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

作者:宣草妖花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9 10:11:37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的主要情节是:至少,请吃饭。*四环万源国际商场,傅润深挑了一家人均三百的烤肉。从小,他每顿餐标超过100,必定上吐下泻,别人请也不行。今儿为了测试这新室友是否真的是小锦鲤,傅润深已经提前买好了止泻药。这餐饭,他完全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吃的。南枝从小在边疆长大,没来过这种餐厅。用小三后妈的话来说,她就是一村姑土包子。南枝把菜单递给傅润深:“你来,我第一次来,心里没底。”
展开全部

2-02.合租装逼男

南枝打通了电话。

电话里,《我和我祖国》的音乐后,传来年轻男人慵懒的声线:“合租?”

南枝觉得声音耳熟,却也没多想。

她立刻用软绵绵的声音说:“对。我力气大干活勤快,除了做家务做早餐的要求,您还有其它特殊条件吗?”

面对电话里娇憨好听的声音,傅润深倒是冷淡:“富丽花园,6栋1单元7楼,我在家。”

南枝挂断电话,抬眼看见街对面的富丽花园。

小区破旧,昨夜雨后,正门还有从臭水沟里漫出的积水。

她走进小区,上楼前留了个心眼,和保安大爷打了声招呼。

大爷一听她要去6栋1单元7楼,立刻就说:“放心吧小姑娘,那小哥,除了抠抠嗖嗖,没其它啥大毛病,不是骗子。先前有几个姑娘贪图他美色跟他合租,最后都因为受不了他又抠又穷,搬走了。”

南枝两只水盈的眼睛瞪得铜铃大,惊讶:“这房东,很难相处哇?”

保安大爷见对方是个小姑娘,多说了两句。

“倒不是难相处,就是穷和抠。这小伙子的颜值和他的抠抠嗖嗖成正比,小姑娘,你还是又个心理准备哦。我听前几个搬走的姑娘说,这小子自称是富二代,说是自己的小别墅被地震震成了危房,所以才搬来这里。可拉倒吧,地震长眼睛的吗?别人人房子没给震塌,偏震他的别墅?”

“还有,他还喜欢吹牛皮,说自己是什么麻什么工大学最年轻的金融硕士。可拉倒吧,国外那玩意儿大学的硕士,能在咋们这老小区住着?不都住那种亮亮堂堂的高档公寓?所以啊,这小伙子除了有点嘴炮和抠嗖之外,不是个坏人。”

南枝:“……”

听起来是个怪人,可300块的房租,还不用押一付三,很令人心动。

老小区一共七楼,没有电梯,她一口气冲上七楼,敲了门。

房东很快开门。

门内。

男人穿着洗得发白的黑T,搭短裤凉拖,五官在微乱的碎发下尤显俊美。

傅润深刚睡醒,揉了揉惺忪睡。

他看清门外人,无神的双眼微亮,嗓音依旧慵懒:“喔。小锦鲤。”

南枝:“??”

这称呼?有病病?

傅润深看着她,眼角浮上笑意。

巧了么这不是,锦鲤跃上门?

“………”

南枝看着门内的男人,突然明白声音为什么耳熟。

前两日,咖啡馆的厌世脸?

傅润深一侧身,请她进门,问她:“喝什么?”

南枝骑行几小时,混身汗涔涔,口干舌燥。

她吞了口唾沫,眼巴巴望着男人:“如果有瓶冰镇可乐那就太好了。”

女孩眉眼一弯,笑盈盈道:“冰镇雪碧或者其它冰镇汽水我都行。哥哥,我不挑的。”

傅润深给她倒了杯热开水,闲散慵懒道:“汽水很贵的,妹妹。”

