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重生法医莫轻狂

重生法医莫轻狂

作者:童颜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22 11:57:58

重生法医莫轻狂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死在犯罪分子枪下的苏慕慕,峰回路转,不仅没死透,还意外借尸还魂了,刚还魂差点被人坑死,你以为她是好欺负的?战情敌,斗婆婆,虐渣男,正当她玩的风生水起时,从哪跑来一只妖孽?夫君?
展开全部

借力打力

  苏慕慕示意她不要再说,继续跟着酒鬼。

  跟了一段路,苏慕慕忽然停下脚步,“青莲,我们走吧。”

  她们刚转身,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请我必须是好酒。”

  苏慕慕勾唇一笑,说:“十年老绍兴。”

  青莲凌乱在风中:“小姐,你这样真的好吗?”

  苏慕慕刚带酒鬼进入酒馆,便引起一堆人注目,实在是这样一对组合太吸引人眼球。

  苏慕慕褪去之前华丽丽的装裱露出原本清秀面孔,颇有几分倾城倾国的味道,而这位酒鬼则是地地道道的流浪汉打扮,任谁都无法把这俩人联系到一起,偏偏他们就坐在一起。

  “小二,两坛十年老绍兴。”苏慕慕话音刚落,对面正要迈入茶楼的萧夜擎脚步顿了一下,回眸,一眼看到对面大厅里坐着的苏慕慕。

  见萧夜擎不动,身边跟着的人问:“世子,怎么了?”

  看苏慕慕如此抛头露面,萧夜擎心里划过一抹不快,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当人妾室的觉悟?

  “无事。”

  跟随萧夜擎的楚天阔撩开茶座的竹帘子,对里面已经在等候的人抱拳,“二位久等了。”

  身着锦衣华服的人打趣道:“我还在跟三皇子说,世子到现在都不来,莫非是被家里的小娇娘缠住了身走不开?”

  “玄墨公子,夜擎新婚燕尔的,晚点没关系。”三皇子萧逸文扭头看着他:“对了,夜擎,你什么时候把弟妹带出来让我们见一见,也好聊表心意?”

  谁都知道妾是上不得台面的,何况苏慕慕是买来的妾室?

  他们这么说无非是想取笑萧夜擎罢了。

  楚天阔微微色变,萧夜擎仿佛没看到他们揶揄的目光,神情淡雅的如同窗台上的兰花,“再说。”

  楚天阔岔开话题,“玄墨公子,你不是说请我们来品你的那一块三十年老茶饼吗?茶呢?”

  玄墨公子指着桌面:“你面前可不就是?”

  三皇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好茶。”

  楚天阔也尝了一口:“的确好茶。”

  唯有萧夜擎端着茶杯不知在想什么。

  “咦,京城居然还有这等风姿绰约的人物,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三皇子望着楼下,惊讶道。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众人正巧看到苏慕慕从酒楼里出来,身边还跟着那个酒鬼。

  萧夜擎看到提着酒坛子的苏慕慕,眼底又阴郁了几分。

  “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楚天阔遗憾道。

  “怎么可惜了?”玄墨公子惊讶道。

  “你瞧她身边跟着的酒鬼,人不人鬼不鬼,这不是可惜是什么?”

  三皇子摇头:“那酒鬼未必就是她丈夫。”

  楚天阔扭头看向萧夜擎问:“世子,你看呢?”

  萧夜擎抿着茶水,不置可否。

  大家都习惯了萧夜擎的冷淡,也没打算要他看法。

  “小娘子,你这是要去哪啊,提这么多东西累不累呀,不如本公子代劳?”拦住苏慕慕的正是京城严太守的儿子严守一。

  苏慕慕停下脚步,望着挡道的纨绔公子,“这跟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本公子最见不得美人儿受累了。”严守一指着旁边的轿子说:“我的轿子就在旁边,美人请,本公子送你。”

  不待苏慕慕开口,青莲怒道:“放肆,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

  “我爹还是太守呐。”严守一指着苏慕慕身边的酒鬼,说:“就他那邋里邋遢的熊样,能满足你家小姐吗?还是跟我回去做本公子的第十八房姨太吧。”

  “噗——”楚天阔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匪夷所思的说:“做他的十八房姨太?夜里睡得过来吗?”

