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刑婚厚爱:晚晚要充电

刑婚厚爱:晚晚要充电

作者:德兰沐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13:49:37

《刑婚厚爱:晚晚要充电》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但血噗的飞溅而出并没挡住,粘在她的脸上还带着微热的温度,她忽然反应过来血腥暴力也是未成年禁止观看的一种……司徒邢瞳仁微微放大,内里的温柔碎了。但他没推开兰晚晚,反而用力的抱紧她,拥在后背上的手背爆出了一股股狰狞的青筋,好似这是他生命力的最后一个拥抱。然后,他说,“晚晚,我爱你。”一个包裹着红丝绒的盒子,从他的口袋里滚落,璀璨亮眼的钻石戒指飞出掉在地上,沾着血,渐渐遮盖了光芒。
展开全部

他两在一起啦-德兰沐

电梯站了三个大活人,愣是营造出死人一般的寂静。

兰晚晚刚才想的画面太恶心,有种不能看梁晶的既视感,看一眼都怕吐了。

面对墙壁,接着犯恶心……

“兰晚晚,你别得意!上次在金樽让你得手,这次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我跟邢哥才是天生一对,就你这样根本配不上邢哥!”

“……”

兰晚晚眼睛蹭亮,所以说,当时在金樽除了恶魔邢还有她。

只要从她入手,说不准能找到让他这么执着的记忆是啥!

“不是我看不起你。”

兰晚晚转头看她那张整容脸,犯恶心,立马低头瞅着鞋尖,接着怼人,“梁晶,你说说你从小到大,有哪次比得过我?邢哥这么聪明,会选假脸还是选原装天然漂亮活泼的美少女我!?是个男人都知道该做什么选择,是吧!周阳!”

周阳力挺,“是的,小姐。”

梁晶脸都绿了。

“那是你不要脸,在那抱着邢哥说什么他是你的!他为了你们兰家卖命还不够,你还想怎么样!”

“你说什么?!”

尖叫到破音。

梁晶讽刺,“装什么装,自己做的事还不敢承认了?”

兰晚晚内心的小人儿已自刎而死,面上还撑着不想在梁晶面前示弱,脱口而出,“对!是我做的怎么了!人家邢哥都没说什么,你在这瞎嘚瑟啥?!今儿我还告诉你了,我跟邢哥!我们在一起……”

后方照进一束微光,越来越亮。

兰晚晚猛回头,就见司徒邢站在电梯门口,又用那种要盯死人的眼神看着她。

吓得半死,费力把最后一个字补上,“……了……”

梁晶对上司徒邢秒变娇弱,那小眼神委屈又哀怨,仿佛他干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一样。

“邢哥,兰晚晚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你跟她在一起了?”

“……”

心中警铃大作,兰晚晚知道一旦司徒邢开口,肯定要露馅。

兰晚晚趁他没开口,一头扑进他怀里,抓起他的手揽住自己的腰,冷哼,“看见没,平常那是我做人低调,不想大肆宣扬!我跟我家邢哥哥甜蜜着呢。”

闻言,司徒邢眉头微颤了一下,默不作声的把手揽紧。

兰晚晚腰*上跟缠着铁链似的,生疼,又不敢反抗只能强笑。

“梁晶,别以为你不用被开除,成天在我家邢哥哥周围转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就你这长相,泥塘都没你的位置,粪坑还差不多!还想跟我抢!”

“兰晚晚,我……”

梁晶理智都被怒火烧没了,扬手就要抽兰晚晚,“你个贱女人!”

