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三生不幸爱上你

三生不幸爱上你

作者:林熙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4-16 08:09:28

这本书《三生不幸爱上你》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言欢很固执,她固执的以为,她可以坚守这份爱情,亦可以靠自己的一己之力,去维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气氛又僵又冷,言欢不用抬头去看,也能知道云非城此刻的脸色有多么可怕。“但如果…你能满足我一个条件,我就同意和你离婚,并且净身出户。”言欢忽然扬起脖子,用她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人。转折来得太忽然,男人肃眉一挑,冷漠峻刻的脸仿佛常年不化的寒冰,而那黑曜石般狭长的眼底,更是没有一丝温度。
展开全部

三生不幸爱上你::等老娘哪天腻了你,自然会离

“你,又回来干什么?”言欢站在玄关处,看着男人低头换着拖鞋,轻声问道,而忐忑的口气里也藏着几丝小期待和不确定。

“拿文件。”

云非城随手将外套扔在旁边的沙发上,解开了领带和衬衫纽扣顶端几粒,露出了他精致的锁骨以及小麦色健康的肤色,令原本清贵禁欲的他,平添了几分男人的野性和性感。

言欢觉得今天的云非城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

她手足无措的连连“哦”了两声,蹲下身换鞋的动作也是这样的不自然,就在她以为云非城已经去了书房的时候,男人颀长的身形将她笼罩。

“协议签好了吗?”

冷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随着男人的靠近,那股霸道强劲的气息便层层包裹住言欢,这样的压力,令她喘不过气。

“我说了,协议我是不可能签的。除非我死,离婚,你别做梦了。”言欢态度很硬,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硬。

言欢很固执,她固执的以为,她可以坚守这份爱情,亦可以靠自己的一己之力,去维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气氛又僵又冷,言欢不用抬头去看,也能知道云非城此刻的脸色有多么可怕。

“但如果…你能满足我一个条件,我就同意和你离婚,并且净身出户。”言欢忽然扬起脖子,用她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转折来得太忽然,男人肃眉一挑,冷漠峻刻的脸仿佛常年不化的寒冰,而那黑曜石般狭长的眼底,更是没有一丝温度。

“你又想搞什么把戏?”

“你和我闹离婚,不就是想娶裴清清么,现在我同意了…但,我的丈夫背着我在外面偷腥这么久,怎么着也是我吃亏了啊,不如,云导你也陪我睡几次?睡到我满意了,就放你自由?”

女人纤细的藕臂忽然探了过来,水润饱满的朱唇好似果冻般,挂着一抹绝色的笑,她盯着他时的勾人眼神,含着情,仿佛脉脉春水。

云非城恍惚了一下,记忆中女人的脸是那样的模糊,只是那双灵动的眸,却在他的脑海内挥之不去。

看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他就恢复了镇定:“你在妄想!”

云非城猛地推开了面前的女人,口里说着最犀利,最伤人的台词。

“贱人,凭你也配勾引我?滚!”

男人是真的恼了,他目光冷冽的看着她,手里的力道没有半分收敛。

言欢被推到了吧台上,她踉跄了一下,尖角烙到她的手臂,瞬间乌青了一片,疼痛如同万千蚂蚁啃嗜着她的身心,可言欢很能忍,即使这般屈辱,她也只是耸拉着脑袋,吞下心中一片酸楚。

她抬起头的时候,面上笑盈盈一片,言欢笑起来很好看,三分妩媚,两分清纯,五分轻佻。

“云非城,你是怕了吗?害怕爱上我的魅力,无法自拔?”她很快又贴了上去,撩人的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游走在他精实的胸膛上,一寸一寸…笑的妖魅。

“城城,快点…快点啊!”言欢轻佻的话还没来得及说下去,男人长臂忽然一箍,将她娇小的身体赫然翻转了过去。

始料未及的,言欢水盈盈的眸猛地瞪大,脑袋“轰隆”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男人阴冷的笑声徒然在她耳后响起,几分戏谑和轻蔑:“贱人,既然你这么想玩火,那我就陪你玩玩,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有多大的欲望!”

