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废材逆天:帝君独宠嫡小姐

废材逆天:帝君独宠嫡小姐

作者:锦鲤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6 14:55:27

独家穿越重生小说《废材逆天:帝君独宠嫡小姐》由锦鲤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安木槿也知道水月心中的想法,毕竟进宫必须得体面,但是安木槿觉得适合场合并且舒适才是最重要的。“水月你还是把我那件紫色掐牙如意纹百合裙拿来吧。”安木槿喜爱穿紫裙,虽然那件紫色掐牙如意纹百合裙的确也挺好看,但是难免有些素雅,水月跟在君临天身边多年,对于宫中的礼仪穿着很清楚,若是安木槿穿这套裙子进宫,恐怕还是有些失礼。“安姑娘,那件裙子素雅了不太好吧。”
展开全部

废材逆天:帝君独宠嫡小姐第9章试读

“炼丹?”

安木槿突然提出这样的想法,让君临天有些惊讶,这个女人不知道脑子里想些什么,前几日还想着修炼念力,现在就想着炼丹了。

“对啊,炼丹,炼丹师在大陆的地位很高,而且也不需要念力不是正适合我这样的废材吗?”

听安木槿这一番话,君临天倒是还觉得她有一些自知之明,便也忍不住笑道。

“修炼念力和炼丹本王都可以教你。”

只要她愿意学,他便愿意教。

“真的?”

安木槿喜出望外的看着君临天,面对眼前的人儿,安木槿心中尽是感激和激动,她越发的觉得自己找君临天这一座靠山的决定是对的。

君临天起身,阔步走了里屋的书房,过了半晌才拿出一本书来。

“这是炼丹秘籍,你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明晚子时三刻,我在卧房等你。”

安木槿接过秘籍,听到君临天的后半句话以后,立刻双后交叉挡在胸前:“你想做什么?”

安木槿这样的反应让君临天有些哭笑不得,他嘴角噙笑,剑眉一挑。

“你是我的女人,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君临天的语气略带轻浮,本是无心的他,看安木槿的这个样子也都就有了想法。

“上一次在醉逍遥里,送上门的鸭子我都没有吃,但现在不一样了,你是本王的人,本王想怎么吃抹干净就怎么吃抹干净。”

安木槿越听越觉得渗得慌:“到时候再说吧。”

她可不想还继续待在这里,说完便转身小跑着离开。

看着安木槿这样匆匆忙忙冒冒失失的样子,君临天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她还是那个样子,我喜欢。

安木槿拿到秘籍,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门里。

水月看她这样神秘,便好奇的问道:“姑娘,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安木槿答得很痛快:“我要闭关修炼,我没有出来就不要来叫我。”

既然安木槿都这样吩咐了,水月巴不得她不要出来,这样她就可以休息了。

慢慢翻开秘籍,里面全是一些材料的图样和解释,图中好几样材料安木槿都在画后面的空间里看到过。

为了能够更加具体的了解和观察,安木槿干脆进了空间一一对照着将他们的属性记下。

书中的药材材料大大小小有上千种,好在她有空间来帮助自己,在空间里度过一个月外面才过一天,这也就是说她一天就能看一个月才能看完的东西。

这样的效率本就快了好几十倍,再加上安木槿受过训练,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这样一来学习炼丹对于安木槿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

等到安木槿将书本中的材料全部记得滚瓜烂熟的时候,刚好也到了赴君临天约的时候了。

她有些担心有些紧张,她不知道君临天到底叫她去他房中到底是何用意,万一君临天真就兽性大发怎么办。

虽然安木槿忍不住会乱想,但是一想到他之前对自己的行为和态度,若是真有那个心他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当安木槿走进君临天的房间时,君临天已经等候多时了。

“你迟到了。”

君临天的脸色明显有些阴沉,一起种也带着绝冷的质问,看来宸王殿下生气了。

的确,她是迟到了,所以她需要给自己一个解释的理由。

“我出门前一直在纠结到底是穿红色的斗篷还是穿白色的斗篷。”

君临天微微将头抬了抬,又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平和的开口:“这白色的斗篷好看。”

见自己成功的把君临天忽悠了过去,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走吧。”

君临天突然说出这两个字,不带任何语气和神情,安木槿一时反应不过来:“走哪儿去?”

安木槿是问了,但是君临天并没有回答。

他起身走到安木槿的身旁,看了他一眼,便将她一把搂在怀里从房里飞了出去。

安木槿在君临天的怀里望着他们脚下的世界,君临天的身手极快便,二人在房屋间飞驰,漆黑一片的夜色里,房屋里的点点灯火,虽然不是很高却让安木槿觉得有一种俯瞰苍生的错觉。

不知两人飞了多久,最后在一道朱红色的大门前停下,门匾上写着“测生殿”。

“这是哪儿?”

