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133066

133066

主角:苏鱼,景长风 作者:麻仓洛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6 16:28:47

《133066》主要说的是苏鱼景长风的事情,看看麻仓洛是怎么讲的:她干脆张口道,“鱼儿啊,那流苏锦我会悄悄儿的拿去卖的,为了侯府着想,你就将那流苏锦给了我吧。”见苏鱼似乎有动摇的意思,老夫人大声道,“尤氏,侯府怎么可能会这么穷?必定是你贪了公中的钱财了,还想用流苏锦去换钱,你做梦去吧!”老夫人的嗓门,外边守着的婢女们都听见了。尤氏恨老夫人恨得不行,她跺了跺脚,望着那流苏锦越发眼馋。“这天色都暗了,我奔波劳累了一日,正想着早些睡觉呢。”苏鱼又说道。
展开全部

133066第14章试读

“再怎么出差错,总也不能将那些宽松得连老妈子都不穿的衣裳送去嫡小姐的院子里头让嫡小姐穿吧?”苏夫人看着尤氏铁青的脸,心里顿时就是一阵快意。

麦原可算是搞明白了,他朝着长乐侯叹了一口气,“侯爷,您也太抠门了,让自己的继夫人对自己的嫡长女这么作践,没有主子的授意,哪家的奴婢敢这么作践嫡小姐呀。”

长乐侯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他甩开了尤氏的手,尤氏见状不好,急忙用自己柔软无骨的手重新拉住了长乐侯的手,她低低的道,“老爷……”

“公公不要说了,这也是侯府里头的事情,若是侯府实在是穷,我也不为难父亲和二夫人,我穿那些老妈子穿的衣裳便是,只是贵妃娘娘的宴会,我是去不成了。”苏鱼叹了一口气,为难又委屈的说道。

她不想再次遇见景长风,她恨不得,避景长风避得远远的,让他好生的当着他风光无限的皇子。

老夫人终于艰难的把目光从那堆赏赐中移开了,这侯府,多少年没有得过宫里的赏赐了呀。

她恰好听见了苏鱼说的话,“贵妃娘娘的宴会可不能不去,这可是天大的福分,尤氏,这事儿你得解决好。”

其实老夫人也不喜欢这尤氏,当年长乐侯本可以另娶一门门当户对的千金的,结果反倒是被这小小的妾室给迷晕了脑袋,扶了正,只是这么多年来,这尤氏的儿女也算是出色,尤氏又孝顺,经常往她这里送些小玩意儿,老夫人这才勉强接受了尤氏。

麦原瞧见这一家子,就觉得有点同情苏鱼了,“不如这样,杂家回宫禀报贵妃,这宴会推到后日举行,只是杂家要奉劝侯爷和老夫人一句话,陛下亲封的郡主,可不是任何人想糟蹋都能糟蹋的。”

尤氏的脸色又白了一层,苏夫人看得幸灾乐祸的,只觉得这趟侯府来得妙啊。

麦原还得回宫复命呢,今日来这侯府,他可是收获了许多,回头编成故事讲给陛下听听。

等麦原一走,苏夫人瞧着这一家子,她冷冷的笑了笑,也拉着苏爱萝离开了。

老夫人眼馋那些赏赐,她轻咳一声,“尤氏,做人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尤氏立即应了是,做足了乖巧媳妇儿的模样,只是,今日接二连三的被苏夫人嘲讽的那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去,再看长乐侯那不好的脸色,她狠狠的掐了一把大腿,逼得泪水落了下来。

“是我没有管教好婢女,让大小姐当着麦原公公的面丢了脸,也让侯爷丢了脸,我……我实在是罪人啊我……”

她一哭,长乐侯就心疼了,他搂住尤氏,轻声哄道,“莫哭莫哭,这事也不怪你,婢女惹出来的祸事,和你也没有什么干系。”

他说着,便瞪向了悠哉悠哉坐在那里的苏鱼,“苏鱼,你为何当着麦原的面,说没有衣裳穿?”

他望向苏鱼的眼神,充满了恶意。

苏鱼想,自己前世怎么就这么蠢呢,连这么明显的恶意眼神,都看不出来,自己大抵是太过渴望亲情了吧。

她嘲讽的笑了一下,“父亲,我若是不把我现在的真实情况说出来,明日入宫参宴,你叫我穿什么衣裳去呢?堂堂侯府嫡女,回了侯府,竟连衣裳都没有得换,父亲以为我想这么说吗?我才回来半天,你可有过对我的关心?父亲,我听人讲,我和母亲是长得极像的,都传言你深爱母亲,那你为何不爱屋及乌呢?难道真的是这十几年我没有在您膝下承欢,您就该像个对待仇人一样对待我吗?”

