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予你缠情,爱我逢时

予你缠情,爱我逢时

作者:楠七月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1 16:20:16

在《予你缠情,爱我逢时》里面是一波三折,楠七月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乔七月笑的风情媚骨,柔情地看着陆晟楠的眼睛,一张诱人的红唇欲拒还迎地触上他的脸侧和唇边,深深浅浅的呼吸相错交替…… 陆晟楠只感觉一阵燥热,身上的体温开始上升,她的吻就像蜻蜓点水,却在他心里彻底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他突然反客为主地攥住她的肩膀,反过身来将乔七月往门板上一推,伸过手去环住她的腰枝往身前一揽,强势地印上了她的唇,舌轻易地撬开她的牙关,与她的舌尖缠绕在一起。
展开全部

12-做你的情人

  陆晟楠抬手抓过乔七月的手臂,往身前一拽,她险些撞进了他的胸怀,一张俊颜扩大在她的视线里,一声冷言接踵而至:“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你的迷之自信真的让我很讨厌。”

  乔七月心头一悸,直接迎上他的不友善且咄咄逼人的目光,闪烁着眸子,“姐夫,我们可不可以打个赌?”

  “跟我玩故弄玄虚?”他的脸色更加难看,握紧她手臂的力道又增加了几分,桀骜的脸上充斥着不屑一顾。

  “我打赌,你一定会爱上我。”她没有在意陆晟楠的话,只是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

  陆晟楠神色僵了僵,嘲讽地勾勒起唇角,“看来是你昨天酒还没有醒,你说我是不是该帮你一把?”

  乔七月一顿,还未反应过来,陆晟楠就直接拎着她疾步奔到了浴室,他将她直接往里一推,“啪”地一声打开了花洒。

  一股强劲水流直朝着她劈头盖脸地喷来,视线被水遮得模糊一片,水呛进了她的鼻腔一阵酸痛,乔七月想要往外躲,可肩膀却又被一股力量给撑在了原地不能动弹。

  陆晟楠随即关掉花洒,将乔七月困在自己的双臂之间,一双锋利的冷眸将她死死地盯住,“乔七月,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演戏,或者耍你的小聪明,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更蠢。”

  兴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姿势已经极度地暧昧。

  乔七月浑身已经被水给湿透,身上一件单薄的白色体恤贴紧了她的身体,衬出她傲人的曲线,他视线一对上她的一双澄澈的星眸,一时间竟然感知到了有些异样。

  乔七月一眼看透了陆晟楠眼底的那一抹幽深,调笑道:“这么看来,姐夫对我的身材还是比较认可的。”

  陆晟楠压下这该死的生理反应,着了一脸冷色抬脚就要往浴室外走,却不料刚一打开门,就被身后的小女人一个反手抵到了门板上。

  乔七月顺势又靠伏上他的身体,一只纤细柔弱的手掌抚上他的胸膛,慢慢往小腹滑去……

  “姐夫,让我做你的情人吧,答应我?”

  她声线变得魅惑且轻柔,一双媚笑迷离的眸子更显含情脉脉。

  感受到她的体温,突然她手指触碰到他的敏感,令他本能地一颤。

  她笑了,是真的在笑。

  陆晟楠对于她的故意挑逗,还是起了反应。

  一只大手猛地抓住了她愈发肆无忌惮的手,“女人,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会是什么?”

  陆晟楠身上的那一股清新的檀木香尤其好闻,就连他暴烈时的威胁也被衬得有了一丝的柔和。

  “有什么后果很重要?”何况对她这种已经“死”过一次人来说,没有什么后果能比掉入海时更令人绝望了。

  “对我来说不重要,至于你,如果接近我有着目的,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陆晟楠说话的声音哑而低沉,却字字清晰,莫名地让人不寒而栗。

  心头的警铃一直在提醒着她,眼前这个男人相当的危险。

  她仍旧笑得明丽妩媚,吐出的一字一句都显露出轻浮,韵味非常:“在我生不如死之前,姐夫不如让我先体会一下什么叫欲仙欲死?”

  乔七月笑的风情媚骨,柔情地看着陆晟楠的眼睛,一张诱人的红唇欲拒还迎地触上他的脸侧和唇边,深深浅浅的呼吸相错交替……

  陆晟楠只感觉一阵燥热,身上的体温开始上升,她的吻就像蜻蜓点水,却在他心里彻底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他突然反客为主地攥住她的肩膀,反过身来将乔七月往门板上一推,伸过手去环住她的腰枝往身前一揽,强势地印上了她的唇,舌轻易地撬开她的牙关,与她的舌尖缠绕在一起。

  乔七月为自己的计谋得逞大感满意,大胆地回应着他这激情似火的激吻,她正欲解开他衬衫上的纽扣,就听见陆晟楠欲火未休的声音低哑道:“乔七月,如果你现在选择跑路还来得及,否则……”

  她的手当下一顿。

  陆晟楠看到察觉到了她的迟疑,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一般,轻屑一笑,“刚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怕了?”

