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仙侠武侠 君如陌人归

君如陌人归

作者:省省

状态:已完结 分类:仙侠武侠

时间:2021-01-13 11:10:51

《君如陌人归》主要说的事情,看看省省是怎么讲的:看着两人相携离去的背影,月弦捂着小腹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一动,更多血从伤口渗出,破魔刃兴奋的发出铮铮嗡鸣,又往肉里钻了几分。司夜感受到破魔刃的灵力回过头,看着面无血色几乎站不稳的月弦,捏拳的手紧了紧。不等他开口,月弦便哑着嗓子说:“是我违背婚契,魔君休了我吧,天劫我愿一己承受。”说罢,她握上破魔刃,嗤一声从身体里拔了出来。司夜几乎是本能的去接她,被月弦避开。看着她腹部窟窿里汩汩冒出的鲜血,司夜心口尖锐的刺了一下。
展开全部

君如陌人归:背叛

“恭喜魔君,魔妃有喜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月弦倏然睁开眼。

目光触上那对黑水一般寂冷的眸,她心间一暖,薄瘦身体挣坐起来。

仰头热切地望着,床边站着的带着面具的男人,双手克制的抓紧被面,轻声低唤:“夜……”

刚开口,司夜弯下腰,冰冷的手指攥住了她的下巴。

墨色的青铜面具遮住了他的眉眼和脸,月弦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低沉含着讽刺的质问声。

“月弦,我倒是小看了你,奸夫是谁?”

奸夫?月弦身体下意识颤了一下,想到数月前那夜森罗殿前,她被司夜束了眼睛,压在寒潭边的墨玉上,一遍遍唤她阿弦。

他让她等她,让她不要怕。

现在,却来污蔑她……

司夜看见她眼里的迟疑,捏着她下巴的手,下一刻便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月弦整个人被从床上提拖下地,一张素白的小脸瞬间憋胀得紫红,就在她以为司夜会捏断她的颈骨时,砰!

一声巨响,本应砸在月弦身上的力道中途改道,撞向霜降殿寝宫的大门,门扇轰然砸在了青砖上。

“说!”

暴怒下的司夜像头凶兽,侍从纷纷避退,唯有一个白衣女子,没有离开,反倒上前走到二人面前。

她拉了拉司夜的衣袖,柔声劝道:“君上,您别动怒,姐姐是凡胎肉身,经不住您这力道啊。我想这当中或许有什么误会,您快松开姐姐吧?”

“呵!误会?她肚子里孽种是自己跑进去的?”

说着,他将月弦重重甩在了地上,无视她咳的颤抖的身体,将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直直插进了她的小腹。

“君上!”

月弦没叫,那女子反倒惊叫出声:“不要啊!破魔刃嗜血,姐姐的孩子会被吸噬元神的。烨火愿意替姐姐受罚,请君上饶了姐姐。”

她跪在月弦身边,扶上月弦的胳膊,想要把她拉起来。

可月弦已经疼的面色惨白,弓腰匐缩在地上,听见烨火两个字,才微微抬起头,余光落在身侧女子隆起的小腹上,身体顿时僵住。

她就是司夜一直想寻找的红莲转世?

看清烨火的面容,月弦干白的唇颤了颤,见司夜已经紧张地俯下身,万般爱怜的托着烨火的手臂,将她半抱起来。

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火儿,不关你的事,这里脏,你先回朝露殿休息。”

烨火轻轻抚过腹部,娇嗔回道:“我才不,我走了君上又要拿姐姐出气。”

司夜这才扫了一眼地上的月弦,唇角勾起不屑:“放心,本君不想脏了手。”

看着两人相携离去的背影,月弦捂着小腹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一动,更多血从伤口渗出,破魔刃兴奋的发出铮铮嗡鸣,又往肉里钻了几分。

司夜感受到破魔刃的灵力回过头,看着面无血色几乎站不稳的月弦,捏拳的手紧了紧。

不等他开口,月弦便哑着嗓子说:“是我违背婚契,魔君休了我吧,天劫我愿一己承受。”

说罢,她握上破魔刃,嗤一声从身体里拔了出来。

司夜几乎是本能的去接她,被月弦避开。看着她腹部窟窿里汩汩冒出的鲜血,司夜心口尖锐的刺了一下。

他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破魔刃,冷冷道:“几道天雷就想赎罪?月弦,你做梦!从今日起,以你心头之血喂养寒潭里那株红莲,直到红莲开花,否则你永远别想离开九幽!”

