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禁身囚爱:总裁放过我

禁身囚爱:总裁放过我

作者:爱偷懒的鬼晨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1 14:36:28

爱偷懒的鬼晨的书《禁身囚爱:总裁放过我》主要讲述了:程青青向来都很懂的观察别人的心境,当下立马主动大方站出身来给自己找台阶下着:“伯父,既然你们有事情要交谈,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刚好我也想起来我下午还有点事情要去做,我先走了,秦小姐,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都可以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我知道,我们之前也存在着一些误会,我不会介意的,大家都还是好朋友,那我先走了,我期待着下个月你的作品。”
展开全部

禁身囚爱:总裁放过我:似乎察觉到什么

看着严子诚又一次露出质疑的眼神,秦梓叶气的发抖。

秦梓叶的心隐隐作痛着,事到如今,他怎么还是不愿意承认呢。

只见秦梓叶缓慢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来,点开了自己那日留存下来的彩信,放大直接置放到了严子诚的身边一边哭吼着:“我知道你喜欢程青青,可是我……我也喜欢你啊。明明你当初说好要娶我了,可是为什么现在却又判若两人了,子诚哥,你若是真的那么讨厌我的话,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的,没有必要拿着加班的幌子,背地里去……去和程青青在一起,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祝福你们的,我就只想要默默的跟随在你的身后,你的身边就足够了,我真的不奢求太多。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不一定能得到收获,但是也不应该得到伤害,子诚哥你说我说的对吗?”

她落泪,低垂,脸上写满的全部都是受伤的神色。

不过也因为她这一个突兀的举动,叫严子诚将她手机里头的照片给看了个清楚。

虽然说照片有刻意被人给模糊掉了,但是他还是认得出来的,这明显是他的后背。

而算起来的话,那日他应该是在程青青那边。

这秦梓叶是哪里来的这个照片?这件事情他自己都不知道。

严子诚的眉头紧锁,伸出手,一把夺过了秦梓叶的手机,顺势将照片给删除掉一边愣着脸教训着:“以后这种照片没事就不要乱保存,这年头想要随意整出一张照片是很容易的事情,你暂时先处理好自己设计产品的问题,其他的事情你不需要多管。为了确保不会被泄露设计作品,你暂时就先呆家里头吧不要出去了,到时候我会叫江管家陪着你的,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提出来,只要你的设计能满足市场需求,我不会亏待你的。”

当然,这个具体指的自然是薪酬问题,和他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的。

秦梓叶不傻,她对严子诚一厢情愿,可却不代表她真的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秦梓叶缓慢的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盯着严子诚看了许久后,这才轻启薄唇着:“你……是要囚禁我?”

为了不让她去伤害程青青,所以严子诚选择要软禁她在这个大宅子里吗?

不回答秦梓叶的问题,严子诚反倒是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两份还沾染着墨水味道的合同,随意的扔在了秦梓叶的面前一边催促着:“我是什么意思你很清楚,这个协议你看一下,若是没有问题的话就签字吧,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秦梓叶不说话,只是缓慢的抬起头,将自己视线锁定在了面前这个男人身上。

她当初爱的人,和现在站在她面前这个淡泊如水的男人,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见秦梓叶不说话,严子诚所剩下的耐心也荡然无存了。

只见严子诚迅速起身,下着最后通牒着:“东西我给你放这了,什么时候想好了告诉我,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下个月的珠宝大会,若是有任何差池的话,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我会给你一笔巨款,买下你的版权,剩下的事情你就不需要管了,你只要负责设计出色的作品交给我就足够了。江管家,人给我看着,若是出了一丝一毫的出错,你也跟着走人。”

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的声音刻意提高了许多分贝,而门外的江管家也适时的应答了一声。

门被无情的关上,甚至反锁。

所有的期待在这一瞬间化作泡影。

原来,她只不过是严子诚想要利用起来的一颗棋子罢了,而她竟然还傻乎乎的满心欢喜的从那秦家踏入这个永无天日的严家。

白纸黑字,一拍两散。

秦梓叶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衣角,半天不吭声。

一直到门外的脚步声彻底消散开去后,江管家这才主动的凑到门边,轻轻的敲了敲门婉转着:“秦小姐,最近我们总裁因为程小姐的事情弄的焦头烂额的,我也算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也不忍心看着你这一样备受煎熬,其实你很优秀,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更适合你……”

门内的秦梓叶低笑了几声,继而缓慢的站起自己的身体来,有些颓然的坐在门边自嘲着:“江管家,你觉得承诺这种东西,是不是就是随口一说,过眼云烟,不作数了?是啊,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适合我的男人,我又何苦执着于她呢。”

