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暴虐王爷绕指柔

暴虐王爷绕指柔

作者:甜心宝宝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28 12:42:10

独家古代言情小说《暴虐王爷绕指柔》由甜心宝宝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吃不到饭不说,还得一身狼狈的回来。平日里也不会给她送饭食,都是主仆二人去厨房里要,甚至是偷。放下手中的东西,瞧了一眼面上还有些忐忑的揽枝,乔烟绾挥了挥手,冷笑道:“去!当然要去!”话音刚落地,她便领头朝门口走去。乔烟绾将乾明左琨二人留在了院子里,一方面是没必要带着他们,乔正中心里有数,不敢轻易动自己。另一方面则是,让二人看好院子里的东西。
展开全部

敌人的敌人

刺客的事情在乔烟绾这里就此落幕,她裹着衣服回去睡觉了,揽枝惊慌失措的来询问她的安危,被她打发走了。

摄政王府内——

景煜容换下湿透了的衣物,将从将军府内偷来的盒子,随手丢进了暗格之后,叫来外头的秋月。

“立即派人前往将军府,监视乔烟绾的一举一动,每日汇报。”

轻叩着书桌,景煜容幽深的瞳孔里带上了一丝兴趣,想了想,他又补上了一句:“派和风去。”

今晚他虽未与乔烟绾交手,但是也能猜到,她身手似乎不弱。

只是景煜容想不到,为什么这样一个女子,会在将军府过了好几年连下人都不如的日子。

秋月低下头,回道:“奴婢领命!”

话音刚落地,她便起身朝门外走去。

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瞬,景煜容垂下眼眸,若有若无的呢喃了一句:“若发现有何不妥,就地格杀,不必禀报!”

秋月的背影顿了一下,旋即毫不犹豫的回应了一句:“奴婢明白!”

再度睁开眼的景煜容转头看去,窗外,秋风瑟瑟。

解毒虽然重要,那女人也固然有趣,可解除一个未知的危险,更为重要!

“和风,去将军府盯住乔烟绾。若有异动,格杀勿论!”

站在门外的秋月对着空荡荡的院子高声说道。

很快,一道男声不知从何处传来:“领命!”

微风拂过,竹林旁轻轻颤动着,彰显着有人离开过的事实。

第二日一早,乔烟绾的院子就被敲响了。

乾明主动走到门口,刚推开门,一个穿着短衫的家仆弯下身子,说道:

“老爷请大小姐前去用餐。”

还不等乾明开口,一旁的揽枝却站了出来,绷着脸说道:

“且等我禀报小姐。”

说罢,她转身朝内院走去。

从前请小姐去用餐,都是百般羞辱,想起这些,揽枝心中虽心中仍有惧意,可是乔烟绾先前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

小姐都这般勇敢强大了,她一个丫鬟也不能拖后腿,揽枝咬着牙,给自己加油打气。

“小姐。”

来到乔烟绾面前,她像是有了主心骨,心中残存的那一丝惧意消失无踪。

“何事?”乔烟绾已然起床,正在镜子前梳妆。

“有人传话来说,老爷请您去用餐。”

听到这话,乔烟绾挑了挑眉,眼底满是戏谑。

“哦?”

一抹讥讽从她眼中划过,她自是知道,昨晚发生了那样的大事,乔正中必然坐不住。

只是原主的记忆告诉她,每一次堂前用餐,刘氏母女二人会想方设法戏耍她。

吃不到饭不说,还得一身狼狈的回来。

平日里也不会给她送饭食,都是主仆二人去厨房里要,甚至是偷。

放下手中的东西,瞧了一眼面上还有些忐忑的揽枝,乔烟绾挥了挥手,冷笑道:

“去!当然要去!”

