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隐婚娇妻宠上天

隐婚娇妻宠上天

作者:兰颜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8 09:55:50

兰颜给大家带来的《隐婚娇妻宠上天》讲述了:林奚欢笑的没心没肺,“谢谢。”“口头上说说也太没诚意了,怎么也得请我吃饭吧……自助就好,便宜还丰盛。”“好啊,时间你定。”自从五年前之后林奚欢就不喜欢欠别人的,尤其是人情,能有一顿饭抵消也不错。换好衣服之后,林奚欢就拎了准备的药物,拿了车钥匙,开车去了帝王宫。帝王宫是海阳城有名的销金窟,吃喝玩乐……只要想要的都能在这里满足,当然只要你有钱。
展开全部

在爱情里本来只能委屈求全-兰颜

林奚欢是踩着点进的医院。

在走廊恰好跟科室的主任走了一个碰头。

林奚欢连忙问好,“李主任,陈主任,早上好。”

李主任点点头,“赶紧去换衣服吧。”

“是。”林奚欢松了一口气,急忙忙向更衣室走去。

身后还有说话的声音传来,林奚欢认得,是陈主任的声音,“李主任你的脾气可真是好,碰到这么不听话的孩子也不吭一声的。要是换了我可就没有这么好脾气了。”

“应该是有事耽搁,在科室林医生向来是来的比较早。”

“那最好了,我们做医生的手上经手的都是人命,干的就是争分夺秒的活儿,可容许不了谁懈怠。”

“陈主任一向是楷模。”

更衣室里李珊珊凑到身边林奚欢,“奚欢你今天怎么来晚了,还运气不好的碰到这个煞星。”

“昨晚没有睡好,晚起了几分钟。”

“哦哦。”李珊珊提醒,“那你以后可多注意了,下个月我们就要转到妇产科实习了,有小道消息说带我们的狠可能是陈主任,所以,你可千万别在惹到她,要不然你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尤其是那位陈怡蓉陈主任好像并不大喜欢林奚欢。

真不知道奚欢是怎么得罪她了,这么一想李珊珊看着林奚欢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同情。

“谢谢你的提醒。”林奚欢笑着致谢,“我们赶紧换衣服吧,要不然真就晚了。”

刚到急诊室,尚未开始查房就接到急救电话,说是发生了车祸,伤员的情况十分严重。

李主任立即指派了林奚欢跟科室里一名医术精湛的年长医生去车祸现场,她则坐镇在医院准备手术。

等到伤员被送到医院之后,林奚欢又被李主任叫了上台辅助手术,好不容易结束手术之后,已经一点多了。

此时已经过了吃饭点,餐厅里的人已经不多了,她买了饭菜,端着餐盘选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才刚吃了两口就听见有人在叫她。

林奚欢抬头,朝着她方向走过来的是齐彦。

他的手中也端着餐盘,“介意我坐这里吗?”

林奚欢摇头,“不介意。”餐厅是公众场合,她有什么好介意的。

“听说附近又发生了车祸,急诊室今天肯定是忙坏了吧。”

“也还好,反正每天都是这么忙碌。”

“也是。”齐彦俊朗的面容上笑意浅浅的,“急诊室从来都是医院最忙碌的科室。林奚欢……你的名字我其实早就听过,这一届实习医生里的佼佼者,李主任在我面前没少赞赏你,说你是学医的好苗子。”

林奚欢有些不好意思,“李主任过誉了。”

齐彦摇头,“李主任从来不随便夸人,他这么赞赏你,你就一定担的起。”停顿了一下,又道,“只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你居然是纪繁景新婚的妻子。”

“嗯,我才知道齐医生跟他是好朋友。”

“现在知道也不晚。”顿了一下齐彦又说道,“昨天沈默打电话过来,说繁景的伤口撕裂了。”

“所以,沈先生是想说我没有医德吗?”

“当然不是。”齐彦发现在科室从来都沉默寡言的林奚欢其实有是伶牙俐齿的,“我只是觉得你做错了,来多句嘴罢了。”

林奚欢沉默的吃着饭菜,齐彦也不在意,他自顾自的说道,“你跟繁景曾经发生过什么我不知道,之间又有什么心结我也不清楚。但,我想你大约还是爱着繁景的。

因为爱着即使知道他会委屈你还是穿上白纱嫁了。既然已经委屈了,那为什么不再委屈自己一些呢?我知道,我这么说你可能不爱听,也不公平。

可在感情的世界里哪有什么公平可言?再说了公平比对方还重要吗?你要是为了这些较劲,倔强才会把他推的更远。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吗?