低头,撇了一眼自己脖颈上的项链,秦梓叶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可眼眶边的泪水,却也滚落的更欢了。

终究是她错了,一步错,步步错。

固执的坚守着当初的承诺,却比不上一个男人变心的速度。

她的坚持,终究败给了他的无情。

“秦小姐也是固执的人啊,若有什么需要的话,便告诉我一声,您父亲待我不薄,只要是不违背原则的事情,我就……”

“不,江伯父不要告诉我爸,这件事情我自己解决就好了,只不过是设计一个产品,又何妨。我有点累了,你去忙吧,我暂时没什么事情。”

秦梓叶着急打断了江竟远的话后,这才急匆匆的起身,迅速的坐到了沙发上,摸出散落了第一的草稿纸,就开始漫无目的的画起草稿来。

只要再多给严子诚多一点点时间,是不是他就能回心转意,看见这件事情的真相了?

怀揣着最后一丝幻想,秦梓叶不一会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这一星期里,秦梓叶一直重复着一样的事情,饿了就吃饭,困了睡觉,剩下的时间便是画草图。

原本整洁有序的书房,竟是被秦梓叶丢了满地的纸屑。

就在她以为在这剩下一个月里都要重复着这样状态的时候,却在一个午后,偶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女声。

“子诚哥哥,你这样带我过来真的不要紧吗?严伯父若是知道的话,万一怪罪到你身上就不好了啊,我还是回去吧。”

原本还呆滞着的秦梓叶一瞬间耳朵竖起,身体紧绷,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整个人直接连滚带爬,踉跄着跌坐在了门边。

她的目光涣散,努力的将自己的耳朵贴在门上。

“绝对不会错……程青青,程青青……”

这个女人,就算是化作灰,她也不会忘记。

当初若不是程青青,她又怎么可能会和严子诚误会这么深,以至于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方。

“别担心,有我在。”

严子诚的声音充满宠溺。

只是这份宠溺,却再也不属于秦梓叶了。

秦梓叶的情绪最终崩溃,伸出手拼命敲门一边嘶吼着:“严子诚!你这个混蛋!开门,放我出去!江伯父,开门!快放我出去啊。”

由于书房和房间的位置很近,所以秦梓叶的声音毫无疑问就直接传入了那程青青的耳畔里。

只见程青青故作惊讶的捂住了嘴巴,而后伸出手,指了指那紧闭着的书房明知故问着:“我怎么听见了秦小姐的声音,子诚哥哥,这是怎么回事?我突然有点害怕,我想起上次那些事情,我整天都睡不好,吃不下……我还是走了吧,一会要是因为我引起什么误会的话,我会过意不去的。”

说着的时候,程青青转身作势就要出去。

而严子诚顺势握住了她的手腕,不给程青青逃避的机会。

只见严子诚的唇角稍稍上扬,宽厚有力的手臂轻柔的环住了程青青的腰肢,稍稍用力后,这才低笑着:“有一些事情我想要亲自帮你解决,我不希望你以后会留存阴影。”

他的眼眸深处,在一瞬间划过一丝算计的神色,可是很快的却又消散无踪,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程青青有些不安,是她的错觉吗,怎么感觉今天的严子诚,和往日有些不太一样。

门被推开,秦梓叶狼狈的跌落在地上。

抬头看见的便是一脸嗤笑的程青青。

当然,程青青收敛的很快,立马关切的半蹲下身体,将秦梓叶搀扶起来一边假惺惺着:“秦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这是什么味道……秦小姐你头发都打结了,我知道一家还不错的美妆店,一会我带你过去做一下吧,子诚哥哥你也真的是,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呢,我知道,她用权势来逼迫你确实做的不好,但是再怎么说她也是秦家的人,到时候秦伯父若是怪罪下来的话,咱们两家人也承受不起呀。”

表面上是关心秦梓叶,可背地里细听却会发现这个程青青特地把秦梓叶之前所做的所有错事在不经意间全部都放大。

望着自己面前卿卿我我的两个人,秦梓叶总算是大彻大悟了,只见她频频冷笑着,将两个人不断来回扫视着,最终停下了自己的步伐,舒尔间,主动的对视上严子诚戏谑的眼神着:“严子诚,你现在是在炫耀吗?很好,你做到了,我确实是羡慕了,可以了吗?我成全你们,祝福你们,谢谢。”

