妻子的肩膀。李清文笑着捏了捏他的脸,轻轻的点头:“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静静的站在公园的许愿池边,唐紫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硬币,向天空中抛掷,随后合上了双手:我希望以后父母再也管不到我,我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的事情!

望着硬币缓缓的掉入水池,唐紫菱的心情稍微的缓和了下来。“主人,接电话啦!”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唐紫菱紧蹙双眉,准备挂断电话时,却发现打电话来的是白轩宇。

脸上的难过一下子消退,唐紫菱赶紧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然后接通了电话,温柔的开口:“宇,你找我啊!”

电话那端的白轩宇沉默了很久,才慢慢的开了口:“紫菱,你是个好女孩儿,我配不上你,我们分手吧!”

“啪!”随着电话的结束,唐紫菱的心口如同被挖掉一块肉一样的难受。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唐紫菱的脑海里想的最多的还是白轩宇。

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他们交往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如今说分手,实在有些难以割舍。何况,像白轩宇这样温柔的男孩子并不是一直都有的。

红着眼睛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唐紫菱重重的叹了口气,嘴角勾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我真是傻啊,居然会以为这个世界上有人会关心我!

晚饭的时候,唐紫菱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指尖轻轻的敲击着桌面,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那一大碗白米饭发呆。

这样的紫菱让李清文很担心,忙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搂住了紫菱的肩膀,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宝贝,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用力的攥紧了拳头,唐紫菱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个人扛下来。但是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在望着母亲那慈爱的双目时,她终究无法隔开彼此的母女情缘:“妈!”

紧紧的抱住了李清文的腰,唐紫菱大声的哭了起来,想要把自己心中所有的痛都发泄出来。

李清文虽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她这么难受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沉思了片刻后,李清文拉着女儿到了卧室,要她把事情跟自己说一说。

唐紫菱想了想,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还是不必了,你们工作忙,犯不着为了我而分了心,那会少赚很多钱。”

“傻瓜!”一直在外面听他们对话的唐斯寒实在憋不住了,一下子打开门走到了紫菱的面前,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你是我的女儿啊,我怎么可能会要钱不要你呢?宝贝,爸爸以为给你最富有的生活就是爱你,但是我错了,我的女儿需要的仅仅是爸爸看她一眼的时间。你放心,从现在开始,爸爸会一直陪着你的!”

唐紫菱看到父母慈爱的眼神后,一直冰封的心口一下子融化了,眼里噙满了幸福的泪水。

撒娇似的抱住母亲,唐紫菱央求她跟自己睡在一起,哪怕是一天也可以。李清文无奈的捏了捏女儿的脸,淡淡笑了笑:“傻丫头,别说一天,就是一辈子我也愿意啊。”

在父母的关怀下,唐紫菱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他们的手掌。在那一刻,紫菱才发现父母已经老了,额头上那深深的皱纹已经不是粉底能遮掩得了的。

自己总觉得他们不够关心自己,可换而言之,她有何曾关心过父母的事情呢?羞愧的低下头,唐紫菱嗫嚅的开了口:“爸妈,对不起,我不是想要和你们作对,只是,只是有些受不了你们的无视!”

唐斯寒轻轻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微微叹了口气:“是爸爸错了,居然忘记了你爷爷在世时候说的一句话:千金难买一回头啊!”

唐紫菱微微皱眉:“这是什么意思?”唐斯寒笑了笑,告诉她纵然自己有千万金,也无法买回那份人与人之间质朴的感情。

“哇,没想到爷爷竟然能说的出这番大道理啊,真是牛!”看着紫菱惊喜的样子,唐斯寒知道自己真的太少和女儿沟通了,索性在沙发的一边坐下,和紫菱畅谈起了以前的事情。

虽然很为女儿的改变开心,但是李清文还是担心着唐紫菱心底埋藏的事情:“宝贝,你能说说为什么难过吗?”

听到母亲提起这个问题,唐紫菱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有些嗫嚅的开口:“我,我……”“行了,女儿不想说你就别问了,时间也不早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唐紫菱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父亲,没想到他竟然会帮自己说话。唐斯寒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然后拉着李清文离开了卧室。

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唐紫菱发现父亲变了很多,对自己的态度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而且,他更加愿意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了。

轻轻的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唐紫菱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回到卧室的李清文有些不悦的看了唐斯寒一眼,询问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去问女儿心事。

唐斯寒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手轻敲了爱妻的脑袋:“傻瓜!女儿现在二十二了,你说除了感情的事儿之外还能有什么问题?所以啊,我才会要你别问!”