而后,这位厌世脸当着她的面,从冰箱里取了一罐冰镇雪碧。“哧啦”打开,冰爽的气息溢出来,看着都解渴。

“……”南枝捧着水杯,突然觉得烫手,不想看房了。

这种老小区外建破旧,楼道斑驳,屋内整体却挺干净明亮。

两室两厅,一厨一卫,摆设陈旧,但胜在干净。

墙面斑驳掉漆,却挂了许多幅色彩明亮的北欧风格简画。

沙发背景墙后,挂着一张手绘仙人掌粗布,这一抹逼真的鲜绿,为整个房间镀上了明亮鲜活。

电视柜上没有杂物,整整齐齐,码了上百本书籍。

外国原著居多,都还有塑封,崭新,大抵可以猜到这些书只是主人用来装逼的。

让南枝意外的是,厨房也很干净敞亮,灶台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一看就知道主人经常下厨做饭。

她拉开橱柜看了眼,里面的餐具整齐罗列。

南枝纳闷儿地转过身,看向门口男人:“哥哥你会做饭啊?为什么还要找个人替你做饭呢?”

傅润深看着女孩,想起什么。

他又从冰箱取了瓶冰镇雪碧:“妹妹,我很忙的,能找个低廉劳动力,我何苦操那心。”

“……”

南枝觉得很有道理,并盯住了对方手中雪碧,吞了口唾沫:“真的免押金吗?实不相瞒,我从偏远农村来的,打了个一月零工,钱不多。”

“嗯。”傅润深把雪碧递给她:“手过来,握住。”

“?”

南枝以为这位哥良心发现,是给她喝的,握一下什么鬼?

她伸手过去,握了一下雪碧。

瓶身覆着一层冰雾,凉爽宜人。

傅润深一脸郑重,颇有仪式感地把南枝摸过的雪碧拧开。

“哧”地一声吼,他手腕一翻,把瓶盖翻过来看。

里面赫然出现四个小字——再来一瓶。

傅润深觉得这个瓶盖有点烫手,看向南枝。

这姑娘,真是小锦鲤?

静默了大约三分钟,傅润身拧紧雪碧瓶盖,放回冰箱,全程一幅抠抠嗖嗖舍不得给女租客一瓶雪碧的样子。

合上冰箱门,他扫了眼女孩那张稚嫩天真的脸,问:“成年了吗?”

南枝立刻点头:“19了。”

他自我介绍说:“傅润深,二房东。你的单间300一月,负责家务和每日早餐,有没有问题?”

对于小锦鲤,有问题也没关系,他可以减除以上条件。

这女孩看着可爱,实则豪迈,丝毫不娇柔扭捏,大方握住他手指:“你好,我叫南枝,越鸟南枝,金枝玉叶的那个南枝。”

大约是意识到自己过于豪迈,又特意将小脑袋一歪,眼睛弯成月牙,甜腻腻道:“我今年19岁,你可以叫我枝枝。”

傅润深伸手就把女孩那颗歪脑袋拨正,嗓音慵懒:“别跟我卖萌。家务和房租,容不得我怜香惜玉。”

南枝笑容僵在脸上。

等傅润深转过身,她冲着男人后脑勺做口型:抠门男。

嘴还没合上,被突然转头的男人抓了个现行。

傅润深:“?”

南枝鼓了鼓腮帮,眉眼一弯:“腮帮疼。”

并心虚地拿手揉了揉。

*

南枝的的房间是次卧,窗户很大,夕阳余晖照进来,把裂纹的地砖烘成暖色。

临夜的风掠动窗帘,带进一股凉爽。

客厅阳台外,有个很大的阳台,摆着一张茶几,颇有情调地铺了一张桌布。茶几上,搁着一本全英文版的《瓦尔登湖》。

南枝初中就已经能无障碍阅读英文名著,在她世界观里,并不觉得能阅读英文原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

当然,她也不认为傅润深真的是麻省理工最年轻的硕士。

装逼嘛,谁不会呢?

夕阳斜下,阳台上恰好可以看见夹在高楼之间的咸蛋黄。

南枝微一仰脸,吸了口气,暖黄照在脸上,温吞吞,很舒服。女孩侧面鼻梁骨与嘴唇、下巴形成了一道完美E线。

傅润深打量她,思忖着该如何进一步证实,这姑娘是条能帮他改运的小锦鲤。

良久,他发出邀请:“请你吃个饭?”