话音落下,一室寂静。

苏鱼虽然面上愤慨极了,可心底里却是一片平静的。她压根儿就不渴望长乐侯对她能有什么父爱。

这个能够亲手掐死发妻的人,连同景玉珩暗杀她外祖父的人,压根就是个为了权利红了眼的畜生!

长乐侯露出几分慌乱心虚来,“胡说八道!你就会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把你当成仇人看了?”

这一心虚之下,长乐侯也忘了呵斥苏鱼的事情,越瞧苏鱼这张和生母十分相像的脸,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坯子,他坐不住了,蹭的起身,大踏步的朝外走去。

苏鱼冷笑一声,再看向尤氏,“二夫人,明日便请人来为我做衣裳吧,可马虎不得,毕竟是要面见贵妃的,祖母您说是不是?”

“那是自然了,尤氏,给我把这差事办得漂漂亮亮的。”老夫人发话道,手中捧着那流苏锦不知道捧了多久了。

尤氏应下,心里却狠狠的骂了一声老妖婆!

竟敢在她的面前摆这个架子,还有这苏鱼,似乎……情报有误?

老夫人见尤氏应下了,立即就笑呵呵的对苏鱼说道,“这些赏赐件件不菲,鱼儿你也是个还未出阁的孩子,不如让祖母帮你保管这些赏赐吧,祖母必会好生的为你打点这些东西的。”

尤氏也瞧上了那流苏锦,要是用来给娉婷做衣裳,那娉婷必定会大放光彩的,只是那老妖婆抱得稳稳的……

很快,她的眉便舒开了,上前去双手握着苏鱼的手,细语柔声的道,“老夫人还在病中呢,这些琐事该由我处理才是,鱼儿,正好手底下的店铺资金周转不了,鱼儿不如便把这赏赐冲入公中,这样,侯府的危机也能解除了。”

这一个两个的,都想咬下这批赏赐,贪婪如恶鬼,一点百年世家的风度都没有了。

苏鱼笑了笑,将手伸出来,“母亲是说,这宫里头赐下的赏赐能换钱吗?”

尤氏摇了摇头,“有一些没有印记的,比如布料等,是可以换钱的。”

当然,有一些就不能够了。

苏鱼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指着那堆赏赐道,“那就请二夫人找一找,这里头有那些没有印记的,原来侯府已经穷到这个境地了,连宫中的赏赐都要拿出来换钱。”

后头的讥讽,尤氏只当没听见,可找来找去,却是没找到没有宫廷印记的,唯一的一件,就是老夫人手里头紧紧抱着的流苏锦。

133066第15章试读

老夫人倒也耐着性子等尤氏找完,随后才道,“尤氏,找完了吧?找完了,我可就命人将这些东西搬去我的院子里头了。”

一直听着的白砂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不是她家小姐的赏赐吗?为何要送去老夫人的院子里?

她家小姐又不是那等不知事的孩童……

尤氏紧紧地皱着眉,她指了指老夫人怀抱中的流苏锦道,“母亲,这只有你抱着的那个流苏锦没有印记了。”

“什么?你要卖了这流苏锦?”老夫人瞪大眼,紧紧的抱着,“不行。”

见两人似乎是要争起来,苏鱼乐得看好戏,谁知尤氏没选择和老夫人吵起来,反而看向苏鱼道,“鱼儿,你觉得这流苏锦该不该由母亲拿呢?这公中账上的钱财,一日比一日少啊……”

“别的都好说,只是这流苏锦是今年的贡品,唯独就只有这么两匹,被陛下赐给我了一匹,母亲这断断是不能卖的呀,而且传出去,我们长乐侯府已经沦落到卖陛下的赏赐来度日了,这外头的人该如何评价咱们?”苏鱼摇了摇头道。

别以为她不知道,尤氏能瞧上这流苏锦,必定是为了苏娉婷。

尤氏的脸色一下子尴尬了,这她该怎么圆?

可是那流苏锦太过珍贵,又十分好看,这死丫头和这老妖婆穿上岂不是暴殄天物,唯有娉婷才是最适合穿这流苏锦的。

不管了,先骗到流苏锦再说。

她干脆张口道,“鱼儿啊,那流苏锦我会悄悄儿的拿去卖的,为了侯府着想,你就将那流苏锦给了我吧。”

见苏鱼似乎有动摇的意思,老夫人大声道,“尤氏,侯府怎么可能会这么穷?必定是你贪了公中的钱财了,还想用流苏锦去换钱,你做梦去吧!”

