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

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

作者:跳跳糖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3-04 10:48:04

作者跳跳糖给大家带来了《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的主要情节:岑云世是她的,她岂会容忍他宠爱别的女人?!不能!“米姐,我们是来看二小姐的,这离开的太久,夫人会起疑心,我们快回二小姐的病房吧。”助理小李焦灼的小声说道,赶紧将地上水果捡进篮子里,抬头却见方才还一脸荒凉的米罗,此刻一双眸子出奇冷静,深沉似海,拂袖离去之间,喃喃自语,“为什么总有人跟我抢东西?”小李无奈叹气跟了上去,然而,方进米薇病房,她还未反应过来,前面就响起一个清脆,她一骇,只见梁慧双目暴戾,一只手举在半空,米罗一边脸上印着五根红印。
展开全部

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第14章试读

“财迷,你是为了看起来高才带脑子出的门吗?”岑云世眸光灼亮,“如果是喜欢你,你打算怎么回应我?”

他虽损她没脑子,也有没正面回答,话却问的意味深长,从没人跟她表白过,这来得太快,突然间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心跳不由的加快了一拍,但见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等着她回答,她眉头蹙得越发的紧,犯傻的咕哝一声,“我不知道。”

“你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回应。”

见她眼中纠结,他心下自嘲一笑,他知道她心里爱着古宗泽,但他面上却是无毒无害轻描淡写的看着她,让她把脑袋贴近。

史玉镜不知他要说什么,但他眼中天生有种叫人不由自主臣服的威力,她疑惑的将耳朵凑到他唇边。

下一瞬,他却吻上了她的唇,她本能的侧过脸去,他却用还打着点滴的手将她的后脑勺扣住,她心惊只怕那针头歪列,不敢多动,他也没有深入,只是蜻蜓点水般将她的唇衔了一会,薄唇便滑到她耳畔。

“答案只有两个,要么成为我真正的女人,要么让我成为你心里的男人,我也不逼你选择,但你欠了我的总是该还。”

他声音沙哑却带着一种魅惑,刚毅的气息吐落在她脖颈,使得她每个毛孔都紧张起来,她有些困顿,这还叫不逼她选择?他的话不就是一个意思么?做他的女人,或是他做她的男人!“岑云世,你放开,我压着你的手了。”

她悄然看向他,只觉他微眯的眸像一双深思熟虑的狼眼,氤氲不明,但她到底担心伤到他的手不敢多动。

“别动,就一会!”

他并未放开按在胸口的小脑袋,揉着她的发,只觉心安,史玉镜却是苦逼,不敢多动,又怕压着他的手,只得轻轻贴在他胸前。

见她没不拒绝,他唇角微微上扬,他岑云世何人?对付女人有的是办法!那晚听得她亲口说心里想的是古宗泽,他尝试过逼迫她,那无疑不是逼她就范的最快捷径,但她这人固执,身体可能会屈从于他,心却难以打开。

而眼下情况却是不同,因为感激她不可能过多拒绝他,他大可利用这感激升华成感情,但又不能逼得她太紧。

他微一眯眸,这才惊觉为了得到一个女人他什么时候变得跟商战争斗似得,步步为营去算计了?他那眉眼中蕴含的宠溺深深将病房门外那双美眸刺痛,看着里面情景,米罗身子一晃,提着的一筐水果悉数掉在地上。

岑云世是她的,她岂会容忍他宠爱别的女人?!不能!

“米姐,我们是来看二小姐的,这离开的太久,夫人会起疑心,我们快回二小姐的病房吧。”

助理小李焦灼的小声说道,赶紧将地上水果捡进篮子里,抬头却见方才还一脸荒凉的米罗,此刻一双眸子出奇冷静,深沉似海,拂袖离去之间,喃喃自语,“为什么总有人跟我抢东西?”