“好啊。”南枝提了一嘴:“我很能吃,你不介意吗?”

傅润深:“不介意。”

他当然不介意。

他又没打算给钱。

南枝乐滋滋的,觉得这房东也没想象中那么抠。

至少,请吃饭。

*

四环万源国际商场,傅润深挑了一家人均三百的烤肉。

从小,他每顿餐标超过100,必定上吐下泻,别人请也不行。

今儿为了测试这新室友是否真的是小锦鲤,傅润深已经提前买好了止泻药。

这餐饭,他完全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吃的。

南枝从小在边疆长大,没来过这种餐厅。

用小三后妈的话来说,她就是一村姑土包子。

南枝把菜单递给傅润深:“你来,我第一次来,心里没底。”

傅润深垂眼翻菜单,翻开:“以后常带你来。”

南枝忽然觉得,这二房东也不是太抠。

还要常带她来。

傅润深拿笔在菜单上勾画,问她:“你上什么三流大学?为什么需要打工赚学费?”

“中央美术学院。”

傅润深挑眉,刮目相看:“可以啊妹妹,央美比北大难考。学艺术,还真挺烧钱。”

南枝被他逗乐:“……说得您考过北大似的。”

傅润深:“哥哥本科北大,MIT金融硕士。”

南枝:“……”想起那则招租启事,内心直翻白眼。

哥哥您牛皮都快吹上宇宙了。

她故作不知内情,一脸天真反问:“所以,您是因为别墅被地震震成了危房,才搬来这小破旧?还找人分担房租?”

傅润深点好餐,招手叫来服务员把菜单递过去,这才又看向南枝:“你觉得我不像高学历富二代?”

南枝:“……”

哥哥,您虚荣心还挺重。

“信。”南枝一脸天真无害看她,笑得像个小天使:“您这么有钱,三百块房租可以给我免掉吗?我绝不白嫖,可以负责打扫卫生,做早餐。”

“不行。”

涉及金钱,傅润深立刻变得警惕,脸上慵懒和蔼消失殆尽:“妹妹,再提减房租,我赶你出去哦。”

南枝:“……”

行吧。

烤肉很快上来。

南枝除了胸,其它地儿都属于长不胖地带。

她是个野蛮彪悍的新疆妹子,力气大,吃得多。服务员上了五盘肉,她卷着生菜一口气吃掉大半。

嘴里塞满油滋滋的肉,吃得喷喷香。

傅润深本没什么胃口,见她吃得这么香,也就多吃了两口肉。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天,他大概理清姑娘家里什么情况。

南枝出生那年,父亲破产,母亲去世,被视作灾星,被迫去了新疆乡村和姥姥陈萃生活。

父亲南国昌没给过南枝一分赡养费。

南国昌在锦城经营超市,规模不小,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富商。

南枝出生那年,父亲出轨初恋,母亲怀胎十月自杀。南枝及时被医生从娘胎剖出来,保住一条小命。

母亲死后,父亲娶了小三。

南枝在塔里木盆地北部的偏僻小村长大,这姑娘是典型的老天爷赏可爱,却又在成长过程中,多了些脱缰野马的蛮横。

外婆会国画,会皮雕工艺,会日英双语。当地教育水平有限,她就把一身本领,一点点教给南枝。

南枝在绘画和皮雕上,有惊人的天赋。

初中时,皮雕手艺已经能与外婆比肩。

高中时,和外婆共同创作了一款《沙枣林》的皮雕作品。

也是因为《沙枣林》这幅作品,南枝通过了万源集团的初轮面试。

因为在艺术创作上有天赋,南枝报考了中央美术学院,也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可外婆车祸花光了学费,她的学业也暂时搁置。

