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鬼王追妻很给力

鬼王追妻很给力

作者:云子冰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28 17:47:27

云子冰的书《鬼王追妻很给力》主要讲述了:白冰漓走过的地方,两个小厮望着她的背影窃窃私语。“刚刚那个是哪家的小姐,京城中不曾见过如此好看的姑娘啊。”“我也不曾见过,应该也是来参加家主的葬礼的,就这气质还有容貌,恐怕咱们家的大小姐也比不上啊。”看也没有看这些人这些人惊艳的目光,径直走向了祠堂。她倒是要看看,这偌大的白府,是怎么给他这个“活人家主”办葬礼的!白冰漓站在了祠堂的几十米开外,神识一放,祠堂中那些人的对话,便听的清清楚楚……
展开全部

帮他治疗重伤-云子冰

“小白衍,藏宝阁中,可有能用于针灸的银针?”

如今她还不会炼丹,还是用前世的针灸之术来的更为稳妥。

“唔……姐姐,银针倒是没有,不过有一套紫金涅火针,是一套用作暗器的武器,但也可用于针灸。”

小白衍的脸上有些纠结,这紫金涅火针可不是凡物,他总觉得用于针灸可惜了些,但是可以让姐姐用它对付那些坏蛋。

“行,要用多少积分换啊。”

“嗯……四万积分。”

“Whatthefuck?!四万积分!怎么不去抢啊!”

白冰漓一下子跳了起来,英文都飚出来了,晋级一个小等级才能得到两千积分,跨越大等级可以得到两万积分。

她三天修炼到的灵师三阶啊,也总共才攒了四万四千!

这一下子就要用进去四万,亏的她还以为二十万积分近在眼前呢,要是这么用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苦兮兮!

她刚刚堆砌起来那么一丢丢的地基啊,就这么被轰的只剩一块儿砖了?

她要不是衍天境的主人,她都以为这小白衍在抢劫了。

瞬间白冰漓这心肝脾胃肾都疼了。

“姐姐,你就不要哭爹喊娘了,这紫金涅火针可是圣器啊,高级紫金加以涅槃之火锻造,藏宝阁只把他认证为暗器,再加上修炼者鲜少用针灸之法,所以才只用四万积分,要不然怎么着也得十万。”

小白衍听到了白冰漓内心的咆哮,颇有些无奈。

唉,他这个小器灵啊,可是为主人操碎了心。

这个白冰漓还是知道的,这个世界,武器也分等阶,最低级的是道器,然后是灵器,天器,圣器,最高是神器。

蓝灵大陆上的武器,高阶灵器已经比较罕见,圣器根本没有几把。

而神器,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一个传说。

如此算来,四万积分,确实划算。

可是……那也肉疼啊!

看着地上还受着剧痛折磨的云九渊……

白冰漓最终还是咬了咬牙……

换!

不单单是为了救他,她精通医术,针灸之法是最好用而且是她研究的最透彻的。

21世纪的针灸学识远远超过这个世界,虽然她以后必然要学习炼丹,可是针灸之法绝对会是她治病救人根本!

得到了白冰漓的指令,系统自动扣了四万积分,这一套紫金涅火针便出现在了白冰漓的手中。

手中的针微微温热,有缓缓的灵气波动。

应该是除了主人的医术之外,它本身也有温养的作用。

值了!

果然是一套好针!

扶好云九渊躺了下来,手中的针布在云九渊身体的各个穴位上。

人身体的穴位大多都在神经末梢和血管较多的位置,稍有不慎,轻则气血逆流。

重则毁坏筋脉,终身残废。

所以需要用针之人下手的位置要极为精准,且力量的把控也要十分准确……

感受到身体微微的变化,云九渊勉强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小丫头没有了刚才的狡黠和玩皮,一张小脸上满是谨慎严肃,那认真的小样子,让云九渊的心中有什么东西,好像微微松动。

若不是这个小丫头,恐怕等一下那一群人会再赶过来,趁他寒毒发作加重伤,直接要了他的命。

一想到是谁伤了自己,云九渊眼底瞬间涌上了寒霜。

那些人,果然好得很!