  “姐夫,我为什么要怕?”她唇角一扬,主动地迎合了上去。

  他眸色一深,一手攀上乔七月的背,侵略般地向她持续索吻显然已经不能够满足欲望,而乔七月已经解开了他的衣服,袒露出他精壮的胸膛,娇柔地用手在他的胸口画着圈。

  “我们就……在这里做?”她被吻得意乱情迷,却没有意识到衣服已经被陆晟楠掀起了一大半,一条修长的长腿分开了她的双腿……

  “笃笃笃——笃笃——”

  一阵凌乱的敲门声响起,陆宝儿软软糯糯的小声音从门的那端响起:“爸爸,爸爸快出来呀!”

  原本还深陷其中的两人,都被这只小家伙的两句爸爸给浇灭了突如其来的“兴趣”。

  陆晟楠甚至是直接从乔七月身上弹了起来,恢复了以往对她的冷漠甚至厌恶之感更加浓烈了几分,仿佛刚才与她亲热的男人并不是他。

  乔七月也惊了一瞬,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顺便变得清冷凛冽的男人,心中讽笑,还真是个反复无常的男人。

  “爸爸,爸爸!!”陆宝儿的小手持续砸着门,一声比一声更响。

  “让开!”陆晟楠穿好衣服,像是拎东西一般地将乔七月拽到了一旁,打开了浴室门走了出去,她跟在其后,前脚刚要迈出去的那一瞬,陆晟楠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嘭”地一声带上了门。

  幸亏她缩脚缩得及时,否则以他关门时的力道非把她的脚脖子压断不可。

  “陆晟楠你的混蛋……”乔七月低咒一声,拔开门就径直走了出去,却只看到了陆晟楠抱着陆宝儿下楼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

  “陆……姐夫!”她本准备直呼其名,可又顾忌到陆宝儿态度只好又温顺了下来。

  陆宝儿看到从卫生间走出来的乔七月,一张小脸就板了起来,嘴巴翘得老高,硬是从陆晟楠的怀里挣扎了下来,举着他肉乎乎的小拳头气势汹汹地朝她奔来,拳头如雨点般地砸落在她身上……

13-再生一个?

  “坏女人!就是你,打妈妈,你的坏蛋!”

  她怔怔地站在原地,任由陆宝儿撒气,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又好像被什么噎住了喉咙,不经意间竟红了眼眶。

  这女人的眼睛……

  一个小孩子打人有那么疼?

  陆晟楠脸色阴沉的脸,眼底闪过一抹惊诧之色,视线扫过神情怪异的乔七月,最终停在了陆宝儿身上。

  “宝儿过来。”他清冷出声,语气淡淡。

  “爸爸……”陆宝儿停了下来,手爪子还是紧紧握作个拳头,“妈妈现在不在家,爸爸你快把她赶走!我不要她在我们家!”

  陆宝儿的腮帮鼓得像是塞进了两个小包子实在萌得不行,陆晟楠难得唇角挂着一丝笑。

  陆晟楠没有什么哄孩子的经验,他走到陆宝儿身边蹲下,想了想,伸手温柔地拍了拍陆宝儿的头顶,淡笑出声:“宝儿乖,这个阿姨她是……”

  他刻意地瞥了一眼乔七月此时此刻脸上表情,敛了敛眉,接着道:“她是你的小姨。”

  “什么是小姨呀?”陆宝儿皱眉,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你妈妈的妹妹。”陆晟楠对待自己的儿子倒是很有耐心,即便那张脸并不算和颜悦色,但至少没那么冷。

  陆宝儿一下恍然大悟,指着乔七月道:“她是妈妈的妹妹,可是妹妹为什么要打姐姐啊?”

  “宝儿,”乔七月连忙过来见缝插针,“小姨问你,昨天是不是你妈妈先动手打了我?”

  陈宝儿被乔七月这么一提醒溜圆的眼球在眼眶子里转了转,半晌才点了点头,但神色依旧不善。

  乔七月眼看着可以在自己亲儿子面前洗白所谓的“坏女人”形象的机会来了,随即温柔轻笑:“你妈妈打了我,我一生气也打了她,这就叫以牙还牙,你妈妈叫恶人有恶报,我们之间互相扯平了,对不?”