  玄墨公子咳嗽一声说:“楚公子,你可以试试。”

  三皇子但笑不语。

  萧夜擎眸底却浮过一丝杀意。

  “十八房姨太太?”苏慕慕若有所思。

  “跟着本公子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再说——”严守一暧昧一笑,“我可比那个酒鬼厉害多了。”

  青莲脸色气的通红,偏偏一个姑娘家家的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反击。

  苏慕慕双手抱臂一脸赞同的说:“嗯,你说的有理,既然这样,那你去我家提亲吧。”

  “什么?”青莲瞪大眼睛。

  就连酒鬼也讶异的看着苏慕慕,更别提茶楼上那四人的面庞了。

  看严守一楞在那里,苏慕慕故作不懂的问:“难道娶亲不先提亲吗?”

  严守一喜的合不拢嘴,“是是是,先提亲,你告诉我你住那里,我这就去提亲。”

  苏慕慕嘴角浮现一抹淡笑,勾勾手指说:“把耳朵掏干净,我小声告诉你。”

  严守一慌忙掏了一把耳朵凑近苏慕慕,听到她的话,他的脸先是震惊,后是窃喜,再后来是狂笑,他抖着肩膀说:“你放心,我这就去准备。”

  看严守一与一众随从火速离开的样子,青莲欲哭无泪:“小姐,你怎么这样,夫人知道了可如何是好?”

  苏慕慕反过来问她:“想不想看戏?”

  青莲崩溃:“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看戏?”自从小姐醒来之后,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不按以前套路走。

  苏慕慕莫测高深的说:“不去看,又怎么对得起我下的本钱?”

  青莲苦着脸:“小姐,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见苏慕慕离开,楚天阔好热闹的心被勾了出来,他扭头对着他们说:“我猜这姑娘一定安排了什么大戏,你们要不要跟着去看?”

  玄墨公子一本正经:“我要照看店里的生意。”

  “三皇子,你呢?”楚天阔问。

  三皇子摇头:“母妃找我有事商议。”

  “夜擎?”

  “我回家。”

  看没人愿意陪他一起,楚天阔说:“那我自己去了,要真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我才不告诉你们。”

  话是这么说,这些人又岂非是闲着的主?

  将酒鬼安置在苏家药铺,苏慕慕带着青莲赶往萧王府,远远的便听到萧王府门口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严守一换了一套大红衣服,面前别着大红花,美滋滋的站在萧王府门口喊道:“娘子,相公我来接你了——”

大戏登场

  他又是敲锣打鼓,又是吆儿八喝的,早就惊动了王府里的萧王妃。

  听说他是来接媳妇的,萧王妃再也坐不住,在一众人等的拥簇下来到大门口。

  见一身新郎官装束的严守一,萧王妃气不打一处来:“放肆!王府岂是你胡乱来的地方?”

  严守一大概是仗着老爹是太守,对已经没了昔日辉煌的萧王妃并不放在眼中,他手指着身后的两箱彩礼,说:“我按照秦小姐的吩咐把彩礼带来了,现在秦小姐可以跟我走了吗?”

  萧王妃眼睛一瞪,差点没气歪鼻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严守一插着腰说,“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反正我彩礼已经带来了,今天无论如何秦小姐都得跟我走。”

  见他如此无赖,萧王妃气的浑身发抖,冲身后的丫鬟吼道:“来人,叫宛如!”

  秦宛如很快出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楞在那里,“姑母,这是怎么回事?”

  “我倒要问你这是怎么回事!”萧王妃脸都成彩色的了,她手指着严守一问:“你什么时候跟他私定终身了?”

  秦宛如一听这话愕然不已,“姑母,我压根不认识他,怎么跟他私定终身?”

  严守一望望秦宛如,又望望萧王妃,同样的一脸迷茫:“喂,你们遛我呢,刚才说的好好的,怎么这会儿都变了?”

  秦宛如气的大叫:“你闭嘴!我根本没见过你!”

  严守一不干了,“我也没说要娶你啊,可是府里的秦小姐亲口跟我讲带上彩礼来这里接她过门,大街上很多人都听到了,不信你问他们!”