直接贯穿身体的疼,疼的让言欢恨不得捅自己一刀。

男人箍住她的下腰,一遍又一遍的横冲直撞,可他的眼里始终冰冷一片,毫不怜惜。

他是故意的,他所作所为,就是想要羞辱她,看她痛不欲生……

言欢咬着牙,冷汗一点一点往外冒,头晕的感觉再度袭来,她似乎都看不清头顶的天花板,只感觉自己抱着一个大火炉,好热好热……

“嗯……”她无所知的轻哼出声,却引来身上人更粗暴的撞击。

“贱人!”云非城面色狠戾的拽起她的头发,语气阴骛:“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迷迷糊糊中,言欢就听到这句话,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开口,嗓子疼的冒烟,凭着耐力断断续续的开口,嗓音像是八十岁的老妪一般,粗哑难听:“在我自己老公身下承欢…怎么不要脸了?”

女人脸色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来自远古迷惑帝王的妖妃,触的云非城咒骂了一句,颠来倒去,又是一顿折腾。

“果然下贱!”

过了不知多久,男人像是一只得到靥足的狼,终于放过了她。

他斯条慢里的穿戴整齐,随后,那双如鹰般桀骜的眼睛寒冷的射向她。

“签字!”

他毫不客气的将桌上的离婚协议扔到她面前,白纸翻飞,衬着言欢的面容更加苍白。

“云非城,谁告诉你只睡今天这一次?”言欢舔了舔干涩的唇,很狼狈的说出激人的话。

三年来,这个女人使出各种手段留在他身边,云非城哪里不知道她安了什么心。

“你敢耍我?”云非城目光一凛,一个箭步上去,直接掐住她的脖子,他眼里闪烁着嗜血的芒,连额头的青筋也跟着突突的跳动。他,似乎已经对她起了杀心。

言欢心底一阵悲凉。

七年了,他们之间美好的一点一滴,这一瞬间如同电影片段,一帧一帧的闪过她的脑海,而此刻,言欢瘦弱的身躯如同破碎不堪的木偶,被云非城牵着、拎着。

言欢只能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她的城城,她最爱的男人,是因为她,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对她的这份恩情与感情,让她如今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坚持下去呢?

城城,我对你,必生死相依。

酸楚的眼泪从眼角划过脸庞,滑到云非城宽大的掌心,男人目光夹杂着疑惑,想深究她忽然情绪崩溃的源头,却在下一秒便听女人骄傲的说:“好好睡我,等老娘哪天腻了你,自然会签的。”

三生不幸爱上你::我其实...是不喜欢你的

云非城手里的力度越来越紧,带着连他都毫无察觉的怒气,他似乎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每每对她动了杀心,却每每又不忍心下手。

他…到底是怎么了?

他,怎么会对这个触碰自己底线的女人手下留情?

云非城没有松手,言欢的脸色逐渐发白,唇瓣乌青,瑟瑟地颤抖着,是窒息的痛苦。

可她是个非常固执的人,一边挣扎,一边一字一顿的扯起嘴角:“云非城,我也就这么点条件……想离婚,你就得委屈…委屈你自己…你也知道,我其实是…是不喜欢你的…”

见她惨白着脸,一脸豁出去的样子,云非城忽然松了手,心里莫名的阵阵钝痛起来。

言欢趴在一头的床单上,鼻尖又在冒着鼻血,可她还在喃喃自语,似乎是在对自己说:“我其实不喜欢你的…云非城,你说你有哪点值得我喜欢呢?我这样固执的守着一座空房子,傻乎乎的等着不归人,其实没什么意义的。”

“我就是不想输的太惨,总想在你身上捞点什么。我不想就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你和裴清清双宿双飞,就算是死,我也得让她心里难受。”

“她知道你今天睡了我,肯定会气死了吧,说不定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流掉。”言欢使出浑身的力气,嘲讽的笑了笑。

“言欢,怎么会有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云非城指着她骄傲的脸,薄唇缓缓的吐出最冰冷的字眼:“如果清儿和她腹中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言欢的心跌落到了谷底。

裴清清,裴清清,这个女人她从来不把她视作情敌,她一直坚信真爱是无法被第三者攻破的,如今只短短三年,云非城为她成立了工作室,给她最好的影视资源,宠她、爱她,捧红她。

而她……

她……

想起自己这三年来的种种,言欢心中不由一痛!