  陈宝儿沉默了一会儿,脑瓜子转动了好一阵,又看了看旁边的沉着脸的父亲,皱眉没有说话。

  “阿琳!”陆晟楠脸色阴沉,起身叫来了女佣。

  “陆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把小少爷先带出去。”

  “好的。”阿琳签起陆宝儿的手,和善地笑道:“走,小宝儿,今天我买了好多又大又甜的草莓,你想吃吗?”……

  乔七月看着这只长得小小的宝儿,五年了,她错过了他成长历程中最重要的五年时光,到头来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生骨肉,却喊自己小姨,亲昵的程度还不如陆家的一个佣人。

  “姐夫,你让人把他带出去干嘛?我这才刚刚……”

  乔雨欣霸占了她的儿子这么多年,她现在也只是想多看几眼,和他多说几句话,难道她连这个权利都没有?

  “因为我不想某些不相干的人来带坏了我陆晟楠的儿子。”陆晟楠的眼底布满了灰暗的阴霾,脸色清冷至极。

  乔七月心中一窒,没有接话。

  她忽然是想起了什么,不屑地勾起唇角,冷冷笑道:“要说带坏的话,那我亲爱的姐姐恐怕要比我更胜一筹。不如等哪天找个机会我让你好好地见识见识?”

  “你和你姐之间的区别我不感兴趣,更不想知道!你也最好离宝儿远一点!”

  陆晟楠冷冷皱眉,俊美的容颜这一刻只有对她的厌恶和冰冷。

  乔七月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答应了陆晟楠会远离陆宝儿,她虽然嘴上答应得很欢快,但接下来的两天里还是找了各式各样的借口去接近陆宝儿。

  陪陆宝儿堆了一下午的积木,才对她的态度有所缓和。

  “那块拼图应该放在这里。”乔七月满心欢喜地指导着陆宝儿拼一大张的世界地图拼图。

  陆宝儿手里拿了好几片大大小小的拼图碎片,不亦乐乎地坐在地毯上拼拼凑凑,大脑开始飞速运转,仿佛突然灵光乍现,把地图完完整整地拼了出来。

  “小姨,看!”陆宝儿向乔七月炫耀起“战果”。

  “嗯,棒棒哒”乔七月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那么轻松过了。

  这几天她不断试图的接近陆宝儿,陆宝儿由开始对她的厌恶和生气渐渐消失,和她到时有些亲近。

  客厅门口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陆宝儿赶紧从地上一屁股做起来小跑过去,搭起一根小凳够下座机,放在耳边急切又欢喜道:“喂,妈妈!”

  可是下一秒,陆宝儿的嘴巴就撇了撇,敛眉低垂,失望地放回了电话,垂头丧气地做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乔七月听到宝儿喊得那声妈妈,心中闷痛,但依旧温柔试探地问道:“宝儿,你妈妈怎么了?”

  “不是妈妈的电话……”小嘴嘟囔了这么一句,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乔雨欣在陆宝儿的心里占据了这么重的位置,可乔雨欣呢,难道五年来就只是把陆宝儿当做拴住陆晟楠的工具?

  想到这儿,乔七月问道:“宝儿,你告诉小姨,你妈妈对你好不好?”

  陆宝儿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道:“因为妈妈爱爸爸,比妈妈爱宝儿还要多……”

  果不其然,乔雨欣对宝儿只是利用,她心底复仇的欲望之火又被燃烧得更旺,手里的那块拼图被她捏得几乎扭曲变形。

  一只小手戳了戳她的肩膀,才使她回过神来,陆宝儿道:“小姨,妈妈会不会和爸爸再生一个宝宝就不要我了?”

  宝儿的眼睛不含半点杂质,里面充满了对得到母爱的渴望。

  那模样让乔七月心里很是心疼,虽然心里万般的不情愿,可她还是笑着说道:“不会,怎么会呢。”

  再生一个?

  就凭乔雨欣?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乔七月看了一眼电话号码,面色便沉了下来,跑去了洗手间。

  电话那端沉默了许久,传来了一个冷冽的声音:“和自己的儿子相处得还愉快么?”

  乔七月下意识看了眼门外,抿了抿唇:“我……”

  “放心,我没别的意思,我只不过是想提醒你,不要忘记了你靠近陆晟楠的真正目的。”男人的声音富有磁性打断她未说完的话,语气更是有着一层警告的含义。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帆小公主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予你缠情,爱我逢时》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