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蜜爱撩人

蜜爱撩人

作者:描边大师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3 13:46:09

小说蜜爱撩人,是由作者描边大师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林语丹意识不清,未经思考的话脱口而出:“你不是死了吗?”男人温柔的摩擦着她的脸蛋,平日里精明的女人此刻却虚睁着双眼,朦胧的剪眸中似有水光。“可是我舍不得你。”“嗯……”林语丹没有过多的头脑去思考这句话里的含义,不自觉的应下又要昏昏睡去。男人看着她,良久,半梦半醒的林语丹隐约听见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夹杂着一丝安慰:“睡吧。”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语丹睁开疲惫的眼眸,天已经大亮了。
展开全部

他没死?

艳丽喜庆的婚房,水蓝色的大床躺着个不省人事的女人。

她光洁白皙的脸庞安静得宛如瓷娃娃,弯弯的柳眉精致,有光泽的秀发散乱的披散在床上。

大床正对面的黑木桌上立着一副黑白照,相片里的男人剑眉飞扬,鼻梁英挺,微薄的嘴唇淡淡的抿着。

林语丹模糊睁眼,隐隐作痛的后脑勺牵扯着脑部神经一跳一跳。

今天是她的新婚之夜,她却被打晕丢在这里。

旁边的床骤然下陷,紧跟着一具男性躯体将她压在身下,一只手毫不迟疑的控制住她正欲抬起的手,另一只温暖的大手却轻柔的抚过她的眉眼。

抚摸的动作温柔得让林语丹一阵恶寒。

男人似乎没有感受到她的怨念,柔软的指腹轻轻的按压在她的嘴唇上,深邃的双眼扫过那张似乎在安眠中的秀丽脸庞。

喉结上下滚动,一声轻笑从男人的喉咙中溢出:“醒了?”

她强撑着意识,抬眸却对上黑白照上那熟悉的双眸——严谨、清冷。

林语丹迷迷糊糊的开口:“邵念华?”

“是我。”

带着磁性的嗓音如往常般清冷。

林语丹意识不清,未经思考的话脱口而出:“你不是死了吗?”

男人温柔的摩擦着她的脸蛋,平日里精明的女人此刻却虚睁着双眼,朦胧的剪眸中似有水光。

“可是我舍不得你。”

“嗯……”

林语丹没有过多的头脑去思考这句话里的含义,不自觉的应下又要昏昏睡去。

男人看着她,良久,半梦半醒的林语丹隐约听见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夹杂着一丝安慰:“睡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语丹睁开疲惫的眼眸,天已经大亮了。

她一脸茫然的盯着天花板,有什么在脑海一闪而过。

昨晚被欧云涛打晕后她便失去了意识,可她迷朦见却见到了她的新婚丈夫——邵念华。

可……邵念华不是死了吗?

猛的想起昨晚的场景,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完好的衣服,而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她不相信鬼神一说,但昨晚在她身上的触感却显得那么的真实。

目光落在黑白照上,林语丹突然心头猛跳,明明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却几乎是落荒而逃那个房间。

欧云涛坐在一楼大厅,悠闲的翻着杂志。

林语丹下了楼,眉眼中隐隐藏着怒气,只一言不发快步走向欧云涛。

突然。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在别墅中响起,周围的佣人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般各自工作。

欧云涛脸上立马浮现了五个清晰的红掌印,惊愕的同时他怒不可遏的扬起手,正要破口大骂,却在看见林语丹怒气冲冲的神色突然收手笑了起来:“大清早的怎么了这是?昨晚没有跟我做,欲求不满?”

欧云涛变脸的本事她早已经见怪不怪,他的话外之意却让林语丹冷冷的看着他:“欧云涛,你还真是无耻!”

她现在是邵家的少夫人,林语丹微微上挑的眉毛似乎没有压抑讥诮的感觉,欧云涛楞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揶揄道:“好玩不过嫂子,嫂子不如今晚试试我行不行?”

昨晚他本就应该得手的,要不是父亲一个临时电话,林语丹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林语丹冷冷的撇过他轻浮的表情,警告道:“我肚子里有邵家的孩子,你敢动我,你就不怕一尸两命?”

欧云涛好笑的勾起唇角:“邵家的孩子?谁知道它是不是个野种?”

