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妖怪药铺

妖怪药铺

作者:梓桑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2 11:51:52

这本书《妖怪药铺》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好,你和牡丹先休息,我俩顶着。”勾陈道。苏鱼和牡丹的退出,使得勾陈与陆子瞻压力瞬间增大,不一会儿便汗流浃背。缓了两口气,觉得好了很多,苏鱼便拿出自己惯常带着的萧。呜唔咽咽的萧声从苏鱼指间传出,伴随着音波法术的加持,一波波无情的向蝙蝠群扫荡而去。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法确实有效,但凡被波及的蝙蝠,挣扎不到两秒便从空中一头扎入海中,再不见踪影。蝙蝠王见此不秒,立刻又发出尖锐的叫声,命令蝙蝠群撤退,自己也离开了那黑衣男子,丝毫不曾留恋。
展开全部

妖怪药铺:幕后主谋(一)

“这是什么?!”苏鱼语气中有着无法掩盖的焦急,往日的冷静早已不知丢到了哪里?这也不能怪他,任谁面对一群不知底细,还前仆后继无法弄死的鬼东西时,也冷静不下来。

“这东西是蛭,就如人间的蛭吸食人血般,它们吸食人魂!”陆子瞻也很焦躁,这里,是冥界的边界,因空间乱流的原因,极少有人踏足,为了防止冥界魂魄通过此处逃往他界,亦是防止他界之人偷入此界,冥主命人在此放入了一种可怕的东西——蛭!

哪怕有魂魄幸运的穿过了前面的花丛,也难逃此处的蛭!

“它们的弱点?!”勾陈也颇不耐烦,这些东西怎么也打不死,他们坚持不了多久,这些东西就会扑上来,将他们吸食干净!

蛭,与人界的蛭差不多,就是条虫,只是一个是绿色,一个是黑色,一个体积小,一个体积大,伸缩性极好,伸到极致,大概有成人男子大腿长,手臂粗细。二者既然都叫蛭,自然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生命力顽强!

这些东西怎么也打不死,哪怕你刚砍了它的头,它也死不了,只是缩回去分泌一种液体,不一会儿,一颗头又长了出来。

“不知道!因为它们从未出过无间海,所以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弱点!”

“用火!它们肯定怕火!”苏鱼到底在人间待的时间最长,人间的蛭除了怕盐,就是怕火了,这地方无法找盐,只能用火了!

“不……”陆子瞻反对的话还未来得及出口,勾陈便已化出火来,将这群令人憎恶的蛭烧为灰烬!

“嗯?怎么没有?”陆子瞻本已准备好那东西一出来就跑路,没想到竟然毫无动静!这不对劲!想着,陆子瞻又向外面发送了道传讯符。

至于为何是又?自然是在他注意到花丛的异常上时就已上报,没想到事情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什么没有?”苏鱼问道,现在这里唯一清楚些情况的,除了陆子瞻,没人知道。现在情况明显异常,陆子瞻自己都没把握,苏鱼几人若是还是什么也不知,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暗蝠!是群嗜食鲜血的冥兽,也是冥主特意安排在此的,对光线尤其敏感,现今如此大的动静,竟然还未出现,加上花丛中以及前面绑着的魂魄,我也不瞒你们,这里肯定是被外人闯入了!”陆子瞻严肃分析道,“只是目的是什么,目前我尚不清楚。现在,该你们告诉我,你们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只是想从此处离开。”苏鱼解释道。

“那你们是如何来此的?又为何来此?”陆子瞻脸色不好,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勾陈性子比较暴躁,一路上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陆子瞻这笃定自己三人来此定是不怀好意的模样,一下就点燃了勾陈,也冲陆子瞻吼回去:“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质问我!”

眼见二人有吵起来的趋势,牡丹在旁急得团团转,想拉住勾陈,却被勾陈一下甩开了。

“好了都别吵!你们是想再将那些蛭引来吗?”苏鱼这话,效果格外好,二人一想到刚才那些蛭前仆后继的架势,瞬间偃旗息鼓,这无间海如此之大,也不知有多少蛭,能烧得了一群,烧不了一片海!

“我们是被人设计的,我们也不知自己是如何来此的,更不知那设计我们的人的目的,目前为止,设计我们的人还未现过身。”陆子瞻是冥界的人,看这架势,恐怕还不是位普通人,所以苏鱼觉得有必要与他解释一下,顺便也安抚一下情绪,说不定自己一行人能否出去,还要这位的帮忙。

“被人设计?至今未曾现身?”陆子瞻觉得,若这苏鱼三人是被人设计,那为何又不现身,而且,让他们来冥界干什么?瞧这情形,恐怕一切都在后面等着!只是,他们真的是被人设计的吗?

