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狼情妾意:邪君不离妃

狼情妾意:邪君不离妃

作者:扶玉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9 18:32:24

在《狼情妾意:邪君不离妃》里面是一波三折,扶玉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闲的是不!要不是觉得麻烦,真应该将那副水晶棺一并拉过来,把你继续封印在里边。房间内短暂的沉默。炎姬刚把一只脚很爷们儿的踩在长榻上,门外就匆匆而来一名婢女:“王爷,宫里来人了。”“何事?”君澜默默瞥了眼坐姿随性的炎姬,而后者却像个没事人一般,慢慢把脚放好。婢女旁边慢慢走来一名公公,瞧着倒是挺和蔼的样子。他手拿拂尘,向着君澜微微行礼:“见过辰安王。奴才奉皇上旨意,特来通知辰安王,皇上为您准备了一场接风宴,请于申时带着那位姑娘前往宫中赴宴。”
展开全部

11-:君澜宠溺

“正好让我看看,你那府邸长啥样。”炎姬伸了一记懒腰。

“如果你不喜欢,大可让人换成你喜欢的。”

“你确定?”

“嗯。”

“行,反正花的是你的钱。”

“……”君澜默。

很快,两辆马车在辰安王府门前徐徐停下。

“二位,辰安王府到了。”车夫在外恭敬的唤道。

炎姬先是看了眼君澜,然后低头把自己红裙上的薄纱撕掉一部分,遮住绝美的容颜。

北莫京城绝大部分的人都认识将军府嫡女,所以她现在不便暴露自己,以免打草惊蛇。

君澜率先下了马车,然后在周围不少百姓的目光中,将车帘轻轻掀起,温柔的牵出一位无法看清容貌的红衣女子。

叶安和淳一在一旁都快看傻了。

不是,主子,您鬼上身了?

突然间变得这么和蔼可亲不说,还和副殿主手牵着手。

相比这两人的呆愣,夜蓉则一脸平静。

嗯!主子和殿主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若能撮合二人喜结连理,那绝对是一大美事。

炎姬下了马车后,本想松开君澜的手,不料对方却是紧紧将她握住,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

无奈之下,她只好继续陪他演下去。

炎姬将平淡的视线一扫,恰巧无意间看到,那边有两个她异常熟悉的人,正慢慢朝这边走来。

然而,她却像是没有看到这两个人一般,又很淡定的将目光收回,然后向君澜小声道:“有人来了。”

君澜眼眸微微一敛,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眼神宠溺。

“今日听父皇提到九弟回来一事,本王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过来见九弟一面。九弟,这些年来,过得可还好?”君煜一副好兄弟的模样,上来就嘘寒问暖。

若不是知晓他的本性,怕是真要被骗过去。

君澜表情并没有多大起伏,只是淡淡看着君煜:“你谁?”

噗——

炎姬险些笑出来。

说起来,世人眼中的辰安王,从出生那夜便被送离北莫国,期间从未回过北莫国一次,因为不熟而对你态度冷淡也在情理之中。

要是哪天皇帝穿着一身便装出现在他面前,估计他也能装作一本正经的问你:你又是谁?

简直有趣。

像君煜这种人,可能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好心情了,却也不得不忍着。

谁让他自己要来找气受,而且还来得这么准时。

明明知道人家不认识你,你还不先自我介绍,活该!

宋莲音站在君煜身边都感受到了君煜的尴尬,连忙打着圆场,介绍着:“辰安王,这位是南王,也就是您的三哥。”

“我没问你。”君澜睨了眼宋莲音,又仿佛看到病毒似的,赶紧将目光收了回来。

这下可不仅君煜尴尬了,宋莲音更是没脸。

炎姬觉得,故意找事的君澜,简直太可爱了。

宋莲音,你说你一个妾室,就算仗着有君煜的宠爱,但妾终究是妾,你有何资格代替君煜讲话?

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炎姬红纱下的樱唇轻轻一扬,抬起另一只空闲的手轻扯了扯君澜的衣袍,声音略柔:“我累了。”

她这一开口,君煜和宋莲音的注意力立马被吸引过去。

君煜的眼神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好像X光,要把你穿透一样。

“九弟,这位姑娘是?”

君澜发现君煜的眼神一直落在炎姬身上,心底一阵不舒服,就好像自己的东西快被别人污染了一般。

虽然他明白,君煜那纯属是审视打量的目光。

“她是我妻子。”

君澜一句话,直接宣布占有权,吓得叶安和淳一差点下巴都掉下来了。

夜蓉端庄的站在原地,满意的笑了笑。

至于炎姬的话……她已经在心里把君澜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问候’了个遍。

从心仪的姑娘直接升级成妻子了!

