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不爱请别伤害

不爱请别伤害

作者:雨升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10-19 09:24:14

网络作者雨升创作的不爱请别伤害是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我来晚了,真是抱歉。”段兆南毫无歉意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许珞满怀期待的抬起头,却在看见男人怀里又一个陌生女人的时候,瞳孔收紧。 呵,三十二号。 段兆南搂着怀里的女人,大大咧咧坐在许珞旁边。 许珞对面的相亲男推了推眼镜,询问道:“许小姐,这两位是?” 段兆南靠坐在椅背上,一副风流痞态:“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许珞的丈夫,这是我女朋友,我们三个的关系你懂的。今天许珞叫我来,帮她参谋参谋你配不配得上她,如果你跟许珞成了,以后咱们四个可以一,起,玩。”
展开全部

你的新欢我看见了-雨升

  “段兆南,你的新欢我看见了,我可以走了么?”

  许珞站在餐厅的大玻璃窗外,手握电话,看着里面她的丈夫——段兆南怀拥着另一个女人,亲昵的搂抱,喂饭。

  这已经是第三十一个女人了。

  结婚五年,段兆南每换一个女人,就会把许珞叫到跟前,叫她亲眼看着,他跟别的女人是如何亲热的。

  许珞自虐的把这些女人都编了号码,一个个记录在本子里。

  每记下一个,她就安慰自己,或许这就是最后一个了,这么多女人,这么多年,他也该玩够了。

  可很快,他的身边就又换了一个新人。

  段兆南换女人,仿佛就像是在玩换装游戏,永远都那么肆无忌惮。

  但,任何一个女人都可能出现在他身边,唯独许珞不能。

  她永远都只能远远的站在一边,被迫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而段兆南,很享受看到许珞难过的模样,很享受这样折磨许珞的快意。

  段兆南看见窗外站着的许珞,把怀里的女人抱的更紧,邪肆的勾起唇角:“作为原配正房,还没给新人做个评价,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叫她亲眼看着他们亲昵不够,然后还要让她给他的新欢做一个评价。

  段兆南是在羞辱许珞,羞辱她全世界的女人都可能得到他的青睐,但唯独身为他妻子的她不配。

  这样五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羞辱,只是因为当年段兆南的爷爷逼迫他接受许珞为妻,还不准他离婚,才让他展开了长达五年,甚至延续一辈子的报复。

  许珞忍下心里的酸楚,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面无表情:“无非就是个玩物,过两天又会换个新的,你何须每一个都要我过目,又每个都要评价?”

  段兆南笑意更深,带着浓浓的讽刺:“当然要评价,至少你要知道,你跟这些女人相比差在哪里,毕竟她们都能入我的眼,而你,连做我的玩物都不配。”

  许珞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捏着手机捏到发白,她以为自己表现的足够平静,段兆南自觉无趣就会放弃了,可他竟然一坚持就是五年。

  仿佛抓住了她的软肋,然后一遍遍拿刀子往同一个地方捅,然后他就欣赏着她痛到无以复加的模样,像是在看戏一般乐此不疲。

  五年了,真的够了。

  “段兆南,如果这段婚姻让你这么厌恶,那我们离婚吧,我不再霸占你段太太的位子,离了婚,你也不需要每天找女人来恶心我了。”

  难为他明明有那么严重的洁癖,还要为了羞辱她,跟那么多女人亲热,暧昧,甚至是,上,床。

  玻璃窗里的男人皱了皱眉,起身走到玻璃窗前,狐疑的看着外面的许珞:“忍了五年,你会这么轻易的离婚?看来当初信誓旦旦跟爷爷说的爱我,也不过如此。”

  “就算再深的爱,也抵不过你这么不知珍惜的糟践。段兆南,你一次次的找女人让我看,不就是在等着我开口离婚吗,今天,你成功了,我答应跟你离婚。”

  此刻的许珞和段兆南的距离只有不到两米,可隔着一道玻璃窗,即便距离再近,他们也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许珞在外面,段兆南在里面,她永远走不过那一道无形的玻璃墙,永远也走不进他的心里。

  看着里面那个仰望了十五年的高大男人,她继续说:“但,我有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我就马上离婚,而且我会说服爷爷同意我们离婚,绝不会让你挨一句骂。”

  段兆南还在诧异许珞今天怎么转了性,竟然敢松口提离婚,却原来还有后手。

  料想,许珞的条件,无非就是要多少钱,补偿她的青春罢了,过去那些女人,哭着喊着不想跟他分手,最终不都是嫌给的钱少罢了。

  “说吧,你要多少钱。”段兆南讥诮的笑着,许珞,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了他十五年的女人,死活不离开他身边,不也就是想狠狠敲他一笔钱么。

  谁料,许珞摇了摇头说:“我不要你的钱,我会净身出户,我只要你陪我去相亲,一直到我找到合适的新伴侣,我就立刻跟你离婚。”

  段兆南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这一局你赢了-雨升

  这就是她所谓的要求?

  让他亲自陪着她找下家?

  这不就等同于让他自己给自己脑袋顶上扣绿帽子吗!

  她凭什么!

  眼见段兆南表情染上怒色,许珞赶紧抢白:“段兆南,这是你对我五年来冷落和羞辱的补偿,如果你不答应,那我一辈子都不会再给你离婚的机会,我可以一辈子忍受你出去花天酒地找女人,但你能忍受得了你的妻子这辈子只能是我么?”

  段兆南冷笑着点了点头,好,很好,这个女人都敢威胁他了!

  “好,许珞,只要你签字离婚,别说陪你找男人,我甚至可以亲自送你风!光!出!嫁!”

