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农家小碧玉

农家小碧玉

作者:青木白梨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08 09:27:20

《农家小碧玉》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青木白梨为大家带来的故事:显然二平也是不信的:“你真当我傻啊,不就是想让我歇歇嘛,直接说就行了,我又不会拒绝,嘿嘿,哥哥,你真好。”大平笑了笑没说话,在他看来,哥哥照顾弟弟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今天没有太阳,雪花也跟着一块去了水汪那里。路上遇到几个匆匆往地里赶的村人,也都被陈雪玉打哈哈应付过去了,倒也没人怀疑他们去干什么的,只当拿着木桶也要去地里的。陈雪玉在路上又教了二平怎么钓鱼,今天运气不错,刚钓了没一个时辰,陈雪玉竟然钓到一条两三斤的红鲤鱼,有了昨天的教训,陈雪玉让二平把鱼送回家一趟,省得时间长了,在一个水桶里闷死了。
展开全部

去河边洗衣服-青木白梨

大平虽然心里明白妹妹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但还是不明白,都蒙上了,干嘛再剪个洞啊。

陈雪玉解释道:“这样鱼才能像我们似的自由喘气,不然还没到镇上,鱼都憋死了,卖不上好价钱了。”

陈王氏和大平这才明白,心里也各自惊讶,怎么这丫头突然懂这么多了,因为早上时间紧,也顾不上细问。

装好车大平急匆匆的赶着牛车走了,心里想着,昨天已经没去地里了,早点回来再去地里挑会水,二平毕竟年纪还小,长身子的时候可不能让他太累。昨晚听他睡觉一晚都没翻个身,怕是累坏了。

陈雪玉看天还早,陈铁柱和二平还有娘又去地里了,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陈雪玉想想还是算了,估计挑个木桶走个来回都够呛,只好又回床上眯了一会。

心里惦记着做饭,睡的也不踏实,很快便起来了,拔了些青菜,把外面的老叶子挑出来,切碎了喂鸡,嫩的留着做饭用,陈雪玉想着黄瓜长的差不多了,便去黄瓜架上看了看果然,有三四根都差不多了,这个时候生吃最好,陈雪玉没舍得多摘,摘了两个,剩下的让它再长长。

早饭做的饼子,糙米稀粥,舀米时陈雪玉看着陶缸底下剩下的一小点米,叹了口气,得赶快再想个赚钱的法子才行,不然连稀的能照见人影的稀粥都喝不上了。过会再炒了青菜炒肉,拍个蒜泥黄瓜就行了。

今天爹娘回来的比较早,陈铁柱看天有点阴,便寻思赶紧回来吃饭,今天不休息了,争取早点浇完麦子,花生什么的该锄草了。

匆匆吃过饭三人又去地里了,陈雪玉便让雪花在家看门,自己去河里洗衣服,小河也没个什么名字,要说有,最多也就是叫个洼子河。村里人几乎都到这里洗衣服,比在家里方便多了。

陈雪玉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开始揉搓衣服,因为夏天的衣服经常换,所以陈雪玉也没带皂角,皂角可是个稀罕东西,夏天的衣服灰也不多,多搓几遍就差不多了,省下皂角洗冬天的衣服吧。

洗到一半的时候陈大刚的娘也来了,大刚的娘王氏整个人又胖又黑,嗓门也大,性子确是个憨实的,王氏知道自己洗的是脏东西,便直接蹲在陈雪玉靠下的位置,陈雪玉跟大娘打了招呼,看着陈家大娘开始洗尿布屎布,惊讶的问:“陈家大娘,大刚嫂子生了?上次听大刚哥说还得十多天呢。”

提起自己的小孙子,陈家大娘乐的脸上开了花:“生了,又生了个大胖小子,算着还没到日子,这小子跑得倒快。”

“大娘好福气,什么时候吃红鸡蛋啊,回家我跟娘说一声。”陈雪玉真心的恭喜道,乡下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讲究多子多福,如果一个女人只生闺女,多少会被人背后指指点点,刘大娘就是个例子。

陈家大娘乐呵的道“快了,这个月十六。”

陈雪玉应下了,心里却想着十六啊,的确是个好日子,适合走亲访友,成亲纳喜,想着想着脸慢慢的红了起来。

一旁的陈家大娘关心的问道“丫头,你咋了?是不是上次的病还没好实落?脸怎么这么红?