君澜,你行!

“九弟都已经娶妻了?”君煜格外的吃惊。

因为自他十岁那年,他发现每个月都会有人传信到父皇那里,汇报九弟的具体情况。

可是……为何没有娶妻这一条,还是说,那边的人还有诸多消息是故意瞒着父皇的?

“她累了,需要休息,我就不奉陪了,告辞。”君澜懒得和君煜浪费时间,直接抱起炎姬,大步朝辰安王府走去。

叶安三人紧随其后。

炎姬透过君澜臂膀下的缝隙,明显瞧见宋莲音脸色有些难看,君煜还好,毕竟此处人多眼杂,他不好发作。

“王爷,辰安王他……”

“他刚回北莫国,对一切都还不熟悉,咱们应该给他一些时间。”君煜抬头看了眼辰安王府的牌匾,紧接便带着宋莲音离开了。

如果不是南岳国皇室那帮人,父皇又何需把君玥这个抛弃将近二十年的儿子接回来?

君玥,要怪只怪你命不好。

辰安王府内。

君澜一路将炎姬抱回房间,周围那些完全陌生的下人们都纷纷低着脑袋,似乎很恭敬的样子。

但,炎姬却明显发现,有多名下人都在偷偷观察君澜。

想来,是什么人安插在辰安王府的眼线!

君澜有些粗鲁的一脚踹开房门,将炎姬轻轻放在卧榻上,俊脸上宠溺一笑,简直温柔得比蜜糖还甜。

“好好休息,饿了就告诉我。”

淳一:“……”

叶安:“……”

主子今天太反常了,就算是演戏,也不用演的这么逼真啊!

简直甜掉牙,是打算虐死他们这些单身狗么?

炎姬微微一挑眉,视线不着痕迹扫过门外候着的那几名下人,而这几名下人,恰巧正是方才悄悄观察君澜的那几个!

他们应该是想贴身伺候君澜,寻找得到君澜信任的机会。

唉,不得不同情你们一下下,毕竟你们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不怎么好过啊。

君澜,大名鼎鼎的杀神,你们能期待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对别人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卧底心慈手软?

那是不可能的。

炎姬红纱下的樱唇轻轻一勾,然后慢慢靠近君澜,在他耳畔低语:“门外那几个家伙还在等着伺候你呢,你可不能让他们失望。”

“可是怎么办,本座很喜欢看别人失望的样子。”君澜隔着她脸上的薄纱,轻轻捏了捏白皙的脸颊。

12-:联姻对象

“正好,我也喜欢。”炎姬充满深意的星眸撞进君澜眼中:“这个房间的布置我不是特别喜欢,不如让外边那几位进来帮我收拾收拾吧。”

君澜闻言,向叶安使去一记眼色。

叶安会意,到门口吩咐了两句后,那几名下人恭恭敬敬地走进来,并问道:“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问你们的王妃。”君澜坐在炎姬旁边,将人拉进自己怀里。

炎姬淡淡睨了眼身前站着的几个人,漫不经心地道:“这辰安王府就没有半点能让我看得顺眼的地方。不如,几位就辛苦一下,把王府重新布置一下吧。”

“这……”几名下人有些为难了。

整个辰安王府这么大,要将全部东西重新置办可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事情,如果是全府上下一起动手就没问题,关键是人家点名只让他们几个去做。

这位辰安王妃确定不是故意刁难他们吗?

“怎么,做不到?”

“回王妃,不是奴才们做不到,奴才们也是考虑到您和王爷已经入住,要是现在才开始动手重新布置,要花上两天的功夫,怕会影响您和王爷。”

“可是,如果在自己不顺眼的地方住下去,更加会影响我的心情。”炎姬将脑袋轻轻往君澜肩上一靠,样子似乎有些不开心:“夫君,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这声夫君,简直甜到人心坎里去了。未等君澜有所反应,几名下人顿时就跪了下来:“王妃息怒,奴才这就去布置,保证不会让王妃失望。”

“嗯。那你们下去吧。”炎姬轻拂飘逸的长袖。

“是,奴才告退。”

几名下人起身,匆匆离去。

待完全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炎姬这才推开君澜,不点而赤的樱唇爬上一抹优美的弧度。

“如此一来,他们还有那个闲工夫等着伺候你么?”