小李无奈叹气跟了上去,然而,方进米薇病房,她还未反应过来,前面就响起一个清脆,她一骇,只见梁慧双目暴戾,一只手举在半空,米罗一边脸上印着五根红印。

“山洞里你为什么不等岑云世营救,伙同史玉镜私自逃跑?把米薇害成这个样子,你满意了吧?”梁慧痛心震怒,一指床上一动不动的米薇。

米薇后来被救出,却被歹徒凌辱割去了一只胸,她受到巨大刺激精神有些失常,此刻打了镇静剂才没发疯。

“米太太,当时山洞有炸弹,那种情况她们若没自己逃出来,营救不会像现在这样简单,歹徒与岑云世交战失利,结果只怕会闹个鱼死网破,一起炸死,现在好歹性命还在,我并不认为米罗做错了什么!”

在梁慧第二巴掌扇过来之际,推门而入的古宗泽上前抓住了梁慧的手,彬彬有礼,眸光却是坚定凌厉。

梁慧怒不可遏,米薇如今模样,再要找个门当户对的权势婆家也是难,米罗虽是养女,可好歹姓米,如今找了古宗泽这样前途不可限量的青年才俊,米家以后要靠着他提携的地方还多,她不能不给古宗泽面子,但也不能不顾及米薇的伤痛。

“米罗,你去维都拉斯真只是出席比赛这样简单?如今你有了宗泽,我劝你该放手的放手,这吃着碗里的又想着锅里的迟早阴沟里翻船,小心最后落得跟你那个在夜总会陪酒的亲妈一样,竹篮打水一场空!”

梁慧抑制着内心的汹涌澎湃,讽刺冷笑,算是给米罗警告和提点。

米罗被打,垂着头,凌乱长发下她眸光是恨不能将梁慧凌迟的最锋利尖刀。

不错,她是米家的养女,却也是米文华的亲生女儿,只是她的母亲不是高贵的米太太梁慧,而是那个卑微的陪酒女,她痛恨这种寄人篱下的卑微私生女身份,如今米薇这个样子正合她意,再也不能跟她争抢了,这些年来在梁慧手中受的侮辱,总有一天她会加倍偿还!但在赶走那个抢走云世的史玉镜之前,她还是只能隐忍。

“妈,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薇薇。”抬目,她眼中已是一派清明恭敬。

她跟着古宗泽离开医院却并未直接回那个叫她痛恨的米家别墅,而是去了古宗泽的家。

“宗泽,你也在笑话我不自量力是不是?我拒绝你的情意,放弃了美国事业回国,生死关头,云世他最终选的却是史玉镜!”

米罗几杯酒下肚,喝的昏昏沉沉,对着古宗泽又哭又笑。

被歹徒钳制,岑云世选她的时候她是欣喜的,可当他说出那样狠绝的话,而后不顾一切追捕歹徒,甚至差点为史玉镜毁掉一只胳膊,她不蠢,不用别人说她便明白了他当时的用意,他是要她当人质而让歹徒放史玉镜!

她从小就知道岑云世最是护短,果决心狠,他只会对他在乎的人好,别的人什么都不是,要死要生,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她不甘心,更不愿相信,是以今天趁看望米薇之际,悄悄去看了岑云世,梁慧的打骂她早已习惯,根本就不值得她心痛,让她真正伤心痛苦的是岑云世居然那样宠爱史玉镜!他真的喜欢上史玉镜了吗?

想起在维都拉斯那晚,那是她最大胆的一次,她闯进他的房间,将他激将到床上去,最后他却没有碰她,只残忍一笑,告诉她,“没遇见史玉镜之前,我真的以为这辈子非你不可,可看你这样脱光了睡在我身下,我心里竟没了半点像对她那样的欲望,米罗,原来我是真的不再爱你了。”

一个男人对女人的身体没有兴趣欲望,除非他无能,否则就真的是不爱!

