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先婚厚爱:总裁请娶我

先婚厚爱:总裁请娶我

作者:顾笑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3:34:45

《先婚厚爱:总裁请娶我》小说情节波澜壮阔,顾笑主要说的是:安初星想了想,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说才对。一直站在亭里的夏知薇,看到夜少腾对安初星这样的反应,脸色白了一分,很快她扬起一个笑容,快步走近他们,轻声地对夜少腾说:“少腾,我想安小姐也是不小心的,你别为难……”不小心什么?把话说清楚些,别说一半留一半,这只会让人更加怀疑她啊!“看着我,把你刚刚说的话重说一遍。”夜少腾像没有听到夏知薇的话,见到安初星目光却看夏知薇那去,这让他很不满。一手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面对着他,不让她乱动。
展开全部

先婚厚爱:总裁请娶我第9章试读

你傻啊?没看到我是要离开吗?

安初星差点对沈亦希吼出这句话。

正因为沈亦希对她说话,安初星也不能再走开了,不然以夜少腾那疑心这么重的人,还以为那闪光灯是她拍的呢!硬着头皮跟在沈亦希的后面,慢慢走近那隐蔽的小亭前。

安初星看到夜少腾和夏知薇正站在小亭里,从他们的神情看来,难道是刚刚他们谈话谈得不愉快?还是被别人打断谈话了很生气?

见到她和沈亦希一起出现,他们都闪过一丝的惊讶。夏知薇看了看沈亦希,对方对她耸了耸肩,最后目光落在安初星的身上,那目光可真是称不上是友善。

夜少腾仅是扫了一眼沈亦希,直接把对方当成空气,视线落在安初星的身上。对于她身上那礼服,觉得很眼熟。

安初星被夜少腾这样一看,觉得他是认出她身上的礼服正是他家的床单了。

所谓输人不输阵,安初星微仰起头与他对视着。再说她会剪他家的床单,还不是他们夜家逼的,所以不能怪她。

“跟着野男人过来,你还有理了。”见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夜少腾眼神冰冷,声音更是硬梆梆地砸向她。

夜少腾说出这样的话,安初星先是一惊,更确认夜少腾和夏知薇谈话谈崩了,现在把气撒在她和沈亦希的身上。这真是往枪口上堵,亲自送上门来当炮灰的。

都怪沈亦希当时那么大声叫她,不然这种受罪的事怎么会落到她的身上。想到这,安初星很不爽地看了看旁边的的沈亦希。

沈亦希则回她一个温柔的笑容,用眼神告诉她,他并没有把夜少腾所说的话放在心里。

原本安初星觉得这都是沈亦希的问题,可对上沈亦希这温柔包容的眼神,不由觉得自己好像很刻薄,转过头瞪了瞪夜少腾:“别乱说,你以为所有人都是你啊!”

“当着我的面,你为别的男人说话?”夜少腾怒气冲天,快步走到安初星的面前。

安初星根本来不及闪避,夜少腾一手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整个人扯过来,面对面地盯着她:“女人,把你刚刚说的话,重新说一遍。”

“……”说出的话,哪里还能重新说一遍的。

对上夜少腾气愤到能把她点燃的眼神,安初星只敢在心时抱怨着,表面不敢表露出一丝的不满,只能假装听不懂地瞪着乌黑的大眼看着他。

“重新说一遍。”夜少腾不折不挠地重复一次。

安初星想了想,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说才对。

一直站在亭里的夏知薇,看到夜少腾对安初星这样的反应,脸色白了一分,很快她扬起一个笑容,快步走近他们,轻声地对夜少腾说:“少腾,我想安小姐也是不小心的,你别为难……”

不小心什么?把话说清楚些,别说一半留一半,这只会让人更加怀疑她啊!

“看着我,把你刚刚说的话重说一遍。”

夜少腾像没有听到夏知薇的话,见到安初星目光却看夏知薇那去,这让他很不满。一手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面对着他,不让她乱动。

安初星觉得气氛不对,可自从她赖定夜少腾之后,她的脸皮已经厚出一个境界,完全是能伸能屈好汉。既然夜少腾这么较真这句话,她也不会与他硬碰硬:“是我小人之心了,夜少是这世最大度最光明磊落的人。”

一听这话就知道其中没有几分是真的,可夜少腾却是很受用,嘴角微勾起,近在眼前的安初星,觉得她倒是蛮顺眼的。

夏知薇见到这一幕,双眼闪过不安,咬咬牙再往夜少腾身边走近一步,急急地说着:“少腾,你快放开安小姐她吧!她看起来,一脸难受的样子。”

夜少腾听到夏知薇这么说着,马上想到这安初星因为他的靠近而难受,这让他极不爽,更是把脸靠近安初星面前。

夏知薇这么说,是想让夜少腾离安初星远一点,可是夜少腾整个反应却是完全相反的。

见到夜少腾越靠越近的脸,安初星很清楚,以夜少腾这种专门不让她痛快的性格,只要她一露出不开心,他就会很兴奋。

那么……

“少腾。”安初星突然声音甜腻地叫着,动作亲昵地伸出双手要抱夜少腾。

夜少腾看到她主动抱过来的样子,果然马上与她拉开距离,一脸嫌弃地把她推开,眼神冰冷地说着:“离我远点。”

这暴力狂!

