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一生一梦休

一生一梦休

作者:春雷炮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3 12:02:34

最新小说《一生一梦休》是春雷炮的书,主要内容为:屋内很静,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出神。 她从未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那么后悔嫁给司少洲。 他真狠啊,践踏她的一切。 忽的,她听到一阵哭声。 秦南汐捂着脖子起身,打开了门。 门外正哭的秦知念抽噎的动作一顿。 秦知念的手里端着一盆水,水是热的,搭着毛巾。 如此一看,秦南汐就明白,她受伤昏迷的这些日子全是妹妹在照顾她。 可是她为什么哭?
展开全部

3-他找人玷污她

  司少洲将赵知秋扶了起来,固在怀里,道:“知秋说得对。”

  他看都没看秦南汐,“现在她什么也不是,把她给你做佣人可好?”

  赵知秋摇头,“知秋不敢,也不配。”

  司少洲捏了捏她的耳尖,道:“有我护着你,你不必再怕她。”

  秦南汐看着司少洲,笑道:“少帅,你我离婚这事,司令同意了么?”

  家里的佣人都不敢吭声,生怕因为听了不该听的,被司少洲给杀了。

  当年人人皆知,司少洲这婚结的不情不愿。

  但知近的人更知道,当年司少洲因为这事和他的父亲大闹了一场。

  父亲骂他不识好歹,秦家正儿八经的大小姐不喜欢,喜欢那个领养的孤女。

  司少洲执意不娶,他父亲就要处理掉赵知秋。

  而秦南汐的父亲秦怀英,就当着司少洲的面同意了这个提议。

  赵知秋性子一向温和柔弱,所以外面那些赵知秋打骂秦怀英的传言,司少洲是一个字也不信的。

  反倒是秦家苛待赵知秋那件事,他才觉得百分之百为真。

  恰时医生到了,赵知秋被带上去治脸。

  而司少洲打发走了所有人,他走向秦南汐。

  秦南汐依旧站的笔直。

  司少洲眉眼尽是冷意,“你就这么舍不得少帅夫人这个头衔?”

  秦南汐笑道:“少帅,我只是爱你罢了。”

  司少洲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他握住她的脖颈,歪头凑到她的耳边道:“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我看的多了,每个人都说爱我,你们爱的不过是我司家的钱与权。”

  “秦南汐啊,我司少洲平生最恨别人威胁我。”

  “威胁了我,就得付出代价。”

  他舔了下殷红的唇,笑道:“不知道如果你不干净了,我父亲还会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你坐在这个位子上。”

  秦南汐突然觉得浑身发冷。

  她扭头对上司少洲的眼。

  那眼里呈着笑意,却黑漆漆的渗人。

  他猛地推开他,唤副官,“顾峰,带秦大小姐来偏宅!”

  秦南汐被拎着到了司少洲嘴里所说的偏宅。

  她眼见着司少洲叫来了两个男人。

  她满脸煞白,呆呆的看着司少洲,那个在福利院里干净隽秀的少年,已然变成了当今令人闻风丧胆的少帅司少洲。

  他的手沾了太多的血,浑身所透的戾气是驱不散的。

  她慢慢的后退,随手抓起了地面上的一截树枝,指着渐渐逼近的两个男人。

  那模样在司少洲的眼里可笑极了。

  如果她手里现在握的是一把刀或者一支枪,他都不会觉得这样好笑。

  “司少洲!”秦南汐已经退无可退,她大声喊他的名字,“你怎么敢这么做!”

  司少洲掀起眼皮,唇角勾起,武器指向其中一个男人:“你们磨磨蹭蹭的,想死么?”