话音刚落地,她便领头朝门口走去。

乔烟绾将乾明左琨二人留在了院子里,一方面是没必要带着他们,乔正中心里有数,不敢轻易动自己。另一方面则是,让二人看好院子里的东西。

原主当真是一穷二白,景辞宣的这些赏赐,就是她现在的老本了。可万万不能出事,她往后想要四处打点还得花不少钱财呢。

不多时,一行人便走进了饭堂。

“大小姐到了。”

那家仆冲着乔正中弯腰说道,随即又转身候在门口。

扫视一圈,偌大的饭桌旁就坐着两个人。

身居正位的自然是脸色依旧不大好看的乔正中,而他身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便是这将军府里的唯一妾室刘氏了。

不得不说,这刘氏也颇有些手段。

自从乔烟绾母亲去世后,乔正中迎进府也只有她这么一位。虽说身份之别让她无法坐上正室夫人的位置,这些年来,却也是将府内掌控在手中。

瞥了一眼眼神阴毒的刘氏,乔烟绾不等乔正中发话,自己便大喇喇的坐下了,正好在二人对面。

“大小姐当真是金尊玉贵呐,竟让老爷等了许久才来。”

她一落座,刘氏那阴阳怪气的声音便响起了。

乔烟绾一声冷笑,看着刘氏,满面寒意。

“狗当了主子,就忘了真正的主子是谁了?”

“你!”

指着乔烟绾,刘氏被气的不轻,胸脯不停的起伏着。

她倒是想狠狠骂对方一顿,可碍于昨日乔正中才斥责过自己,此时也摸不准他的心思。

缓了缓神,刘氏转过身,楚楚可怜的看向乔正中,娇嗔道:

“老爷~您看,大小姐不仅让您苦等这么久,还口出恶言,这传出去,还说是我将军府不会管教女儿呢。”

看着刘氏半老徐娘还一副小女儿作态,乔烟绾只觉得好笑,扶着下巴轻笑出声。

莫名听见她的笑声,刘氏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父亲好心放你一个妾室上桌,你就蹬鼻子上脸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乔烟绾突然厉声说道,眼底的狠意似乎化为实质,将刘氏镇住了。

微微勾起嘴角,她状似漫不经心的继续说着:

“再者,本郡主是一品,父亲呢,充其量也就是三品。等本郡主用膳,不是理所应当吗?还是说,你这个小小的妾室,不把本郡主放在眼里?!”

这一番话,把刘氏堵得张着嘴却出不了声。

乔烟绾都把衡阳君主的名头搬出来了,这可是比乔正中还高的称号。

可刘氏不甘心,咬咬牙,眼底满是怨恨和阴毒。

“可老爷是你的父亲!让父亲等你,你怎能如此不孝?!”

尖锐的声音完全不复刚才哀求时的婉转,让乔正中都有些厌烦。

“先君臣后父子,你连这个都不懂?也是,一个出身低微的妾室,能懂什么?”

轻轻一笑,乔烟绾脸上是赤裸裸的不屑与嘲讽。

刘氏心中一痛,出身是她无法衡越的巨沟,也是她不能提及的痛处。

此时被乔烟绾点出来,气的红了眼。

眼看着两人之间剑拔弩张,乔正中黑着脸怒拍桌吼道:

“够了!开饭!”

几人身后早已等待许久的仆从这才上菜,琳琅满目的摆满了桌子。

“烟儿,你这一撞,倒像是换个人呐。”

乔正中意味深长的看了乔烟绾一眼。

听了乔正中的话,乔烟绾面不改色,神情自若。

“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小死了一回。难不成还像以前那般唯唯诺诺,任人欺辱,继续等死不成?”

这话刺得乔正中面皮抖了抖,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挂不住。

他暗骂一声,又道,“昨夜府内闹了刺客,你可知情?”

果然是为了此事来的。

乔烟绾故作不解,道,“府内出了刺客,父亲该找亲兵才是,找我作甚?”

一句话将乔正中后面的话堵死了,他神色莫名的看了乔烟绾一眼,没看出什么破绽之后,便不再开口。

那样东西,极为重要。

只是他一时半会,也看不出乔烟绾的不对来。

乔烟绾见状,就开始吃饭。

昨夜她还责罚了几个侍卫,乔正中不可能不知道,这番只是试探罢了。

吃完早饭,乔烟绾优雅的擦了擦嘴,突然道,“娘亲去世时,似乎有留了间铺子给我。父亲,您说是也不是?”