她心再痛,却也只当他这样残忍的伤她不过是对6年前的那事无法释怀,只是没想到那晚的话竟是真的,他喜欢上了史玉镜!可他与史玉镜相处不过一月有余,这感情能抵得过他们8年的感情吗?她不信!他们的感情是因为6年前的那件事而破裂,史玉镜只是他们感情中的一个意外,只等她将6年前那件误会戳破,云世就会后悔,然后彻底抛弃史玉镜!“我说过不介意你顶着我未婚妻的名义回国,但我也说过我会等你回头。”古宗泽将她的头抱在怀里,体贴的给她喂下醒酒茶。

米罗抬头只见他温润如风,公子如玉,不愧是建筑界青年才俊。他待她也好的无可挑剔,当初他表白,她也不是不动容,可他到底比不上岑云世身份高贵,更别说权势上的悬殊,而且她心里本就喜欢岑云世,思虑再三,她最终还是拒绝了他的情意。

直到不久前他提到回国,她因被米家和那个人威胁不敢轻易回国,是以向他提出以他未婚妻身份回国,以消除米家和那人的疑虑,不料古宗泽想也没想便答应帮她。

“宗泽,你让我再想想。”她柔柔靠在他怀里,缓缓开口。

她还需要古宗泽做她的保护伞,他是史玉镜的软肋,而他甚至拿史玉镜替她挡子弹,这样也好,倒是多了个将史玉镜彻底从岑云世身边赶走的筹码。

“你醉了,先休息吧。”古宗泽淡淡一笑,将她扶去床上,走时还不忘替她掖好被子。

“哥,你们去维都拉斯这一趟可真是惊险。我听说你拿史玉镜为米罗挡子弹,如今看样子她是真巴结上了岑云世,你看她会不会找我们算账?”

出了房门,古梦颖神神秘秘将古宗泽拉至自己的房间,她当初只是随口报了个帝宴房间号,可没想到那房间里的男人竟然是岑云世,本想着史玉镜这样一个人,即使被睡了,事后还有谁看的上?岂料竟成全了她缠上岑云世这样权势的人。

“给你点教训也是活该,梦颖,帝宴那事你做的太过分了,我说过她爸爸犯的错与她无关!”

古宗泽声音冷而厉,他向来不发脾气,此时古梦颖不由心惊。

“哥,你是在责怪我吗?但我不后悔,如果不是那样,你以为她真会不再来纠缠你?如果被她把事闹大,米家还接受的了你?”古梦颖红了眼圈,咬牙说道。

古宗泽深吸一气,没有再责备,却也没再理她。

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第15章试读

是,他是爱米罗不错,但还不至于容忍到心爱的女人顶着他未婚妻的身份却爱另一个男人,只是米家和岑家的关系就摆在那里,他需要握住每一个接近岑家的机会,为了报复,他甚至可以拿史玉镜为米罗挡子弹,何况是她的清白?其实当日,他拿史玉镜挡子弹也是一场赌注,那时岑云世给了他一半照片并警告他不许靠近他的女人,他以为是叫他离开米罗,可后来进入那深林里他看见岑云世握住的照片竟是史玉镜!

所以当歹徒举起枪,他拿史玉镜为米罗挡了子弹,因为他看见岑云世已朝歹徒举起了枪,岑云世的枪法他见识过,那是叫人惊叹的形容,他笃定那歹徒会先被岑云世杀死。

所以那一刻,他只是要岑云世知道他已彻底与史玉镜划清了界限才做了那事,如今看来当时的赌注倒是下对了,眼下他应去岑家那处多走动走动,这是封以绅的吩咐,也是他报复计划的下一步。

他眸光暗沉的如同暴风雨欲来之势,拿起公文包出门,给警察局打了个电话,开着他的黑色玛莎拉蒂去了岑家。

……

VIP病房,岑云世没逼着史玉镜立下给他答复,但他那言语之间笃定了她最后只有一个选择,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史玉镜看着病床上呼吸匀匀,眉角拉着一抹邪气的俊美男人,烦躁的抓了抓脑袋,他们之间不过是一纸契约,如今怎的就成真了呢?他怎么就看上她这样平凡的人了?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云世,云世,芸姨求求你放过名柯吧。”