她的事业,她的爱情,她的婚姻,她一直以来最渴望的家庭,却在一夕之间湮灭。

裴清清,你何德何能……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言欢苦涩的笑了笑,却最终一个字都没有解释。

她,终归还是欠他的。

-

“好像我们都一样习惯了把笑挂脸上把心事收藏好像我们都一样绝口不提从前孤孤单单成长越在乎越小心翼翼谁的现在没有藏着过往……”

空气中徒然响起的手机铃,让言欢下意识摸向自己的手机,然后者清冽的嗓音已然响起,透着几丝靥足之后的沙哑与慵懒。

“清儿,出什么事了?”

接到了心爱之人的电话,云非城马上偏过身,语气难得的温柔了下去。

言欢默默的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言欢似乎觉得一切都没有变。手心的被子捏了又松,松了又紧。

他依旧是他,却早已不属于她。

“被狗仔偷拍了?好,我们马上公布订婚的消息。”男人干脆的说,好像连想都没想。

麻木爬上了言欢清秀的小脸,衬得她整个人更加死气沉沉。

“你看外面的天气,那样冷。”像不像我们之间的爱情已经走到了尽头。

言欢缓慢而平静的说,似乎连叫一声对方的名字都疲于开口。

云非城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偏过头看了她一眼,与刚才的剑拔弩张字字触人相比,这种要死不活,跟他打哑谜的样子才更像平时的言欢。

“你的条件我同意了,等我和清儿的婚事落定,马上离婚!”

云非城没那份耐心跟言欢继续纠缠,无情的搁下话,转身就往门外走。

言欢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云非城今日会妥协,无非就是怕她失去理智去伤害裴清清。

而等他们的婚事公布之后,她便是个彻头彻尾的下堂妻。

言欢恍恍惚惚的想,她有点低烧,病痛比心疼更折磨人。

一整夜,梦魇就像无形的恶爪,言欢好几次惊醒,可怕的车祸和血腥的画面在她脑海中晃动,四周黑漆漆的,身边冰凉一片。孤独如海水包裹着她。

她长睫一闭,有晶莹的泪从眼角滑下。

心痛会藏在漫漫长夜里,生根发芽。

SY盛世影视城

言欢驱车赶到的时候,后台的演员们正忙着补妆,谁都没有注意到不起眼的她。

今天是《绝爱》翻拍的第一天,当年,言欢凭着这本书的销量成功进军了影视圈,本该前途一片光明的,然而三年前那场车祸之后,网络上忽然涌现出大批《绝爱》的黑粉,有甚者四处散播她抄袭的丑闻。

之后,导演只能将本该开拍的《绝爱》延档,又将她推出去道歉,平息风波。

三年了。言欢再怎么迟钝也明白当年的风波,是有人故意在陷害她。如今《绝爱》能顺利开拍,即使所有人都质疑她,嘲笑她,她的书,她怎么也应该过来看看的。

“听说了吗?这部剧可是裴女神钦点的,云导对裴女神可是有求必应,真是好羡慕女神大人啊……”言欢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女演员们一阵羡慕的感慨。

言欢目光一深,一抬眼,便看到不远处的导演席上,依偎在云非城怀里的裴清清。

在来之前,言欢还在纳闷,到底是哪个导演看中了她的小说。

现在才明白,原来是这样。

正想时,人流中,忽然响起一道惊讶的女声,显然有人认出了她。

言欢闻声看去,居然是裴清清从前的经纪人。

她抿唇,目光再次扫过女人胸前的名牌,浅色的瞳仁里掀起一片波涛。

林栗,她什么时候独挑大梁,担任起了《绝爱》的总编剧?

可不等言欢细细猜想其中的原因,女人鄙夷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言欢,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请你出去!”

这一声,瞬间让片场骚动了起来。

云非城仍旧泰然自若的坐在那,似乎这边的事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倒是裴清清扭过头,见到是她,红唇一勾,举手投足满是胜利者的姿态。

言欢沉着脸,没理睬林栗,一个箭步,便走到了裴清清面前。

她怎能看不懂这个女人的挑衅。

“裴清清,我和云非城还没有离婚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言欢厉声说完,直接将裴清清从云非城的怀里拽了出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三生不幸爱上你》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