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恶女重生:靳少太卑鄙

恶女重生:靳少太卑鄙

作者:花开由罗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2 15:18:11

这本书《恶女重生:靳少太卑鄙》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看见文档中只有一个视频文件,她便毫不迟疑的双击打开。忽然,一个黑黝黝的脑袋和一条粉色的长舌|头,在她眼前骤然放大,她惊呼一声紧忙后撤。“啊!”捂着受惊的心脏,她双眼紧瞪着电脑屏幕。待她看清显屏上那只正在奋力舔着屏幕的小狗时,她脑袋一空,突然有种被愚弄了的恼怒!她搓着牙,恨恨的挤出一句:“靳昊!”与此同时,靳昊正双膝跪地摸了摸发痒的鼻子,一连被打了三下拐杖,他仍旧腰杆笔直,唇间含笑。
展开全部

恶女重生:靳少太卑鄙:被算计

靳昊自然不知沈妍汐心中所想,他气度雍容,语态真诚:

“我见她在孤儿院做义工;雨天为过马路的老人撑伞;甚至为街边的流浪汉买早餐···她的善良,就像一颗高贵的种子深深的扎根在我的心底。”

“世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唯有她,成为了我心中的光明。”

呵!他以为自己在做诗么?还善良的种子。就连她做义工、买早餐这些小事都知道,他是跟踪狂啊?···

等等!

前一刻还在腹诽的沈妍汐,忽然震惊的望向靳昊,却见他正巧转向自己,唇角扯出一丝得意。

他真的在跟踪自己?!

况且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他们似乎刚认识不久吧?

看来,眼下的情况没有她料想的那样简单!

仿佛为了不让沈妍汐有犹豫的时间,靳昊的手已经出其不意的拉住她的手,在她身前单膝跪了下去:

“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靳昊的妻子吗?”

他眸光幽深,满是柔情,手中的钻戒璀璨夺目。

靳昊的这一举动,惊呆了所有在场的众人,包括沈妍汐自己。

她身子一晃,嘴角僵硬的抽了抽。

“靳昊?”

见孙子求婚的是另一个女人,靳锋神情大变,皱眉刚要低斥,人群中却忽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天作之合啊!恭喜恭喜了!”

“是啊,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靳昊嘴角含着温柔的笑意,深情的目光注视着沈妍汐,逗趣道:

“你看,大家多有眼光。你真舍得我这么继续跪着?”

感受到从靳昊手上传来的力道,沈妍汐明白他在威胁自己。

然而,此刻的她心乱如麻,终于知道自己被靳昊算计了!

但在‘身败名裂’与另一场‘未知阴谋’中,她骑虎难下,不敢轻易抉择。

她的目光不自觉的扫过沈岐生,却见他此时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你不拒绝,我就当你答应了。”

靳昊笑着,不由分说的取出戒指,不待她收回手,便迅雷不及掩耳,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在沈妍汐惊愕的目光中,靳昊俯身亲|吻着她的手指,接着与她十指相扣。低醇的声音仿佛一道魔咒:

“这一生,你也别想逃开我了。”

任凭沈妍汐如何甩手,却仍旧挣脱不开他的手指。

“靳昊,你不要太过分··”

靳锋大怒,举着拐杖就要向孙子打去,却被一旁不动声色的沈岐生拽住手臂。

之前面无表情的沈岐生,忽然展颜一笑。

“既然孩子们两情相悦,我们作为长辈又岂有不祝福的道理?”

靳锋疑惑的望着沈岐生,却又听他道:

“妍汐是我沈家的孙女,两家联姻,我自然乐见其成。”

将靳锋拉坐在自己身旁的座位上,沈岐生直视着两人道:

“妍汐、靳昊,你们俩过来!”

“走吧?”靳昊挑眉望着沈妍汐,见她一脸不愿,不由扬唇一笑,俯身在她耳边低语:

“一会儿我把U盘给你,任你处置。”

沈妍汐咬了咬唇,忍下心头的怒火,被靳昊拉着站在两位老人身前。

“今日,你们的婚约算正式定下了,下个月举办订婚仪式,你们没有意见吧?”

因为靳锋仍旧沉着一张脸,沈岐生主持道。

“全凭爷爷安排。”靳昊笑着回道。

“妍汐呢?”沈岐生又问。

“孙女听爷爷的。”

沈妍汐咬着牙,嗓子里像堵了一团棉花般难受。

“爷爷,我··”

沈美琳被方才的转变弄了个措手不及,后知后觉的正要发火,却被沈辉眼疾手快的捂住嘴,悄声在她耳边告诫道:

“美琳,你既然不喜欢靳昊,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如果你在这个紧要关头触怒你爷爷,我也不会帮你!”

“知道吗?!”

对上父亲几近‘凶恶’的目光,沈美琳禁不住红了眼眶,第一次尝到屈辱的滋味。

沈妍汐,我要将你剥皮抽骨,让你生不如死!!

就这样,沈妍汐被赶鸭子上架,彻底落入靳昊的圈套,与他的人生紧紧的绑在一起。

寿宴结束后,沈妍汐不去理会沈美琳的咒骂纠|缠,而是将自己关进卧室,看着手指上的那枚戒指发呆。

感觉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在她还未回过神来,她就成了靳昊的未婚妻。

这第一仗,她不知道自己是赢了,还是输了。

她赢得了老爷子的认可,却输掉了自由之身。

她今后的一举一动,都将会因为那个人,而备受关注。她却摸不透他这样做的目的。

重生之时她便立下誓言:我为刀俎,绝不为人鱼肉。

如果靳昊敢坏了她的计划,就算鱼死网破,她也在所不惜!

