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囚欢

囚欢

作者:温诗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27 18:10:45

《囚欢》主要说的事情,看看温诗是怎么讲的:本是句推脱之词,谁知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正好碰上许少进来。他今晚是跟着一大帮海城出了名的公子哥儿一块来的,路过听到这话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些朋友都已经往前走去,他却停住脚步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心虚,赶紧送走了之前的客人。等客人走了之后,他走上前,轻笑着对我问道:“不太方便?”这种当场被打脸的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尴尬,却也不是毫无解决之策。
展开全部

4-你们之前认识?

我故意装出一脸害怕的样子,说着就往他的怀里钻:“许少,这里有枪声,我怕……”

男人大多喜欢面上长得清纯,私底下却像个妖精一样的女人。

做女人嘛,该温柔小意的时候,还是要温柔。

“既然怕,那不如就一块看看,今天晚上到底是什么人在这儿?”

眼前的这一位许少,跟我之前所结识的任何一位客人都大不相同。

更别说,这位爷可是位腰上别枪杆子的少爷。

虽然我们这里身在暗处,但对于江边所发生的械斗倒是看得清楚。

两帮人在那里打得不可开交,但没过多久就分出了胜负。

得胜那方的领头人一声吩咐之下,就直接吩咐手下,将另一方那些人的尸体统统丢进了江里。碰上有些还没死透的,还不忘在上头补上几枪。

这个时间点,这片江边根本没什么人过来,更别说,即便有人发现了,也根本不敢多管闲事。

海城本来就乱,帮派林立,这样的械斗并不是什么奇事。

我虽一开始觉得有些害怕,但时间长了,便面色如常。

只是,我怎么都没想到,当今晚的月亮从云后溜出来,照在得胜那方人的身上时,我那个站在江边冷眼看着一具具尸体被丢下去的人,竟然是他?!

作为花都盛宴背后的大老板,秦振豪刚过三十岁就在海城打下了大片江山,几乎包揽了现今海城的夜总会和赌场,为人心狠手辣。

而我之所以会在两个月前来到花都盛宴,也正是因为他。

一看到他那张桀骜冷漠的脸,我的手不自觉地攥紧,恨意席卷全身,整个人几乎都处于一阵轻微的颤抖之中。

现下,不单只有我一个人认识秦振豪,我身边的许少在看清那张脸后,不由轻哼了一声,淡漠说着:“呵,没想到还能在这儿碰上秦振豪。”

“您认识他?”听到这话,我不由多嘴问了一句。

许少拿了根烟点上,深吸了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圈。

他的话语之间带着一丝轻微的嘲讽之意,淡漠说着:“堂堂花都盛宴的大老板,随便跺跺脚,就能让海城抖三抖的人,谁不认识?”

我自来善度人心,看来,眼前的这位许少跟秦振豪之间……还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

我在花都盛宴潜伏了两个月,却始终连秦振豪的边角都没碰上,说不定,我可以透过身旁的这个男人,搭上秦振豪这条线。

我永远忘不掉,当年魅色的一场大火,烧毁的可不止一个曾经在海城如日中天的夜总会,还有我这辈子最珍视的那个人。

而那次的失火,并不是意外,是秦振豪为了排除异己干的。

当初魅色倒的时候,身边有不少人劝我,让我趁机收手上岸。但为了复仇,我还是来了花都盛宴。

秦振豪,该算的账,我迟早要向你讨回来!

5-想让我当炮灰

凌晨两点的海城,江边的风簌簌作响,像是要吹进人的骨子里头一般。

许少这人虽然长得不错,出手也足够阔绰,但却并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儿。

等到江边的人渐渐散去后,他甩给我两万块钱,就提上裤子把我踹下了车。

我揣着包里的钱,一步步往大路上走去,拦了一辆的士回家。

睡觉前卸妆的时候,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想自己是不是老了?

若非如此,从前无往不利的我,怎么连一个第一次来夜总会找乐子的许少都留不住?

二十三岁的年纪,对于夜场这个行业而言,几乎已经是可以退休的时候。

但是,眼下的我还不能退。

第二天,在我去花都盛宴上班的时候,会所里都流传着我昨晚跟着一个富家少爷出台的消息。

就连昨晚被张总打了一顿的瑶瑶也在,用厚重的粉遮掩了她脸上的伤口,乍一看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更别说陪酒时的包厢大多灯光迷离。

瑶瑶直勾勾地看着我,对着我夹枪带棍地问道:“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岑小姐回来了啊。还真不愧是从前魅色的头牌,勾勾手指就把新来的那位许少给勾搭上了。岑欢,你这么有本事,不如教教我,怎样才能留住男人吧?”