先爱又深爱的人,在爱情里原本就只能委曲求全。”

话说到这里齐彦就闭口不言了,快速的吃完午餐之后从餐厅离开。

林奚欢还坐在座位上,虽然一直都在进餐,实际上却是食不知味的。

回了急诊室之后,李珊珊端着盛满洗干净草莓的饭盒走过来,“这是一个朋友从老家带来的,虽然不如商场的草莓光鲜亮丽,味道却更好一点,你尝尝。”

林奚欢拿了一个,送进嘴中咬了一口,“很甜,谢谢。”

“客气了不是?不过只是几个草莓。哦……”李珊珊像是随口一般说道,“你这顿午饭吃的时间够久的,是不是因为跟齐医生相谈甚欢啊?”

“没有,只是恰巧碰到了。”林奚欢拿着杯子去接水。

“不能吧,科室里好几个妹子都看到你们有说有笑的。”

“应该是看错了。”林奚欢想起来之前李珊珊跟她说过,对齐医生感兴趣的话,到底是解释了一句,“是之前一个亲戚,齐医生以前是他的主治医生,齐医生来问问情况,又叮嘱了我一些注意事项。”

李珊珊把手中的饭盒放在桌子上,双臂环胸,像是极有兴趣一般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奚欢,笑着说道,“林奚欢……我觉得你很是神秘啊。不但认识苏西遇……跟齐医生也关系匪浅。还有你那个亲戚,能让齐医生记得,又多番关照的必定不是普通人吧……还有你……你又是什么人?”

李珊珊满眼的好奇,眼底却透露出一丝的紧张。

林奚欢双手捧着马克杯,杯子里水的炙热温度透过杯壁传递过来,炙热了她的指尖,林奚欢不动声色的笑着,“我啊……我是医大的学生,市第一院的实习医生啊。”

林奚欢避重就轻,无论是她的来历,还是那位‘亲戚’的身份她都不想说,她并不是存心隐瞒,只是不觉得有说的必要,况且,目前这种平淡又忙碌的生活才能够让她喘一口气。

“哟,还保密呀。”李珊珊调侃了一句,垂下的睫毛遮住她眼底的情绪,到底没有追问,她咬了唇瓣,又道,“奚欢,我知道你的性格,低调又内敛,并不喜欢被人瞩目。但现在你已经是八卦的中心了……三人成虎,一些话说的多了,就会成真的,所以那些传闻你多少也注意一些。有时候适当的解释可以避免很多麻烦。这样对你也比较好……”

林奚欢抬起头来,“珊珊谢谢你。”顿了一下,又道,“我跟齐医生真的没有什么。”

“我信你。”

之后两个人没有交谈了,科室里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中午的时候天气还是一派晴朗的,可到了大约三四点的时候忽然电闪雷鸣,一场大雨转眼而来。

都说这种急雨下的时间不会太长,可等到林奚欢下班的时候还没有停,反倒是成了连绵之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

今天轮到林奚欢值班的,她自病房取巡房回来,就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抬眼看着窗外……

雨下的越发大了,那种阵势就好像是天破了一个洞一般……

风吹着雨,雨点击打在玻璃上,噼里啪啦的声音连成一片。

林奚欢的视线不自觉的看向自己座位处的抽屉,那里面装的是一些处理伤口的药物。

那是下午的时候她悄悄买回来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雨势扰乱了她的思绪,她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纪繁景手臂上的伤口。

不知道这样的天气他有没有出门……

不知道他有没有小心的注意伤口……

不知道他吃饭的时候有没有用餐……

其实林奚欢也不是不明白,纪繁景其实是能照顾好自己的,可她总是难以的安心。

林奚欢的手指纠缠在一起,来回的搓着。

中午的时候齐彦跟她说的那番话又不期然的响彻在她的耳边。

她一直都知道,先爱的,深爱的,在爱情里本就只能委屈求全。

可,她怕的从来都不是纪繁景的冷言冷语,怕的是纪繁景不高兴。

他看到她了就会不高兴的。

林奚欢的眼底黯淡无光。

左思右想,几番琢磨之下,林奚欢到底是没有控制住在心底泛滥的担忧。

她抬眼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要九点了。

不晚,但也不早了,就不知道纪繁景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她从衣兜里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问问,可,点开了电子话薄,这才恍然想起来,她居然没有纪繁景的私人电话。

她默默地盯着手机看了几秒钟,这才回过神来,她找出沈默的电话拨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林奚欢看了一眼手机,几乎想挂断的时候才被接通。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十分嘈杂,沈默的声音就夹在其中传了过来,“请稍等一下。”

片刻之后,另一端安静下来,应该是对方寻了一个安静的场所。

“喂……请问你哪位?”