这回依然没得逞。

周阳眼疾手快钳住梁晶的手腕,冷静,“现在是工作时间,梁晶,麻烦你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

“我的行为举止?!”梁晶怒火更甚,“刚才是兰晚晚对我出言不逊,你怎么不找她麻烦,找我干什么……”

一边说一边像个疯子似的挣扎。

司徒邢把兰晚晚带离波及区,凉飕飕的盯着梁晶,“有我在,谁敢找她麻烦。”

梁晶整个人颓了,“……”

趁她颓废,周阳把人拽进电梯带走。

人没了。

兰晚晚独自面对司徒邢,浑身又哆嗦,“邢……邢哥,梁晶走了,现在……可以松开了。”

回应是揽在腰间的力道更重了。

司徒邢垂眸,蓝黑色的双眸幽幽的盯着她,“刚才没抖。”

“啊?”兰晚晚过了几秒才反应,他是在说自己一碰上他就开始抖的事情。

对哦。

刚才她怼梁晶的时候好像也没抖。

兰晚晚哭丧着脸,“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要不……你让梁晶再上来一回?”

刚从电梯出来,周阳就接到了电话。

梁晶听到司徒邢让她上去,立马鼻孔朝天,“看到没!在邢哥心里我还是有地位的,以后对我客气点!”

说着,摇臀摆手的撞开周阳走回电梯。

周阳无声的冷哼了一下,进电梯。

六十六楼。

总裁办公室。

兰晚晚尬笑的拿手指戳了戳司徒邢的胳膊,“邢哥,我……我口渴……你能松开让我去喝口水吗?”

要疯了。

从电梯到办公室,司徒邢就抱着她没撒过手!

司徒邢一脸的淡漠,“嗯。”

兰晚晚等着松手,结果并没有……

他大长手一伸,往办公桌上的座机按。

“倒杯温水进来。”

“好的,总裁。”

没两秒,漂亮秘书送茶进来了。

看到兰晚晚被总裁抱在怀里,秘书全程“卧槽”脸。

兰晚晚欲哭无泪,这下怎么搞?他是铁了心不放手了吗?!

滴!

——系统升级中请勿中断电源。

“……”兰晚晚想哭。

它是司徒邢派到她脑子里的卧底吗?!

不能中断……

那不是要让他两黏在一起直到系统升级结束。

没等兰晚晚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周阳和梁晶到了。

梁晶看到还腻歪在一块的两人,脸都绿了。

“兰晚晚!你要不要脸啊!赶紧从邢哥身上下来!”

“我就不!”

对上梁晶,兰晚晚就是只炸毛的兔子,浑身也不抖了,理直气壮的抱住司徒邢的脖子,一脸挑衅。

有本事打她呀!

司徒邢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不抖了。”

兰晚晚惊讶,“真的耶。”

下一秒,整个身子被端了起来!

兰晚晚赶忙勾住他的脖子,惊恐的瞪着他。

司徒邢一脸严肃,“只要梁晶在,就能不抖?”

“……”兰晚晚沉思,“可能……是吧。”

突然被CUE到的梁晶有点茫然。

司徒邢看了眼周阳,“安排一下,梁晶从市场部总监的位置撤下来,以后就跟在晚晚身边。”

兰晚晚&梁晶同时尖叫,“什么?!”

随即相互怒视。

梁晶厌恶,“邢哥!让我跟在兰晚晚身边,还不如开除我算了!”

兰晚晚一脸排斥,“切!说得好像我很想看见你一样!”

两人瞪眼瞪的快成斗鸡眼了。

司徒邢大手在兰晚晚腰间不留痕迹的磨蹭了一下,没有颤抖的痕迹,眸光深处骤亮了一瞬。

板上钉钉,“临江别墅。”

四个字一出。

梁晶原本激烈的态度秒变,冷哼道:“看在邢哥的面子上,我就当做慈善,照顾一下残障人士。”

残障人士本尊,兰晚晚气炸,“梁晶,你个死财迷!”

不就书读的多点,有什么可嘚瑟!

最终,兰晚晚拧不过司徒邢的决定,就此跟梁晶“相爱相杀”。

在办公室呆的时间不长,她就发现一个大财团的工作量真不是盖的,分分钟各种文件跟雪花似的飘过来,登时就把办公桌给堆满了。

司徒邢一手抱着兰晚晚,一手处理文件,丝毫没放她下来的意思。

兰晚晚不能断电,也只能乖噜噜的呆着不动。

倒是梁晶看不下去,嫌弃,“兰晚晚!你是脑子有病还是神经有问题啊!没看到邢哥工作这么多,还不快下来!”