老夫人的嗓门,外边守着的婢女们都听见了。

尤氏恨老夫人恨得不行,她跺了跺脚,望着那流苏锦越发眼馋。

“这天色都暗了,我奔波劳累了一日,正想着早些睡觉呢。”苏鱼又说道。

只见老夫人连连点头,她也担心苏鱼被尤氏给说动了,把流苏锦这等宝贝让给了尤氏,“是了,该睡觉了,快把这些东西都搬到我的院子里去。”

“祖母!”苏鱼惊叫一声,似乎十分诧异,“那是鱼儿的赏赐,为何要送到您的院子里去啊。”

老夫人懵了,“祖母是给你打理这些赏赐呀,方才不是说好了的吗?”

“原先我也是这般想的,只是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这些赏赐,似乎都是由皇上过了眼的,后日又要进宫,万一遇见皇上,皇上问我那些赏赐怎么样,去哪了,那我又该如何回答?而且祖母放心,鱼儿都十五岁了,若是连这些赏赐都整理不好,那将来嫁人又怎么办呢?”

苏鱼的话句句在理,老夫人寻思着反驳,可听来听去,却不知道如何反驳,她抱紧了怀中的流苏锦,两眼一翻,晕在了婢女的怀里。

“呀,祖母的病未好,还不赶紧的送回院子里去?对了白砂,你去将流苏锦一并取过来吧,明日一日的时间,恰好可以用这流苏锦做了衣裳。”苏鱼浅浅笑道。

任由尤氏和老夫人争了半日,她们什么也没有拿到。

尤氏这才惊醒过来,这苏鱼,怕是在拿她们当猴耍呢,只是,苏鱼有那个心计吗?

她望向苏鱼的视线里也带上了丝丝的杀意。

白砂应了一声,说实话,她还真担心自家主子会把那些赏赐给让出去呢,先前主子就一直在同她讲京中的亲人,可一回来才知道,京中侯府的人和想象中的并不一样。

她想着,上前去想从老夫人的手里拿过流苏锦,却扯也扯不出来,定睛一看,却见老夫人的睫毛正动着呢,手紧紧的抓着流苏锦。

好呀,原来是装晕。

白砂觉得这老夫人也太令人生厌了,为了得到这流苏锦,装晕都使出来了,她想了想,便道,“罢了罢了,不取了。”

话才说完,她就狠狠的一扯,直接在老夫人松懈之时将流苏锦给扯了出来。

瞧见老夫人眼皮狠狠的一动,白砂嘿嘿一笑,捧着流苏锦指挥着两个下人,把赏赐都给捧着,回了爱嘉院。

“主子,方才那个老夫人在装晕呢。”白砂将赏赐整理好后,便跟苏鱼说起话来了,“这也太不要脸了,一个长辈就惦记着小辈得的东西,还有这个侯府,听起来是个光鲜亮丽的,没成想这里头这么穷,这人也……”

白砂没有说得太难听,好歹是自己主子的长辈。

苏鱼将外头披着的外裳褪下,露出如玉般的肩膀来,她微微一笑,在烛光中露出柔和温婉的容颜,“白砂,我们才来半日,但你一向聪慧,也能瞧出来这侯府中,没有一个人盼着我们好的,你回去歇着吧,打起精神来,这侯府中,还有其他人没有见着呢。”

比如说长乐侯的那三名妾室,一个比一个难缠精明。

凑在一块,可不就成了一台热热闹闹的戏了么。

白砂有些不解,但还是叠整齐苏鱼的外裳,退了出去。

退至门口,被苏鱼叫住了,“有时间,多看看院子里那几个婢女的言行。”

她在想,在彩蝶的身上,该用什么死法来祭奠她惨死的孩儿。

放过彩蝶那个恶婢,绝无可能!

白砂应是,关上了门。

一夜好梦。

第二日,苏鱼起来梳妆打扮,白砂正在为苏鱼描眉呢,也不需要沾染太多的痕迹,只沿着眉形细细的描一描,白砂就觉得苏鱼极美了。

彩蝶和翠珍立在后头,翠珍拿着把桃木梳,正欲给苏鱼梳头,却被彩蝶急急的抢了过去。

“我来为大小姐梳头,翠珍,你昨夜睡得不好,还是歇着吧。”

翠珍没有说话,退到了一旁。

苏鱼看在眼里,彩蝶摸了一把苏鱼的发丝,立即惊叹艳羡起来,“大小姐,您这发丝好滑呀,又黑又滑,就跟绸缎似的。”

这么好的长发,再加上雪白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可不就成了个绝世的大美人儿了吗?

彩蝶隐隐明白,被誉为京城第一美人的二小姐,怕是远远比不过的。

苏鱼,景长风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承平小郎君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133066》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