早膳风波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乔正中怔愣了一瞬。

当年乔烟绾的母亲褚明翠医术了得,悬壶济世,为自己也攒下了一片家业。

只是碰见了乔正中这个渣男,将所有的家产倾囊相授。独独漏了这间药铺,也正是如此,才会在弥留之际想起,说了留给自己的女儿,也算个念想吧。

“是,怎么?”乔正中挑眉看她,不知道她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那铺子呢?女儿也将要成婚了,我娘亲的嫁妆也该是还给我了吧?”

脸上带着冷笑,乔烟绾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乔正中,说道。

先不说这本就是属于原主的东西,再者,她要在这个世界立足,钱财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样一个铺子,不拿白不拿,何况本就是她的!

“你一个大家闺秀,拿着铺子作甚?!待你出嫁时,我自会给你带进嫁妆中的!”

见到他又摆出父亲的威严,乔烟绾不怒反笑。

“看来,父亲是不想和我好好谈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

重重的把筷子拍在桌上,乔正中承受不住这般压抑的气氛,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开始觉得,面前这个女儿,要比他曾经面对过的尸山血海还要令人头皮发麻。

微微抬起下巴,乔烟绾眼神很是平静,她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说道:

“父亲这话可就太严重了,女儿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笑容慢慢在她的嘴角扩大,乔正中看在眼里,却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如果父亲执意坚持不放手,那女儿只能上禀陛下,说父亲大人把持着娘亲的遗产,借嫁妆之名来藏私。”

轻飘飘的话语仿佛千斤坠,压的乔正中憋红了脸,也说不出半个字。

他咬牙指着乔烟绾,半晌只说了一个字:

“你!”

“还请父亲三思呐,您一个大将军,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小铺子,闹到皇上跟前失了君心不是?”

乔烟绾脸上挂着盈盈浅笑,却晃得乔正中眼睛生疼。

稳稳的拿住对方的死穴,她根本不怕对方不松口。

乔正中气急,猛地站起身,死死盯着乔烟绾。

一旁的刘氏面带惶恐的拉开距离,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恨不得添油加醋让乔正中立马整治乔烟绾。

不过经历先前那一遭,这回她学聪明了,闭着嘴看戏。

半晌,乔正中才铁青着脸甩出一句话:

“好!你要就给你!”

言毕,狠狠拂袖而去。

他到底还是低了头,不愿为这点小事捅到景辞宣面前去。

乔烟绾脸上笑意不减,如墨般的眼珠紧盯着刘氏,慢悠悠的又开了口:

“该是我的,就得是我的!以前被你们霸占了,从今日起,我便会一件件的逼你们吐出来!”

“你什么意思?”刘氏拧着眉头,心中不祥的预感升起。

“什么意思姨娘还不明白吗?这些年我作为将军府嫡小姐,还有一品衡阳郡主的月俸赏赐,劳烦姨娘今日之内悉数还给我。”乔烟绾也跟着起身,冷冷的说道。

这些年原主的那些月例银子,可也是一笔不菲的数字,她自然不愿意白白便宜了刘氏。

丢下这句话,乔烟绾也不管刘氏,就跟着乔正中边走边道,“择日不如撞日,女儿现在就陪父亲去取地契。”

未免夜长梦多,她还是得早日把铺子的地契拿在手里才是上策。

横了她一眼,乔正中倒也没再说什么,黑着脸直奔书房。

见状,刘氏也坐不住了,忙放下筷子,跟在二人身后,心中忐忑不安。

“拿好!”

从书房里翻出那张泛黄的地契,乔正中拍在桌上,脸色不善。

乔烟绾笑了笑,毫不在意他的态度,仔细瞧了瞧地契,确认无误后才收回怀中。

看到她这幅小心谨慎的模样,乔正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一间破药铺罢了,你这模样倒是追债的一般!”

“对啊,不过是一间药铺,父亲为何推三阻四不肯还给女儿,偏生要霸占着呢?”

斜视着乔正中,乔烟绾脸上挂着笑意,眼底的讥讽之意却一览无遗。

“你!”