她正是百思不得其解,病房突地被推开,闯进一个中年妇人,来人一脸泪痕,神色即便是沧桑悲怆,却也不难看出天生的端庄贵气。

“噢,原来是李名柯的母亲。”

岑云世被这哀戚的声音吵醒,懒懒捏了捏鼻子。

“云世,看在名柯是你哥哥的份上,芸姨求求你不要将那些账目证据交给警察,名柯他才27岁,如果坐牢,他这一辈子就完了。”李芸泣不成声虔诚而卑微的求着岑云世,那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护。

“岑太太,你不是该向岑总裁求情吗?他当年为了接你跟你们的私生子进岑家,不惜逼得我母亲跳海,岑总裁对你这情谊可是义无反顾啊。”岑云世不为所动,冷冽一笑。

“不!云世,不是这样的!”李芸一凛,有些声嘶力竭。

“你母亲她当年爱的不是你爸爸,是她自己一心想离开岑家,跟我和名柯没有关系,我们没有逼得她跳海,是她自己走的太急摔进海里的!你爸爸之所以接我们进岑家,是因为你当年误会是我们逼死了你母亲,将名柯推进游泳池差点淹死,你爸爸是为了给李家一个交代,才将我们接进了岑家!”

她一直不愿承认这个事实,可事关名柯安危,她不得不将当年的事解释清楚,减少岑云世对他们的痛恨,从而高抬贵手放过名柯。

史玉镜听得也是一愣,外界只传岑云世心狠,小小年纪便将得罪他的人差点淹死,原来这个人竟是同父异母的哥哥李名柯。

岑云世年幼丧母中间竟还有这么一段恩怨,可岑云世的母亲连孩子都为岑震生了,她不爱岑震,那她爱谁?“岑太太,我是三岁小孩吗?我母亲在世时,岑总裁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是他的所作所为让我母亲得了抑郁症,而你和李名柯的出现就是直接逼死她的导火线!”

岑云世却一声笑起,一瞬不瞬的盯着李芸,冷厉狠辣并存,一字一顿,“你和李名柯该死!岑震我也不会放过!”

李芸一下断了抽泣,身子一晃几欲站不稳。

“史玉镜小姐,我求求你,就当是可怜我这个母亲,帮我劝劝云世吧!”

噗通一声,李芸跪在史玉镜面前,“云世爸爸发了话名柯怎么处理全凭云世,他一概不插手,名柯会不会坐牢就凭云世一个句话了,史玉镜小姐,求求你,救救名柯!只要名柯不坐牢,我们立刻离开岑家。”

李芸也听说了岑云世为史玉镜割腕喂血的事,眼见她眉目善良直爽,遂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拽着她的袖子哭着哀求。

“岑太太,你先起来。”史玉镜见不得人给自己下跪,可又知这是岑家家事,她没权利发言,眉头蹙的紧紧,将李芸扶起,“岑太太,对不起,我没有能力帮到你。”

“我一个长辈跪下来求你,你竟见死不救!”

李芸以为她会求情,眉目方挂上一抹喜色,闻言猛的一挣,震怒的指着她,绝望的连手指都有些发抖,“难怪岑云世看得上你,原来你跟他一样都是铁石心肠,好好好!总有一天我要你跪着求我!”

“送客!”

眼见李芸有些癫狂,岑云世将史玉镜往身后一护,下了逐客令。

门外4大护卫轮流值班,自然反应迅速,一下便进来将李芸一左一右搀扶着送走。

“李名柯落马,但李家势力却是不弱,这狗急了也会跳墙。封以绅这只老狐狸对岑氏集团一直虎视眈眈,他们如果联手,对你倒成了威胁。岑老大,你是不是可以考虑下李芸的提议,只要她两母子离开岑家,姑且先放过李名柯?“

景荣进了来,眉有忧色,说这话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史玉镜不由多看了一眼这素来玩世不恭的二世祖,这到底是在商场权谋中打滚的人,岂会简单?“我暂时放他们一马,他们就不会再觊觎岑氏家业对付我?岑震不是一直想公布李名柯的身份分夺岑氏财产吗?我偏要他们一分钱都别想从我手里拿走!”