安初星早有所准备,当夜少腾推开她时,她只是假装往后退两步。像他这样的人,见到她被推开,她要是没有反应,他肯定紧接着更大力推到她摔倒为止。

一直站在她身的沈亦希,见她往后退,赶紧走向前,关心地伸出手来接她。

看到沈亦希这样的举动,安初星心里暗叫一声不妙。

果然,夜少腾看到沈亦希这样的举动,双眼微微一眯,下一秒伸出长手把推开的安初星霸道拉回怀中,眼神看着怀的她,意有所指地说着:“你只能让我碰。”

对上他暗中冒火的眼神,安初星更加确定,夜少腾看沈亦希很不顺眼。

想想也是,夜少腾喜欢的夏知薇,然而夏知薇今晚的男伴是沈亦希。再综合最近夏知薇和沈亦希拍了电影还闹出了绯闻,像夜少腾这么自大又霸道的肯定看沈亦希很不顺眼了。

既然夜少腾这么不喜欢沈亦希,而现在她又有求于他,她自然站在他这一边,对夜少腾露出一个灿烂笑容:“什么我都听你的……”

见到安初星这么会做人,夜少腾越发地觉得她顺眼了。

“少腾,我答应你。”夏知薇突然开口大声打断安初星的话,其实她更想打散他们之间那类似暧昧的气氛。

安初星对她来说是个威胁。

在今天之前,夏知薇根本就没有把安初星放在眼里。可是从今晚安初星和夜少腾两次的互动,让她原本自信满满的心,变得摇摆不安。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夜少腾情绪有这么大的起伏,哪怕是她夏知薇也只不过是让夜少腾多些注意罢了。

夜少腾听到夏知薇一会一句话,打扰到了他,眉头微皱,转过头看着夏知薇。

对上夜少腾此时的目光,夏知薇心跳不由加快,但她还是努力让自己表现得镇定,微仰起头看着夜少腾说着:“你问我要不要嫁给你,现在我给你答案。”

不会吧!半路杀出了夏知薇。

“不行。”还没等夜少腾反应,安初星马上站出来反对,抢在夜少腾面前是防止他答应与夏知薇结婚的。

安初星知道自己和夏知薇比,样样都不如夏知薇。再说夏知薇可是夜少腾喜欢的人,这对她来说一点胜算都没有,所以只能从另一方面寻找突破。

“夜老夫人说了,今晚是宣布我和夜少腾婚事的。”安初星心里默默地对夏知薇说了声抱歉。

如果她和夜少腾不能结婚的话,母亲就动不了手术。母亲的情况不能再拖下去,这是她最担心,最无法接受的。

之前单枪匹马冲进夜家,忍受着夜少腾那暴力倾向,面对着夜萱萱的挑衅,在没有针线的情况下,用床单快速地弄出了一件长裙……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夜少腾赶紧娶了她,所以她不断地挑战与忍耐。她安初星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是不可能再退缩的。

“只是夜老夫人说的而已,这并不能代表少腾的。”夏知薇眼神不友善地瞟向安初星,但还是努力让声音平静。

安初星双手紧抱着夜少腾,抬起双眼看着夏知薇说着:“我喜欢少腾,对他……我是不会放手的。”

坚决不能放手,不然她母亲就……

可是在场的人并不知道安初星真实的情况,面对她这么直白地说出爱意的话,还是让人感到吃惊。

夏知薇更是认为安初星这么急着表白对夜少腾不放手,分明就是为了钱。

安初星和夜少腾才认识几天?就一副离不开的样子,夏知薇感觉得很刺眼,这正是她平时无法对夜少腾大胆表露出来的。

夜少腾表情冷淡,不过从他双眼看出他心情不错,转过头高高在上地看着安初星:“你可要记得,你现在说的话。”

“记得,当然记得。”安初星更是急急地说着:“你就和我结婚吧!只要你愿意与我结婚,我什么都听你的。”

“我对你就这么重要?”对上她那认真的眼神,其中的焦急与渴望并不像假的。

“当然重要。”安初星马上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并用用着无比热切的眼神看着他。

为了能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对他深情款款,这些天来安初星对着镜子可是练习了好久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少腾,我……”夏知薇知道单独和夜少腾说的话伤了他,眼前这情况是夜少腾给她的机会。

可还没等夏知薇的话说完,突然冲进了一群记者,对着他们狂拍,最主要还是集中在夜少腾和夏知薇身上。

记者马上发问:“夜少和知薇是情侣关系吗?”

