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夫人又耍赖了

夫人又耍赖了

作者:诺一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7 12:17:04

诺一给大家带来的《夫人又耍赖了》讲述了:陆怜儿察觉到他的动作,想到不想就抓紧他衣襟,“我害怕,你别走。”“我不走,睡吧!”夜思哲亲上她的额头。他给陆怜儿盖好被子,自己则在旁边躺下。听着陆怜儿均匀的呼吸声,他提着的心这才放下,“怜儿放心,我不会放过那些让你受伤害的人。”夜思哲的话似低喃,似誓言。————第二日,陆怜儿是被一阵鸟叫声吵醒,当她看到墙上钟表时针指向数字九时,整个人都傻了,“嚯”的一下起身下床,跑到衣柜前选衣服。
展开全部

夫人又耍赖了::噩梦

“陆怜儿,你为什么还没死……怜儿……怜儿……”

“啊!”

四周漆黑一片,陆怜儿什么都看不见,可她却能清楚的看到身后追着她的人,程洁,程莹莹还有方进伟。

陆怜儿被这情景吓得脸色惨白,跑的飞快,可就是甩不掉这几人。

忽而人影消失,换成了一张惨白面孔,双目空洞,毫无感情的质问道:“怜儿,我死的好惨,你为什么不帮我报仇?”

陆怜儿摇头,哭着大喊:“妈,我没有不帮。”

“你就是忘恩负义,枉我生了你。”

陆怜儿听到这话,眼里的泪水更加的汹涌,慢慢的蒋依依的脸换成了夜思哲,他双目圆睁,眸子里猩红一片,在黑夜里显得格外骇人,怅然开口。

“我不惜冒着已命换命的风险救活你,你为什么还要负我。”

“不,哲哥哥,怜儿不要你死,哲哥哥!”

一声惊呼,陆怜儿蓦地睁开眼,入目的一片昏黄的暗色,很暖,完全没有刚刚的冰寒刺骨。

目光再一转,就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眸子,夜思哲见她睁开眼,眉宇间的焦急之色才稍稍褪去。

“怜儿,是不是做噩梦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他,而且还目不转睛。

“喂,回神了。”说着,夜思哲抬手去捏她的鼻子。

唔……

陆怜儿闷哼一声,呆滞的眼底有了波动,旋即她身子前倾,一头扑进他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哲哥哥,我梦到你死了,吓死怜儿了。”

这丫头……

夜思哲心头一软,轻拍她颤抖的肩膀,安抚着:“那是梦,不是真的,我不是好端端的在这里么?”

听后,陆怜儿的哭声变得更大了,虽然是梦,但当时的心痛却是真的,她只要一想到夜思哲梦里的惨状,心就抑制不住的痛,痛彻心扉。

“还有妈,她说我不孝。”陆怜儿说的很小声,语气里添了一丝伤感。

夜思哲收紧拥着她的手,脑袋里在搜寻有关蒋依依的记忆,“岳母是最和善的,而且很疼你,绝对不会埋怨你,肯定是婚礼上的事惊到你了,别多想。”说完,他欲起身里来。“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

陆怜儿察觉到他的动作,想到不想就抓紧他衣襟,“我害怕,你别走。”

“我不走,睡吧!”夜思哲亲上她的额头。他给陆怜儿盖好被子,自己则在旁边躺下。

听着陆怜儿均匀的呼吸声,他提着的心这才放下,“怜儿放心,我不会放过那些让你受伤害的人。”

夜思哲的话似低喃,似誓言。

————

第二日,陆怜儿是被一阵鸟叫声吵醒,当她看到墙上钟表时针指向数字九时,整个人都傻了,“嚯”的一下起身下床,跑到衣柜前选衣服。

新媳妇进门第一天是要去给公婆敬早茶,她睡到这时候,还怎么敬茶啊!

陆怜儿看了一眼门口候着的佣人,尴尬的问:“少爷在哪呢?”