兰晚晚有苦难言,“关你屁事!”

司徒邢淡淡的看了眼梁晶,“这样很好。”

兰晚晚:“……”

好啥好啊。

她此刻就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系统升级完!

滴!

——系统升级结束,可解锁重生前记忆一段,是否选择开启?

兰晚晚震惊脸,啥?重生?!

所以她梦见司徒邢的告白全是真的?!

她是个白痴傻逼负心人-德兰沐

昏暗的房间,只有阳光静静淌撒,看不见半个人影。

视线转到角落,才看见一朵乌云飘着,正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乌云底下正是卷缩着可怜的兰晚晚。

“看?不看?”

兰晚晚抱着膝盖巴巴的盯着角落里掉落的小兔子发夹,满脸纠结。

半晌眉头一挑,努着嘴道:“看!作为一个有担当的新世代年轻人!你在怕什么,大不了……大不了看了就当不知道呗!难道你都不好奇,恶魔邢是怎么喜欢上你的吗?!”

就是,要知道的话,她立马通通改掉!才不要让个大恶魔惦记上呢!

兰晚晚深吸口气,揪着一小撮头发,“好!我要看!”

——开启记忆片段。警告,请不要在未成年在场是观看。

“……”兰晚晚扁嘴,“啧,未成年?哪来的未成年,您老只活在我的脑子里好不!”

一处挂着浅蓝牌匾的店面,空气里飘散着甜甜的香味。

“晚晚,我来了。”

这声音?!

兰晚晚猛地看过去,只见司徒邢没穿平常的黑西装,而是穿了一身白T恤外加牛仔裤,这样的装扮让他年轻许多,身上的戾气也磨平了些,看过去像个有点高冷的大学校草。

原来他还有这么年轻活力的样子啊?还挺帅的。

兰晚晚忍不住闷笑,就好像把恶魔的皮扒下来,发现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

而且……

他看上去好像很开心,那双一贯冷冽凌厉的双眸里都能看到温柔的影子。

“邢哥哥,我等你好久了。”

兰晚晚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眼睁睁看着记忆中的自己,笑着像朵迎着阳光绽放的向日葵似的缓慢走向司徒邢。

司徒邢就站在不远处,一双眼里盛满温柔的注视着自己……

寒光闪现!

兰晚晚看到自己藏在袖子里的那把闪烁寒光的匕首。

“别过去!别过去!站住!”

吼也无济于事。

她就望着自己带着怨毒的将刀子刺进司徒邢的身体里,一个大大的马赛克补上!

但血噗的飞溅而出并没挡住,粘在她的脸上还带着微热的温度,她忽然反应过来血腥暴力也是未成年禁止观看的一种……

司徒邢瞳仁微微放大,内里的温柔碎了。

但他没推开兰晚晚,反而用力的抱紧她,拥在后背上的手背爆出了一股股狰狞的青筋,好似这是他生命力的最后一个拥抱。

然后,他说,“晚晚,我爱你。”

一个包裹着红丝绒的盒子,从他的口袋里滚落,璀璨亮眼的钻石戒指飞出掉在地上,沾着血,渐渐遮盖了光芒。

他……是来向她求婚的吗?

兰晚晚难以置信的瞪大蓝眼睛,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心里绞痛的不行,就好像灵魂被人给撕裂了。

记忆渐渐模糊……

——解锁记忆倒计时,五、四、三……

“晚晚,你刚才杀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对你好的人,知道吗?你真是太好骗了,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其实司徒邢一直在护着你……他大概到死也想不到会被你杀死!哈哈哈……”

是谁?!

兰晚晚听着声音像隔着水听见,很扭曲很模糊,但里面迸发出的恶意和得意却让人心惊肉跳。

但当她费力抬头,想看清那个人的模样时,记忆拉灯了。

——本次解锁到此为止,若要在解锁,请保持电量充足,健康使用电器,静待升级。

“……”兰晚晚暴躁砸枕头,“是谁!到底是谁啊!”