“沈特助吗?我是林奚欢,我……”原本是想关心一下纪繁景的伤口,可话语却哽在嗓子里却说不出来。

她到底是纪繁景的妻子,关心丈夫的身体却要问别人。

即使林奚欢的心里再强大,也禁不住难受,那些组织好的语言,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也不知道心疼人-兰颜

“哦,是嫂子啊,是找繁景哥的吗?他这会儿没跟我在一起。嫂子你是有急事找繁景哥吗?要不,我让他给你回个电话?”

“不用,不用。”林奚欢连忙拒绝,她哪儿敢让纪繁景给她回电话啊,真那么做了,在他心里只怕又是一出解释不清楚的过错了,她灵机一动,“是齐医生,他说纪繁景的伤口愈合情况不是很好,让我打电话问问现在有没有好一点了。”

林奚欢看起来镇定无比,心脏跳动的却很快。她说谎了,齐彦是明里暗里的让她再主动一些,却没有让她一定要打这个电话过来。

“伤口啊。”沈默刚想说不过是一道小小的刮伤,不算什么,却忽然想起,不久前有打定主意撮合一下这对比陌生人还生疏的夫妻的。

到了嘴边的话就这么改了,“伤口的情况不是很好,你知道我繁景哥工作起来总是很拼命,处在他这个位子上应酬很多,大多数都是身不由己的。”

林奚欢一边听一边点头,好半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打电话,对方根本看不到她点头。蹙着眉头,声音里满满都是担忧的道,“那他有没有再去医院检查一下。”

“嫂子啊,你也不是不知道繁景哥的脾气,他最讨厌医院那个地方了。本来齐彦是可以帮忙的,可,偏偏他又忙。好在还有嫂子你,繁景哥伤口愈合之前就只能麻烦你多费心了。哦,对了,一会繁景哥回来帝王宫,嫂子一会到了报我的名号就行了,我安排人给你送张会员卡。”

“好。”

林奚欢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她居然答应了照顾纪繁景的伤口,可,他的伤口哪里用的上她照顾的。

可,偏偏听说纪繁景的伤口情况不好,她的一颗心怎么都放不下来,满脑子都是纪繁景的手臂上的鲜血。

身为医生,林奚欢绝对不是没有见过鲜血的,可,纪繁景的血份外让她触目惊心。

林奚欢坐立不安的十几分钟之后,到底还是收拾了东西,准备去看看。

但,问题又来了,今天她是值班的医生。

从医院到帝王宫打车的话一来一回需要四十分钟的样子,再加上处理伤口,差不多需要一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她总不能离开岗位吧,要是这会儿恰好有个病人什么的,那可就麻烦了。

林奚欢捉摸着是不是要再打电话给沈默,说明一下情况,重新再请个医生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放么忽然被推开李珊珊走了进来。

李珊珊满头大汗的,一副十分焦急的模样,连跟林奚欢打招呼都顾不上就在自己的座位上一通翻找。

林奚欢这些年寡淡惯了,好奇心早就磨的差不多了,因此也没有开口。

李珊珊把自己的座位差不多都翻边了,这才从一个放杂物的抽屉里发现一个盒子,将盒子放在嘴边狠狠地亲了一口,“还以为丢了呢,真是吓死我了……”

“奚欢不好意思,刚才急忙忙的都没顾上跟你打招呼。”

“没关系。”

可能是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松了一口气,李珊珊高兴的说道,“之前给我妈妈买了一条帝王绿的金镶玉手链,今天才拿到,本来说回家之后把手链拍了照片发给妈妈看看的。结果把包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下班时候挤地铁出来的时候,手提包的拉链又是开着的,我还以为被小偷偷走了呢。真是吓死我了,好几千大洋呢!”

林奚欢闻言笑了起来,“地铁上是有小偷,需要注意点。好在你只是落在办公室了。”

“是啊,还是像你这样买的起属于自己的车子好,就没有这么苦恼了。”李珊珊用手机给手链一连拍了几张照片,给妈妈发过去,“说起来,我们都在一起上班有一段时间了,还不知道彼此的联系方式,要不然就直接打电话让你帮忙了,我也省的着急成这样了。”

林奚欢拿出手机,“你报你的电话,我给你打过去。”

“好。”

李珊珊报出自己的手机号码,林奚欢输入完号码之后,按下拨号键。

李珊珊的手机很快的响了起来,她笑着,“好了,以后有事儿就可以跟你直接联系了。”把号码存好之后,她将手机装进衣兜里,“今天你受累了,我先回家了。”

“等一下。”

“嗯?”