南枝做了一年心理建设,才回到锦城跟父亲南国昌讨要学费。

没想到父亲去了国外,不知何时回来。

那位小三后妈嘴脸恶毒,不仅不愿给她拿一分钱,甚至连家门都不让她进。

傅润深听完南枝的故事,不由皱眉。

他猜到小锦鲤身世坎坷,却没想道这么坎坷。

越鸟南枝,金枝玉叶。

给她取名的人,应当希望她被捧在手心宠。

……

南枝胃口挺大,解决大半烤肉。

对面那位厌世脸的吹牛逼哥,仿佛在怕什么,吃得不多。

两人一共消费四百块。

服务员拿着POS机过来,见傅润深没有掏手机付款的动作,提醒说:“先生,我们可以支付宝微信,也支持刷卡。”

傅润深擦擦嘴,闲适地抬眼,目光落在南枝身上:“买单。”

他在商场消费不能超过四百块,否则出商场一准儿遭意外。

要么车祸,要么断腿,要么被高空坠物砸晕。

那些惨痛傅润深铭记在心,他只能先厚着脸皮,委屈小锦鲤。

“??”南枝一脸震惊看他:“不是你请我吗?”

傅润深一脸淡然:“我请,你买单,有什么问题?”

南枝:“……我靠。”

她的可爱仙女人设要绷不住了,蛮横野马之力要爆发了。

服务员以为两人是情侣,没在意这位帅哥的“不要脸”,转而看向南枝。

女孩气鼓鼓瞪了一阵傅润深,腮帮鼓圆,原本就亮盈盈的眸子,居然蓄起了水。

一幅风雨欲来,将要梨花带雨的样子。

小姑娘眼底的水越蓄越多,腮帮子越鼓越圆润,像极一只被欺负的胖脸猫。

要哭了。

傅润深:“……”

叹息一阵,冒着即将摔断腿的生命危险,甘拜下风,服气地摸钱包:“好。我给。”

3-03.小恶魔

从餐厅出来,傅润深小心翼翼去了趟卫生间,却一反常态地没上吐下泻。

南枝见他很快出来,还拿奇怪的眼神打量她,斜睨他:“哥哥,你不会上厕所要跟我借钱吧?”

想什么呢?

傅润深身高快一米九,垂眼就能看见女孩发顶。

他伸手过去,拨了下她的小脑袋:“这是商场,不收钱。”

“哦。”

南枝一头短发,拿手指将他拨乱的头发刮顺,提醒他:“不要碰我脑袋,很金贵的。”

“吼。”

傅润深双手插兜,淡淡扫了他一眼,往电梯走。

两人下楼,走到商场门口,傅润深突然停住。

他一只脚抬起来,僵在空中,宛如定格。

南枝走出门,回身看他:“?”

有病病?

傅润深把脚收回门内,对她招手:“小锦鲤,你过来。”

南枝不明所以走过去,刚到对方跟前,就被抓住了肩膀。

南枝攥紧了小粉拳,脱缰野马的蛮横就要爆发。

男人很自觉地松手,拿手指轻轻捏住了女孩衣服:“有点头晕。”

南枝提醒:“……轻点拽我衣服,便宜货经不住你折腾。”

男人“喔”了一声,拽着女孩衣服,走出商场。

两人刚走出门口没两步,“砰”地一声,二楼坠下一个广告字,不偏不倚,落在傅润深脚边。

高空落物,差一点就让傅润深脑袋开花。

南枝手快,立刻将他往旁边一拉:“抠门房东你小心。”

他面无表情看了眼高空坠物,深吸一口气,目光落在南枝脸上。

南枝意识到口误,摸摸鼻尖,一脸心虚:“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哥哥你小心。”

傅润深心情挺复杂,几乎拖着小姑娘往公交站台走。

南枝以为他吓坏了,没跟他计较。

哪儿知刚到公交站台,一辆失控的汽车朝他们撞过来。

傅润深突然愣在原地不动,眼看汽车要朝他和南枝撞过来,司机突然打了方向盘,车身及时侧翻,撞在了电线杆上。

周围尖叫声此起彼伏,围观人群扩成圈。

南枝也吓得半死,抓紧了傅润深的衣袖:“吓死我了,你没事儿吧?”