有点脑子都知道,就是这个混球忽悠她害死了司徒邢!

不管什么原因,这让她以后还怎么面对司徒邢啊啊啊啊!

饭点到了。

身为助理的梁晶过来叫吃饭,“喂!兰晚晚,你是死里面了是吧?没死就赶紧出来吃饲料!”

兰晚晚正在暴躁状态,“你才猪,你才吃饲料!你全家吃饲料!”

梁晶翻了大白眼,跟这种白痴互怼简直降低她的档次,“不止拉到,饿死了更好,邢哥让我继承好了。”

说完,嘚瑟要走。

下一秒,身后的房门刷的拉开,兰晚晚两眼喷着的蓝火焰,“滚滚滚滚!这么想当我孙女继承我家业?先学会叫声奶奶来听,这么没礼貌还想着继承家产,想多了吧你!”

梁晶精致的整容脸气歪,“兰晚晚!”

兰晚晚甩了甩长发,“干嘛?你想对我咋地,我现在可是你的老板,别墅不想要了?”

“……”梁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她的眼神恨不得活撕了她,“算你狠,看在别墅的份上今儿我不跟你计较。”

兰晚晚冷哼了声,拜托,是姑奶奶不想跟你计较,现在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姑奶奶办呢!

——警告!电量不足,电量不足,请及时充电!

“该死的。”

兰晚晚看到坐在餐桌前的司徒邢,坐在那就是个巨冷的冰山,千年不化,所到之处冰冷彻骨。

可就是这么个冰人,为了她变温柔、戴钻戒向她求婚、深情的说爱她……

而她,错信旁人把他给捅死了!

兰晚晚内心充斥内疚和懊悔,站在楼梯口迟迟不敢下楼,“……”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梁晶路过用肩膀撞醒兰晚晚,嘲讽,“就你这样,哪点都配不上邢哥,还是识相点把邢哥还给我的好。”

“有本事你抢,没本事在这哔哔个屁。”

怼人兰晚晚就没输过,尤其对象还是梁晶,“邢哥,他就是喜欢我,非我不可,你羡慕嫉妒恨也没用!”

梁晶牙齿磨得咯吱响,“兰!晚!晚!”

兰晚晚嫣然一笑,“嗯,很好,梁助理,我想喝汤,麻烦你给我盛一碗,放的不冷不热再提醒我喝。”

“……”梁晶的整容脸逐渐崩坏中。

兰晚晚在她彻底爆发前,像只兔子似的火速蹦跶下楼!

两脚踩在一楼地面,她立马就感觉到来自司徒邢身上散发的气场,浑身很自觉开始颤抖了。

司徒邢见她抖得厉害,眉头皱了皱,“梁晶在也没用?”

兰晚晚哆嗦着苦笑,“我……我……大概……可能……也许……”

内心在嚎啕大哭,完蛋!

现在看到司徒邢反应更激烈了,抖得胃疼啊。

梁晶高跟鞋哒的落在兰晚晚脚边,红唇往下撇,“邢哥,你看人家留在兰晚晚身边也没什么用,你让我回去当你的助理吧?你都不想跟人家多待会儿嘛?”

“……”兰晚晚想呕。

这个拜金娘们,为了钱真的是啥都能说出口,也不怕恶心到别人。

兰晚晚在梁晶的刺激下瞬间就不哆嗦了。

司徒邢满意颔首,“滨海别墅。”

梁晶眼里金币正在但闪烁,咧嘴笑,“谢谢邢哥,人家觉得兰晚晚这么白痴,是需要我这么个优秀的助理来挽救一下下的。”

而后拖着兰晚晚上餐桌坐好。

兰晚晚内心,“*&*&%%¥……!”

除了一堆脏话,没什么想表达的。

坐下后,她开始各种偷瞄司徒邢,现在问题来了!

她该找什么借口,磨磨蹭蹭他的身体充电呢?!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刑婚厚爱:晚晚要充电》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德兰沐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赶紧更新的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