她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了。

撞开面前的两个人,秦梓叶就要离开,可却没有想到,下一秒,严子诚的魔爪就直接伸向了她。

严子诚直接拉拽住了秦梓叶的衣领,像是拎小鸡一般,毫无压力的将她重新拉拽了回来。

在秦梓叶愤恨的目光下,严子诚颇感兴趣的,双手环绕于胸不急不缓着:“只要你同意离婚,在这个上面签字,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我严子诚绝对不阻拦。”

禁身囚爱:总裁放过我:签字就可以离开

一边的程青青全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默默地将这两个人的争执看在眼里。

只要再多一点时间,这秦梓叶一定就会被驱赶出去了。

到时候当年的那件事情,也就不会有人知道,她就可以永远保守住这个秘密了。

严子诚,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就在程青青盘算着这一切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了楼上的脚步声。

几乎是潜意识的,程青青就收敛起自己的动作,压低头脑着:“子诚哥哥,这样不太好吧,我有点累了,我们先走吧……”

这个脚步声是严历军的,她程青青谁都可以不害怕,可唯独对这老头,总是有一种本能的怯懦感。

不需多想,严历军几乎都可以猜测到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

他之前不过是出差了一星期,怎么一回来这严家都变味了。

严历军迅速的凑到了秦梓叶的身边,满脸愧疚的将她搀扶起来,而后转身一脸怒容质问着:“这是在做什么,小叶,快起来,摔着了没有。严子诚,你也是很有能耐,几星期不回来,一回来就开始为难小叶了吗?这女人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允许她出现在我严家的宅子里,你这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父亲了!”

程青青被凶的不敢吱声,只能在原地颤抖着。

严子诚的嘴角稍稍抽动了一下,这才勉强按耐住自己内心的怒火。

侧身,严子诚走到了自己的书架边,熟络的从众多的文件夹里拿出一份密封的文件,一边拆开一边解释着:“爸,这件事情和青青没有关系。这秦梓叶没有你的想那么单纯,她婚礼那天可是叫了别的男人去……算了,我不和你说这个事情了。爸,青青是个好女孩,你们之间可能是存在着一点误区,以后若是解开来就好了,是这样的,下个月的珠宝拍卖行,青青家是主办方,我打算叫她过来看一下秦梓叶设计的草图,准备拿下这一次的头筹。”

一谈到生意上的事情后,严历军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一些。

程青青向来都很懂的观察别人的心境,当下立马主动大方站出身来给自己找台阶下着:“伯父,既然你们有事情要交谈,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刚好我也想起来我下午还有点事情要去做,我先走了,秦小姐,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都可以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我知道,我们之前也存在着一些误会,我不会介意的,大家都还是好朋友,那我先走了,我期待着下个月你的作品。”

严历军没有搭理,冷哼了一声,最终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秦梓叶的身上。

程青青脸色一暗,背地里默默捏紧了自己的拳头,转身就离开。

严子诚想送,却被一旁的严历军给拦截了下来。

严历军顺势抄起自己的拐杖,朝着严子诚的方向狠狠的敲了一棍后,怒气冲冲:“秦伦那边找过我了,说是她女儿这一星期里都没怎么搭理他,我若是再拖延几天回来,这严家是不是都要直接改成程家了?”

这秦梓叶也是愚钝,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一声不吭的。

“爸,我说了……”

“只要我严历军在的一天,这姓程的绝对不能踏入我严家一步!”

不给严子诚反驳的机会,严历军转身就直接离开。

门被重重的甩上,严子诚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衣领。

顺势将自己的领带解掉后,严子诚终于撕破脸了:“秦梓叶你也看见了,我索性和你坦白说,我当初之所以会愿意接受你,是因为你们秦家的权益,但是当你秦家的权益消失不见后,你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在秦家没有失去价值之前,你最好站稳脚,你设计的作品我酬劳一分都不会少,当然,你什么时候忍受不住这样的生活随时都可以提出来,我说了,你只要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我会给你一大笔钱并且承诺绝对帮你找好下家,不用担心任何的后遗问题。”

秦梓叶咧嘴一笑,故作坦然起身着,将自己整理的差不多的草图塞到了严子诚的手中后,冷若冰霜着:“下家不需要劳烦您了。这次珠宝设计大会也是我父亲的心头肉,珠宝拍卖大会结束后……离婚吧。”

既然她的存在对于严子诚来说是一种负担的话,那么她最后的离开,也算是对他最好的祝福了吧。

所谓的什么长大娶你……只是一时兴起的玩笑吧。

而她竟然当真了整整20年了。回头想想,似乎挺搞笑呢。

秦梓叶抽身离开,不留下一丝痕迹。

她的果断,叫严子诚第一次有些猝不及防。

“这女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秦梓叶一夕间像是换了人一般,回到房间后简单的沐浴了一番,就直接将门反锁进被窝里,给秦伦打了电话表示自己并无大碍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身边却已经围绕了一大群的人了。