李清文的眉头皱的愈发的深了起来:嘿,你说的话还真有意思,都已经是感情的问题了,我怎么不能问?

轻哼着转身,李清文坚持要去找女儿问个明白。“站住,不许去打扰紫菱!”唐斯寒一把拉过了李清文,有些不满的蹙眉:“当初你和我交往的时候岳母不也逼问你吗?你当时说了没?效果怎样?”

“你!”李清文的脸颊一下子涨得通红,羞愤的捶了唐斯寒一拳:“怎么,你嫌弃我了是吗?”唐斯寒一把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傻瓜,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呢?我的意思是,咱们对待孩子,要将心比心的去对待。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意识到自己误解了唐斯寒的话,李清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我还以为你那个什么呢!”

唐斯寒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的把额头磕了磕李清文的头:“傻瓜,跟我在一起那么久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思啊?乖啦,这件事情就等女儿自己想明白吧,紫菱是个聪明人,应该马上能醒悟过来的!”

第二天早上,李清文和唐斯寒为了让紫菱多休息一会,便没有叫醒她跟着去进货。可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决定,却意外的救了他们的女儿,让她免遭横祸。

车子缓缓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唐斯寒和李清文商量着要去的采购点,并且表示在那里要给女儿买一个土特产回去,作为她二十二岁生日的礼物。

但当车子进入环形交叉口时,一辆疾驰而来的面包车突然笔直的撞上了唐斯寒他们的车子。

随着巨大的响声,唐斯寒和李清文一下子被巨大的爆炸给炸飞了出去,浑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奄奄一息的唐斯寒艰难的爬行到了李清文的身边,大手一下子握住了清文的手,脸上露出了一丝清明:“别怕,清文,有我在,你的身边!”

李清文的眼睛已经无法看清楚眼前的人影了,但是她能感觉到那份爱正在自己的身体里蔓延开来。

嘴角咧开一丝微笑,李清文拼着最后一口气说出了心底的话:“斯寒,我爱你!”望着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断气,唐斯寒的心痛的无法呼吸,艰难的拿出手机发给了女儿一条短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活下去!

“咣当!”手机掉在了路上,唐斯寒的脸上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大手却始终紧紧的握着李清文的手。他承诺过,生要一起生,死要一起死,所以,即便是这个时候,他也不会让李清文孤单。

“你,你说什么?”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唐紫菱眼眸里闪烁着泪光,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手机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不,不可能,爸爸他们怎么会死了呢?

“叮咚!”看到自己的手机震动的时候,唐紫菱慌乱的要按开锁键,却失手把手机掉在了地上。

一下子跪在地上,唐紫菱使劲的按着开锁键。可是,越是着急就越是没法儿打开,弄得唐紫菱心情愈发的糟糕。

用力的把手机摔在地上,唐紫菱绝望的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大声的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当我好不容易和父母说清楚想法的时候,马上就失去他们了呢?难道是我那天许的愿望?该死,我怎么会那么说呢?

一巴掌一巴掌的落在自己的脸上,唐紫菱发泄着内心的痛苦,想要遗忘这种蚀骨的感觉。

可是,不管她怎么做,始终无法排遣掉内心的绝望,只能颓废的坐在地上。“铃铃铃!”望着手机上叔父的号码,唐紫菱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哽咽着开了口:“叔父,我该怎么办啊?”

听到唐紫菱难过的声音,唐正凯的心底却是无比的舒服,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声音却低沉了下来:“紫菱啊,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很抱歉没能帮上忙。不过你放心,公司的大小事务我都会暂时帮你打点的,所以你在家里好好的办理你父母的丧事吧!”

唐紫菱不疑有他,感激的跟唐正凯道谢:“谢谢,真的谢谢叔父。我一会就去警局领回我父母的遗体,您能来帮我一下吗?”

虽然唐正凯厌恶看到自己的哥哥,但是他为了不让唐紫菱起疑心,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失去了父母的唐紫菱犹如是人人可欺的小绵羊,随时都可能被宰杀。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伤害自己的人,居然是最亲的家人。

“怎么样,爸,紫菱的父母都死了吗?”一边的唐秀秀有些担心的皱起了眉头,心底对她感到有些同情。

唐正凯点了点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女儿:“这件事情对你表姐的影响很大,你有空多去关心一下她,也算是表现一下你这个妹妹的心意吧,别让外人觉得我们作为唐氏的未来继承人一点度量也没有,知道吗?”