邵念华刚死,林语丹就冒出来说怀了邵念华的孩子,怀疑她的人可不少,也只有老太太老糊涂了才会把这个装清纯的落魄女人接进家门。

“你不也是野种?”林语丹勾唇,毫不留情的反击。

和欧云涛恋爱三年,为了他进入邵氏,但她识人不淑,不仅没有察觉到他藏在温和表皮下的狼心狗肺,更是引狼入室让他害得林家家破人亡,这笔帐,她一定会让欧云涛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欧云涛被戳中了痛处,向下的眼角突然阴森的压了压:“是啊,我是野种,难怪丹丹跟我在一起不肯给我,那么你又是什么时候爬上邵念华床的?我们在一起一年还是两年的时候?”

林语丹脸色未变,脑中想的却依旧是昨晚的事情。

难道真见到邵念华的鬼魂了?

“怎么?不敢承认?”欧云涛低声道,突然笑了一声。

她顺着欧云涛的目光看过去,邵家主母刘淑珍正在佣人的搀扶中下楼。

刘淑珍已经年过半百,但一双眼睛却精明无比,她威严的扫过两人:“大清早的,吵什么?”

林语丹垂了垂眼眸,目光只落在刘淑珍的龙头拐杖上:“祖母。”

欧云涛撇了她一眼,意有所指道:“怎么祖母一下来,语丹就不吵了,难道是做贼心虚了?”

听见这句话,一双剪瞳微微动了动,她没有抬头,却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在注视着她。

林语丹的态度不卑不亢:“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欧云涛却早就准备,见林语丹不承认,他扭头便把手机解锁递给刘淑珍。

语气中掺杂了一丝快意:“祖母您看,这些照片就是证据,林语丹和我谈了三年恋爱,但她是个不安分的人,生活作风混乱,我再怎么样也是个男人,最后实在无法忍受,只好和她分手……”

刘淑珍一一划过照片,大部分是林语丹和欧云涛在一起时的照片,小部分是她在不同场合与不同男人拥抱聊天的照片。

锐利的双眼扫过林语丹白净的小脸,“你怎么说?”

“祖母……”林语丹在看见照片的一瞬间便知道欧云涛怀的是什么心思了,那些照片大多数是她在应酬时候的场景,如果视线再宽广一些便能拍到同她一起的邵念华,但刁钻的角度反而让照片的气氛看起来暧昧不清。

“还有什么好辩解的?”欧云涛趁热打铁,将目光落在她尚且平摊的小腹上:“林语丹,我和你在一起三年,你为了钱,什么做不出来?孩子是谁的你敢坦白么?”

林语丹一时语塞,沉默了两秒。

见状,欧云涛眯了眯眼睛,向下的眼角闪烁着恶意报复的快感:“祖母,我看她就是想来骗……”

“啊…好痛…”惊呼声中,林语丹双腿一软便跌落在了地上,脸色苍白的捂住肚子。

给你一个继承人

刘淑珍也被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林语丹只护着肚子痛呼,刘淑珍顾不上追究那么多,立马便招呼人将林语丹送进了医院。

欧云涛的计划被打断,他死死的盯着一群人蜂拥而去的身影,突然阴冷一笑,踱步跟上了众人的方向。

众人兵慌马乱的将林语丹紧急的送到了医院。

医院的医生接到了通知,早已经在手术室等候。

半小时后,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让护士将昏睡不醒的林语丹推进病房休息。

刘淑珍在管家的搀扶下走过去,严厉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语丹现在肚子里面的孩子是邵家唯一的继承人,绝不能出任何闪失。

医生拿出一份检查报告,对刘淑珍恭敬的说道:“老夫人,少奶奶应该是吃了有堕胎药成分的东西,才会突然腹绞痛导致昏迷,我们已经进行了洗胃,胎儿目前安稳。”

刘淑珍眼神闪过一丝冷意:“我老太婆倒是要看看是谁手这么长,伸到了我的面前来。”

刘淑珍雷厉风行,立马便通知了人去查,此时管家凑上来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刘淑珍的神色几经变换。

最终,拐杖重重的跺在地上,犀利的双眸射向墙角看戏的欧云涛,怒道:“混账东西,给我滚过来!”

欧云涛神色一凛,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祖母,怎么了?”

话说着,他的眼神不自觉的往病房里飘。

这副模样落在刘淑珍的眼里就是做贼心虚,刘淑珍愤怒的看着他道:“给我搜!”

