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偏执陆爷一宠成瘾

偏执陆爷一宠成瘾

作者:小笛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3 19:56:14

小笛子的书《偏执陆爷一宠成瘾》主要讲述了:是陆宅的何管家接的。“陆爷。”“陈叔和杜姨在吗?”“陈叔出货去了,杜姨在的,她正在厨房做菜,亲自为您准备的。听说张小姐……也回来?”“让杜姨接电话。”“是,陆爷。”陆海宁唇角边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他又调高了音量,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放在耳边。过了一会儿,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陆爷。”张雨欣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一颤。是杜姨!杜姨为人一向热情,待她如待亲生女儿一样,张雨欣是不可能忘记她的。
展开全部

给九九的见面礼-小笛子

张雨欣牵了牵唇角,笑得又勉强又难看。

“我没身份没背景没后台,哪里比得上陆爷,想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张雨欣的语气很坏。

此时此刻,她的心情略糟糕。

她一个被后妈赶出家门的小丫头,怎么比得上陆海宁。

他对她再好,她在他眼中,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蝼蚁。

甚至,她连生孩子都不配。

想到这儿,张雨欣又自动跳过三年前的那些事,不再去想。

想再多,她的孩子也回不来了,她和陆海宁,也再不可能回到过去。

那些事,她可以放在心底,但绝无忘记的可能。

“我不就是你的身份背景后台。”

陆海宁语气寡淡,眼眸中是一望无际的清冷和深邃。

“陆爷这样的人物,我攀不上。”

“三年不见,顶嘴的本事见长。”

“陆爷,您不是不喜欢听空话和假话吗?”张雨欣看了他一眼,“很巧,我也不喜欢。既然您这么说了,那您倒是帮我欺负回来啊。”

陆海宁紧绷的脸部线条稍稍柔和了许多。

张雨欣第一次跟他表白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

没想到,她现在用他的逻辑来对付他。

陆海宁的脸上似笑非笑,他转头看了她一眼。

正好,四目相对。

张雨欣眼眸动了动,垂下了眼睑。

她到底,是心虚的。

陆海宁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脸上,如两道锋芒,张雨欣很不自在。

倒是陆海宁,一脸坦然。

三年不见,昨晚上没有好好看她,今天仔细一见,张雨欣变漂亮了许多。

小脸蛋上已经没有了稚嫩,唇红齿白,明眸善睐。

头发也长长了,乌黑的发丝轻柔飘逸,多了几分女孩子气。

不过,这脾气,丝毫未变。

过了很久,陆海宁才移开视线,拿出手机。

“李浩杰。”

“爷。”

“把华南收了。”

“爷,华南是娱乐公司,陆氏不是不涉及娱乐圈吗?”

“给九九的见面礼。”

那头的李浩杰立马就明白了,他颔首:“是。”

没等陆海宁收起手机,张雨欣就瞪大了眼睛。

她不聋,陆海宁和李浩杰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收购华南?!

不管怎么说,华南都是一家挺出名的娱乐公司,没有一定的财力和权势,根本无法做到。

而且,他说什么?给九九的见面礼?

她只是对芳姐的做法和态度很不满,她刚刚也不过随口一说而已。

“陆、陆爷,这么大的见面礼,我受不起。”

张雨欣怂了,她是真怂了。

她真得只是随口说说,没有当真的。

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嗯?”陆海宁放下手机,睨了她一眼,轻描淡写,“送给九九的见面礼,你是九九吗?”

“!!!”张雨欣握紧双拳。

她的小名,从小到大只有他一个人叫,他这么说,就是故意的!

贱!这男人真得好贱!

陆海宁看着她,就像是看到一只被气得茸毛竖立的小猫,莫名的,心情好了很多。

唇角扬了扬,脸上多了些许柔和。

张雨欣被耍了一下,转过头去,生气地看着窗外。

窗外高楼飞快地从眼前闪过,让人眼花缭乱。

张雨欣的心跌宕起伏,手心和身后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车子里安静了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才传来陆海宁的声音。

“有我在,不会让人欺负你。”

张雨欣心口狠狠一动,像是被刀子一戳,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她用指甲掐了自己一下,此时此刻,她不是在做梦。

八岁那年,后妈想把她卖给人贩子,趁着双方商谈时,十二岁的陆海宁用一根棒棒糖将她骗回了家。

后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让她记一辈子的话:“有我在,不会让人欺负你。”

