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为你思念成河

为你思念成河

作者:长冬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0 15:47:25

作者长冬的小说《为你思念成河》主要讲的是:“不搜就不搜,我走便是。”许念云立刻抬手制止,不能因为这件事而把许老爷招来。 “那我不送咯。”许愿松了口气。 许念云目光狐疑,走到一半,并没有善罢甘休,不肯放过房间的每一寸角落。 没有人,但她清楚地感知到,这里有男人的气息,突然想到什么,她说道:“我刚才有东西落洗手间了,你帮我拿一下。” 许愿没有多想,正好自己离洗手间比较近,便进去了,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落下”的东西。
展开全部

3-我只喜欢上你

  许愿回答:“不知道啊,他没在你那里吗?”

  许念云稍微一怔:“我刚才敲他房间的门,见无人便来这里看看。”

  “哦。”许愿装作轻松的样子,“你先坐吧,我刚刚不小心打翻一瓶香水。”

  宋景致打翻香水,是为了遮盖他来过的气息。

  许念云坐下后,目光犀利,扫遍整个房间,捕捉任何角落的细节,却都没发现异样。

  “今天谢谢你向你爷爷说的情。”许念云轻掩唇角,看似柔弱,“不然我的身体,真禁不住风雨。”

  “不用谢。”

  许愿知道,她亲爱的姑姑不止为了道谢,还为了炫耀。

  果然,许念云下一秒已经笑吟吟,“原本爸罚我站十个小时,景致心疼我,陪我一起罚站。”

  许愿收拾瓶子碎片的手,颤了颤。

  她闻到了烟味。

  许念云也深嗅一口气,再看茶几上落下的些许烟灰,似是有所明白。

  “我觉得他就在这里,方便让我搜吗?”

  “姑姑,这是我的房间。”

  “如果景致不在这里的话,我搜一下又何妨,他的手机开静音,房间里也没人,难不成他还能一声不响地离开许家吗?”

  许念云句句锋利,根本没有看起来那样虚弱。

  许愿想起宋景致说的话,不能让人知道他在这里,她也在竭力掩饰了。

  可是,许念云却不顾这里是否是她的房间,像是来捉女干的女人,倏地站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里,空的。

  阳台,也没有人。

  眼看着许念云的步伐往更衣室方向转移,许愿及时把人拦住:“姑姑,你这样明目张胆地搜我房间是不会不太好?”

  “我是你的姑姑,我们是一家人,你的房间,我搜搜很正常。”

  “既然是一家人,你的男人,我用着很舒服,你何必要占为己有。”

  许念云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许愿已经拿出杀手锏,掏出手机,拨了爷爷的号码,“不如喊爷爷过来评评理。”

  “不搜就不搜,我走便是。”许念云立刻抬手制止,不能因为这件事而把许老爷招来。

  “那我不送咯。”许愿松了口气。

  许念云目光狐疑,走到一半,并没有善罢甘休,不肯放过房间的每一寸角落。

  没有人,但她清楚地感知到,这里有男人的气息,突然想到什么,她说道:“我刚才有东西落洗手间了,你帮我拿一下。”

  许愿没有多想,正好自己离洗手间比较近,便进去了,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落下”的东西。

  再出来,房间多了个男人,更衣室的门大敞。

  宋景致脸上没有丝毫被捉女干的尴尬,气定神闲,面对许念云的声声质问,只字不提。

  许愿浑身满是不自在,此时她知道姑姑根本没有东西落洗手间,只是支开她的借口。

  然而,提出质问的是许念云,常年呆在国外,脱口而出:“Why?”

  “为什么你们要欺骗我?景致,你不是答应我,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后离婚的吗?为什么还会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面对两个女人的宋景致,格外镇定,轻声说了句抱歉。

  许念云情绪激动:“你们不可以睡在一起!”

  门突然被人踢开。

  许老爷身上是精致的唐装,愈显威严,眼神冷漠。

  “大半夜的闹什么闹!许念云,你是嫌我罚得不够多吗?”

  “爸,你……”

  许念云一怔,想起许愿刚才拨出来的号码,还是把许老爷给招来了。

  她失去刚才的张狂,满是无措,下意识松开握着宋景致的手。

  许老爷的拐棍一声一声敲在地上:“是我把景致从客房赶出来这里的。他们是新婚夫妇,睡在一个房间有错?”