唐秀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去关心紫菱。不过,对于父亲说的未来继承人这个说法,她觉得有些玄乎:接班人不是紫菱吗?怎么会是我们家呢?

读懂父母的爱-飞翔的小鸟

通过电视上的报道知道唐紫菱出事的白轩宇匆忙的赶到了唐家,看到唐紫菱跪在灵堂前守孝,他的心底涌起了一丝复杂的情绪:提出分手的是我,现在我怎么着都要给她一些关怀,这样也算弥补一下她的心灵吧。

慢慢的弯下腰,白轩宇轻轻的拍了拍唐紫菱的肩膀,有些心痛的把她搂在了怀里:“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到你的身边的,让你一个女孩子承受那么多痛苦,是我不够好!”

唐紫菱原本以为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关心自己了,可是当她看到白轩宇竟然赶回来关心自己的时候,她的委屈和伤心一下子全部都爆发了出来,一下子扑到了白轩宇的怀里,小手紧紧的拉着他的衣服大哭起来。

此刻的唐紫菱已经顾不上会被瞧不起了,她想要做的只是和白轩宇好好的在一起,开始另一份幸福。

“表姐,你还好吗?”就在唐紫菱和白轩宇拥抱的同时,唐秀秀火急火燎的赶到了灵堂,望着白轩宇和唐紫菱在一起,她的脸颊微微红了红:“呃。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唐紫菱和白轩宇忙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了彼此,然后才站了起来。紫菱走到秀秀的面前握住了她的手,询问她怎么不去上学。

秀秀伸手抱了抱紫菱,表示她家都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自己怎么有心思好好的上学呢?来之前自己已经请了一个礼拜的假了。

一个礼拜?唐紫菱微微皱了皱眉:“怎么请那么长的假啊?你会和书本知识脱节的。”唐秀秀摆了摆手,表示书本知识脱节还是可以补回来的,但是亲情是无价的,自己当然要回来和紫菱一起共度难关了。

紫菱感动的握住了秀秀的手,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一直以为你和你爸爸一样,都是为了公司的股权才接近我,可是没想到你对我如此的真心,是我的心胸太狭窄了。

一边的白轩宇有些呆呆的看着唐秀秀,心口微微一颤:好漂亮啊,虽然紫菱已经很美了,但是和她比起来,真的差了一点。而且,这女孩儿的性格也好的太多了,跟紫菱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

似乎注意到白轩宇在盯着自己看,唐秀秀的脸颊有点发烫,轻轻的拍了拍唐紫菱的肩膀:“这位是?”

唐紫菱擦了擦眼泪,笑着挽住了白轩宇的手臂:“瞧我这记性差的,光顾着和你说话了,怎么忘了介绍他了?这是白轩宇,是我男朋友!”

听到唐紫菱这么说,唐秀秀的心底略微有些失落。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拍手:“哇哦,你们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嘛,祝福你们哦!”

闲聊了一阵后,唐秀秀站起来准备离开了,可是此时外面的天气有些不太好,好像要下雨了。

唐紫菱想了想,轻拍了下白轩宇的肩膀:“反正你也要回去的,干脆帮我送表妹回家吧,有你在,我也放心点。”

唐秀秀脸颊微微一红,摆了摆手:“还,还是我打车回去吧,不用那么麻烦了。”“跟我客气什么,表妹,轩宇虽然看起来很桀骜不驯,但是他人挺好的,你放心!”

“喂,你少说我的坏话行不?”白轩宇受不了每次唐紫菱都吐槽自己,不满的撅了撅嘴。

紫菱呵呵笑了笑,伸手搂住了白轩宇的脖子,凑上去吻了一下:“好了,我知道你很出色的,跟你开个玩笑不是?去吧,别太晚回家,你爸妈会担心的!”

在和白轩宇叮嘱了几句话后,唐紫菱转身进了屋子。白轩宇上前为唐秀秀打开了车门,然后用手掌挡在了车顶上,防止她的头碰到车顶。

这样的举动让唐秀秀的心底很感动,冲着他甜甜的笑了之后慢慢的进了车里。白轩宇这才转身来到了驾驶座上,迅速的发动车子离开了唐紫菱的别墅。在送唐秀秀回去的时候,白轩宇的心底想了很多很多,觉得自己不能再勉强和紫菱在一起了,应该为自己好好的打算打算。

突然将车子停在了一边的绿化带上,白轩宇一把拉住了唐秀秀的手,轻轻的吻了她的手掌:“知道吗?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了,跟我交往好不好?我保证会对你一辈子好的!”

