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医妃重生:冰山王爷狠上道

医妃重生:冰山王爷狠上道

作者:千山外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09 09:56:03

医妃重生:冰山王爷狠上道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前世,萧清漪含恨而终。出身侯府,身份尊贵,容貌冠绝天下。她倾尽一切,助他从不受宠的皇子登上帝位,换来的却是刻骨的背叛——侯府灭门,后位被夺,容貌尽毁惨死。却未想,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十五岁那年,一切罪孽还没有开始。这一世,她不容许任何人欺她,辱她,轻她,践她!前世被害死的母亲和弟弟,这一世,她一定要保他们平安无忧。前世刻薄的叔伯婶娘,欺负她的堂姐堂妹,偏心的祖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们尝遍苦果。重生而来的她睚眦必报、手段恶毒,本以为会孤独终老,却没想到,前世权倾朝野,昏君格外忌惮的镇北王,现在的镇北王世子,却对她格外感兴趣。只是王爷,说好的心狠手辣、冷血阴郁呢?
展开全部

9-:死过的人

陆氏心疼女儿,上前一步:“母亲,漪儿的病还未好,如今清白也证明了,可否让漪儿回院子里养病?”

经陆氏这么一提醒,老太太也发现了萧清漪脸色略有苍白,“身子不舒适,就不要勉强了,赶紧回去吧。”

好像原先无视萧清漪的脸色,问罪萧清漪的人不是她的一样。

“好了,其余人也下去吧。”老太太大手一挥,拄着拐杖自己先走一步。

见老太太走了,剩下的人也散了个七七八八,萧清漪正要走,被一个柔声叫住了,“五妹妹等一下……”

萧清漪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萧清柔:“二姐姐何事?”

变了,是变了,以前的萧清漪,根本不会这样看着她。

萧清柔稳了稳心神,试探道,“五妹妹今日变化可真让我认不出来,像是变了个人呢,以前遇事便躲在我背后……”

萧清漪眸子微阖,忽然笑道:“以前的萧清漪在落水之时已经死了,死过的人,自然是什么都不怕了。”

说完便离开了,丝毫不管身后萧清柔是什么表情。

漪湘院地偏,从花厅后方的圆拱门穿出来,还要路过一节羊肠小道,萧清漪被陆氏小心翼翼地挽着,带着丫鬟听竹,走在小道上。

“你这丫头,今天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来找母亲,若是你出了什么事,娘亲可怎么办?”说这话的时候,陆氏眼眶红红的,明显是忍着泪,今日女儿受了大委屈,她在女儿面前先哭算什么道理。

“对不起漪儿,你弟弟体弱多病,我时常分了心去照顾他,却没顾虑到你的感受,今日也是娘亲来晚了,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

陆氏想起自己十三岁的时候,还天天黏在娘亲身边,而她的女儿却时常见不到娘亲,是她这个做娘的失职了。

悄悄抹了抹眼泪,陆氏在心底暗暗发誓,以后绝不再忽略女儿,多花点时间陪她。

若是先前的萧清漪,极有可能觉得娘亲这话不可信,只是做做样子,但如今的萧清漪却是深信不疑的,她靠在娘亲肩头,亲昵地蹭着:“以后不会了娘亲,我也不是那个被人随意欺负的萧清漪了。”

“嗯……”陆氏刚哭过带着鼻音,“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娘亲,虽然你爹爹不在了,但是娘亲会护着你们姐弟俩的……”

昭国的女子,若是丈夫死了,是可以再嫁的。

但陆氏从未想过,就冲着萧平章对自己的情谊,她也会一个人将两个孩子养大,看着女儿嫁人,看着儿子娶媳妇。

“我也会保护娘亲和弟弟的。”萧清漪挽着陆氏的手,突然想起什么,“娘亲不问我为何不跟祖母撕破脸?”

陆氏先前也好奇过,但女儿让她相信她,她便相信,后来渐渐也想明白了,“漪儿可是为了选秀一事?”

