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作者:蔡芹芹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4 12:20:34

独家玄幻奇幻小说《桃花派除妖事件簿》由蔡芹芹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然而有一天夜晚,天空中星相异变,两颗明星划破天际,十八里庙突然狂风大作,有两名奇装异服的仙人,从天而降落到了这个小村庄里。这一奇谈,顿时成为了乡里邻村茶余饭后的谈资。“……”滕狩云表情悲催地望着底下的乡民,个个手捻三炷香,恭敬肃穆地对着她和夏侯净磕头,拜了又拜,嘴里还喃喃自语地祈祷着什么。“请飞天仙人保佑,保佑老天快点下雨,保佑来年丰收。”
展开全部

画穿-蔡芹芹

十八里庙,是富阳县附近的一个平静安宁的小村庄。可谓是民风淳朴,百姓纯良的一个好地方。

然而有一天夜晚,天空中星相异变,两颗明星划破天际,十八里庙突然狂风大作,有两名奇装异服的仙人,从天而降落到了这个小村庄里。这一奇谈,顿时成为了乡里邻村茶余饭后的谈资。

“……”滕狩云表情悲催地望着底下的乡民,个个手捻三炷香,恭敬肃穆地对着她和夏侯净磕头,拜了又拜,嘴里还喃喃自语地祈祷着什么。

“请飞天仙人保佑,保佑老天快点下雨,保佑来年丰收。”

“请飞天仙人保佑我娘的病早点好……”

“请飞天仙人保佑我能生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我又不是送子观音。滕狩云无语地望着下面跪拜的男男女女,相当烦恼地揉了揉眉心,退后坐下,等那群乡民拜完回家。

她看着摆在她面前的供果,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大口吃了起来。而一旁的夏侯净则在思索着什么。

事情的起源,害他们来到这个奇怪的陌生国度的原因,是因为夏侯净得到了一幅古画。

夏侯净一打开那副古画,强光涌出,那亮光刺眼,两个人直觉伸手去遮住眼睛,周围无缘无故地卷起狂风,然后他们就来到了这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这叫穿越!滕狩云很欣喜,身为小说家,她早就在无数本小说中看到现代人穿越到古代的桥段了,没办法,谁让这一题材被人写到泛滥的地步。

可是欣喜过后,她发现乡民将她和夏侯净当成了神仙,还起了个尊称:“飞天仙人”。每天前来朝拜他们两位大仙的乡民络绎不绝,燃起高香,摆起供果,请“飞天仙人”保佑老母猪顺利下崽天降甘霖高中状元生儿生女走失的狗早日回家田里的庄稼越长越好……总之什么都要烦劳他们两位大仙保佑。

那香味呛鼻,屋里越来越热,滕狩云开始怀念起家里的空调、可乐……还有她花重金买来的超大浴缸,没有灵感的时候她就会洗个泡泡浴,放松放松精神……可是现在……恶,她都三天没洗澡了。

因为大旱,没有水源,仅有的一点井水村民们用得也十分节约。她跑遍了整个村庄,终于在一条小沟里看到一小摊水……几只狗在边上伸长舌头舔着水,一头花母猪在泥巴里打混,还有几只鸭子在大便……

本想下去取点水洗个澡,可是她望着脏脏的水洼,实在没有勇气下去。

她深刻体验到了文明社会的便捷了……

“那副古画上大概被人下了咒术,所以我们才会来到这个地方。”这就是夏侯净的结论。

“那怎么回去?”她痛哭流涕地捏着夏侯净的衣袖。“这鬼地方实在不是人呆的。我要回去,我要吃肉,我要吃泡椒凤爪!我要洗澡!”咦?夏侯净明明和她一样,三天没有洗澡,身上怎么还干干净净的,还有一股沁人的香味。她的鼻子像狗一样在夏侯净的衣袖上嗅来嗅去。

“还是先下场雨吧……”夏侯净叹气。

他掏出一张求雨符,在外面跳起大神。片刻后。

轰隆隆——

大雨顷刻间下了起来。滕狩云站在一群欢欣鼓舞的人群中,望着金发俊雅的夏侯净,奇怪他是怎么办到的?

缓解了旱情,乡民们每天对着他们拜得更起劲了,屋内整天香雾缭绕的,滕狩云觉得自己这个三流小说家的身上都沾染了几丝仙气。

一大早,她双手抱胸站在村庄外,思索一个问题:她发现这个地方有些奇怪,在地里种地干活的都是女人,而男人则抱着孩子从东家窜西家,喝喝茶、聊聊天,她甚至还看到有的男人在绣花。

“大仙早。”身后一道女声,唤回她飘游的神智。

滕狩云连忙转过身,摆出笑容。这声音她记得,正在她和夏侯净现在暂住的那户人家的女儿,花小花。

花小花扬起笑脸,英气勃发地朝她走来。身后跟着夏侯净。

“走吧。”夏侯净来到她旁边,说了一声。

“走?去哪里?”滕狩云不解地跟上。

“这个村落太小了,察觉不出破解咒术的方法,不如去往大点的城镇看看。”夏侯净的金发在眼光下格外耀眼,他边走边说,“趁太阳刚升起,烧香的村民还没到,赶紧走,那香烛味闻得我也厌了……”

路过一座山脚下的时候,从山上突然冒出来一群山贼。

令人觉得稀奇的是,这群山贼都是女的,一身匪气,个个腰肥体圆,手里拿刀拿斧的。为首的女山贼头上扎着头巾,手持双斧。

“此路是我开,此树为我栽,若想从此过……”

女山贼的话没说完,花小花就接上了。“留下买路财是吧?”