  段兆南抄在裤袋里的手攥成了拳头,一句话,被他说的咬牙切齿。

  “那好,我回去就开始安排相亲,今晚就给你发明天的相亲安排,希望你明天不要爽约。”

  许珞挂断电话,拎着菜篮子转身离去。

  本来今天只是出门买菜,却没想到被段兆南叫到这里,看见了他的第31号新欢,还提了离婚。

  许珞大概把此生的勇气都用在了今天。

  许珞向来是胆小的,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身为佣人的女儿,她爱上自家的大少爷,自知没有资格嫁给段兆南,也没有勇气告白,本打算暗暗的喜欢他一生便罢了,却没想到上天会给她嫁给他的机会。

  五年前,段兆南的未婚妻在婚礼那天逃婚,各个世家的名媛都把段兆南当成了笑话,没人愿意在那个时候陪他完成这个婚礼。

  是许珞,穿上婚纱,手捧鲜花,沿着教堂的红毯缓缓走向了他,挽救了这场正在被全城直播的荒唐婚礼。

  但心高气傲的段兆南怎么可能会娶一个佣人的女儿,可许珞是唯一愿意把这场新娘逃婚的闹剧平息下来的人,于是段爷爷认可了她,并要求段兆南不准跟许珞离婚。

  被迫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还不能离婚,段兆南把怨气都撒在了许珞的身上。

  因为知道她爱他,所以段兆南这五年不厌其烦的更换身边的女人,用以刺激许珞,让她伤心,让她难过,让她知道当初嫁给他有多自不量力。

  五年了,许珞真的好累,很多时候她甚至想过放弃,可她不甘心,明明人心都是肉长的,明明人都说日久就能生情,为什么偏偏她嫁的这个人,整整五年都没有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哪怕一刻?

  许珞回家后就在婚恋网上注册了信息,发布了自己征婚的消息,很快就有一些男士的相亲请求发送过来。

  筛选了一些人,安排了一下相亲时间,她就把明天的相亲安排发送给了段兆南。

  看着已经发出去的消息,许珞怔怔的发呆,这一次,就当破釜沉舟吧,既然默默的陪伴没有用,那她就学着他的样子,试着去刺激他吧。

  如果这样还是不能让段兆南的心受到一点点触动,那这一场婚姻,就真的该结束了。

  酒店,段兆南坐在沙发里,长腿交叠搭在茶几上,音响里放着轻柔暧昧的英文歌,他手握高脚杯轻轻的摇晃,黑色睡衣松散着,露出他结实的胸膛,加上他那张玩世不恭的俊颜,只怕任何一个女人,都没办法抗拒他此刻的魅力。

  手机响了一声,段兆南拿起看了一眼,竟然是许珞发的明天的相亲安排。

  高脚杯砰的一声摔在地上,许珞!她竟然真的敢安排相亲,还敢发给他!

  洗手间的水声停止,裹着浴巾的女人走出来,到段兆南身后环住他的腰,媚声说:“兆南,是不是等急了?别生气,我这就陪你……”

  “滚出去。”

  “什么?”

  “我让你滚出去!别再出现在我眼前!”

  段兆南从钱夹里拿出一沓钱甩在女人脸上:“滚吧。”

  女人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把一地的钱捡起来就跑了。

  直到门关上,段兆南立刻去浴室把身上仔仔细细的洗了一遍。

  站在花洒下,想起许珞今天白天对他说要他亲自陪她去找下家的那些话,他的心就烦躁的平静不下来。

  一拳锤到墙壁上,段兆南眼神阴冷:“许珞,竟然学会以牙还牙了,你放心,我奉陪到底!”

  第二天上午九点,许珞和一个男人坐在咖啡厅,隔着桌子,任凭对方说什么,她都不回应,只捧着手上的咖啡杯,静静等着某个人到来。

  “我来晚了,真是抱歉。”段兆南毫无歉意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许珞满怀期待的抬起头,却在看见男人怀里又一个陌生女人的时候,瞳孔收紧。

  呵,三十二号。

  段兆南搂着怀里的女人,大大咧咧坐在许珞旁边。

  许珞对面的相亲男推了推眼镜,询问道:“许小姐,这两位是?”

  段兆南靠坐在椅背上,一副风流痞态:“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许珞的丈夫,这是我女朋友,我们三个的关系你懂的。今天许珞叫我来,帮她参谋参谋你配不配得上她,如果你跟许珞成了,以后咱们四个可以一,起,玩。”

  说完,段兆南还不忘暧昧的挑挑眉。

  眼镜男脸色难看至极,拍案而起,“你们,你们!你们明明是夫妻还要出去找小三小四!竟然还保持这么恶心的关系!许小姐,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经人家的女人,原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你们,简直不知廉耻!”

  眼镜男拂袖而去,许珞淡淡的收回视线,看着身边段兆南跟32号女人不安分的搂搂抱抱,幽幽的开口:“听见了吗,别人在说你恶心,实不相瞒,我也觉得你很恶心。”

  段兆南不为所动,在32号身上游走的手更加放肆,一边嗤笑了一声对许珞说:“我恶心?你叫自己丈夫来陪自己相亲,你又好到哪去?你不就是想比比谁更恶心吗,你说这一局我们谁赢了?”

  许珞起身背好包包,看着32号在他怀里哼哼啊啊的媚叫,面无表情,“这一局当然是我赢了,别忘了你陪我相亲,是为了尽快跟我离婚,而不是来搅局的。”

  “段兆南,别再干这样的蠢事了,否则我会以为你是因为在乎我才这么做的。”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燕妮呀点评:

《不爱请别伤害》这本书真的很好看,独特的思路,细腻的文笔,绝对佳作。关键是描绘的那种精神,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