“回夫人,少爷此刻正在餐厅。”

等她到餐厅后,才发现全家人都在。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早上好!”陆怜儿僵硬的勾勾唇角,强扯出一抹笑意。

“怜儿醒了呀,快过来吃饭。”罗拉示意下人把夜思哲旁边位子上的椅子拉开。

“谢……谢妈。”陆怜儿已经窘迫到了极点,坐过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埋怨夜思哲,“你起来了,为什么不叫我啊?”

她的声音压的很低,而夜思哲却是语调如常,“你昨天那么累,所以想让你多睡会。”

“你……”陆怜儿被气到,咬牙开口:“我说,你就不能小点声吗?我要脸!”

俩人的拌嘴,在几个长辈咱俩变成了打情骂俏。

“怜儿,思哲说你昨天累坏了,让你多睡一会。”罗拉出声,替儿子解围。

“怜儿,你太廋了,要多注意保养身子才行。”说话的是坐在上位的夜家老夫人洛可人。

陆怜儿小时候经常去夜家,跟洛可人也算亲切,“谢谢奶奶,怜儿会注意的。”

“单只是你注意可不行。”洛可人说的别有深意,转而看向自己孙子,“思哲,你要懂疼媳妇,不可让她太过劳累。”

夜思哲在面对洛可人时,态度变得格外认真,“是,孙儿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陆怜儿眼神变得茫然,她不懂自己的身子为什么会跟夜思哲有关……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细想,思绪便被洛可人打断,“怜儿,我记得你小时候脸蛋圆圆的,胖嘟嘟的很好看,现在怎么瘦成这样了。”

呵呵!

陆怜儿欲哭,奶奶她那是婴儿肥……

洛可人把她的神情看在眼里,语气陡然转冷,“一定是你那个继母苛待了你,才把一个好端端的孩子养成这样。”

“妈,程学妹不是那样人。”罗拉忍不住开口,替程洁辩解一句。

洛可人当即沉了脸色,回怼道:“自己好友死了没多久,就嫁给好友的丈夫,如此行事的人能有什么好样?”

“这……”罗拉被问的无言以对,在陆正宇事上,她也觉得很不妥。

陆怜儿听了洛可人的话,心情大好,可也注意餐桌上气氛的冷凝。

“奶奶,程姨对我还不错。”说完,她又忙起身,用公筷给洛可人加菜,“奶奶,我记得你喜欢吃鱼,尝尝这鱼味道如何。”

而后又给罗拉夹,“妈,今天笋炒的火候刚好,你也尝尝。”

罗拉最喜欢笋的味道,她见儿媳也记得她的口味,脸色顿时缓和下来,“好,妈尝尝。”

有了她的活络,餐桌上的气氛总算热闹起来。

洛可人本就喜欢陆怜儿,现在成了孙媳妇,更加疼爱,“思哲啊,你们小年轻不都流行度蜜月么!你也带着怜儿出去转转。”

“奶奶,我要顾着公司。”夜思哲说的无奈。

“公司还有你爸,思哲放心去玩吧。”一直沉默的夜老太爷突然发话。

“爸,我也该退休了。”夜枫只要想到没时间陪自家老婆,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想退休,等思哲回来了再说。”夜震是夜家最有威严的,他的话无人敢反对,只除了洛可人。

而夜枫只有听从的份:“好的,爸。”

“怜儿,我给你定了去Y国的机票,还有旅游攻略,你们好好去玩。”罗拉说的高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老公脸色已经黑成墨色……

夫人又耍赖了::拒绝蜜月旅行

去度蜜月呀!