“还是娘亲懂我。”萧清漪笑靥如花,眼神坚定,“我被大房陷害,懦弱无能,废柴的名声在外,连着祖母都对我不重视,选秀是万万没想过的,但女儿如今醒悟过来了,我想让祖母看看,她一向看不起的孙女,才是那个领着萧家走向荣华的人,而只有一条路,便是选秀。”

也只有选秀,才能接近龙宸烨,报前世的仇。

陆氏自小生养在京城,又是世家小姐,不用选秀便可高人一等,但她是听过选秀的。

是那些地方上的官商小姐出人头地的好机会,但必须是官商家族。

这样一来,若是得罪了老太太,极有可能被剥夺选秀的资格,她明白女儿的考量。

叹了一口气,陆氏轻抚女儿的头发,“是娘亲没用,委屈你了……”

萧清漪拼命摇头,“才不委屈,咱们该惩罚的人也惩罚了,我们在祖母眼中的地位也提升了,至于祖母的偏心,我早就见怪不怪了,今日算下来,咱们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的,咱们赚了。”

萧清漪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咪,在娘亲怀里蹭啊蹭的,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娘亲我厉不厉害?”

想起女儿的机灵样子,陆氏也宽慰一笑,“我们家漪儿最厉害了。”

母女两个说说笑笑走回了漪湘院。

竹林院,这是老太太的居所。

雕花香炉冒着一丝丝烟,老太太盘腿坐在塌上,闭目养神,手里的佛珠不停地转动。

赵嬷嬷依着自己所调查来的东西,一点点讲给老太太听。

“五小姐先前同大小姐二小姐关系很好的,特别是大小姐,让五小姐做什么便做什么。”赵嬷嬷这么说也算是留了情面了。

说直白点,五小姐先前像是跟在大小姐身边的一个小跟班一样,从来不会违背大小姐的意思。

老太太手中的佛珠停顿了一下,“哦?”

赵嬷嬷侍奉老太太多年,自然知道老太太想知道什么,“但这次落水之后,五小姐对二小姐,甚至是大小姐都冷淡之极。”

10-:祖母问话

看着萧清婉本来笑着的脸,瞬间面如土色,萧清漪觉得这是她应该得的。

二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萧清漪站在一旁不言不语,只有大夫人在给女儿使眼色,示意她给祖母道歉。

哪成想萧清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祖母,孙儿知错,孙儿知道错了......”虽然是道歉,但是萧清婉眼中并没有些许悔改之意,更多的还是对这个祖母的畏惧。

因此这个道歉不真心实意,老太太只越来越生气。

“你口口声声说你错了,你错在哪儿?”

老太太本来对大房的两个女儿存有很大的希望,可是看到萧清婉这样,心中只觉得失望。

“错在不该揭发五妹借他人之手想在祖母这儿争光,祖母,孙儿下次不敢了......”

她拉着老太太的衣角,表示自己真的已经知道错了,可是老太太所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错哪儿,赵嬷嬷,把二小姐关进柴房,反省思过一个晚上。”

“祖母,祖母,孙儿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萧清婉瞬间面如菜色,想到柴房冰冷,遍地都是老鼠的样子,萧清婉哭得涕泗横流,不停地磕头认错。

“母亲!”大夫人想上前求情,却被老太太一个眼神杀过去,“若是有人想求情,便陪她一起去思过!”

事已至此,便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萧清婉呆坐在地上,连哭都忘了哭。老太太一个眼神,赵嬷嬷拉着失了神智的萧清婉走了出去。

哪知等到路过萧清漪这儿的时候,萧清婉突然抓狂了起来,她指着萧清漪骂到:

“是你!是不是你,我之前是说过让你不要太在意,可是你当时听话得很,到了今天这样的大日子,竟然让我出丑,你好狠毒的心,萧清漪,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不知道二姐姐在说什么。”萧清漪目不斜视,平静的样子让萧清婉有些抓狂。

老太太正注视着他们这边,萧清婉摔倒得时候,萧清漪还扶了一下她,而且凑在她耳边,用只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好戏还在后头呢,二姐。”

萧清婉听了甩开萧清漪的手,正要上前撕扯的时候,老太太发话了。

“还不快把二小姐拉下去!”老太太沉声道。

“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萧清漪!”赵嬷嬷力气极大,萧清婉一个闺阁女子,怎么会比得过她的力气。