“珊珊,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有事需要出去一下……”

“没问题。”都没有等林奚欢把话说完,李珊珊就一口答应,“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林奚欢笑的没心没肺,“谢谢。”

“口头上说说也太没诚意了,怎么也得请我吃饭吧……自助就好,便宜还丰盛。”

“好啊,时间你定。”自从五年前之后林奚欢就不喜欢欠别人的,尤其是人情,能有一顿饭抵消也不错。

换好衣服之后,林奚欢就拎了准备的药物,拿了车钥匙,开车去了帝王宫。

帝王宫是海阳城有名的销金窟,吃喝玩乐……只要想要的都能在这里满足,当然只要你有钱。

林奚欢看着停车场上堪比名车展览的场面,禁不住感慨,这海阳城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了。

好在门童并不是那种眼睛长在天上的,即使她现在开的这辆车也不过就十五万左右的价格,也恭恭敬敬的引导她把车停好。

林奚欢正想着要不要给沈默打个电话的时候,门童就敲响了她的车窗玻璃。

林奚欢把车窗落下来。

“是纪少夫人吗?沈先生请我带您进去。”

闻言,林奚欢立即拿了钥匙跟药品下车。

她下车的时候门童就已经及时的用雨伞撑在她的头顶,可是从门口到主楼还有一百米的距离。

幽径通幽,花草繁茂,十分美丽,可惜这是大雨天,枝叶扫在身上,将她的衣服扫的十分美丽,留下了不少湿润的痕迹。

好在她把药都护在怀里,并没有湿了。

门童道,“纪少夫人,已经到了,您直接进去就好了。”

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

“哎……”林奚欢叫了一声,却没有换来对方的丝毫回顾。

林奚欢苦笑,好歹告诉她房间号啊。

她根本不知道是哪个包间好嘛?

正想着打电话过去问问,结果翻遍了口袋却找不到手机,林奚欢这才想起来,刚才她顺手把手机放在车上了。

这可怎么办?

林奚欢满脸的纠结的。

她去拿手机是花不了多长时间,可,问题是她也没有伞啊,这一来一回身上可就都湿透了。

继续在这里等着吧,会耽误人家李珊珊的时间不说,还不定能等到。

正在林奚欢犹豫不绝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林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沉稳的男声传来,林奚欢转头就看到了齐彦。

齐彦站在最下面一阶的台阶上,一手撑着伞,一手插着衣兜,儒雅的容貌在这倾盆大雨中显得别有一番魅力。

齐彦远远就看到主楼的门口站了一道纤细的身影,他总觉得有些熟悉,却没有想到走近一看竟然是林奚欢。

林奚欢身上穿的是浅色的齐膝长裙,外面穿着剪裁利索的,蓝色牛仔外套,外套的拉链敞开着,脚下穿着的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露出精致白皙的脚踝,小腿纤细修长,而美丽。

此时,她就站在主楼台阶的边缘。

雨水哗啦啦的从天而降,遇到边檐的时候形成帷幕,带着暖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脸庞上,为她增添了一份暖意,也让她显得越发的温婉动人起来。

齐彦的视线落在林奚欢怀里的药物上,一下子笑起来,“你是担心繁景的伤口把。”

林奚欢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齐彦轻笑,“衣服都湿了不少,繁景也真是不知道心疼人,应该直接接你回家的,还专门让你跑一趟。”

齐彦的话来有着调侃,能明显的听出来没有什么恶意,林奚欢的双颊发热,却更加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看到齐彦之后,她还不知道自己被骗了那就是傻子了。

刚才沈默明明在电话里说,齐彦十分忙碌,她这才控制不住担心巴巴的赶过来的,结果直接在门口撞了个正着。

齐彦已经抬步走上了台阶,他收了雨伞,抬手扫了扫沾了雨水的衣袖,“这里风凉,走……一起进去吧。”

林奚欢是有了退意的,可在齐彦的注视下到底是没好意思转身。

算了……都已经来了,还是去看看繁景的伤口好了。

于是,林奚欢就跟在齐彦的身后朝着包厢走去。

包厢里的人不算多,个个都是能跟纪繁景的朋友。

帝王宫虽然是纪家名下的产业之一,她却从来没有来过,陌生的厉害。

当齐彦推开房门的时候,林奚欢站在门口就能够闻到烟味,她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味道,可是到了这会儿也没有什么退路了。

烟雾缭绕的包厢里,有自动麻将机洗牌发出的声音,即使这样起哄的声音也清晰可闻,“哟……今儿是咋滴了,我们一向端方的齐大医生也带着美人儿过来!这是开窍了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芊芊酱大魔王点评:

《隐婚娇妻宠上天》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