岑云世牵唇一笑,眼中却丝毫没有笑意,话锋一转,更是冷冽几分,“找到李名柯这次绑架谋杀的证据了吗?”

“这次绑架案是李名柯早就预谋好的,他没办法对你下手,便指使歹徒绑架了嫂子等人,引你去那处救人,目的是谋杀你,再做成暴力事件,这便无人追究到他。”

“所有证据他早就毁了个干净,而挟持嫂子的那个逃犯也许是唯一的证人,但我们还没找到,不知他是生还是死,可即便找到,要他作证指出李名柯是幕后真凶却也难。”

史玉镜闻言一惊,这场绑架案竟是李名柯的杰作?以岑云世这无所不能的手段和能力要查出真相,她倒也不怀疑。

“嗯,李名柯的罪证倒也不急于一时,光是挪用公款的哪项罪名也够他吃个苦头了。只是逃走的那个歹徒嘴里虽套不出话,但他活着就随时都有可能再动杀机,这个人必须找到!”

正是思虑,岑云世不置可否说道,眼中狠绝异常。

景荣会意,很快离开出去办事,这么多年,他知岑云世一旦决定就再不会再有商榷余地,李名柯的事谁劝都没有用。

“财迷,你在想什么?”岑云世目光突然落在有些走神的史玉镜身上。

她“啊”了一声回过神来,只见他眸光微眯,脸上是司空见惯的邪气,只是经方才一事,史玉镜觉得这人一定是带了个面具,所有的人都只知他是个风流邪少,却不知他这里子里却是只老谋深算货真价实的狼,她每接触他一分,就觉得他厉害一分。

这可怎么好?以后她若真跟这么一只腹黑狼在一起,以她这道行,还不被他吃干抹尽?

“岑云世,我要出院!”她立下回道,能少在一起一天是一天。

“嗯,可以,去把住院费结了。”

“住院费不是你下属付的?”

“不是,我用的是你的银行卡,说到底我也是因为你受的伤,难道你连医药费都不给?”

“……”史玉镜当场吐血,决定一会的营养液坚决不输了。

“对了,你出院正好可以去帮我买几条内裤回来。”他不疾不徐翻了翻床头的财经报纸。

“我要上班,没、有、时、间!”她一脸黑线,一字一顿。

“噢,有一件事正要跟你说,我让凌兰秘书给你请了一个月病假,所以你有的是时间逛街买内裤。”他笑靥如花,美的惊心动魄,也叫她全军覆没,她果然是被他这只狼机关算尽了吗?“史玉镜,走走走,我陪你买小裤裤去。”

此时,季悦笑得贼兮兮的走进来拉着她出去逛街,顺便给岑云世买小裤裤。

可当高端大气的内衣店销售小姐问买多大尺寸时,她二人这才想起忘了问,史玉镜这厚脸皮竟也是红了一阵才打电话给岑云世问尺寸。

季悦则挑了两条布料少的基本没什么存在感的性感睡衣,说是闺蜜装,一条给她自己,另一条强行送给了史玉镜。

“财迷,我听说你被绑架那一会古宗泽拿你给他心上人挡子弹了是不是?”二人方在水吧坐下来,季悦就问了起来。

史玉镜点了点头,眼中黯然一闪而逝,虽早知古宗泽心意,但毕竟痴恋10年,全然不在乎也不可能,想起当歹徒问留下谁时,那是对古宗泽的话她不是不惊喜,可后来经过岑云世一点破,她便知以古宗泽那样聪明的人,岑云世能想到的问题,他不会没想到,说到底他始终是舍弃她救米罗。

“那你心里还有没有他?”季悦继续问。

“别再提他了。”她眼中一丝心灰意冷悄然滑过。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跳跳糖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