说罢,留下一簇决绝的背影,大步离开。

月弦也再坚持不住,一口鲜血从口中呕出,虚弱的身体再次瘫倒在地。

这时,头顶低低响起一记轻柔的声音:“姐姐想知道那夜和姐姐在寒潭颠鸾倒凤的是谁吗?”

君如陌人归:心头血

烨火?

月弦勉强支撑着身体,缓缓抬脸。

看着烨火那张和自己极为相似的脸,心尖又刺刺扎了一下。大约,司夜娶自己只是因为她和烨火长得像?

她淡淡回道:“我与魔君的事了,不劳仙子受累了。”

流血过多,她的气息已然不稳,喉咙方才又受了伤,尾音嘶哑的声不成调。

然而烨火像是没发觉她的狼狈,揽着肚子,俯下身,轻轻叹了口气,那明艳妩媚的眸子里透出一抹幽怨,“妹妹自然不想参合,但更不想与人分享夫君,姐姐难道就愿意横在我与君上之间?”

月弦撑地的手掌抠成拳,眼前的白影已经有些模糊,她抿了抿唇,控制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

烨火见她不答,直起腰,从袖口掏出一卷竹简,甩到月弦手边,脸上闪过一抹厌恶。

月弦的存在,总让她觉得不踏实,尤其是她低微灵力里似乎有一股至纯的仙法,这可不是一个肉身凡胎飞升就能修来的。

“姐姐还没见过寒潭里那株红莲吧?那是烨火的真身,须得用凡胎肉身且有孕之人的心头血饲养才能在这九幽无光之地活下去。君上也是为了烨火能永远能陪在他身边,才不得已这样做,希望姐姐多体谅我们。这卷书里记载了术法,姐姐可以仔细看看,喂养时不要出了差错。”说着烨火再次弓腰靠近她耳边:“与姐姐苟合的,不过是个低等魔物,已经被君上化成黑灰了。”

听完她的话,月弦眼睫颤动着,身体一软昏了过去。

——

不知多久,月弦是被冷水呛醒的。

她下意识的瞪大双眼,想要呼吸,张开的嘴巴只吐出一串泡泡。两手拼命往上,想要抓住些东西,身体却渐渐往水下沉,就在绝望时,被提出了水面。

司夜的青铜面具在水光青幽幽的粼光中,显得更加冰冷。他一言不发,拎着月弦肩膀的手没动,另一只手揪住她的衣领,刺啦,衣衫裂开。

细白如月光的肌肤暴露在他冰冷的视线下,月弦赶紧护住胸前肚兜。

就听司夜冷哼一声,手中幻化出一把利刃,不带一丝感情道:“每日子时来放血,错过时辰本君就拿你的元神给红莲塑魂。”

月弦看向寒潭中枯瘦的花苞,想到烨火说的以血饲元神的修炼之法,心中犹如扎刺,密密麻麻疼成一片。

三百年前,他迎娶她时说:月弦,从此刻你便是本君唯一的宿命,本君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

成婚以来,他们虽没有浓情蜜意,但也算相敬如宾,他会送她人间买来的绿豆酥,也会给她带回几枝仙界不会落败的桃花,还会拘一只山精小兔给她当宠物。

温顺如月弦,此时也忍不住想要问一问,难道这一切都只是虚情?是为了找到烨火以后,给她饲养真身?

正当她要开口,烨火柔柔的声音响起:“君上,你不要逼姐姐了,取心头血多疼呐!”

她话未落,一道白光又狠又绝剜进了月弦的心口,司夜一字一顿咬牙回道:“她、活、该!”

随着刀尖深入,血河淌进寒潭,潭水顿时变得沸腾,潭中那小小的缩着的花苞也像是活了,由浅粉色变成红色,一颤一颤向月弦的方向探头,根茎更是闻血而来,蛇一样灵活的钻进了月弦腹部和胸前的伤口里,吸食着她的鲜血。

腹部那股吸力尤其大,像是有无数婴孩的嘴,一口一口用力的嘬。

月弦抖着单薄的身体,想要把那些根茎扯开,可身体像是被冰冻住,两只手怎么也无法抬起。

看着不动如山的司夜,她的牙齿得得磕着,双眸似要泣出血。

这就是她爱了三百年的夫君?罢了,她这一生,倒也不多这一笔糊涂账。

极力控制着自己发抖的声音,月弦撇开脸道:“红莲开花时,请魔君给我休书。”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立群郎点评:

《君如陌人归》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