竟然连他的暗卫也能中了计被骗走。

而且将他寒毒发作的时间算计的如此准确!

很好!

这一次,他不必再留任何情面,必须灭了他们所有人!

“噗!”

想着,云九渊气血上涌,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调整好情绪,不要再有强烈的情绪波动,要不然就连我也救不了你了!”

白冰漓语气有些急,略有几分责怪。

身为医者,最讨厌病患不在乎自己的身体。

这个人还在重伤中,竟然能情绪激动到气血逆流,真是气死人了!

云九渊思绪拉了回来,看着白冰漓略带责怪和担心的小脸儿,他的脸上浮现了从未有过的、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温柔和笑意。

“好。”

云九渊轻轻应了一声,然后稳稳的躺着,不再去想那些人。

因为刚才云九渊的情绪波动,身上的针必须全部拔下来,重新布针。

云九渊看着认真布针的白冰漓,心底下有些疑惑。

这小丫头看起来也不过就十四五的年龄,可是她此时的稳重和冷静已经超越了年龄。

布针的手法如此娴熟,非十年光景不可练成。

这小丫头……究竟是什么人?

白冰漓此时的脸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轻呼了一口气……

终于完成了!

这针灸绝对是个精细活儿!

“好了,针已经布好,大约一刻钟后,我会给你拔针,疼痛会会减轻很多。”

说罢,白冰漓盘腿坐下,闭了眼睛静心修炼。

一刻钟后,白冰漓缓缓睁开了眼。

一抬头,发现云九渊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被白冰漓发现后,尴尬的别过了头。

白冰漓心下好笑,这回算是扯平了,刚才尴尬的是自己,现在轮到他了。

但是也没有说什么,起身,撤掉他身上的针。

云九渊感觉很神奇,没有用任何丹药,甚至药材都没有用。

就只是针灸之法,竟然就能让他身上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寒毒也压制了下去。

这可是八品丹药都达不到的效果。

这个小丫头,还真是给了他一个惊喜啊。

给云九渊把过脉后,心中也是微微诧异。

没想到,她的针灸技术再加上紫金涅火针,达到的效果比普通的针要好了许多,这可是个好消息啊!

虽然之前也猜到,但是经过实践验证却是确定了下来。

“你的伤回去静养一养就会彻底好了,而至于寒毒……”

白冰漓抬头看向了云九渊,她本来并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也不是看谁受伤都救。

可眼前这个人,与她结识的方式属实是特殊了一点,也算是一种缘分。

这寒毒的毒性实在是骇人,这样一个人月月受着寒毒的折磨,她心下忽然有些不忍。

“这寒毒我暂时还找不到什么办法去解,但是可以压制,若是……若是再发作,你可以到白府去找我,我叫白冰漓。”

微微犹豫了一下,可是这话还是说了出来,这个人……能帮,就帮一帮他吧。

“多谢。”

云九渊性情冷淡,若是被认识他的人听到,肯定惊掉了下巴。

这个冷面阎王也会说谢谢了?!

真是个奇迹啊!

白冰漓不知道怎么了,看着云九渊的表情,想起了电视剧里那些老掉牙的狗血片段。

心中突然起了调戏他的心思……

“谢我啊,拿什么谢,不如……”

说着,白冰漓突然凑近了云九渊,

“不如你以身相许……”

白冰漓眉毛微挑,看着云九渊愣住的表情,觉得心情大好。

调戏美男真是一个好玩儿的事情,随即哈哈的笑了起来。

“好。”

白冰漓还在哈哈的笑着,却突然听见云九渊说了一个字?

“你说什么?”

白冰漓还以为刚刚笑的太大声,以至于听不见云九渊的声音。

所以……是她听错了?

“我说——以身相许,我同意。”

白冰漓瞬间石化了,什么玩意儿,别闹,她就是开个玩笑。

这具身体才十五岁啊,谈什么恋爱,更别说结婚生子了。

不行,绝对不行!