傅润深面无表情杵着不动,良久,扭过脸看小姑娘。

他依旧是那副慵懒恬淡的神色,没有害怕没有恐惧,仿佛对这种事司空见惯。

傅润深抓住女孩肩膀,带着她往路边走。

“你去哪儿啊?公交站台在那边!”

男人手劲儿大,南枝的肩被他捏得好疼。

傅润深带她来到路边,抬手叫了一辆出租,把小姑娘塞进车内:“哥哥请你打车。”

“……”

商场离小区挺远,打车最少30块。

南枝扭过脸看着傅润深。

对方依然死扯她的衣服,没撒手。

吼。抠门房东看来是真的吓坏了?

*

出租车打到南枝工作的咖啡馆,她取了行李,再同傅润深一起回小区。

安全抵达家里,一路没发生任何意外。

晚上八点。

南枝在房间里整理东西,傅润深去阳台和母亲通电话。

电话那端,杜敏比他还开心:“你说真的?今天你不仅吃了人均三百的餐,还结了账?还打车回家呀?深深,你没骗妈妈开心吧?”

傅润深歪着脑袋,利用肩膀夹着电话。

他在阳台茶几前坐下,翻开《瓦尔登湖》,回道:“嗯。没骗你。”

杜敏还是很谨慎的,她说:“深深,我听说,你今天去商场,高空坠物差点砸到头?去公交车站差点被车撞?下次不可以这么冒险,太危险了。这件事,你也不要高兴太早,再考察考察,循序渐进。不要贸贸然尝试,小命重要,知道吗?”

次卧里,南枝在喊他名字。

“嗯。”傅润深往次卧看了眼,低声说:“先挂了。”

杜敏心疼地嘱咐说:“深深,忙归忙,还是要好好吃饭哦。”

“好。”

挂断电话,傅润深趿拉着人字拖去次卧,立在门口打量里面。

行李箱敞开着,衣服乱七八糟散在床上。

南枝双手叉腰站在衣柜前,指着柜子里堆的书,怒气冲冲看他:“为什么衣柜里全是你的书?我衣服放哪?”

傅润深半靠在门框上,声音懒洋洋:“妹妹,租衣柜,加钱。”

“!??”南枝气呼呼看他:“傅润深,我给了房租的!这间房是我的!”

“是,衣柜容纳面积8.1平方。锦城寸土寸金,这面积当然不算在里面。你想使用衣柜,每月加50元。头几个租客,都是这待遇,我这人很公平,一视同仁。”

南枝被这人的强词夺理气笑:“你这是欺负我这个从遥远的边疆小村出来的不谙世事小姑娘!欺负我没见过世面租过房!欺负我好欺负!”

她稚嫩的脸蛋上浮出一抹苦涩的笑。

而后,两只大眼睛盈满水,小嘴一瘪,立刻就要哭出来。

大概是被气得不轻,那副小身板还止不住地轻颤。

一幅风雨欲来,即将梨花带雨的模样。

她这幅可怜巴巴的委屈模样,让人有一种欺负老弱病残的慌张感。

小姑娘眼泪还没溢出来,傅润深打断:“搬。这就搬。”

他长腿迈过行李箱,抱了一捧书就往外面走。

等傅润深离开次卧,南枝立刻收了脸上那副要哭的娇气包表情,唇角弯起弧度,开始哼着小曲儿收拾床上衣服。

傅润深再进来搬书,听见她哼欢快小曲儿,眼皮子忍不住一阵抖动。

有一种被套路的感觉怎么回事?

南枝余光睨到他,雀跃的小表情立刻悲伤起来,喉咙里哼哼: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呀,没了娘呀,亲娘。

在傅润深经过她时,曲调变得更悲悯了些。

傅润深抱上第二批书,斜睨她一眼:“妹妹,需要我给你拉二胡配乐吗?”