  许念云的脸色比往日更差,苍白得毫无血色,咬着干裂的唇,直接小跑离开。

  宋景致脚下动了动,却没有追过去。

  看着这对新人,许老爷低声叹息,走过去,怜惜地拍了拍孙女的肩膀,抬目看向宋景致,“你现在是许愿的丈夫。”

  “爷爷,我知道。”

  “我不管你和念云以前有过什么,但是现在,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们欺负我孙女,后果自负!”

  说完,意味深长看了许愿一眼。

  许愿知道,爷爷对他们的事,不是不清楚,但他老人家就是偏爱孙女。

  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人走后,宋景致不冷不热嘲讽一句,“你倒是聪明,会叫爷爷过来。”

  许愿庆幸自己的出生,还有疼爱自己的爷爷,如果哪天亲人不在了……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经过一番闹剧,宋景致索性在这里过夜。

  许愿看着他一本正经把枕头扶正准备躺下,立刻警惕道:“你要干吗?”

  “不干,睡觉。”

  不等他躺下,柔软的枕头被许愿抢先拿起,往沙发上扔去,“你去沙发睡,我习惯一个人。”

  他立马恼了:“许愿,你想干吗!”

  “不干,睡觉。”

  “……”

  她说着,侧身躺下。

  宋景致气得噎住,把枕头拿回来,看着床上凹凸有致的身子,海藻般的头发披散着,发出诱人的气息。

  不得不说,她的味道很好,不然他不会尝一次后就上瘾。

  柔软的床褥明显凹下去,许愿蹙眉,转过身,正对上他充满野性宽厚的胸膛,饱满而不夸张的肌肉呈现在眼前,她的脸顿时一红,“宋景致!”

  他的手在她身上开始游走,轻笑:“你还真玩起了欲擒故纵,本来不想动你,但你居然撵我走。”

  天生的征服欲很快让男人的瞳眸充满极深的情绪,手下的动作先是极轻,感受到她呼吸急促后渐渐加重。

  许愿抓住他的手,又恼又气,突然想到许念云嚣张的样子。

  心里产生报复的恶意,她反而乖巧地应着,主动吻上他的下巴,“我的身材是不是棒极了?”

  “呵。”

  “有没有许念云的大。”她反而让他的手离自己肌肤更贴切,“不回答的话不给摸。”

  极佳的手感让男人一时很难把控自己,喉咙滚动两圈,嗓音粗哑,“亏你还是名媛千金,马蚤得不像话,天下少有。”

  “对啊,像我这样内马蚤外纯的名媛真的少,你就不能喜欢下我吗?

  “不能,我只喜欢上你。”

  房间一片旖旎,弥漫着暧昧的气息,柔软的床褥滚上一点点爱的痕迹,却不能代表爱。

3-帅气的保镖

  许愿回答:“不知道啊,他没在你那里吗?”

  许念云稍微一怔:“我刚才敲他房间的门,见无人便来这里看看。”

  “哦。”许愿装作轻松的样子,“你先坐吧,我刚刚不小心打翻一瓶香水。”

  宋景致打翻香水,是为了遮盖他来过的气息。

  许念云坐下后,目光犀利,扫遍整个房间,捕捉任何角落的细节,却都没发现异样。

  “今天谢谢你向你爷爷说的情。”许念云轻掩唇角,看似柔弱,“不然我的身体,真禁不住风雨。”

  “不用谢。”

  许愿知道,她亲爱的姑姑不止为了道谢,还为了炫耀。

  果然,许念云下一秒已经笑吟吟,“原本爸罚我站十个小时,景致心疼我,陪我一起罚站。”

  许愿收拾瓶子碎片的手,颤了颤。

  她闻到了烟味。

  许念云也深嗅一口气,再看茶几上落下的些许烟灰,似是有所明白。

  “我觉得他就在这里,方便让我搜吗?”

  “姑姑,这是我的房间。”

  “如果景致不在这里的话,我搜一下又何妨,他的手机开静音,房间里也没人,难不成他还能一声不响地离开许家吗?”

  许念云句句锋利,根本没有看起来那样虚弱。

  许愿想起宋景致说的话,不能让人知道他在这里,她也在竭力掩饰了。

  可是,许念云却不顾这里是否是她的房间,像是来捉女干的女人,倏地站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里,空的。

  阳台,也没有人。

  眼看着许念云的步伐往更衣室方向转移,许愿及时把人拦住:“姑姑,你这样明目张胆地搜我房间是不会不太好?”