我来花都盛宴,为的是秦振豪,除此之外,并不想招惹太多的麻烦。

就算瑶瑶昨晚被张总下了面子,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花都如今的一姐,红姐手底下最受倚重的姑娘。因此,我不愿跟她正面对上。

对于她的问题,我只是轻笑着,回应了一句:“跟你们这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比起来,我都老了。昨晚的事情,只是我运气好罢了。”

我十七岁入行,十九岁成为魅色夜总会的一姐,直到两年前魅色倒闭。

今年,我二十三岁,这个年纪对于夜场而言,已经过了最鲜嫩的时候,比不得瑶瑶这些十八九岁的小姑娘。

听到我这话,瑶瑶的面色倒是稍稍好过了一些,眼睛斜斜地瞥了我一眼,对着我警告了一句:“岑欢,我不管你之前在魅色有多风光,但在花都盛宴,是我说了算。许少是我看上的客人,以后,你不准跟我抢!”

说完这话后,瑶瑶就带着一帮人齐齐走了。

空荡荡的化妆间,一时间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信手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后,吐出了白色的烟圈。看着化妆镜里那个媚眼如丝的自己,我心想着,这位张总带过来的许少,似乎是一块比我想象中更难啃的硬骨头。

不过,就算是为了秦振豪,我也一定要把这块骨头给啃下去。

今晚,我被红姐带着去选台的时候,被六楼一个包厢的客人选上了。

花都的规矩,客人所订的的包厢楼层越高,客人的身份最尊贵。一楼往上,最高是八楼。

六楼的客人层次不算低,但这次的客人一言不合就上酒。我纵是偷偷洒了不少,却也被灌了不少酒下去。

好在这包厢客人结束的还算早,十一点半的时候,我收了客人给的小费,然后和包厢里的其他姑娘一块送客人下楼。

送客人到门口的时候,我晚上陪的一个客人问我:“跟不跟我出去吃夜宵?”

吃夜宵是业内的行话,潜台词就是问你跟不跟客人出台。

我勾唇一笑,对着那位客人抱歉地说道:“这几天我刚好不太方便……”

本是句推脱之词,谁知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正好碰上许少进来。

他今晚是跟着一大帮海城出了名的公子哥儿一块来的,路过听到这话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些朋友都已经往前走去,他却停住脚步看了我一眼。

我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心虚,赶紧送走了之前的客人。

等客人走了之后,他走上前,轻笑着对我问道:“不太方便?”

这种当场被打脸的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尴尬,却也不是毫无解决之策。

我浅浅一笑,一手轻轻缠绕着他白色衬衫的下摆,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他,回应道:“方不方便,难道你不知道吗?”

在这个时候,跟许少一块过来的友人在前头喊他,示意他快点跟上。

他应了一声,无比自然地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搂着我迅速跟了上去,丝毫不见昨晚将我踹下车的绝情。

而我则是一阵恍惚,刚才他的朋友叫了他的名字,原来……他叫许家印吗?

我跟着许家印一块进了包厢,是唯一一个妈咪还没带着姑娘进来选台,就直接被带进包厢的陪酒小姐。

这一帮人是海城出了名的公子哥儿,时常聚在一起玩乐。没成想许少刚从京城那边过来,就迅速融进了这个圈子。

入座没一会儿后,红姐带着一水的漂亮姑娘过来选台。

这里是八楼最顶级的贵宾包厢,即便能带着过来选台,就足以证明这姑娘本身的姿色不差。

挑了几个留下后,碰上这群善于活跃气氛的主儿,包厢里的氛围一下子红火了起来。

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玩游戏的玩游戏。

至于我,则是跟着许少一块加入了玩游戏的队伍。

掷骰子,最简单的游戏,输的人喝酒。

“三个三,五个三,六个五……”一个个跟着报数,就看谁最后会爆掉。

我前头一个人正好是许家印,在他报完“七个六”后,我直接喊了声“开”。

打开一看,现场的骰盅中,果然凑不齐七个六,使得许家印直接先灌了一杯酒下肚。

有了第一次,自然也有第二次第三次。

当许家印被我灌了不少酒下去的时候,他不免有些咋舌,醉眼迷离地看着我:“小妖精,你今晚是故意来坑我的吧。”

“哪有,只是刚好许少你的点数叫的太高,我才叫的开而已。”我连忙摆手,自然不肯承认这一点。

许家印不动声色地在我的腰间掐了一把,当是报复。

不过,不得不说他长得确实不错,包厢里的陪酒小姐大多都在偷偷地看他,想来就算不收钱,也有不少人想着跟他共度春宵。

骰子玩了一会儿后,随着包厢内的气氛越来越热烈,游戏的尺度也变得越来越大。

到了后来,一帮人直接玩起了抽大王的游戏。

游戏规则十分简单,一副牌里,谁抽到了大王,谁就能指定任意点数的人做任何事情。

例如,这一场其中一个富少抽了张大王,直接往沙发那边伸手一指:“我抓到大王了,谁抓的五和七?去那边沙发上,你们俩来个六九。”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柳公子点评:

《囚欢》这本书真的不错,贴近现实,不装逼,思维清晰。真心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