陆怜儿看了下罗拉给他们准备的旅游章程,满满排了一整个月。

离开这么久,说不准程洁那边有生出什么事,她可不能走。

而且……

她注意到夜枫难看的脸色,这嫁进来的第一天,就把公公得罪了,太不明智了。

“妈,你的安排很周到,我真的很喜欢。”陆怜儿说的很由衷,旋即脸上的笑靥消失,为难的开口:“只是我父亲的身体还没康复,这个时候离开,我不放心,所以我可不可以等父亲好点了,再去度蜜月。”

罗拉看出她的小心跟胆怯,不由得一阵心疼,现在她不禁也开始怀疑这孩子在陆家的境遇。

“好孩子,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们家没有那么规矩,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罗拉心疼的同时,又觉惋惜,“一个月的时间确实长了些。”

夜枫听闻,表示赞同,所以就不要去度蜜月。

“所以,就去半个月吧,别白白浪费了这新婚。”

说完,她感受到丈夫强烈的目光,侧眸无声询问,此时夜枫的眼神里清楚的写着:“半个月的时间也很长。”

可罗拉的心思都在儿子儿媳身上,根本没精力去深究丈夫眼神里的含义,见他不说话,又转过头,去看陆怜儿。

“怜儿,你们可以去近一点的地方玩,你父亲这边,有我们帮你照看着,尽管放心去玩。”

这……只要有程洁母女在,她一天都不能离开这里,

陆怜的犹豫着,先是看了一眼夜枫,又把目光夜思哲身上。

这男人正在悠哉的喝着咖啡,没有半点要替她说话的意思,看来只能靠她自己了。

“妈,陆氏现在才步入正轨没多久,少不得人去盯着,大哥二哥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分不出太多精力,小弟还没毕业,所以只能是我去陆氏坐镇,这样一来怕是连半个月都……”

陆怜儿说的提心吊胆,深怕她三番两次扫罗拉颜面,会引起这个婆婆的不满。

没想到罗拉只是惋惜的开口,并没有一点怒色,“不去就不去吧,不过怜儿你也别太累到自己,有什么事就找思哲帮忙。”

陆怜儿的懂事让罗拉更加心疼,她记得程洁跟她说过,这孩子被她的两个哥哥宠的刁钻任性,一副大小姐脾气。

可她看到的陆怜儿却是端庄孝顺,而且还很识大体。

近几年陆怜儿鲜少来夜家,有关她的事都是程洁透露出来的。

这时,夜震也开口道:“怜儿你现在是我夜家人,什么事都有夜家撑腰,遇到困难就跟家里说。”他的声音极具压迫感,陆怜儿每每对上他,都生出一股敬畏之心。

“谢谢爷爷。”

夜震习惯性的转动着手里的佛珠,他对这个乖巧的孙媳很是满意,又一次开口:“阿哲,陆家的事你多上上心,累坏了怜儿,我饶不了你。”

夜思哲唇角微扬,难得露出一抹暖意的浅笑,“好,我一定会上心的。”

洛可人轻“咳”一声,“就算不旅游,也没有马上工作的道理,怎么也要等到三天回门之后,正好我们要回山里老宅,你们也跟着去住两天。”

稍一停顿之后,又继续说:“那里风景不错,能增进感情。”

陆怜儿并没有理解洛可人话里的深意,只是觉得由一个月缩短到两天,自己再拒绝就说不过去了。

“好啊,怜儿小时候去过老宅,我还记得门口的阿黄憨憨的,特别可爱。”

“这都多少年了,阿黄早就没了。”洛可人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怀念,不过马上就释然了,“阿黄没了,还有它的孩子,怜儿去了可以跟她们玩。”

吃过早饭,夜震跟洛可人去后面的花园散步,并没有多留,而罗拉也打算拉着陆怜儿去商场买东西。

这时,夜枫开口叫上儿子:“阿哲,你先跟我去书房,交代一下手头的工作。”

不等夜思哲回话,罗拉先开口,“不行,阿哲要和我们一起去商场。”

“老婆,我要接手思哲的工作,总要了解情况吧?而且让司机送你们去啊。”对于罗拉偏向儿子,夜枫表示很不满。

“要了解,去问楚涵,现在我们现在就要去商场。”说着,罗拉就把丈夫往门外推,而夜思哲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二人。

