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少爷,夫人又入坑了

少爷,夫人又入坑了

作者:烟雨萝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5:07:00

在《少爷,夫人又入坑了》里面是一波三折,烟雨萝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彼时,安家灯火烛燃,安若西大摇大摆地从门外走去,对上安父深沉的脸色。她的心头微跳,上前正欲撒娇,却被安父瞪了一眼。他一手拍在桌上,对着安若西低喝道:“逆女,跪下!”安若西怎愿?她留洋归来,思想早已西化。她无错若是跪了,便等于承认有错。她知道安父恼火什么,于是她假意不知,对着安父疑问道:“爹爹,你为何惊怒?别气别气,气坏了身子可划不来。”
展开全部

5-这逆女,真真要气死他

“孟延清!”

一声叫喝,叫住了正欲离去的孟延清。

他转过头看向站在不远处,那个匆匆跑来的男人。

孟延清黑眸微沉,寡淡道:“你来作甚?我可不记得赵家有意来江临发展。莫不是,京城呆腻了,想来江临换换口味?”

眼前之人,赵氏老三,赵行澎。因辈分在前,人称赵老三。也是赵家如今的继承人,为人仗义,却也风流。

是孟延清在京城,少有的好友。

赵行澎闻言,手中折扇一开,咧着嘴笑的肆意,他道:“据闻孟老弟,家中‘破产’,这不我带着兄弟们给你筹备的银钱千里投奔而来,打算让你重振东山,届时可别忘了分兄弟们一碗汤喝。”

说着,他的肩膀碰了碰孟延清的肩膀,朝着他挤眉弄眼:“我们够仗义吧?!”

“我孟延清,会破产,嗯?”孟延清看了眼赵行澎,迈开步子朝着小巷之中走去。

赵行澎见此连忙跟上,对着他说道:“那你没事关了京城那头的铺子,做什么?难不成真打算来江临,娶那劳什子的未婚妻?”

“这可不是你的一贯的作风!就是京城美人如云,也不见你对哪个上了心。难不成,你那未婚妻是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

“快!引荐引荐,我好给未来弟媳准备薄礼,送女孩礼物这块,我可比你在行。”

赵行澎喋喋不休,有如一老头子一般,生生将人的耳根子念热。

孟延清是一性冷少话之人,他只是冷撇了眼赵行澎,加快了步伐将那话唠甩在身后。

“诶呦,孟延清你等等我!”赵行澎见二人拉下些许距离,连忙拔腿就追。一直追到了孟延清如今入住的地方,看到了面容憔悴,却难掩喜悦与焦急之色的孟母。

赵行澎老老实实地给孟母行了一礼,接着对着她嘴甜地叫了一声:“孟姨,你们搬了家也不知与我说声,莫不是与我生疏了?还是我做了什么不当之事?”

“你呦,这是来给我定罪的吧。”

孟母笑出了声,眉目微弯,拉着他进了屋里,一边进去一边说道:“今儿个,姨给你烧你最爱的东坡肉吃!”

说着,孟母便要朝着厨房走去。

赵行澎连忙拦住,连声道:“孟姨,怎么能让您亲自动手,这动手也该让……延清来,您说对不?”

这冰锥子,刚才那眼神差点没将他活冻住,不过孟姨的手艺尝不到,坑一坑孟延清的也无不可。

赵行澎心里头的算盘,打的噼啪响,就是忘了想一想孟延清,可是个腹黑主,最爱秋后算账!

“嗯。”孟延清应了一声。

他提着赵行澎的领子,拽着他一同进了厨房,将江湖上闻风散胆的赵三爷,给按在了凳子上,让他……洗菜。

这是人干的吗?!

算了,他赵三爷能屈能伸,不跟他一般见识。

“说起来,孟姨这身体是怎么了?”赵行澎困惑道。在孟延清离开京城前,他还是见过孟母的,那时的她脸色可没这会儿的差。

孟延清又是个孝子,怕是孟母的身子真出了意外。孟母也是从小疼他长大的长辈,这般一想心里便是堵得慌。

“思郁成疾,如今只剩半年。”

孟延清平静地诉说出这一句,唯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花费多大勇气,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赵行澎张了张口,思忖片刻,对着他道:“所以你为了满足孟姨的心愿,故而关店变卖家产,只是为了测一测,那卓家千金的品行如何?”

他初来时可是听说了,街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卓家千金,嫌弃未婚夫没钱,转头巴上了少将,结果被少将打脸。

啧啧,这样的人,婚约取消的好!