“祖母?”欧云涛不可置信的被管家钳制住双手,管家人到中年,他竟然半分挣脱不得。

邵家的主奶奶,果然不是个省油的东西。

快速的搜索完欧云涛的全身,管家正要对刘淑珍摇头,目光却突然严肃了不少,他从欧云涛的口袋中摸出了一颗很小的药。

“这是什么?”欧云涛神色终于开始慌张。

管家将药物送去检查,很快出了结果。

是一颗含有堕胎药成分的药品,和刚才医生说的不谋而合。

刘淑珍皱眉,方才便堆积在内心的怒火不由得从心中窜了上来,她上前一巴掌狠狠的甩在欧云涛脸上。

“你在邵家这么多年就学到这些偷鸡摸狗的招式!真当我不会把你逐出家门!”

她的亲孙子邵念华车祸身亡,林语丹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是谁的,现在对她来说都是个稳住大局必不可少的筹码,而欧云涛这个蠢货却一而再的坏她的事情。小!三生下来的种果然目光短浅!

欧云涛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不自觉的要去抓住刘淑珍离开的衣角:“不是,祖母,你听我解释……”

仓皇的解释声和脚步逐渐远去,病房门口恢复了宁静。

病床上没有血色的娇俏女人睫毛微动,睁开的双眸平静,仿佛一切尽在掌控。

原本她在去邵家表示自己怀孕之前,便在当医生的闺蜜方熙那里得到了一份吃了可以造成假孕现象的药物。

而想要赢得老夫人的信任又不露馅,最好的方式便是医院的一纸孕检报告,方熙父亲的医院距离邵家最近,她如果出了事,一定会第一时间送到这里。

也幸亏她足够了解欧云涛,料定这渣男不会放弃污蔑诽谤她的机会,于是她便在和欧云涛对峙的时候便将那颗药放了进去。

说起来还得多谢欧云涛的推波助澜,才能让她这件事这么顺利。

既然老太太这一关过了,那么以后她要报复欧云涛和调查姐姐的下落变得轻松了许多。

三天后,医生吩咐要静养的林语丹被刘淑珍派管家亲自接回了邵家。

欧云涛经过上次的事情,似乎收敛了许多,甚至不会刻意出现在林语丹的面前。

半夜卧房,床头柜上的看书灯静静的亮着,林语丹从浴室出来,手里拿着毛巾搓着乌黑的头发,丝绸的睡衣裹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显得格外诱人。

突然,她表情僵了一瞬,愣怔了半晌才吐出一句:“你……”

角落里传来一声低笑,沙发上的男人见她出来,这才起身熟门熟路的上了床。

昏黄的书灯让他的身姿变得影影绰绰,他一脸云淡风清,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出现让林语丹的心底掀起了多大的惊涛骇浪。

“怎么,你怕我?”

似乎是察觉到了林语丹的不安,邵念华深邃的双眸定定的看着她,里面盛着点点笑意。

人比鬼更可怕多了。

林语丹垂下眸子仔细的打量了斜靠床头的邵念华两秒,迟疑着开口:“你是人是鬼?”

她是唯物主义者,但死而复生的人的确让她怀疑了自己的信仰。

邵念华却突然低沉的笑了笑,走过去将林语丹娇小的身影笼罩在其中:“你觉得呢?”

如雕刻般深邃的五官近在咫尺,林语丹第一次和自己的顶头上司近距离接触,一向淡定的眼底不由得闪过一慌乱:“你让开一些。”

“你别怕。”邵念华安抚似的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我要是真死了,也会留在你身边。”

林语丹微微避开了邵念华,侧过了头:“为什么?”

邵念华低笑,喷出的热气落在她的侧脸上痒痒的:“林秘书连死人都愿意嫁,可见对我的感情有多深,既然这样,我当然要完成你的心愿了。”

林语丹直觉他说的这句话另有深意,眉头皱得更深:“什么心愿?”

幽深的目光意有所指的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当然是给你一个真的继承人。”

略带戏谑的嗓音在静谧的房间格外明显,距离超过安全范围的两人气氛更是溢出了丝丝暧!昧。

“继承人?”

从门口路过的欧云涛不经意的听见了这句话,他虽然听的不太真切,但能够确定是个男人的声音,嘴角蓦然勾起一抹冷笑,偷人偷到邵家主家来了,林语丹啊林语丹,你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既然如此,也就别怪他不讲往日情分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福小姐姐点评:

人物的性格鲜明,前期可能不太好,但到后面就非常好看,写到现在,《蜜爱撩人》这本小说已经非常好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