“是。”若开始时,苏鱼不知那人目的,那现在,他可能有些眉目了,那人,肯定在后面等着自己三人。见陆子瞻眼中的怀疑,苏鱼也只当没看到,他知道,就凭几句话就让人相信自己,确实不太可能。

一旁的勾陈也一副若有所思。

“我已经上报冥主此地情况,很快就会派人过来,我们先往前看看,若是遇上情况,先别忙着出手。”后半句明显是说给勾陈听的。

勾陈未做过多理会,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

刚才靠近时,自己观察到,那些被绑着身影中,有一个似是莫娘,奇怪的是,所有女鬼头上均别着朵红花,和前面路过的花丛中的花一样,这花不是吸食魂魄吗?那是如何让这些女鬼别着而不被吸食的呢?这些花有什么用?

直觉告诉勾陈,这些花在其中定是起着什么作用,而且那人杀如此多的人来喂食花丛,到底有什么用意?

不待勾陈想出个一二三来,陆子瞻已继续划着船来到了那些柱子前。

近前,众人才看出,这群女鬼有多么凄惨。一个个女鬼被锁魂链绑在柱子上,不高不低的位置,正好方便蛭的吸食,但又一下子吸食不完,得慢慢来,这对女鬼们来说,无异于活人受那千刀万剐之刑。

那人如此绑的用意,大概是为了吸引那群蛭,好让自己快速通过这里。

苏鱼等人将女鬼一个个放下。女鬼们早已失去意识,个别还能无意识的发出细弱呻吟,几个被吸食的特别厉害的,刚一放下,便化为细碎星点,消散于这片死寂的无间海上。

“走吧。”

附近大部分的蛭都被女鬼们吸引而来,因此,也被勾陈一把火烧得干净,剩下的时间里,也是运气好,众人未曾再遇到蛭的攻击。

“前面,好像有座岛?”勾陈眼神好像格外好,比在此土生土长的陆子瞻还好。

“岛?”陆子瞻好像曾听到过关于无间海的谣言,说这里面有座岛,岛上关着的是六界的罪人,由一棵树看守着。听时,陆子瞻心说,说得好像你进过无间海似的,你就知道里面有座岛了?如此,也就未曾将其放在心上,只是现在,这一幕幕好像正与谣言中的慢慢契合,难道,岛上还真能有棵树看守着位六界罪人?

“看,那里好像有人!”隔着老远,也只能模糊看清岛上像是挂着个人。

“自己小心。”陆子瞻一边出言提醒,一边划着船,小心翼翼地靠近。

妖怪药铺:幕后主谋(二)

众人靠近,借着微弱的光线,方看清眼前的景象。

一黑衣男子被吊在那里,低垂着头,头发挡住了他的脸,所以苏鱼未能看清他的长相,一群暗蝙蝠围绕着他打转,不时飞上去一只,吸食他的魂魄,待到它离开,男子的身影便淡上一分。

“小心这些暗蝙蝠。”陆子瞻悄声道。未免惊动暗蝙蝠,众人行动都只能轻手轻脚,牡丹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就怕这群恐怖的蝙蝠飞下来将自己变成那男子模样。

可恰在众人打算小心摸过去时,一道传讯符飞来,空中的蝙蝠群瞬间散开。

“叽……”一声尖锐的叫声传来,空中的散乱的蝙蝠群立刻像有人指挥了般有序的聚集起来,形成半包围之势向苏鱼几人逼近。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黑衣男子头上竟然还趴着只蝙蝠,双眼血红,獠牙深白,个头明显大于其他蝙蝠,刚才尖锐的叫声就是从他嘴里发出的,是它在指挥蝙蝠群!

都说年老成精,这群蝙蝠本就不是平常东西,在这昏暗的地方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这个一看就是蝙蝠王的东西生出了灵智也说不定。

“这些东西也怕火吗?”勾陈在旁跃跃欲试,想到那群被自己烧死的蛭,这群家伙,大概也能这样?

“不知道,你可以试试。”陆子瞻也是想到他一把火烧了那群蛭的事迹,觉得这次也不妨一试。

于是待到蝙蝠群快要靠近时,勾陈极力释放出大团的火焰。待到火焰熄灭,料想中的蝙蝠尸体如雨下并未出现,火焰只是让其忌惮,然后离众人远了一点点,见到火焰熄灭,蝙蝠王再次发出指令。这次蝙蝠群不再是对众人呈合围之势,而是分散开,形成一股一股的模样,蝙蝠王发出声尖叫,一股蝙蝠群便向众人飞下。这样的规模,仅靠勾陈一人是不行的了,苏鱼,陆子瞻,牡丹均加入了行列。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抵挡不了多久,刚刚你收到的传讯符说了什么?怎么冥主派的人还未来?”勾陈一边抵挡一边问陆子瞻。

“关押的恶鬼被人放了出来,现在冥府大乱,他们一时无法过来。”提到这个,陆子瞻明显脸色也不好,冥府戒备森严,现在竟被人悄无声息地闯入,还放出了关押的恶鬼,简直是丢冥府的脸!