“如你所想,虽是婚姻大事,可一辈子的事马虎不得。”

孟延清难得解释了一遍,后蹙眉复杂地看向门中,正在擦桌子的孟母。

他微垂着眼睑颤了颤,开始做菜沉默不语。

少顷,孟母脸色苍白,一扫之前喜色,她快步走进厨房,双眸含泪,对着他说道:“我儿,是娘对不住你,让你受了委屈。”

千算万算,算不到卓家竟是这般的狼心狗肺,养出的女儿竟公然打脸。

就因为孟家破产倒闭,他们便这般对她儿子。

若是被他们知道,延清并未……

孟母脸色一僵,道:“延清,我们回京。”

赵行澎拍手叫好,孟延清能回去是再好不过之事,届时他们又可以重振雄风,骚遍京城。

想想,都舒心。

“不,我要留下。”

孟延清放下刀,眸色漆黑如墨,凝视着孟母沉声道:“卓家背信弃义,若不付出些许代价,他们怕是认为我母子二人好欺负!”

自打出生以来,他孟延清便没吃过亏!

更没吃过这档子亏!能让他吃亏?这事儿还真是新鲜得很!

“你想好便好。”孟母叹了一口气,又想到自己的身子,琢磨了一二说道:“为娘给你张罗媒人去,卓家千金咱们高攀不起,总有贤良淑德的闺女,适合于你。”

孟母想着,便开始琢磨着未来媳妇的名单。江临大户,安家主阵,连卓家都得靠后,听闻安家有个小女儿,刚留洋归来。

抽个空去张望相望……

孟母暗忖着,她却是不知,这安家千金不光与孟延清见过,还结下不浅的缘分。

——

彼时,安家

灯火烛燃,安若西大摇大摆地从门外走去,对上安父深沉的脸色。

她的心头微跳,上前正欲撒娇,却被安父瞪了一眼。

他一手拍在桌上,对着安若西低喝道:“逆女,跪下!”

安若西怎愿?

她留洋归来,思想早已西化。她无错若是跪了,便等于承认有错。

她知道安父恼火什么,于是她假意不知,对着安父疑问道:“爹爹,你为何惊怒?别气别气,气坏了身子可划不来。”

说着上前,将茶递给了安父,却又被他狠狠的剜了一眼。

安父接过茶,恨铁不成钢道:“我因何发怒你真不知?”

见安若西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安父心里堵得慌。

他再度冷哼了一声:“那付少将是你说丢就能丢的吗?如今江临的趋势难测,你若跟他一起也算是有了保障!”

这逆女,真真是要气死他!

6-无巧不成书

“爹爹,纵使这江临的形势再不好,您也不能把女儿硬往那姓付的身边推啊!”

安若西将脑袋一偏:“反正,女儿打死也不嫁那个姓付的,若您非得那么做,那女儿明天就上翠眉庵出家当姑子去!也省得整天惹爹爹您心烦。”

安父被安若西的这一番话,噎得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抬起手来,往那红木椅扶手上面重重地一拍:“逆女,若不是想到你那早逝的娘亲,这会儿,我,我非得罚你去跪祠堂不可!”

安若西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伸手挽住了安父的胳膊,撒娇道:“女儿就知道爹爹才舍不得教训女儿呢!是吧,爹爹?”

安父看着自己的爱女,那原本抬起想要好好教训一下她的那只手,终究轻轻地落下:“若西哪,你要知道,爹爹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那付少将年轻有为,又对你颇为钟意,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爹爹,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感情之事,又岂能勉强?您放心好了,女儿以后一定给您找个特出色的女婿回来,包您做梦都会笑醒。”

说完,也不管安父还想说什么,安若西一个起身,就跑出了客厅。

“爹爹,女儿跟人约了看戏,就不在家里用饭了。”

安若西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落到安父的耳朵里,只能换来他的轻声一叹。

他这个宝贝女儿啊,真的是女大不由父了呵!

罢,罢,罢,儿孙自有儿孙福,就随她去吧!

只是,付家那边,他又该如何回话呢?

一想到付博南那些狠厉的手段,安父的心头,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冷颤。

——

安若西风风火火地跑回自己的闺房,便将自己的行李箱翻了个底朝天。

看着安若西三下五除二便换了一身利落的装扮,候在一边的喜鹊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我的好小姐哪,您这身打扮,这又是打算上哪祸害别人家姑娘呢?”