那个时候于她而言,这男人就是太阳,温暖了她的心。

她感动得泪流满面,转身就扑进他的怀中。

他嫌弃地推开她,但还是一脸温和。

张雨欣想,如果不是三年前的事,她真得会觉得,这个男人会一辈子护着她。

和他生活的那十二年,大概是他对她太好,好到让她产生了错觉,他也是喜欢她的。

事实是,错觉只是错觉。

在他心里,他最多也只将她当妹妹。

她爬了他的床之后,他一定是厌恶到极点,所以才会在第二天一早就飞去了英国。

所以,当他得知她怀孕的时候,才会在第一时间做掉她的孩子。

想到这儿,心口一凉,张雨欣的双手不由放在了小腹处。

在她肚子里呆了七个月的小生命,她永远永远都不会忘。

可再怎么样,她的宝宝都不会回来了。

怀孕的那段时间,她离开了陆家,一个人住在外面。

孤单的时候,她会摸摸肚子,跟小混蛋说说话。

小混蛋陪伴她的那七个多月,是她最幸福、最无可替代的时光。

她好爱他,也好想他……

张雨欣的眼中起了一层氤氲的水雾,她眨了眨眼睛,努力将泪水收回去。

“陆爷,你别在我这儿浪费时间和金钱了,没有什么回报的。”张雨欣淡淡道。

嗓音有几分哽咽,张雨欣努力压制住情绪。

“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和金钱。”

“!”张雨欣真得很想揍他,真的!

如果真要找出陆爷这三年的变化,那就是,变得有些不要脸了。

还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国外女人大多奔放,陆爷这是入乡随俗,适应能力极强。

“那陆爷这会儿是要带我去哪里消磨时间和金钱。”张雨欣问。

“陆宅的主卧,回顾那晚。”

下意识地,张雨欣脸上一红。

陆宅的主卧就是他的房间,至于那一晚……

张雨欣的脸滚烫滚烫的,车内空调冷气也解救不了她的尴尬。

那件事发生后,谁也没有提起,她没提,陆海宁更没有提。

她想,如果不是那次之后她就怀孕了,她和陆海宁大概可能一辈子都默契地不提那件事。

“陆爷,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你让司机停车,我要回去。”张雨欣反抗。

“我有说什么吗?脸红什么。”

陆海宁戏谑而暧昧的嗓音响起,张雨欣越发尴尬,脸红得滴血。

那一晚她醉得厉害,第一次是什么感觉她都记不太清了,只知道,疼……

她记得自己一直抱着他,不让他走。

好像,她还搂住他的腰,跟他撒娇,说了好几遍“再来一次”……

滚烫-小笛子

张雨欣坐立不安,脸滚烫滚烫的。

她不可能跟陆海宁回陆宅的,那里有太多回忆,从八岁到二十岁。

可陆爷说一,她怎敢说二。

陆海宁不让司机停车,她就是想跳下去都没办法。

就在气氛很尴尬的时候,陆海宁的手机响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下意识就调小了音量,接起。

“喂。”

“爸爸,你在做什么呢?你怎么都不给宝宝打电话,宝宝生气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在手机那头响起,似乎不太高兴。

“有事。”

“天天有事,不想理你。”

“乖。”

“不乖,就不乖。”

“好好吃饭。”陆海宁压低声音。

看了一眼腕表,正好是那边的晚餐时间。

没等小家伙再开口,陆海宁就挂上了电话。

只是,想起小家伙打电话、吃饭的样子,陆海宁的脸上还是不由自主露出会心的笑意。

这一次,张雨欣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

但,她听得到陆海宁在说什么。

他说“乖”?

这个字,很明显是哄撒娇的女人和小孩子的。

是他儿子打来的电话?还是他妻子?或者,情人?

张雨欣差点忘了,他结过婚了,他有儿子了,他的儿子已经会说话、会叫“爸爸”了。

鼻子一酸,眼睛莫名一热。

她的孩子呢……

她的孩子被他打掉了,残忍地打掉了……

如果不是他,她的宝宝现在也会叫她“妈妈”了,也会跟她撒娇了,一定很可爱,很听话,会护着她。

只是,小家伙都不曾来到人世。

张雨欣转过头,注视着陆海宁。

此时的陆海宁依旧平静镇定,但他的眼中是掩盖不住的温和,泛着慈爱。

这样的陆海宁,她极少见到。

张雨欣下意识地咬紧双唇,眼中是不可遏制的怒意。

这个男人,就是刽子手。

陆海宁一转头,正好就看到张雨欣通红的双眼。

“这么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陆海宁淡淡道。

“我不回陆宅,你让我下去。”张雨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回去把你屋子收拾出来,东西都拿走。”

“陆宅的东西我都不要了。”

“都不要了?”