看着这周围都是红墙绿瓦的华丽建筑,安木槿好奇的问道。

君临天看着眼前的人儿,夜晚了风将她的秀发吹得微微有些凌乱,乌黑的发丝飘过她的脸颊却有一种让人沉醉的朦胧美。

“这是皇宫,在古平国一共有两个测试念力的地方,一是这测生殿,二便是大理寺。测生殿是皇族的测验念力的地方,大理寺是平常百姓测试念力的地方,而你作为本王的女人来测生殿测试也是应该的。”

君临天给安木槿解释的很清楚,安木槿也听懂了,原来他是来带自己从新测验念力天赋的。

安木槿仰望着牌匾,看着那刚劲有力的三个大字,心中竟然有了一种紧张感。

若是她真的是废材,那她一辈子都别再想着翻身报仇了。

“准备好了吗?”

君临天一身黑色的蟒袍,高大修长的身材,俊美的容颜,安木槿一身白色的斗篷,婀娜多姿的腰身,这一男一女,一黑一白在这夜幕之下,显得格外的明显,格外的相得益彰。

安木槿抿了抿嘴唇,点头道:“嗯。”

测生殿的大门缓缓打开,金碧辉煌的殿中,铺着红色地毯,一进殿中就能看见一颗闪着白光的水晶球放在白玉石桌上。

“什么人?”

两人刚迈进殿中几步,突然五位长老不知从什么地方就冒出来了,质问道。

测生殿是对于修炼者一个至关重要的地方,所以在这里有专门的长老负者守护,这是他们的使命。

“本王。”

君临天向前走了几步,对着五位长老开口,轩昂的气质,沉稳的语气,的确只有宸王君临天才有这样的气场。

“原来是宸王殿下,不知殿下前来是有何事?”

既然长老们问起,君临天便转头对着安木槿示意让她过来。

安木槿缓缓走到君临天身旁,对着五位长老行了个颔首礼。

“请五位长老帮这位姑娘测一测念力。”

长老们将视线移到安木槿身上,看着安木槿前来,长老们都对她的身份开始有了大胆的猜想。都说无霜郡主一直歆慕宸王殿下,难不成宸王殿下将无霜郡主带来了。

猜想归猜想,但是长老们还是得有所顾忌,万一猜错始终是不好的,宸王殿下身边的人是不能得罪的。

“这位姑娘是?”

五位长老有疑问,君临天也不打算隐瞒,但是语气和眼神中却带着隐约的宠溺。

“这位是安侯府的大小姐,安木槿。”

听到这个名字,五位长老都有些不敢相信,一位出了名的大废材竟然和宸王殿下这样的天才一起来测念力,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啊。

但是他们不敢笑。

“原来是未来的六王妃啊,这没有测试的必要吧。”

长老提起六王妃,安木槿这才知道老太妃并没有将解除婚约的事情宣布出来,看来这位老人心中还另有打算。

长老这样说,安木槿并不生气。长老说得没错,她的确是个废材,别说是长老瞧不起她,就连她亲爹都以她为耻,更别说别人了。

“长老说得是,木槿现在的确是一个废材。但是谁说废材就没有测试念力天赋的资格,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古平国有很多炼丹师或者是召唤师他们的念力都不算太高吧。在这样一个纷纭复杂的世界,不是只有念力才能光宗耀祖的。或许这一秒是废材,万一下一秒就是天才那,这是世界有太多的未知,太多的不可思议,是吧?殿下。”

安木槿的这一番话说得五位长老是哑口无语,特别是最后的那一句“是吧,殿下。”宸王殿下都开口说是,他们能说不吗。

“安姑娘,这边请吧。”

安木槿跟着长老的知识,走到水晶球的跟前,看着不断闪烁着白光的水晶球,安木槿心中越发的紧张和担心。

君临天看着安木槿的背影,心中同样也有些犹豫,如果她真的是废材怎么办?

“木槿,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君临天同样担心,他担心安木槿经过测试以后仍然是一个废材,她担心安木槿会伤心,会难过,这样他会心疼的。

君临天这样说,安木槿转过头美丽的容颜露出了清恬的笑意,目光有些深沉的炙热同时特别的坚毅。

“不,既然来了我就不会后悔。”

安木槿执意坚持,君临天便赞成,该面对始终是要面对的。

安木槿将右手轻轻放在了水晶球上,伴着五位长老们的咒语,水晶球有了反应。白色的球体慢慢的从白玉桌上升了起来,它的速度很缓慢,但是也能看到他的移动。当水晶球慢慢移到中间部位的时候,竟然突然开始猛升,直接到了最高点。

这样的一幕,让五位长老都震惊了,这是上品天赋!上品啊!