恶女重生:靳少太卑鄙:未婚妻

低头看着在掌心攥了许久的U盘,沈妍汐抿了抿唇,将它插在笔记本上。

看见文档中只有一个视频文件,她便毫不迟疑的双击打开。

忽然,一个黑黝黝的脑袋和一条粉色的长舌|头,在她眼前骤然放大,她惊呼一声紧忙后撤。

“啊!”

捂着受惊的心脏,她双眼紧瞪着电脑屏幕。

待她看清显屏上那只正在奋力舔着屏幕的小狗时,她脑袋一空,突然有种被愚弄了的恼怒!

她搓着牙,恨恨的挤出一句:

“靳昊!”

与此同时,靳昊正双膝跪地摸了摸发痒的鼻子,一连被打了三下拐杖,他仍旧腰杆笔直,唇间含笑。

“爷爷,我不是要故意欺骗你,而是出于种种考虑,才不得已为之。”

其实在去沈家之前,他就有意无意的在爷爷面前提过一些沈妍汐的事,但是都被爷爷错以为是沈美琳了。

自然,这也是他的计划之一。

不然,他就错失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深情告白’的机会。

“不得已为之?臭小子,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这么好哄!!”

靳锋气得吹胡子瞪眼,没想到有朝一日,竟被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好孙子给耍得团团转。

这样的胆大包天,大逆不道,居然还好意思在自己跟前扮无辜?

靳锋扬起拐杖还要再打,却迟迟没再忍心。

“算了!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是枉然。”

“今后,你好好盯紧你那个未婚妻。她的身世且不提,别让她在德行上毁了靳家声誉!”

“是,爷爷。”

靳昊低首垂眉,脑海中忽然闪现那张愤怒的俏脸,幽深的黑眸飞快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深意。

于他而言,那女孩不过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就算不是她,除去沈美琳之外的任何一个女孩都可以。

‘盗佛’一事,给沈家揽来一桩大麻烦。虽然沈家立刻找到了解决办法,动用了大笔的资金来平息民怨,却依旧没能完全遏制住那些负面舆论。

沈辉因此被父亲痛骂,重视颜面的他,一|夜之间成了整个沈家的笑话。

而沈辉便将所有的怒气发泄给妻子,而杨玉芳亦是不满丈夫推诿责任,为此夫妻二人的关系一度闹得很僵。

“你|妈呢?”

晚膳期间,沈辉坐在餐桌前见妻子始终没下来,冷着脸问大女儿道。

因为主意是沈美琳出的,这两天自然也没有得到父亲的好脸色。

沈美琳心塞,瞥了一眼专心用餐的沈妍汐,表情难过的道:

“爸爸,妈她病了,说没有胃口。”

“妈还说,因为她的错让爸爸在沈家难堪了,她其实心里很内疚。”

“为了不让您看到她生气,以后她都会避着您···”

沈妍汐闻言,眼底不禁滑过一丝冷笑:看来为了跟丈夫和好,杨玉芳使了一场苦肉计啊。

沈辉眉心一拧。

妻子性子刚强,很少会说服输的话,好歹是多年的夫妻,他不由有些心软。

“一家人说什么气话?快把你|妈叫下来用餐。”

“是。”沈美琳面上一喜,急忙去叫杨玉芳了。

等杨玉芳来到餐桌前,沈美琳挽着她的手腕笑嘻嘻的道:

“妈我就说了,爸爸他胸襟宽阔,怎么会生您的气。”

“更何况,您在面对爷爷的怒压下依旧尽力保护好父亲,而不像某些人,反咬一口,只想着卖弄自己。”

沈妍汐没聋,自然听得到沈美琳的冷嘲热讽。

她的这番话,无非是想离间自己与父亲的关系,自己又怎么会让她失望?

“姐姐莫不是在说的你自己?”沈妍汐表情似笑非笑。

“明明主意是你出的,却让爸妈替你背了黑锅;我极力的想要帮父亲扳回一城,你却不管三七二十一指责我送爷爷的礼物是别有居心,想要讽刺他老人家。”

“咱们好歹是姐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爸爸的心意’再次被你搅黄,以后还怎么再取得爷爷的信任?”

“还有,眼下哥哥刚从国外的分公司回来,能不能被安排进集团总部就在此一举。”

最后,沈妍汐一脸无奈的口吻道:

“姐姐,你也实在太意气用事了。”

经过沈妍汐的‘仔细分析’,沈辉方后知后觉的想到那天大女儿的鲁莽行为。

意识到后果有多严重,沈辉刚松下来的表情,又忍不住绷了起来。

“美琳,你也太不懂事了。”

“爸,不是的!··”沈美琳摇头,想要辩驳却被沈辉沉声截断道:

“以前你们姐妹斗气,我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现在,你若是坏了我的大事,我绝不轻饶!知道吗?!”

沈辉冷冽的眼神,带着严厉的警告,沈美琳虽不服气,却也只得咬牙点头,。

“女儿记住了。”

记住了沈妍汐带给她的屈辱!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琬凝mio点评:

《恶女重生:靳少太卑鄙》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花开由罗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