“哥哥你会拉二胡啊?”南枝笑盈盈看他,声音软绵绵,“拉一首《吝啬鬼》吧,我爱听。”

傅润深内心保持微笑:“不,你不爱听。”

*

周一,南枝值白班。

到中午,南琪釉带着几个小姐妹又来了咖啡馆。

同事小崔撞了一下南枝胳膊肘:“又来了。枝枝,你这个继姐够横啊,又来找不痛快?”

南琪釉在美院念书,今年大二,月底要去万源集团应聘设计师助理。

她还挺有艺术天赋,初高中时就获奖无数。凭借一幅画,进了初轮面试。

同她一起来咖啡馆的几个小姐妹,也都过了网络初试。几人都在同一个招聘群,正在讨论月底线下面试的细节。

几个姑娘还做了PPT,拿电脑相互传阅给意见。

“枝枝,你这个继姐今天似乎没有来找茬的意思,是那天被你揍怕了吧?你揍她的视频在美院论坛火了,但是很快被删。”

南枝问:“论坛地址有吗?”

小崔:“早被删了。有传言说,你那番话,都是瞎编的。”

“是不是瞎编,查一下就能知道。”

小崔感慨:“嗨。现在的人只知道吃瓜,又怎么会在意瓜的来源到底是好是坏呢?不过,你那个爸爸真的太过分了,你完全可以起诉的。”

“我想过,但是没钱没精力。”

起诉当然可以,可她人生地不熟,没钱也没精力,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起诉。

那位小三后妈,大概也是仗着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对她恶语相向,并让她独自流落街头。

“对了枝枝。”小崔掏出手机,推送给她一个好友名片,“你上次说让我帮你留意兼职的事儿。我有一初中同学,是个演员,招聘兼职生活助理,每周去三天就行,就在蓉南影视基地。”

“演员招聘生活助理?”南枝觉得不是很靠谱,“小崔你还认识大明星呢?”

“不是。”小崔解释说:“我这同学,从小有个演员梦,跑龙套好些年了。这不,混了几年,终于接到一个恶毒女配的角色,镜头还挺多。她觉得吧,没助理过于寒碜,又没钱聘请全职助理,所以……她价格给的还可以,你考虑下?”

南枝明白了。

她点头:“成,下来后我问问她什么要求。”

*

五点下班,南枝去后巷找共享单车。

她骑车往外走,被南琪釉挡住去路,身边还跟了几个拎铁棍的姐妹。

跟在南琪釉身后的几位小姐姐,不是下午跟她在咖啡厅讨论面试技巧的学生,烫头浓妆,一看就是附近的混姐。

锦城美院附近,不仅有几所三本,还有专科。

这附近学生素质层次不齐,鱼龙混杂。

南琪釉冷眼看她:“南枝,你以为我能这么放过你?凭你一张嘴,抹黑我妈妈是小三?你给我从自行车上下来!”

对方加上南琪釉,也就五个人,其中两个拎着铁棍,搁在掌心慢慢敲。

南枝目光冷了一下,转而笑嘻嘻道:“我就不,姐姐您能吃了我呀?”

“我特么……”

南琪釉被她这幅甜腻腻的笑容给气得不轻。

其中一个混姐,拎着铁棍在南枝自行车车头敲了一阵,“咚咚”作响:“下车,不然我弄死你。”

南枝支地的左脚,不动声色踩上踏板。

用力一蹬,自行车冲了出去,朝对方身上碾。

几人条件反射让开。

女孩分明冲出包围,到了巷口,又停下,骑车折回。

她从一旁垃圾桶里抓了根木棍,单手掌车把,单手挥起木棍,宛如马背蹴鞠一般,拿木棍打起几颗石头。

砰、砰、砰——

小石子像流星般落在几个姑娘身上。

几人还来不及反应,南枝唇角勾起一抹小恶魔邪笑,骑车朝她们冲过来。

五个姑娘,人均挨了两棍,痛得“嗷嗷”叫娘,眼泪哗哗直往外涌。等她们疼痛感过去,回过神时,南枝早已骑着车不见了。

南琪釉坐在巷子里嚎啕大哭:“南枝我杀了你!”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是由宣草妖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