安若西娇嗔着扫了喜鹊一眼:“这叫乐趣,明白么?”

“哦……”喜鹊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倏地又抬起头来,将那两条手臂挡在了安若西面前:“小姐,您不是刚回来么?怎么又要想着出去?不行不行,若是让老爷知道了,非得狠狠地罚我不可。”

喜鹊心头委屈得不行,人家的小姐都是安安分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偏偏到她这儿,摊上一个恨不能将好好一个宅子搞得翻江倒海、鸡飞狗跳不罢休的小姐?

“你家小姐我呢,知道喜鹊小丫头最近几天受了不少的委屈,所以这回呀,我可是正儿八经地在我爹那里讨了许可回来的。”

安若西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喜鹊的小脑门上点了点:“所以,把你的小心肝安安稳稳地放回肚子里吧。”

“可是小姐……”喜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若西给堵了回来:“不能,乖乖在家守着,我去去就回。”

——

安若西坐着黄包车一路来到了江临最为热闹的那个戏院子面前,刚刚下车,便听到前方传来了一阵波动。

“这看戏的,都看到戏台子外面来了?”

看着眼前那里三层外三层的架式,安若西不由得暗暗摇了摇头。

正想举步离去,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穿过那层层人墙,直落她的耳中,使得她轻轻地蹩了一下眉。

怎么,又是她?

将原本已经跨出去的那只脚,慢慢地收了回来后,安若西转身挤进了那一群看客之中。

“孟姨,我念在您是长辈,才在这里好言相劝,您老人家还是好好地在家呆着,不要出来乱跑了。若是您有个三长两短的,延清哥那边该有多伤心难过?!”

卓未芸很是无奈地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她不就是跟人出来看个戏么,也能遇上孟家的人,真真晦气!

“小芸,孟姨知道白天延清他去茶楼找你让你受了不少委屈,这不,孟姨来给你赔个不是,小两口子么,哪里有不拌嘴的时候?”

孟母虽然不齿卓未芸白日里对她儿子孟延清的态度,但是他们孟卓两家,毕竟也是世交,这亲事,哪有说断就断的道理?

“孟姨,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卓未芸跟孟延清之间的婚约,已经不作数了,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卓未芸拿出一块帕子使劲儿地擦拭着之前被孟母的手拽过的地方,就像那上面有什么了不得的腌臜物一般。

“再者说来,孟姨难道您真的不知道?白日里延清哥就跟那安家的小姐拉拉扯扯,纠缠不清,这可是很多江临的父老亲眼见证的。”

说什么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前来履行婚约?还不是一转头,就跟安家的那个小妖精不清不楚地搅和在了一块?

当她卓未芸的眼睛盲了么?

卓未芸一想到孟延清与那安若西之间眉目传情的小模样,就恨得牙齿痒痒:她卓未芸不要的男人,宁可毁了也不能便宜安家的那小浪蹄子!

“小芸,其实我们……”孟母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那卓未芸很不耐烦地往边上一推:“孟姨,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明白了。您呢,还是回去吧,我很忙,可没那个闲心听您讲那些家长里短。”

她这一推,力道很大,孟母一个不注意,被她这么一推推得整个身体往后倒。

眼看着孟母整个人都要倒在地上了,安若西一个眼疾手快,从后面托住了她的背。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嫌贫爱富的卓小姐!”

卓未芸那一推之后,本来转身就走了,却被安若西的声音给惊得再度回了头:“你,怎么哪都有你?”

安若西将孟母扶到一边坐下后,这才再度转身看向卓未芸:“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这么一出好戏啊!卓小姐,对付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你不觉得太过分了么?难道你们卓家的家教,就是如此?”

“安若西,这是我跟孟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外人来插手?”

卓未芸将那方帕子按上了自己的眼角,言语中已然带了些许哽咽:“安小姐,我知道,白日里你跟延清两个合起伙来欺凌我这个弱女子也就罢了,我卓未芸那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占了歪理还要追着我不放呵。”

“我欺凌你?”安若西的眉尖一挑:“这么说来,我还真是忘记了!既然如此,卓小姐,拿来吧!”

看到安若西将一只手摊开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卓未芸愕然道:“拿什么?”

“拿什么?那可拿的东西可就多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起运呀点评:

《少爷,夫人又入坑了》的内容有点搞笑,但不失精彩。这本书还是很好看的 大家多支持。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