“王妃聪慧,本王之幸。”君澜赞赏般的微点了点头。

然而,炎姬却是斜睨了他一眼:“估计过不久,我就要火遍全京城了。”

说不定明天就会有一条北莫晨间报道:辰安王妃讨是寻非,刻意刁难府中下人。

当然了,古代是没有新闻这种东西,但传播的速度可绝不亚于现代的高科技!

“不怕。”君澜很淡定。

“到时候你替我顶着?”

“难道要本王胳膊肘往外拐,不帮你帮别人?”

“喔,那我什么时候闯祸了,别人都骂我错了的时候,你可记得要站在我这边,说我做什么都是对的。”

“本王若不呢?”

“那你还演什么恩爱夫妻,一边去!”炎姬一脚踹了过去。

君澜起身躲过她的袭击,双手环胸,好看的眉头轻轻一挑:“就你这暴脾气,注定孤独一生。”

“亲爱的王爷,正如你之前所说,如果我一生孤独,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叶安和淳一已经被自家殿主和副殿主吓傻了。

这两人还是分开吧,凑在一起,前一刻虐单身狗虐到死,后一刻就开始互怼了。

关键殿主那模样,真的是丝毫不生气,好似很惯着副殿主一般。

或许,只有副殿主才有这种待遇吧。不但近得了殿主的身,还……还被殿主抱在怀里,要是云潇儿看到这一幕,估计会嫉妒得发疯。

“你们两个就别傻愣在这儿,妨碍王爷王妃培养感情。”夜蓉像鬼魅一般飘到叶安二人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两人顿时一激灵。

不是,什么叫妨碍王爷王妃培养感情?

难不成你还想殿主和副殿主假戏真做嘛!

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淳一和叶安互视一眼,似传递着某种信号,然后一左一右架着夜蓉的胳膊,脚底生风,飞快溜出了房间。

炎姬:……

你们几个意思?

还有夜蓉,你没事带头起啥哄啊!

闲的是不!

要不是觉得麻烦,真应该将那副水晶棺一并拉过来,把你继续封印在里边。

房间内短暂的沉默。

炎姬刚把一只脚很爷们儿的踩在长榻上,门外就匆匆而来一名婢女:“王爷,宫里来人了。”

“何事?”君澜默默瞥了眼坐姿随性的炎姬,而后者却像个没事人一般,慢慢把脚放好。

婢女旁边慢慢走来一名公公,瞧着倒是挺和蔼的样子。他手拿拂尘,向着君澜微微行礼:“见过辰安王。奴才奉皇上旨意,特来通知辰安王,皇上为您准备了一场接风宴,请于申时带着那位姑娘前往宫中赴宴。”

“嗯。”君澜很冷淡的发出一个鼻音。

“奴才告退。”公公连同那名婢女一同离开了。

炎姬见人走了,又很潇洒的搭着一条腿,单手托腮,一副天真无邪的望着君澜:“专门为你准备的接风宴啊……”

“嗯?有什么问题?”

“你那位联姻的对象现在在哪儿?”

“已经在北莫京城了。”

“北莫皇室那么多王爷,为何偏要你回来联姻?”炎姬慢悠悠地为自己倒好一杯茶,浅酌小口。

君澜淡淡的眸光凝视着炎姬,好半晌后,才吐出一句话来:“因为对象是南岳八公主。”

“噗!”炎姬一口茶不雅地喷了出来。

啥玩意儿?!!

南岳八公主……就是那个曾经坐拥美男无数,还是抖S的那个慕容玉?

被她虐死的美男可是不计其数,但听闻现在想改邪归正了。

可惜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让这样一个女人改掉自己的臭毛病,岂是一朝一夕的事?

“这皇帝还真是不安好心,居然让你回来送死。”炎姬将手中的杯子轻轻放在桌上,璀璨的星眸划过一抹冷意。

“原本南岳国挑中了君煜,但君煜是皇帝最疼爱的儿子,为了让慕容玉转移目标,就把我召了回来。”

“呵呵。”炎姬轻撩了撩自己柔顺的长发,笑声中夹杂着一抹危险:“你不是说,你最喜欢看别人失望吗?”

“所以?”

“皇帝的如玉算盘,注定是打不响了。”炎姬唇边挂着一抹优美而又带点神秘感的微笑。

宋莲音,假如南王府中多了一个慕容玉,而且还抢了你的王妃之位,不知你作何感想?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怡和点评:

我最欣赏的是《狼情妾意:邪君不离妃》这夲书对人物的描写比较客观真实,每个人的刻画都很细腻生动,扶玉对人物形象、心理、性格的刻画都比较到位。小说结构紧凑,几乎没有冗余情节。语言也很生动流畅,读起来感觉一气呵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