萧清婉最后被拖走,花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夫人的眼神像是带了刀子一样剜在萧清漪的身上,恨不得剐下她一层皮。

可又有什么用呢,只能生气到无法自拔。

“行了,今天大家都累了,都回房歇着吧,五丫头留下。”老太太坐在主位上。

“是。”众人皆应。

大夫人想借机跟老太太说两句话的时候,哪成想,老太太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她只好作罢,有些气闷地回去了。

萧清柔走的时候,看了萧清漪一下,好像在确定,这人是不是萧清漪。

一人前后差距太大,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看了几眼也没看出什么来,只好作罢,这人莫不是真的下了回池塘,脑子灵光了?

待众人都走了以后,老太太沉声开口,“你知晓我此次留你下来意欲何为?”

萧清漪行了一个礼,“清漪不知,但祖母让我留下来,我便留下来。”

“是个懂礼的丫头。”老太太点头。

“你可知你以前什么样?”

萧清漪暗忖,老太太这是也在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了,看来她以前那个说好听点是天真烂漫,说难听点就是蠢的样子,已经深入人心了。

“回祖母,一如天上的云彩,随时会改变形状,人也会变,清漪以前不争不抢,只当个平凡的萧家女儿,可我无害人之心,别人却有害我之心,我还有娘亲弟弟,清漪便觉得,要硬气一回。”

萧清漪并没有遮掩反而大大方方承认的样子,令老太太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想通了。

在历经生死的时候,想开了也是常有的事情。

这对萧家来说并不是坏事,反正多了一个优秀的女儿她求之不得。

“那你可还怨恨你二姐?”老太太虽然想要一个出色的孙女儿,但是如果姐妹针锋相对,对萧家是大不利的。

“若是祖母说的是落水一事,祖母惩罚了二姐姐,也上次了珍宝给清漪,清漪自然没有怨恨。”萧清漪单膝跪地,诚惶诚恐地说:“若说今日之事,清漪不是圣母。”

如果之前的萧清漪说出这样的话,铁定会被老太太训斥,现在的萧清漪,得到了镇北王世子和将军府小公子的令牌,和他二人有了交集,比她任何一个孙女都要出色。

如今萧清漪有说出这话不被责罚反被重视的权利。

“你二姐的事情,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老太太几乎没有思考,她所在意地是萧家的荣衰,孙女只是她用来巩固萧家地位的棋子。

如今更好的一颗棋子摆在面前,那几乎废掉的棋子,就成了弃子。

“祖母明白就好,清漪明白,任何事情都没有萧家的门面重要,只要萧家有地位,我便可以嫁个好人家,清漪都明白的。”

萧清漪这话说到了老太太心坎上了,她为萧家操劳大半辈子,也看透了人心,太多的人心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可没有家族支持,这路便难上加难。

“你能懂得便极好。”老夫人满意地点点头,“你也累了,回去歇着吧,听赵嬷嬷说,你院里只有两个贴身丫鬟和两个粗使丫鬟,太少了,回头我让赵嬷嬷挑几个好的给你送去,别委屈着自己。”

这意思是要在她院子里安插眼线了?

其实萧清漪院子里丫鬟少是有原因的,大房二房许多眼线都安插在里面,三夫人为了方便,也为了儿女的安全,便寻了由头都打发走了,剩下的都是衷心的。

虽然不愿,但长者赐不可辞,萧清漪只得点头,“多谢祖母。”

“下去吧。”老太太挥了挥手。

彼时,赵嬷嬷也回来了,她是老太太的陪嫁丫鬟,也是心腹,“老太太在想今天的事情?”

“是啊,这几个丫头,都不是省油的灯。”

“老奴看五小姐倒是个妙人。”赵嬷嬷说这话,暗指今天的事情,“老太太以前对三房关注的确是少了点。”

“是啊,以后三房也值得在意一下了。”萧清漪会双面绣的事情,并不是一天两天,竟然瞒得这样好,其中肯定也少不了陆氏的帮忙。

“你去挑几个靠得住的丫鬟给五丫头送过去。”

“是。”

小说《医妃重生:冰山王爷狠上道》 第9章 :死过的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琬凝mio点评:

《医妃重生:冰山王爷狠上道》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千山外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