  “我是你的姑姑,我们是一家人,你的房间,我搜搜很正常。”

  “既然是一家人,你的男人,我用着很舒服,你何必要占为己有。”

  许念云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许愿已经拿出杀手锏,掏出手机,拨了爷爷的号码,“不如喊爷爷过来评评理。”

  “不搜就不搜,我走便是。”许念云立刻抬手制止,不能因为这件事而把许老爷招来。

  “那我不送咯。”许愿松了口气。

  许念云目光狐疑,走到一半,并没有善罢甘休,不肯放过房间的每一寸角落。

  没有人,但她清楚地感知到,这里有男人的气息,突然想到什么,她说道:“我刚才有东西落洗手间了,你帮我拿一下。”

  许愿没有多想,正好自己离洗手间比较近,便进去了,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落下”的东西。

  再出来,房间多了个男人,更衣室的门大敞。

  宋景致脸上没有丝毫被捉女干的尴尬,气定神闲,面对许念云的声声质问,只字不提。

  许愿浑身满是不自在,此时她知道姑姑根本没有东西落洗手间,只是支开她的借口。

  然而,提出质问的是许念云,常年呆在国外,脱口而出:“Why?”

  “为什么你们要欺骗我?景致,你不是答应我,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后离婚的吗?为什么还会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面对两个女人的宋景致,格外镇定,轻声说了句抱歉。

  许念云情绪激动:“你们不可以睡在一起!”

  门突然被人踢开。

  许老爷身上是精致的唐装,愈显威严,眼神冷漠。

  “大半夜的闹什么闹!许念云,你是嫌我罚得不够多吗?”

  “爸,你……”

  许念云一怔,想起许愿刚才拨出来的号码,还是把许老爷给招来了。

  她失去刚才的张狂,满是无措,下意识松开握着宋景致的手。

  许老爷的拐棍一声一声敲在地上:“是我把景致从客房赶出来这里的。他们是新婚夫妇,睡在一个房间有错?”

  许念云的脸色比往日更差,苍白得毫无血色,咬着干裂的唇,直接小跑离开。

  宋景致脚下动了动,却没有追过去。

  看着这对新人,许老爷低声叹息,走过去,怜惜地拍了拍孙女的肩膀,抬目看向宋景致,“你现在是许愿的丈夫。”

  “爷爷,我知道。”

  “我不管你和念云以前有过什么,但是现在,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们欺负我孙女,后果自负!”

  说完,意味深长看了许愿一眼。

  许愿知道,爷爷对他们的事,不是不清楚,但他老人家就是偏爱孙女。

  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人走后,宋景致不冷不热嘲讽一句,“你倒是聪明,会叫爷爷过来。”

  许愿庆幸自己的出生,还有疼爱自己的爷爷,如果哪天亲人不在了……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经过一番闹剧,宋景致索性在这里过夜。

  许愿看着他一本正经把枕头扶正准备躺下,立刻警惕道:“你要干吗?”

  “不干,睡觉。”

  不等他躺下,柔软的枕头被许愿抢先拿起,往沙发上扔去,“你去沙发睡,我习惯一个人。”

  他立马恼了:“许愿,你想干吗!”

  “不干,睡觉。”

  “……”

  她说着,侧身躺下。

  宋景致气得噎住,把枕头拿回来,看着床上凹凸有致的身子,海藻般的头发披散着,发出诱人的气息。

  不得不说,她的味道很好,不然他不会尝一次后就上瘾。

  柔软的床褥明显凹下去,许愿蹙眉,转过身,正对上他充满野性宽厚的胸膛,饱满而不夸张的肌肉呈现在眼前,她的脸顿时一红,“宋景致!”

  他的手在她身上开始游走,轻笑:“你还真玩起了欲擒故纵,本来不想动你,但你居然撵我走。”

  天生的征服欲很快让男人的瞳眸充满极深的情绪,手下的动作先是极轻,感受到她呼吸急促后渐渐加重。

  许愿抓住他的手,又恼又气,突然想到许念云嚣张的样子。

  心里产生报复的恶意,她反而乖巧地应着,主动吻上他的下巴,“我的身材是不是棒极了?”

  “呵。”

  “有没有许念云的大。”她反而让他的手离自己肌肤更贴切,“不回答的话不给摸。”

  极佳的手感让男人一时很难把控自己,喉咙滚动两圈,嗓音粗哑,“亏你还是名媛千金,马蚤得不像话,天下少有。”

  “对啊,像我这样内马蚤外纯的名媛真的少,你就不能喜欢下我吗?

  “不能,我只喜欢上你。”

  房间一片旖旎,弥漫着暧昧的气息,柔软的床褥滚上一点点爱的痕迹,却不能代表爱。

小说《为你思念成河》 第3章 我只喜欢上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书錦少爷点评:

《为你思念成河》是由长冬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