“对,给我白牡丹留下你们身上的金银珠宝!”女山贼头头的头上插着一朵白色的牡丹花。

“原来姐姐你就是抢遍天下无敌手的白牡丹?哇!”花小花惊叹,望着身材肥胖的“胖牡丹”,惋惜道:“不好意思,几位劫道的姐姐恐怕眼神不太好,我们三个两袖清风,哪里来的金银珠宝?”她扬了扬袖子,示意自己穷得一清二白。

接着,她从怀里掏出几个硬馒头,万分珍惜的眼神盯着手里的馒头道:“金银珠宝是没有,姐姐们要是不嫌弃,这几个馒头就当我小花的一点孝敬。”

“呸!你打发要饭的呢!”山贼甲恨恨地吐出一口唾沫。

滕狩云抬起袖子擦了擦脸……

“没有银子,那就抢人!”山贼乙挥舞着长枪鼓动着。

“对,抢人!看她身后的那个金发美人儿,那俊俏的模样,那腰身,那长腿……啧啧……”

滕狩云的嘴巴微张,愣了愣,那群女山贼在说谁?是在说夏侯净吗?等……等等,没搞错什么吧?

女山贼头头一挥斧子,高声道:“姐妹们!听我的,将这两个女的给杀了。至于那个异国风情的美男子嘛……哇哈哈哈!这等美人儿,就抢回去当押寨小相公……”

“好!!!”

滕狩云差点一脚滑倒。

她险些泪流满面,多么民风彪悍的一个地方啊。

花小花捡起一个树棒就要去挡女山贼的双斧,身后的夏侯净森森一笑,见他露出恶魔一般的阴险笑容,滕狩云便知道那群女山贼死定了!既然夏侯净出手,她就乐得轻松,双手搭在一起,站到旁边开始看戏。向来只有夏侯净抢别人的份,还从来没人胆敢抢他!只见夏侯净抬起一脚,轻而易举地踢飞山贼母夜叉。

随后对付其他小喽啰,更是三拳两脚拍黄瓜一样拍得地上到处都是伤残人士。夏侯净一把拖住女山贼,非常有礼貌地笑了笑,“请问,你们的寨子在哪?”

“你问这个干什么?”女山贼防备地问,她被打得鼻青脸肿,脸可比刚蒸好的发面馒头。夏侯净将好好的一个白牡丹,修理成了一株“红牡丹”,女山贼的脸可谓是姹紫嫣红,颜色多姿多彩。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抢我,我总得抢回去是吧?刚巧我们三个缺点路费,只能麻烦姐姐了。”夏侯净温文尔雅的一笑。

“噗——”女山贼喷出一口血来。

抢人的反而被抢!古往今来,她们恐怕还是第一个遇到这种倒霉事!遇到夏侯净,简直就是她们一生的噩梦!

招亲-蔡芹芹

挥手告别哭天嚎地的女山贼们,滕狩云看着走在前面的花小花,她甚至连山贼窝里的一条猪腿都不放过,正兴高采烈地扛在肩膀上。再看了看夏侯净手里的珠宝和银子,心里尚未泯灭的良知告诉她,这样做是不对的!

“这样做,是犯法的……”

“P话!我最多算是黑吃黑,她们抢我的时候你怎么不站出来伸张正义。”夏侯净白了她一眼。

滕狩云摸了摸鼻子,噤声不语。

“飞天仙人,没想到你三下两下就将那群山贼给打得落花流水,真是太厉害了!”花小花赞叹。

夏侯净世外高人状,含笑不语。

滕狩云望着花小花,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将自己心底的疑惑问出来。

花小花这个带路人,实在是体贴周到,露营的时候,她自己一个女孩子架火烤肉……滕狩云这个宅女除了会动脑子和手指头,其他什么都不会。而夏侯净,不是夏侯净不帮忙,而是当夏侯净刚卷起袖子中,还没做什么,花小花就惊讶大叫:“放着我来——”

她扶着夏侯净到一边的石头上坐下,轻声细语地安慰,“这么娇弱的男孩子,怎么能干粗活,看这细皮嫩肉的小手,怎么好看的手一定要好好保养才是,呀,你的手好软好滑噢……”

娇弱?刚才那群女土匪可不认为夏侯净“娇弱”。滕狩云看着夏侯净被花小花那个女人吃了嫩豆腐?心底不由得起了一股诡异的发毛感。

夏侯净奋力将自己的手从“女色狼”的狼爪里抽出来,接着听到花小花嘱咐道:“这些粗活累活我来做就好,男孩子的手变粗糙了将来怎么嫁人。”

嫁?她用错词了吧?