又被噎了一句,乔正中指着她,怒目圆瞪。

“好了,既然地契归还了,女儿就不打扰父亲了,先行告退。”

轻瞥一眼气的跳脚的乔正中,乔烟绾收敛起笑意,施施然离开。

地契到手,心里也舒坦了,她自然懒得和这个男人多费口舌。

看着地契被乔烟绾拿着带走,刘氏站在一旁心里十分焦急。

她想要开口,看了一眼还在气头上的乔正中,又硬生生憋了回去,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乔烟绾离开。

坐下来的乔正中无意间瞥见了立在一旁的刘氏,皱眉问道:

“你还杵在这儿作甚?”

许是因为今日乔烟绾扰得他心神不宁,现下瞧着自己这个美艳的宠妾都不大顺眼。

突然被叫住,刘氏慌了神,又迅速镇定下来。

莲步轻移,她款款走到乔正中身边,轻柔的给他拿捏肩膀。

这招果然受用,慢慢放松的乔正中舒服的眯了眯眼,神色缓和下来。

见到他假寐歇息,刘氏试探性的开了口:

“老爷,您真的要将那间药铺还给乔烟绾?”

听了她的话,乔正中摆了摆手,眼睛都没睁开。

“左右不过是间亏损的铺子,她一个姑娘家,翻不出多大的风浪。随她折腾去吧!还有,她现在入得皇上的眼,那月例银子,该是多少,给她送过去。”

乔正中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于他来说,自己仕途顺遂,官场畅通才是要紧事。

一间年年亏损的小铺子,入不得这位大将军的眼。

“是。”

刘氏只得干笑着应了,脸上却是掩盖不住的担忧。

今日乔正中对她训斥了两回,她可不敢再触对方的霉头了。

万一对方真动了怒,那自己母女二人的好日子便就到头了。

只是,这铺子的事儿,她不得不忧愁啊。

乔正中是个五大三粗的将军,向来对经商之事嗤之以鼻,不爱搭理。

府里的田产商铺都是由管家,或者刘氏去打理。

尤其是褚明翠留下的这家铺子,他根本碰都不愿碰,直接扔给了手下。

除了每年年底的例行汇报,他就再也不知其他消息。

而这就给了刘氏可趁之机。

药铺本身是个油水肥厚的铺子,一般简单的打理都不会有所亏损。

可管理这家药铺的,偏生就是刘氏的娘家兄弟——刘宝根。

乔正中不知情,刘氏怎会不知?

自家这个兄弟好吃懒做,贪财好色,多半是敛财厉害了些,才导致药铺的账目上出现这么大的亏损。

不过,这些年用刘氏从中掩盖打点,倒是没被乔正中发现什么。

现下这铺子还给了乔烟绾,那就不好说了。

若是以前那个软弱可欺的乔烟绾,她威胁几句便了事。可如今的她,明显不是个善茬,这件事怕是不会善了。

刘氏心中装着事,敷衍的宽慰了一会儿乔正中,便赶回自己房中。

“明珠。”

刘氏刚进房,便将房门紧闭,召开自己的贴身丫鬟。

模样约有二十来岁的女子朝她行了礼,露出一张平淡无奇的脸蛋。

“夫人,奴婢在。”

紧紧拉住她的手,刘氏神情慌张,半晌才稳住心神。

她低下头,在明珠耳边低语道:

“快传信给大舅爷,告诉他,老爷把他那间药铺还给乔烟绾了,让他把铺子里那些假帐都给遮掩好了,别把拿住把柄。”

闻言,明珠脸上露出一丝惊讶,旋即点点头,转身便要出门。

刘氏眼珠子转了转,又拉住她,补充了一句:

“若是可以,让他千方百计给那个小贱人搞破坏,绝不能让她这般容易就得逞了!”

“是!夫人!”

明珠领了命,匆忙出了府。

刘氏坐在房中,神色又惧又恨。

得想想办法,她可不能任由乔烟绾继续为非作歹!

小说《暴虐王爷绕指柔》 第12章 敌人的敌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暴虐王爷绕指柔》非常好看,不管是对于男主和女主的刻画,还是一些配角,都很细腻,特别是男主对于女主一开始的深爱,女主却不爱他时,心里那种强烈的感觉,引人触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