“上次有人向所有人爆料说你们是情侣关系,请问是这是真的吗?”

“……”

先婚厚爱:总裁请娶我第10章试读

夏知薇见到这阵容,想到前不久那闪光灯,害怕是有人把她和夜少腾单独时拍下来,而且他们之间的谈话很不利于她……

“不是情侣关系,我和夜少只是普通朋友。”夏知薇头脑一发热,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都说了什么。

听到夏知薇这样回答,夜少腾眼神深处闪过一丝自嘲,很快恢复往常的高冷,一手抱着安初星的腰,把她紧带到自己怀中,态度坚定又自然地说着:“我有未婚妻了。”

夜少腾这话一出,还没等人消化,一手抬起安初星的下巴,一手托着她的后脑,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夜少腾吻着安初星,记者更是疯狂地高举起相机不断地拍着这画面,更是七嘴八舌地问着。

“这就是夜少的未婚妻吗?”

“确认是未婚夫妻关系,请问你们认识了多久了?”

整个记者群就像炸了一样,就连天王天后都失去了光芒。

安初星没想到夜少腾会当众吻她,吓着她瞪大双眼,双手下意识地伸到他胸前,想推开他……

感觉到她的双手放到面前,托着她后脑勺的手滑过来紧握着她的双手。

手中传来他手掌的温度,让安初星清醒不少,想到以他这种霸道又不容许别人拒绝的性格,如果她敢当众推开他的话,那他肯定马上把她赶去夜家。

这么一来,就更别说与她结婚了,而且他现在又说她是他的未婚妻,那她是不是就可以顺着他这话,来个当众坐实她和夜少腾的关系?

闪光光在身边疯狂地闪着,当安初星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厚着脸皮顺着夜少腾的话承认。就算她的理智知道只有和夜少腾结婚了,才能救到母亲,而她也必须这样做。

因为除了这个,她别无选择。

一想到真的要与夜少腾结婚,她的内心是很排斥的。哪怕之前她再怎么假装看不到自己的内心感受,然而在关键时刻,内心的感受还是有那么一瞬间占了上风的。

她真实感受是一点也不想和夜少腾结婚……

在安初星纠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说时,一道兴奋的声音响起:“事情就是大家看到的这样,少腾和初星是未婚夫妻。”

夜老夫人的声音一响起,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记者转向夜老夫人,对于夜老夫人的出现,记者们一下字变得安静地站在一旁听着。

只见夜老夫人一个人走在最前面,方兰静跟在她旁边,而她们后面一群人,就这样这方人浩浩荡荡向这里走来。他们清楚看到夜少腾和安初星亲昵地抱在一起,再想到刚刚不久在泳池里,更加确定他们就是一对恋人。

安初星听到夜老夫人的话,一想到她和夜少腾还吻着,惊得想推开面前的夜少腾。双手贴在他的胸膛时,她又想到眼前这是个机会,夜老夫人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感觉到夜少腾要离开了,安初星在心里默默想了:算了,反正脸都丢光了,再彻底一下……

下一秒,安初星闭上双眼,双手紧拥着他的脖子,嘴更是往他唇上用力印上,整个人恨不得就挂在他的脖子上。

夜少腾见到她现在又往他身上凑,一惊,迷人的双眼微眯地看着她。

刚刚她还想推开她,现在见到人多了,反正就缠上他不放了?

她的心里想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既然她这么卖力演出,他又怎么会不配合一下呢!所以这时,他就顺着她的主动,更是加深了这个吻。

见到他们吻得难分难舍的样子,在场的人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可还是忍不住偷看。女生害羞低下头,用眼角偷看着他们,心里恨不得是自己和夜少腾来一个激烈的吻。

夜老夫人看到他们这样笑容更加灿烂说着:“这小俩口就是恩爱。”

“少腾,注意形象。”方兰静此时整个脸都黑了,看了一眼旁边脸色难看至极的夏知薇,知道今晚让夏知薇和少腾好好谈的计划失败了。赶紧向四周寻找,看到了圈都没有见到夜萱萱,这下方兰静居然一时找不到一个帮手。

安初星听到方兰静的声音,这下方兰静就更加看她不顺眼了,再看看效果也达到自己所想的那样,所以这时她慢慢松开夜少腾,想拉开与他的距离。

“女人,亲完就想离开了?”夜少腾一手紧握着她的腰,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着:“既然你敢利用我,那么你就得给出相当代价来偿还。”

“就算利用,我们也只是扯平。”安初星觉得很有必要把这事情说清楚,别以为她不知道,刚刚他对着众人说她是他的未婚妻,然后又吻她,这分明就是为了气夏知薇的。

他们两个有情人就互相拿别人来激对方,那她为什么就白白给他们拿用去,在银行借钱还得收利息呢!何况她是人,至少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行啊!