最先发现她清醒的便是秦伦。

“没事吧,我看看还烧不烧,我去喊医生过来给你看一下,淑敏,你看着叶儿,我出去一下。”

秦伦的声音有些颤抖,不难看出,他对这秦梓叶究竟有多疼爱。

尤淑敏闻声也赶忙凑了上来,仔细的询问着自己女儿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秦梓叶稍稍咳嗽了几声后,这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着:“妈,我没事,我就是有点累了,这几天一直在准备下个月珠宝拍卖大会的事情,可能没有注意就着凉了,没事,你的脚不是不舒服吗,怎么还过来了。我休息一下就可以出院了。”

她睡过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她一点都不知道。

而医生被秦伦带过来,缜密的做了一番检查后,最终的出来的结论也和秦梓叶说的差不多,就是因为太过于疲惫了。

因为深知女儿的性格,秦伦也没有往深处去想,只是心疼的揉搓着秦梓叶的手背一边责怪着:“你啊。每次工作起来都不要命,那严子诚也真的是舍得就这样放你一个人去奋斗。下个月的拍卖会确实是重要,但是对于我来说,你才是我秦家最重要的宝贝,知道吗。最近我已经打算将我名下的股份慢慢的转移到你身上了,你妈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我打算撒手让你管,带你妈去外面散散心,这一辈子都在打拼,没有机会好好带她出去游山玩水的。”

说到动情处的时候,秦伦还转身看了一下坐在一边的尤淑敏。

当年若不是有这个女人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他的话,他也绝对抵达不了如今这样的一个巅峰。

秦梓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模仿着自己之前的脾性打趣着:“爸,你不要胡说了,你还这么年轻健壮,该不会是觉得我是个电灯泡,想要把我晾开吧,我不听,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去游山玩水的,等这次拍卖会结束后,所有的一切就都结束……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可以和妈先参谋一下咱们到底去哪里玩,三人游,哦不对,还有韵寒,我们是四人通行,没有的商量,好了我困了,你们快回去吧,一会韵寒留下来照顾我就好了,爸,这天气变化的厉害,妈的腿脚本来就不是很利索,你不心疼,我可心疼了啊。”

果然,一提到尤淑敏隐隐作痛着的腿脚,秦伦立马就开始急促了起来。

“那行,韵寒去给你买水果去了,等她回来我们就走。”

秦梓叶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说话。

她怕一个不经意说漏嘴她想要离婚的事情。

按照秦伦的性格,一定会直接去严家找对方要个说法。

这不是她想要的。

既然得不到,那就放手了。

等柯韵寒回来后,秦伦立马就心急如焚的带着尤淑敏离开。

这秦伦不仅仅是爱女狂魔,还是护妻狂魔,这样的家庭,怎么能不叫人羡慕?

等尤淑敏和秦伦离开后,瑟缩在被窝里的秦梓叶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肩膀剧烈的抖动着。

柯韵寒自然知晓她有心事,主动的来到了病床前,身体稍稍前倾了一些,主动的抱住秦梓叶一边安抚着:“秦小姐,已经没有人了,你可以哭出来了。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在小姐的身边的。”

她的眼眸闪烁着些许仇恨。

她自然知道叫她落泪的人是谁。

柯韵寒的声音似乎是沾染了某种魔力,叫秦梓叶将自己所有的防备全部都卸下来。

探出脑袋,秦梓叶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柯韵寒的怀里一边小声啜泣着:“韵寒,是我错了,是我从一开始就彻头彻尾的错了,一个玩笑我当真了这么多年,你说我是不是可笑,等这次珠宝拍卖大会结束之后,我就要和严子诚离婚了。我做对了,是吗?那男人不爱我,他不爱我。”

看着秦梓叶梨花带雨的样子,柯韵寒的心像是被乱石砸坠着。

下意识的,柯韵寒伸出手,抱紧了秦梓叶柔声安抚着:“小姐你做的对,离开他,你会过的更幸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好吗,擦擦眼泪,下个月的珠宝大会我们一定要拿下。”

秦梓叶缓慢的点了点头,默默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正业呀点评:

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禁身囚爱:总裁放过我》这本书,作者爱偷懒的鬼晨的文笔很好,这不止是一个人的故事,里面的人物性格很鲜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家人,让他们相聚在一起,成为爱人,很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