陈雪玉有些心虚的打哈哈“没事没事,就是天太热了,我洗把脸就好了。”说了,洗了洗手,撩了点清澈的河水在脸上拍了拍,哎呀丢死人了,两世年纪加起来都三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脸红。陈雪玉偷偷安慰自己:毕竟是自己人生的一件大事,脸红也正常。

毕竟和这种年纪的大娘没什么其它话题,又说了几句讨喜的话,两人就安静的洗衣服了。

快洗完时,村里新嫁来的枣花也端着木盆来了,因为不太熟悉,陈雪玉冲她笑了笑就端着木盆走了。

到家时大平已经回来去田里了,雪花看姐姐回来了,献宝的把大平买回来的东西拿给雪玉看,“姐姐,你看,这是哥哥买的布,说要给我们做新衣服呢。”

雪玉知道雪花的衣服都小了,很多还是自己穿过的,自己穿的时候都打补丁,更何况是轮到雪花穿的时候呢,雪玉接过布料一看,是那种稍好点的粗布,一块蓝的一块红的,雪玉心里觉得好笑,原来自家哥哥还是很心细的嘛,这下不用担心未来嫂子会嫌他不懂生活情趣了。

看着阴凉处的木桶和木盆,估计哥哥已经把牛车给刘大爷送去了。陈雪玉抬头看了看天,太阳不算热,寻思着今天做午饭吧,毕竟爹和娘都挑了一上午水了,肯定都饿了。于是就煮了绿豆汤,烙了点玉米饼,昨天死的那几条鱼也没卖,放在地窖里凉着,现在拿出来放点辣椒炒了炒,又去院子外面摘了几个辣椒拔了几棵葱,来个青椒肉丝,怕二平和雪花不敢吃辣,就少放辣椒用葱代替了。

吃饭的时候,大平从屋里拿出一两半银子,给娘收着说:“我到酒楼称了称鱼一共四十一斤,把零头抹了算四十斤,总共卖了一千六百文,我又让店家给换成银子还好带。剩下的那一百文给雪玉雪花扯了块布,她俩很久没有新衣服了。剩了十几文钱,买了点盐。”

陈王氏接过钱说:“大平啊,明天你回来的时候给你自己和二平也扯块布料,你们也很久没做过新衣服了,家里糙米杂粮面也快没有了,明天也去买一些,也别买多了,过些天就收麦子了。今天再挑一天水也差不多了,明个我在家给你们做衣服。”

“不用了娘,我衣服够穿了,明天我再去给二平买身。”

……

下午吃过饭,大平心疼弟弟,对他招了招手说:“二平,你和你姐去钓鱼吧,我去地里挑水,省得你累的晚上老打呼噜,吵得我想睡都睡不着。”

二平涨红着脸坚决否认:“我才不打呼噜呢,肯定是你听错了。”

“好好好,是我听错了,钓鱼钓的我手都酸了,要不咱换换?”

一旁的陈雪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不能直接说心疼二平吗,我就不信钓鱼比挑水还累。

显然二平也是不信的:“你真当我傻啊,不就是想让我歇歇嘛,直接说就行了,我又不会拒绝,嘿嘿,哥哥,你真好。”

大平笑了笑没说话,在他看来,哥哥照顾弟弟妹妹是天经地义的。

选牛还是媳妇-青木白梨

今天没有太阳,雪花也跟着一块去了水汪那里。路上遇到几个匆匆往地里赶的村人,也都被陈雪玉打哈哈应付过去了,倒也没人怀疑他们去干什么的,只当拿着木桶也要去地里的。

陈雪玉在路上又教了二平怎么钓鱼,今天运气不错,刚钓了没一个时辰,陈雪玉竟然钓到一条两三斤的红鲤鱼,有了昨天的教训,陈雪玉让二平把鱼送回家一趟,省得时间长了,在一个水桶里闷死了。

看着天色不早了,陈雪玉才和二平回去,今天比昨天钓的时间长,鱼也多一些,那冯管事说如果有特殊的鱼,价格会很高,不知道这条红鲤鱼能卖多少钱。到家的时候太阳都落山了,陈王氏正在做饭,陈铁柱坐在桌子旁喝水。陈雪玉走到灶台前跟陈王氏商量:“娘,不如我们把刘大爷家的牛租几天吧,反正现在也还不到收麦子的时候,再说老是一天天去借去还的也麻烦,不如我们直接租十天,到时再凑凑银子咱也直接买头牛,怎么样?”