“好吧,那我还是先去公司吧。”夜枫实在是拗不过自己老婆,只好决定去公司。

————

商场内,装饰华丽,集结了全球各地的高端品牌。

“太太,你女儿好漂亮。”

镜子里的陆怜儿上身是一件浅粉色V短袖小衫,下身是同色的一字短裙,顶级的设计把她的好身材完完全全都展现出来。

“这是我儿媳。”罗拉看了一圈,最后定格到她的脸上,“嗯,我也觉得好看。”

“那就买这件。”陆怜儿也觉得这衣服跟自己很合,她是真的想来买衣服,前世的自己根本没打算嫁给夜思哲,也就没有把随身的东西搬到婚房。

罗拉一直都想要生个女儿,奈何生夜思哲时难产,伤了根本无法再生育,不过现在可以补偿遗憾了。

“一件怎么够。”而后,罗拉平静的吩咐身后的服务员,“按照我儿媳的尺码,把这里每个拍子的当季新品都打包一件。”

“好的,太太。”服务员很恭敬的颔首,脸上没有一丝惊讶。

陆怜儿看着面前堆成小山的衣服,心想这是不是太多了,就是陆家没落魄时,她也没有这么买过衣服。

这时听见罗拉说:“怜儿,走我们去逛别家。”

还逛?

罗拉没有去看她,而是走到前台,在递出银行卡的前一秒,面前却多出另一张卡,她侧头看向儿子。

夜思哲只说:“我的老婆,我自己养。”

几人出来,陆怜儿见旁边是一家睡衣店,才停下脚步,“妈,我想去买点东西。”

夜宅的那些睡衣,是真不能再穿了。

“去吧。”罗拉看了一眼儿子,又说:“阿哲,你陪着怜儿。”

陆怜儿:“……”

最后,夜思哲只是站在店门口,由着她自己进去。

“哥,嫂子,你们也出来逛街呀!”陆怜儿刚从店里出来,就看到夜潇潇朝他们跑过来。

夜潇潇看了一眼陆怜儿身后的睡衣店,拉过她,低声问:“嫂子,我给你准备的睡衣还不够啊?”

陆怜儿怔住,吃惊的问:“那……是你准备的?”

“嗯!”夜潇潇笑的越发的暧昧,又问:“你们打算去哪度蜜月?”

陆怜儿出去中午的安排。“我们打算回老宅住几天。”

“我也要去,带我去好不好嘛!”夜潇潇摇着陆怜儿的胳膊,眼神可怜巴巴。

陆怜儿也想带着夜潇潇,有她跟着就如同多了一个电灯泡,这整合她的意。

“老公,让潇潇跟着,好不好?”陆怜儿的语气跟夜潇潇完全一样,可怜兮兮,还有几分撒娇意味。

闻声,夜思哲清冷的眸子扫向她,只一眼就洞悉了她的小心思,沉默几秒,才说出一个字——好!

————

逛了一下午街的几人又累又饿,打算去附近餐厅吃饭,却在餐厅门口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陆怜儿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这女人不是应该在家照顾父亲么?

在她疑惑时,罗拉已经先一步打招呼:“程洁,你怎么在这?”

程洁看到几人,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慌张,“我……陆氏刚接手一个项目,我来跟对方洽谈细节。”

这个项目陆怜儿也知道,是夜思哲牵线的,只是程洁的样子为什么会有些不自然。

“程姨,我们打算去吃饭,一起吧?”陆怜儿提出建议。

这时罗拉也招呼道:“是呀,都是自己人,一起进去吃饭吧!”

“不了!”程洁惊毫不犹豫的拒绝,之后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解释道:“宇哥一会要吃药,我不回去不放心,咱们下次再聚……”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蝶mm丶点评:

《夫人又耍赖了》这书写得确实不错,情节紧凑,男女主感情过度自然。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