“怎么会扯平呢!”夜少腾手指抵在她的嘴唇上,轻轻摩擦着,压低声音慢慢说着:“你在我胸口咬了一口,你把我咬伤了。”

安初星看到夜少腾此时的眼神,闪烁的光芒让她一点也看不懂,从他慢慢向她压过来的身体。想到在泳池上,她真的一气之下咬了他,现在他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让她头皮一阵发麻,深呼吸一下开口:“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摆明就是存心的。”夜少腾手指轻轻敲了敲她的嘴唇。见到他这样,安初星感到巨大的危险,紧紧闭着嘴唇,如果可以她是想把他的手指给甩开的。

夜少腾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对于这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把你的牙齿一颗颗给拔光就好了。”

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拔光……就好?

这么残忍的事情,哪里好了?

说他是暴力狂,他还真的身体力行地把这三个字发挥到极致了。

安初星此时又不敢开口说话,就怕他的手指就真的钻进嘴里,把她的牙齿给拔了。只能用着乌黑闪亮的大眼看着他,努力让自己哀求他别冲动。

“哈哈……”夜少腾见到她这么可怜的样子,心里突然变得很好,觉得把这个脑袋与别人不同的女人整到一副吓破胆的样子,真的让人感到赏心悦目啊!

在外人看来,夜少腾和安初星站在一起就是一副相亲相爱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安初星此时是吓着欲哭无泪。

夜老夫人笑眯眯走近他们,语气十分欣慰地说着:“好了,你们这小俩口就别历大家面前秀恩爱了。”

“夜老夫人。”安初星看到夜老夫人过来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样,马上向夜老夫人走去。

“跟你说了多少次,叫我奶奶就好,怎么总是改不了口呢!”夜老夫人一副与她认识很久很熟的样子。

安初星是怎么样的人,见重叠夜老夫人这样子,知道她是特意说给大家看的,向旁边的方兰静,她的脸色很难看。不过比她脸色列难看的是是夏知薇,此时夏知薇双眼就像刀刃一样直向她看来,恨不得把她捅成筛子。

走到这一步,得罪人是肯定的。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有取有舍,母亲对她来说是这世上最重要的,所以什么自尊脸面都不重要了。

“奶奶。”安初星扬起一个灿烂笑容,声音甜美地叫了一声。

“乖。”夜老夫人笑眯眯地拍了拍安初星的手,然后看着夜少腾说着:“少腾,你都对初星做这样的事情了,现在就去民政局登记吧!”

“妈……”方兰静听到夜老夫人说出这样的话,吓得瞪大双眼。

在她看到夜少腾与安初星相吻的画面,她很震惊又气愤,如果不是多年的素养,她早就大声尖叫了。没等她从惊讶回过神,就听到夜老夫人当众宣布这样的消息,她气得差点晕过去了。

可她不能晕,叫了夜老夫人,希望别再说,急急走到夜老夫人的身边:“这事不急。”

“少腾刚刚都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说公布恋情了,我们得给予他百分百的支持,你说对吧!”夜老夫人笑眯眯地看着方兰静说着。

方兰静明白,夜老夫人说出这句话,就是拿着众人的目光来压她。说少腾都当众公布恋情了,那身为母亲的她就应该支持。少腾选择当众宣布恋情,这是不是她这位母亲不同意他和安初星在一起,他走投无路才来这一招先斩后奏。

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说,错的都是她方兰静。如果她现在反对的话,那她多年苦心经营出来好太太的形象会崩塌的。

她好不容易才当上全球最大慈善机构亚洲的代表,没有好形象,那很快就会有人取代她的位置。

这是她多年苦心经营的形象,所以她不能急着拒绝。

“妈,您说得对。我的意思是说,现在都晚上了,民政局的人都下班了。”方兰静就算知道夜老夫人在给她挖坑,但她却不得不接住。

“少腾要登记,他们下班也得上班。”夜老夫人笑得很自信地说着:“这事情我已经让人去安排了,少腾快带初星一起去登记,快快快。”

“……”夜少腾此时的神情让人摸不透。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先婚厚爱:总裁请娶我》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