没等陈王氏接口,一向很少说话的陈铁柱立刻说道:“好,这法子好,咱家真应该养头牛,忙得时候能省很多力气呢。”

大平也连连附和,毕竟老去跟人家借,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

陈王氏到底是个妇道人家,犹豫着说:“再等等吧,我想先紧着钱给大平娶媳妇再说。”

大平一听不干了,怎么能因为媳妇耽误买牛呢。“娘,你想啊,今天一天就赚了一两多银子,娶媳妇基本就是给九两九的聘金,加上各种点心什么的,最多也就十五两银子,咱们再等等先买头牛再娶媳妇也晚不了。你说呢?爹?”说完还冲陈铁柱挤了挤眼。

陈铁柱也是一脸的为难,他又想早点抱孙子,又惦记着买头牛,对他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头牛的事,村里有牛的人家少,如果谁家有头牛,少不得有人来借,这可就是能让人瞧得起的牛啊,可想到大平年纪也不小了,大刚和他一样的的年纪,孩子都两个了,想到那娃娃甜甜的叫自己爷爷。牛不牛的也顾不得了。陈铁柱张开嘴刚要说要孙子……

看出苗头的大平立刻开口:“爹,要不这样,等过两天让娘托人去说媒,先张罗着,这事也不是三天两天就能成的,到时候先紧着钱买牛,到时候娶媳妇也不耽误,你看这样行吗?“

陈雪玉看哥哥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心里乐得不行,看来是从来不借人东西的大平,真是不好意思张这个口了。

陈王氏想了想觉得有道理,转身回屋拿出那一两半银子递给大平,还有以前攒下的不到一百文钱,也一并给了大平,说:“我也不知道,要多少钱人家才肯租给我们,你都带上吧,对了,刘大爷爱吃鱼,你再拎条鱼。”

大平答应着,匆匆去了刘大爷家。

说明来意后,刘大爷没同意把牛租出去,倒是在旁边的刘大娘同意了,数落着刘大爷:“你平日里出去给人家买东西一天也就挣个二十几文,现在也不用你出去来回跑了,不就把牛借出去十天吗?要不是要你的老命,有什么舍不得的?”

大平一听,心里就明白了,这是说钱的事呢,忙拿出一两银子说:“大娘,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牛我借十天,刘大爷,我知道这牛是你一手喂大的舍不得借出去,但您放心,我保证不让它干重活,每天也会把它喂的饱饱的,您看行吗?”

刘大爷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又想着自己和老伴毕竟年经大了,唯一的女儿又不在身边,手里有点钱总是好的。

低头一看是一两的银子,又忙推出去“这也太多了,都是一个村的我哪能收你这么多钱,给我两百文就行了。”

大平一听这也太少了,把银子硬塞了回去“大爷,您就收着吧,过几天就是农忙了,您能把牛借给我们,我就已经很感谢了,你可不能再推辞了,不然这牛我用着心里也不踏实。”

刘大爷还想再说什么,刘大娘扯了扯他的衣服,这个小动作虽然隐秘,但个子高的大平却也看到了,趁刘大爷发愣的时候,大平转身便朝院子走去。

事已至此,刘大爷也不好再对大平说什么了,等送走了大平,生气的转过身看着刘大娘“你这是干什么,难不成你真打算把银子都收下?我一天才挣几十文,你一下子收人家这么多钱,都是一个村里的,你拿着钱不烧的慌啊。”

刘大娘平日里也是个挺老实的妇人,看老头子真的生气了,眼圈差点红了,转身回里屋拿出一个布包“你看看这里还有多少钱,前些天你病了一场,花了不少钱,再过不到一个月,闺女就做月子了,咱们就这一个闺女,难道就指着这包里十几文钱吗?”顿了顿又说“我也不想收人家这么多钱,就当借的,过些日子等忙完闺女的事,咱攒攒再还给他,你看怎么样?”

刘大爷听她提到闺女的事没再说什么,膝下就这么一个闺女,怎么能不惦记着帮衬一把,但就这么收了大平的钱心里也不舒坦,只好沉声音说“等攒下钱,一分不少的给大平送回去,这次我豁出老脸先收着吧。”

刘大娘心里也是不大踏实,回到里屋拿了些闺女来时捎的点心,其实闺女家日子过的挺不错的,但自己给闺女月子钱可不能少了,不然她婆家虽然嘴上不会说什么,但背地里也少不了嘀咕,当娘的总舍不得闺女受半点委屈。

大平赶着牛车刚回到家没多久,刘大娘也跟着来了,手里拎着两包点心,看着陈王氏和陈铁柱都在院子里,面色有些扭捏,有些难堪地开口“他婶子,有个事,我想跟你说说。”

陈王氏见她神色有异,有些惊讶的问“嫂子,有什么事你就说吧。”边说边放下了手里的活,拿出板凳招呼着。

最难的开头刘大娘都说了,索性也不再扭捏,直接说道“他婶子,你也知道我家闺女金花下个月就要生了,因着头两个都是丫头,在婆婆的日子也不得脸,我合计着到时候多给她些银子长长脸,省得老受委屈。可前些天金花她爹吃药花了不少钱,我也知道你日子过的不宽裕,我这实在没半法又放心不下闺女,就厚着脸皮把那一两银子先收下了。”

小说《农家小碧玉》 第15章 去河边洗衣服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燕小哥哥点评:

《农家小碧玉》是由青木白梨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