再说了,她还没有玩儿够呢,这大好的年龄,怎么能浪费在结婚这种事情上。

看来这如同古代的人的思想,确实迂腐……以身相许什么的,闹着玩儿……

咳咳……绝对闹着玩儿。

“我开玩笑的,之前我撞了你,现在救了你,不必谢,咱们扯平了,呵呵……扯平了。”白冰漓干笑了两声。

“那什么……你如今也恢复了不少,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白冰漓拿起针,立刻就转身离开了。

云九渊看着白冰漓近乎逃跑的样子,低低的笑了起来。

小丫头,我认定了你,你逃不掉了……

于是林枫刚一赶到,就看到了自家主子笑的傻傻的。

什么情况?!

主子……会笑了?

“来了就看着我发呆,嗯?”

尾音微微上扬,让林枫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

“主子,属下失职,竟然中了那些人的奸计,请主子责罚!”

林枫恨那些人恨的咬牙切齿,该死的,竟然中了计离开了主子身边,这种错误万死难辞其咎。

“自己去执刑堂领罚。若再有下次,你便不必在我身边了。”

云九渊语气冰冷,浑身散发着危险和寒冷的气息,与之前在白冰漓面前,完全是两个人!

“是。”

林枫低下了头,惭愧的很,说罢,黑影一闪,回执刑堂领罚去。

云九渊回头看向了白冰漓离开的方向,俊颜浮上了淡淡的笑意。

白家?

白冰漓?

真是和传闻中差得远啊……这小丫头,还真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

回到白家,惊艳出场-云子冰

白冰漓娇小的身形在迷雾森林外围快速的掠过,她的速度,这些最外围的妖兽绝对连影子都捕捉不到,更何况。

她此番的目的只是在外围找一些毒草。

没办法,谁让她的衍天境里没有这些毒物呢!

不到半个时辰,白冰漓便收集了小山一样高的毒草。

这些东西,或许在外人眼中是一颗二品解毒丹就能解决的毒。

可是到了她鬼医的手里,制作出来的毒药,除了她之外,绝无外人可解!

在衍天境中制好了毒粉,身形一闪除了空间,按着记忆找到了白府的位置。

白府的大门敞开着,里里外外竟然……竟然挂满了白幡、白布!

白冰漓气的咬牙切齿,她特喵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些白幡是给谁挂的!

一个大活人这么不见了,才三天,尸体都没找到,这就急着给她办葬礼了吗?!

白家这些不要命的东西,真是好得很!

一路走进去,府中的下人头上都扎了白布,可是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是悲伤。

似乎除了头上的白布提醒人这府中死了人之外,一切都平常的不能再平常。

白冰漓走过的地方,两个小厮望着她的背影窃窃私语。

“刚刚那个是哪家的小姐,京城中不曾见过如此好看的姑娘啊。”

“我也不曾见过,应该也是来参加家主的葬礼的,就这气质还有容貌,恐怕咱们家的大小姐也比不上啊。”

看也没有看这些人这些人惊艳的目光,径直走向了祠堂。

她倒是要看看,这偌大的白府,是怎么给他这个“活人家主”办葬礼的!

白冰漓站在了祠堂的几十米开外,神识一放,祠堂中那些人的对话,便听的清清楚楚……

“呜呜呜~我可怜的三妹妹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那么好,你说你说走就走了,你怎么忍心留下我一个人啊~呜呜呜~”

一个穿着粉色衣裳的女人跪在白冰漓的灵位前,哭得好不伤心。

白冰漓的神识刚一放出,听到的就是这一阵哭天喊地的声音。

哭的那叫一个真真切切,撕心裂肺啊,不知情的人,还真的以为这个女人跟白冰漓的关系有多好。

白冰漓冷冷的勾唇一笑,白风舞……这演戏的功夫,还当真是到家啊,要是在现代,都想让她提名奥斯卡小金人了。

“舞儿,你也要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过度伤心了啊。冰漓她已经去了,想来她也不会希望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在为了她伤害自己的身体不是嘛?”