原本对白轩宇的好印象一下子荡然无存,唐秀秀用力的甩开了白轩宇的手,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住口!你不配当紫菱的男朋友。像你这样花心的人,一定找不到真爱的!”

说完,唐秀秀转身就要去掰车门。白轩宇一把将唐秀秀转了过来,告诉她自己已经和唐紫菱分手了,就算追求别人也没有关系了。

“分,分手了?”唐秀秀有些诧异的瞪大了眼,有些不相信这句话。白轩宇知道她肯定怀疑自己,微微叹了口气:“是,紫菱心底还是认为我爱她,还愿意交往下去。可事实上,我是因为担心她承受不了这些打击才回到她身边的。”

“所以,你只是为了补偿她?”虽然唐秀秀还是觉得白轩宇有点花心,但是她也觉得白轩宇做人上还是很讲道义的,至少在他和唐紫菱交往的过程中他没有做出伤害紫菱的事情。

望着唐秀秀犹豫的样子,白轩宇趁机握住了她的手,表示既然自己已经是自由之身,那么和她交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需要有任何的迟疑。

唐秀秀还是拒绝了白轩宇,告诉他就算没有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可是既然他现在是补偿紫菱,那么就不该在这个时候胡思乱想。

深呼了口气,唐秀秀慢慢的开了口:“我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紫菱的,希望你忘记这件事情!”

因为这个插曲,唐秀秀和白轩宇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一直到车子停在唐秀秀的家门附近时,白轩宇才淡淡的开了口:“对不起,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希望没有给你造成过多的困扰。”

唐秀秀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望着唐秀秀自顾自的走进别墅,白轩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轻哼着拍了拍方向盘:我喜欢的人,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唐秀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爱上我的,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

在和白轩宇通过电话确认秀秀到家之后,唐紫菱才算是放心了。其实,她大可打电话给唐正凯的,但因为这几次和唐正凯通电话时他的态度都很差,所以唐紫菱情愿自己一个人辛苦,也不要打扰别人。

静静的看着摆在客厅正中间的父母遗像,唐紫菱的鼻子又有些发酸了,双手捧住了自己的脸,眼泪再度肆意的滑落下来:我不是个孝顺的孩子,给你们造成了过多的伤害。在你们离开的时候,我甚至连见你们最后一面的机会也没有,只捧到你们冰冷的骨灰盒。

慢慢的站了起来,紫菱伤感的上前抚摸了父母慈祥的遗照,嘴角勾起了一丝苦笑:“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又有什么用呢?”

一个人在父亲的书房里坐着,望着书桌上摆放的那些自己曾经看过的书籍,她的心口一阵阵的抽痛起来:父亲到底翻阅过多少次了,竟然连书的封面都已经有些模糊了。

轻轻的翻动书本,唐紫菱彻底的被震撼了:里面的每一章节,父亲都有用红笔写上备注,并且给自己所画上的地方写了评语:别活在虚幻的世界里,你不是一个人,你是有家人的。爸爸真的好想告诉你自己有多在乎你,可是我不能。商场如战场,我一旦有任何的不小心,公司就会遭别人觊觎。宝贝紫菱,爸爸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你扫除人生的障碍啊!

一页一页的翻过去,唐紫菱愈发的觉得自己很混蛋,竟然看不透父亲对自己的用心。想到自己为了气父母所做的事情,紫菱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眼眸里闪过浓浓的自责:该死!我真的很该死!爸妈都已经那么爱我了,我还要奢求什么?为了所谓的自由,我竟然让他们付出了这样的代价!

退出书房的时候,紫菱的心在颤抖,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父亲总是板着一张脸,总是用不冷不热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因为太在意女儿,所以会害怕任何不确定因素让女儿受伤。作为父亲的唐斯寒,除了用严厉的语气来对自己之外,还能怎么样呢?

紧紧的抱着手里的书,紫菱的眼眶红红的,怜爱的抚摸着书本,仿佛这样可以更加贴近自己那个高大威严的父亲。

静静的站在遗像门口,紫菱把书放在了上面,重重的跪在了父母的面前:“你们放心,女儿现在已经长大了,会学着保护自己的。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不是一个人,我的心,与你们同在,永远同在!

连续磕了几个头后,唐紫菱开始联络公司的各个股东,准备把自己的大权给拿回来。虽然是嫡亲的叔父,但是唐紫菱还是无法把公司给他,因为这是父母的心血,不容许任何人占据!

小说《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 第2章 痛失双亲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秀云超级甜点评: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飞翔的小鸟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