“哼!这两者相比,冥主难道分不清事情轻重缓急吗?明显始作俑者就在这里面,却放弃前来抓捕,转而抓起恶鬼,这冥主不会是个傻子吧?”勾陈一听更是火冒三丈,忍不住对这拧不清事的冥主嘲讽几句。

“你懂什么?!恶鬼作乱,扰乱冥府秩序,冥府作为六界轮回中重要的一部分,出不得任何差错,若是让那群恶鬼入了轮回,六界恐要大乱!”这番话陆子瞻说得义正言辞,心中却是忍不住疑惑,但出于对冥主的信任,他又觉得,冥主如此做,定有冥主的原因,便压下了心中疑惑,认真对待起眼前的蝙蝠群来。

“我快要顶不住了!”最先坚持不住的就是牡丹,她只是只才化形不久的小妖,几人中,就数她法术低微。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陆公子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典籍或者传言提起过这群蝙蝠。”苏鱼也快不行了,只好催促陆子瞻想想。

“我想想。”陆子瞻一边集中精力应对蝙蝠群,一边努力回想自己看过的典籍,听过的谣言。

过了会儿,陆子瞻有些失落,他实在未曾听过关于这些蝙蝠弱点的描述,自己知道这里有暗蝙蝠存在,还是在冥主那里听来的。

“我不知道。”

听到陆子瞻挫败的语气,勾陈也未曾再嘲讽,只是转向苏鱼,问:“阿鱼,你可曾听过人界蝙蝠除了怕火,还怕什么?”

先前苏鱼便是以对付凡间的蛭的方法对付了那群蛭,现在,不知道对这群蝙蝠有没有用?

“我,我想想。”苏鱼法力快用尽了,如今只是在咬牙坚持。

蝙蝠生活在暗处,除了火,它们还怕什么呢?怕什么?蝙蝠,除了光会惊动它们,还有声音,像人一般,它们的耳朵对声音应当也有个承载极限,若是超出了这个极限,便可以对它们造成实质的伤害。

“用……用……声音……试试!”苏鱼咬牙道,后怕他们不明白,又补充道:“要……要……大声点,特别……大声的……那……那种!”

“我不会音波方面的法术,喂,你呢?”勾陈问陆子瞻,陆子瞻也不计较他的语气了,道:“我也不会。”

“我……我会。”苏鱼缓了口气道,“让我……休息一下。”苏鱼实在不行了,也顾不得什么面子,直接要求休息一下,为接下来的战斗蓄力。

“好,你和牡丹先休息,我俩顶着。”勾陈道。

苏鱼和牡丹的退出,使得勾陈与陆子瞻压力瞬间增大,不一会儿便汗流浃背。

缓了两口气,觉得好了很多,苏鱼便拿出自己惯常带着的萧。

呜唔咽咽的萧声从苏鱼指间传出,伴随着音波法术的加持,一波波无情的向蝙蝠群扫荡而去。

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法确实有效,但凡被波及的蝙蝠,挣扎不到两秒便从空中一头扎入海中,再不见踪影。蝙蝠王见此不秒,立刻又发出尖锐的叫声,命令蝙蝠群撤退,自己也离开了那黑衣男子,丝毫不曾留恋。

“噗!”见蝙蝠群撤退,苏鱼放松下来,只是一放松,喉间便涌上一口腥甜,眼前发黑,晕了过去。

“阿鱼,阿鱼,你怎么了?”牡丹见此,吓得扑过来,一个劲的摇苏鱼,好像想要将他摇醒。

“你再摇,他就该出事了!”幸好勾陈出言阻止了她,否则苏鱼晕都晕不安宁。

勾陈跟着苏鱼的这段时间,耳濡目染了些医术,给苏鱼察看一番,只是法力消耗过度,好好休息下就好。

得知苏鱼没有大碍,众人心里都松了口气,这才打量起被吊起来的黑衣男子。

“别慌。”牡丹心肠软,经过前面女鬼的冲击,见到这被吊起来的黑衣男子,便想将他放下来,若是救不回来了,如此也好让他解脱。只是被陆子瞻拦了下来。

“怎么了?”牡丹心肠虽软,但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人,见陆子瞻拦着,想着定是有什么不对,瞬间又戒备了起来。

“这人身上好大的血腥味,定是害了不少生人!”陆子瞻对这些很敏感,往往身上带着血腥味的,都不是什么善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庚子小娘子点评:

好看的不能再好看了。作者梓桑的文笔很细腻,故事情节很精彩,想像很丰富。《妖怪药铺》是我读过最好的一本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