一个穿着紫色锦袍的男子,一身的华贵气息,上前面扶起白风舞,语气简直不要太温柔。

听到这个声音,白冰漓的眸光紧了紧,一帧帧的画面涌现在脑海中。

他嫌弃的看着白冰漓的眼光;

因为她想陪着他逛街,却被他放着所有人的面,在大街上重重地甩了她一个耳光,还用了八成的灵力,直接把她打晕过去,昏迷了足足半个月;

他无数次对她恶语相向;最后是他和白风舞拥抱在一起,当着白冰漓的面卿卿我我……

这个人就是当朝太子云飞晨,白冰漓的未婚夫!

原主的死,少不了他的手笔!

“呜呜呜~太子哥哥,我~~我是真的舍不得三妹妹啊,她虽然是家主,可从来没有跟我摆过家主的架子,待我极好,可如今……如今……呜呜呜~”

说罢,白风舞借着云飞晨扶起来她的力量,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白风舞哭的梨花带雨的。

看的云飞晨的心一阵心疼,看着写着白冰漓名字的灵位,眼中闪过浓浓的嫌弃。

真是一个死了都遭人嫌弃的废物,还害的善良的舞儿就这么多眼泪,死不足惜!

“白二长老,本宫原本与白家家主有着婚约,可是如今,白家主已经去世,婚约既然是圣上钦点,自然也是不能作废,本宫想请求,让白家二小姐白风舞代替白家主继续履行婚约。”

云飞晨不容置喙的语气中又溢满了柔情,他终于摆脱废物,可以迎娶舞儿了。

他在白冰漓活着的时候就经常眉来眼去、卿卿我我。

如今白冰漓死了,他更加的没有忌讳,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个人毫无顾忌的抱在一起。

白风舞轻轻的锤了一下云飞晨的胸膛,一脸的娇羞,还轻轻的唤了声“太子哥哥~”,弄的云飞晨一阵心猿意马。

白冰漓听着一阵恶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声音……还真是辣耳朵……

白风舞轻轻的推开了太子,一转身,又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漓儿,你且安心的去吧,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照顾太子哥哥的。呜呜呜~”

“舞儿不要再哭了,我们以后好好的在一起,漓儿会安心的。莫要再跪在地上,当心着凉,伤了身子。”

云飞晨的声音温柔的快要掐出水来了。

白冰漓勾唇冷笑,还真是有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BZ配狗,天长地久啊!

“我说两位啊,要腻歪能不能私底下腻歪,在你未婚妻的灵堂前就琢磨着桃僵李代,呵呵……不怕世人垢病?”

未见其人,先问其声,到最后,清冷的声音变得凌厉,还带着几分嘲讽。

云飞晨被人说透了心思,目光立刻警惕了起来,眉头一皱,

“是谁!偷偷摸摸的,快给我滚出来!”

“本家主虽学富五车,但是这‘滚’是怎么个样子,本家主还真是不会。太子殿下倒是见多识广,莫不是学过这项技能。不如太子殿下今日展示一下,让本家主开开眼如何啊。”

清冷的声音似一股清泉,又带着仿佛来自冰原的寒意,令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心中一颤。

不约而同的向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所有人的眼底是无法掩饰的惊艳之色。

一身湖蓝色的长锦裙,素雅且尊贵,又带着少女的活泼,脊梁挺直,仿若立于寒冬的傲梅,冷艳绽放。

乌黑如瀑、浓密似绸的长发在身后摇曳,少女不施粉黛,却丝毫不误风情。

肤如凝脂,眸子像是雪山之巅的千年幽潭,长睫毛浓密似两把小扇子,小巧的琼鼻下是粉粉嫩嫩、果冻一样的唇菱。

一顾倾城!

再顾倾国!

似乎这天地间只有这八个字才能配得上眼前的女子。

小说《鬼王追妻很给力》 第4章 帮他治疗重伤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嘉mm丶点评:

其实《鬼王追妻很给力》这本书里面的事是真是假我们不清楚,不过有好多在新闻上都有过报道,将生活中的不解之迷用自己的想法去把他解释清楚,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亮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