“是,都不要了,你让人全扔了吧。所以,可以放我下车了?”

张雨欣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已经三年没有回陆宅了,她当年走的时候也没有带走任何东西,现在,更不需要。

她孑然一身进的陆宅,又孑然一身离开,并没有什么不妥。

“陆宅的东西不要了,人也不要了?”陆海宁语气寡淡。

张雨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陆海宁话中的意思,只当他在埋汰她不懂事,不重感情。

她便淡淡道:“代我向陈叔和杜阿姨问声好。”

当年她在陆宅的时候,全家上上下下,陈叔和杜姨待她是极好的。

陈叔是开车的司机,杜姨是陆家掌厨。

他们都喜欢叫她“小小姐”,从来没有将她当过外人,更没有当过下人。

尤其是杜姨,常常偷偷给她做很多好吃的,怕她饿着。

有时候她跟陆海宁吵架了,陆海宁生气的时候非要饿着她,不给她饭吃,杜姨就会悄悄带好吃的给她。

后来她怀孕了,骗了他们,说自己功课紧,不能回陆家,得住校。

他们也深信不疑。

“行。”陆海宁应了一声。

倒是张雨欣一愣,陆海宁这就答应了?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看来,他真得变了。

但,没有等张雨欣再多想几分钟,陆海宁就慢悠悠地拿出手机,拨了陆宅的电话。

是陆宅的何管家接的。

“陆爷。”

“陈叔和杜姨在吗?”

“陈叔出货去了,杜姨在的,她正在厨房做菜,亲自为您准备的。听说张小姐……也回来?”

“让杜姨接电话。”

“是,陆爷。”

陆海宁唇角边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他又调高了音量,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放在耳边。

过了一会儿,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陆爷。”

张雨欣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一颤。

是杜姨!

杜姨为人一向热情,待她如待亲生女儿一样,张雨欣是不可能忘记她的。

三年没有听到杜姨的声音,她心口快速地跳了几下。

这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亲眼见到了杜姨一样。

“饭菜都准备好了?”

“正在准备,正在准备。”

杜姨显然很激动,陆爷三年没有回国了,整整三年啊!

“嗯。”

“陆爷,听说小小姐也回来?她和您一起回来吗?”杜姨激动地问。

张雨欣鼻子一酸,对于三年前的事,显然,他们都不知道。

如果杜姨要是知道她爬了陆海宁的床,会怎么看她?像别人一样吗?

鄙视她?看不起她?还是说厌恶她?

她要是能猜到日后发生的事,她一定一定不允许自己在生日宴上喝酒,一定。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发生的事情,没有再挽回的余地。

不过,这些是其次,为什么陆宅上上下下都知道她要回来?!

她并没有跟陆海宁串通!

陆海宁看了张雨欣一眼,回道:“她让我代她向你们问好。”

张雨欣急了,本来是挺正常的话,落在陆海宁的口中怎么就不对劲了?

果然,那头的杜姨语气里有些失落.

“那……陆爷,小小姐是不回来了?”

张雨欣急得瞪了陆海宁一眼,忍不住小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跟杜姨解释啊!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陆海宁熟视无睹,也没有再开口,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他平静自若,倒是张雨欣急得跟猴子似的。

“陆爷,小小姐真得不想我们吗?唉……我很想她……”杜姨叹了一口气。

张雨欣无法,她往陆海宁的身边挪了挪,伸手就要抢陆海宁的手机!

结果,她一伸手,陆海宁手一抬,并不让她抢。

张雨欣急了,她得跟杜姨解释清楚!

情急之下,张雨欣跳了起来,按住陆海宁的身子,伸长手臂想要抢他的手机!

可陆海宁胳膊长,他只要稍稍一抬手,她就抢不到了。

“陆海宁,你给我!”

张雨欣急得快哭了,一不小心就爬到了他的腿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氏三岁啦点评:

看了怎么多的总裁豪门小说,他们的套路都差不多看都看腻了,《偏执陆爷一宠成瘾》这本书不错,十分有新意,文笔也很好,看到几个情节我都哭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