  两个男人均浑身一凛。

  将秦南汐推进了屋内。

  司少洲接过顾峰递来的茶。

  屋内没有一点声音。

  司少洲声音缓慢,道:“秦大小姐,如果你现在就摁了手印滚出少帅府,我可以放过你。”

  他没有得到回应,而那两个男人却慌张的跑了出来。

  其中一人的衣服上沾了不少血。

  男人指着屋子里却哆嗦的说不出话,司少洲眼神一变,冲了进去。

4-后悔嫁给他

  那个他以为她用来伤别人的那根树枝,插在秦南汐自己的喉咙上。

  血止不住的向外冒,她眼睛紧闭,像是死了。

  ……

  不知道睡了多久,秦南汐睁开了眼睛。

  她脖子痛的厉害。

  屋内很静,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出神。

  她从未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那么后悔嫁给司少洲。

  他真狠啊,践踏她的一切。

  忽的,她听到一阵哭声。

  秦南汐捂着脖子起身,打开了门。

  门外正哭的秦知念抽噎的动作一顿。

  秦知念的手里端着一盆水,水是热的,搭着毛巾。

  如此一看,秦南汐就明白,她受伤昏迷的这些日子全是妹妹在照顾她。

  可是她为什么哭?

  秦南汐问:“有谁欺负你了么?”

  秦知念一瘪嘴,哇的哭了出来。

  “赵知秋?”秦南汐心中了然。

  这个家里,会欺负秦知念的就只有赵知秋了。

  秦南汐绕过秦知念就向外走。

  秦知念脸色一变,喊,“姐,你别去了!”

  她知道姐姐日子不好过,没想过让她替自己打抱不平。

  她本以为姐姐没醒所以才敢哭。

  但是秦知念没拉住秦南汐。

  秦南汐上了三楼,推开赵知秋的门。

  赵知秋正在午睡。

  刚听到声音睁开眼睛,还未来得及看清楚来人,就挨了一巴掌。

  秦南汐将赵知秋整个人都拖下床,用力的往墙上掼去。

  秦南汐满眼都是父亲身上的伤痕和妹妹哭肿的眼睛。

  赵知秋真是个白眼狼!

  秦南汐将赵知秋拖了出去,拖到楼梯前。

  她冷着脸对赵知秋道:“给知念道歉!”

  赵知秋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她倏地笑了起来。

  她小声的对秦南汐道:“有种你推我下去啊?我死了少洲也会让你跟我陪葬!”

  赵知秋看向秦南汐的眼神十分得意。

  她料想,秦南汐此刻肯定是生不如死,心痛极了。

  但是,赵知秋失望了。

  秦南汐唇角扯了扯,轻声道:“谁稀罕呢。”

  司少洲于她的心里,再无一点位置。

  语毕,秦南汐放手一推,赵知秋摔下了楼梯。

  ……

  一道身影越过秦南汐,冲下了楼,将赵知秋抱在怀里。

  司少洲抬起头来,看向她的目光都是极为的狠的。

  楼梯不高,赵知秋摔得不厉害,她就是疼,她将脸埋在司少洲的怀里哭。

  她嘤咛着说自己不该嫁给司少洲。

  公馆的门砰的一声关上,司少洲抱着赵知秋的身影消失在了秦南汐的视线之中。

  秦知念已经吓坏了,她哭着握着秦南汐的手道:“姐姐,你快跑吧。”

  秦南汐抽出手,冷声道:“你回家吧。”

  “姐!”

  “回家!”

  秦南汐坐在客厅,从黄昏日落到黑夜渐浓。

  终于,她等到了司少洲。

  像是修罗一般的司少洲。

  她被司少洲拖着到了公馆的顶层,冷风袭袭,秦南汐打了个寒颤。

  司少洲将她摁在栏杆上,一手扭住她的下巴让她向下看。

  然后从腰间抽出了武器。

  他冷冷的笑,“秦大小姐,我们要不要来打个赌?”

  他的武器指向从车里下来的那个人,那个人,是秦南汐的父亲,秦怀英!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宏达呀点评:

《一生一梦休》这本书平淡中带点不凡,每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感悟,作者真的有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