  “就是啊,秦小姐可是亲口答应要做我家少爷的第十八房姨太太的。”身后的人附和道:“你们不能赖账啊?”

  秦宛如气不打一处来,“都给我闭嘴!我从来没说过要做姨太太!”

  “姑母,你要相信我,宛如真的不认识他。”

  萧王妃阴着脸,冷着声,“宛如,我待你不薄吧?”

  “姑母,你,你不相信我?”秦宛如睁大眼睛看着萧王妃。

  “人都来王府接人了,你还要我说什么?”

  “姑母——”秦宛如大概做梦都没料到有朝一日她会遭遇这样的事情,一下子被打的措手不及,内心委屈不已非要以死明志才能证明清白。

  “姑母,你不肯相信我,宛如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如死了去!”秦宛如说完朝王府门口的石狮子上撞去。

  萧王妃吓的赶紧叫道:“拦住她!”

  秦宛如被人拉住,她委屈万分的说:“姑母,宛如是被人冤枉的,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根本不认识他。”

  冷静下来的萧王妃也觉得这件事透着蹊跷,她朝严守一问道:“到底是谁指使你来败坏我家宛如名声的?”

  严守一讷讷的说:“不就是府里的秦小姐吗?”

  “你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肖想我的宛如?来人,把这个恬不知耻的混账东西给我狠狠的打!”萧王妃一声令下,立马有人来揍严守一。

  严守一跳脚道:“你们别不讲理啊,明明是你们,喂,我爹是太守,你们谁敢动我?”

  萧王妃锋利的眸光剜了严守一一眼说:“就算太守来了又如何?给我往死里打!”

  一道惨叫声响起,严守一被人按在了地上,他哭天喊地的说:“王妃,饶命啊,我错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爹还等着我养老送终呢。”

  “严太守可教了好儿子,人都丢到萧王府来了。”在严守一高一声低一声的叫声中,躲在墙头上看热闹的楚天阔笑的好不自在,如今他愈发好奇白天见到的那名女子了。

  在萧王妃拦着一心要寻死的秦宛如时,同样看戏的青莲对苏慕慕说:“小姐,你早就算好会有这一出,对不对?”

  苏慕慕但笑不语。

  “这样一来,那秦小姐不被害惨了?”

  “你心疼她?”

  “不不不,她差点害死小姐,奴婢一点都不心疼她。”

  “那你纠结什么?”

  “奴婢担心你。”青莲皱巴着小脸说。

  “担心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青莲眼底噙着泪,“小姐,你变了。”这变化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总之事情好像超乎预计了。

  苏慕慕转身拿起锦帕拭去她眼角泪珠儿,说:“哭什么,你家小姐我不还好好的活着呢?”

  “奴婢就是担心嘛。”

  苏慕慕安慰她:“好了,不哭了,我请你吃冰糖葫芦。”

  刚转身冷不丁的撞入一双眼睛里,脚步戛然而止。

  青莲吓的哆嗦道:“世,世子,你,你——”你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可想而知她有多么害怕萧夜擎。

  萧夜擎目光浩渺如海,那目光恍若天边的流云落进苏慕慕的眼睛里,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明白为何这具身体的主人不顾一切的要嫁给他了,她听见那人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莲脸色瞬间白了。

  苏慕慕一脸迷茫:“世子,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既然进了王府就守好王府的规矩,你那下三滥的手段我不希望用到王府里,更不希望牵扯上无辜的人。”

  他的话就像是一道利器,狠狠的插入苏慕慕的心里,将她碾的粉碎。

  可惜,她已经不是之前的苏慕慕了,她勾唇一笑,恍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世子赶紧去哄你的秦美人吧,晚了可来不及了。”

  望着她那明媚的笑容,再想到她与酒鬼在一起的样子,萧夜擎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大手扼住她的脖子,只需用力一捏,她便断成两段。

  青莲吓的忙跪在地上磕头:“世子饶命,求世子放过我家小姐——”

小说《重生法医莫轻狂》 第7章 借力打力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起运呀点评:

《重生法医莫轻狂》的故事情节清晰,很感人,看得人心情起伏跌宕,人物心里描写的很棒,后半部分几乎是哭着看完的,我喜欢这本书,希望童颜继续努力,我挺你!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