滕狩云在一旁忍俊不禁地望着他们。

“怪怪的。”夏侯净看着正在烤肉的花小花,转过脑袋,对着滕狩云说道。

你才发觉怪啊?滕狩云无语问苍天。

凤阳城,是富阳县北方较大的一个城镇。进了城门,滕狩云望着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宽不过十米的街道两旁是林立的酒楼。

滕狩云兴冲冲地选了一个看起来最大最豪华的酒楼,率先进去了。

在野外,花小花烤的肉有些还是生的,她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史前世纪,回到了茹毛饮血的年代……现在看到酒楼,怎么能不让她好好高兴一番。

“水晶饺、烤乳猪、脆皮鸭、清蒸鲤鱼、翡翠肉卷……”她念着挂在墙上的菜牌名,店小儿奋笔疾书地记着。

夏侯净冷着美丽的俊颜,斜睨着她,以手指敲了敲木桌。

滕狩云哀怨地望了他一眼,然后眼神陈恳地望着店小二,“刚才我念的那些都不要了,给我们来三碗阳春面就可以了。”

店小二:“……”

花小花笑呵呵地道:“谁让银子用得快差不多了,只能省点用。”

滕狩云周身散发着怨念,“回去后我一定要吃法国大餐,还要吃你亲手做得素斋!”夏侯净以前有一次做了顿素斋,让她吃过后念念不忘。再求夏侯净做素斋,他却嫌麻烦,怎么也不肯做。此时不勒索,更待何时?

“好,到时候你吃龙肉都行!”夏侯净宠溺地点头。

“万岁!”滕狩云欢呼着扑过去。

“滚!”夏侯净吐字如寒冰。滕狩云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翻脸如翻书的样子。

倒是一旁的花小花一脸艳羡,“没想到飞天仙人如此贤淑,听得我都想把仙人娶回家了。”

两个人听到这话,一同望向她。这次就连夏侯净都觉得花小花落在他身上的眼光有些让他发毛。

夏侯净看着送面的店小二,再看看风韵犹存的老板娘,眼神微微迷惑:这家酒楼的店小二和老板娘都是女的?一个念头从他脑中一闪而过,他吃惊地盯着对面的花小花……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哇,好像有哪家的小公子在比武招亲?”尚未吃完面,花小花就看到不少人往街头跑去,她扶着栏杆探头望去,惊喜地对着夏侯净两人说,“我们也去看看!”

“好。”夏侯净点头。

跟着人群走,夏侯净和滕狩云看到擂台上中间坐着的华贵美人。

“啊,凤阳王,我爱你——”

“我要娶你!”

“凤阳王,嫁给我吧,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底下的女人狂喊着。

“是凤阳王招亲!”花小花眼睛亮了起来。

“……这个凤阳王,是个男的。”滕狩云擦擦眼睛,怀疑自己的眼睛有问题。

擂台上的凤阳王一身华服,头戴冠玉,青丝高高束起,美丽的脸看起来十分雅致,有着江南男子的俊秀气息,一双丹凤眼清澄明亮,唇色如粉红色的花瓣,淡淡的,粉粉的,安静的坐在那里望着底下的女人。倾国倾城之貌,不是女人,胜似女人,总之,是个漂亮的俊美少年。

滕狩云唯一不解的是,一般比武招亲的不都是千金小姐么吗?

“你还没有明白过来吗?”夏侯净抬起下巴,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这个国家,是个女权国家。女人做事,男人只是陪衬品,女人在外面拼死累活,男人只用在家喝茶绣花吟诗作画就行了。所以这个凤阳王虽然是个男人,但是还是需要入赘一个女人来掌管凤阳城。简而言之,这个国家就是男儿无用论的最佳典范……一路上你没发现吗?这个国家的男人都雅致的跟竹子一样脆弱,而女人个个孔武有力,什么都会做!……啧啧,真可怜,一个男人用得到比武招亲这一步……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觉得花小花对我的态度怪怪的原因。毕竟我现在在她的眼里,是手无存铁,需要她悉心保护的‘弱男子’。”这种认识让他倍感新鲜。

滕狩云听闻,瞠目结舌,面皮抽动,顿觉有道雷不偏不倚地劈中了她!女人做事?所以就连山贼都是女人上山吗?

一束高高的绣球系在花楼最高处,地下的女人蜂拥。

“在下是凤阳府的管家黑旺财。”一名黑瘦的老头站在擂台上,抱拳道:“各位侠女只要能抢中绣球,就有资格娶凤阳王,入赘凤阳府。我们凤阳王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秀外慧中,咏絮之才,堪称‘凤阳第一才子’。不知哪位侠女能有机会娶到我们凤阳王。”

“哈哈哈——,我看只有我白牡丹才有这种本事,我看有谁敢跟我抢凤阳第一美人!”随着一声豪迈的哈哈大笑,一个胖胖的女子身影跳上擂台。滕狩云定晴一看,哟,是熟人。台上正在半路上抢劫他们的山贼头头白牡丹。

小说《桃花派除妖事件簿》 第16章 画穿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立群郎点评:

《桃花派除妖事件簿》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蔡芹芹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