这样的天赋在整个紫雄大陆又能找到几个啊,真是几百年才能遇到的啊!

众人都屏住呼吸,等待后面的结果。

废材逆天:帝君独宠嫡小姐第10章试读

水晶球周围一共有五根不同颜色的琉璃柱,分别带着黄、橙、蓝、红、青五种颜色,这五种颜色又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属性。

白色水晶球达到顶峰以后,白色光芒落在周围的三根琉璃柱子上,分别是黄、橙、蓝三种颜色的柱子,这说明她带了三种属性。

三种属性啊,宸王殿下和传说中的帝尊都只带了三种属性,他们都是强者,安木槿这个废材竟然能跟他们一样带三种属性,这着实让五位长老大开眼界了。

长老们屏住呼吸,等待着属性高低的测验。

第一根黄色的金属性的柱子,里面的黄色液体不断的上升,虽然上升缓慢却从未停止。

眼看着黄色液体即将满格,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是满格金属性,结果还是差了这么一点。

第二根橙色的木属性的柱子,里面的黄色液体刚好和第一根截然相反,飞快的上中直接到达了满格。

安木槿同她的名字一样,木属性高级拥有者。

第三根蓝色的水属性柱子,同第二根柱子一样,飞快的上涨也是满格。

测试结束,安木槿人们口口相传的大废材,竟然是一个只比宸王殿下差一点的天才。

宸王殿下已经是几千年难得的天才,而她就是继君临天以后第二天才,这短短的二十年时间竟然涌现出两个天才,果真是上苍眷顾啊。

这样的结果,不仅是五位长老,就连安木槿自己都很震惊。

这简直就是分分钟废材变天才的节奏,她本想着自己只要不是废材就是了,结果竟然变成了天才,真是一测跨千年了。

“殿下,木槿姑娘是满格天赋带金、木、水三种属性的天才。”

这样的结果是君临天最满意的,他之前还担心过安木槿真的被测出废材资质,现在看来,这样的天赋才是最适合她的,也是最属于她的。

君临天看见安木槿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微微蹙眉对着她招手道:“木槿,过来。”

听见君临天的召唤,安木槿这才转身走到了君临天的身旁。

五位长老觉得很是奇怪,这明明是六王爷的未婚妻了,为何宸王殿下走得如此近,两人还如此的亲密。

“还请长老能够帮本王保密,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今夜没有任何人来过。”

君临天的意思五位长老自然懂得,毕竟天才的事情本就不宜透露,再加上君临天带来的是六王爷的未婚妻,若被人知道她们有私情,那整个皇宫都会被炸开的。

“殿下放心,老身们自有分寸。”

长老们这样说,君临天这才放心告辞。

安木槿同来时一样被君临天抱在怀里,她将脸轻轻贴在他的胸前,疾风抚脸嗅着他身上那股如兰如瑰的独特清香,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舒适。

“开始怕了?”

君临天看着怀里埋着小脸的安木槿,轻声问道。

“我来时都不怕,更别说回去了,我喜欢这种感觉。”

她的确喜欢这种在天上飞的感觉,风驰电掣、飞檐走壁若是有一天她也能有这样的念力就好了。

“你喜欢在我怀里的感觉?”君临天看着怀中的人儿,心中酥软带着玩味的问着。

安木槿听他这样偷换概念,美丽的眸子直接送给他一个白眼:“飞快点,我困了。”

哟呵,这丫头成了天才底气都足了,敢对着宸王殿下呼来喝去了。

见安木槿这样,君临天只能无奈的一笑,心中却甚是欣慰,她总算不再怕他了,关系是不是更亲近了。

“炼丹书籍看得怎么样了?”

说到关于炼丹的那一本是,安木槿很有信心:“全部看完了,就等着学动手了。”

安木槿的能力君临天一点都不怀疑,只要从她嘴里说出的没问题,那就一定没问题。

“想学动手炼丹,那可不能免费的。”

君临天第一无二的气势说来就来,眸子里充满了肯定和威慑力,说一不二绝不退让,谁让他是王。

堂堂宸王殿下,什么宝贝没有,什么钱财没有,竟然还想讹诈她。

安木槿看着她,皮笑肉不笑的故意讨好:“宸王殿下,你开价。”

君临天墨瞳幽深直接脱口而出,:“五百两黄金。”

五百两?

他怎么不去抢,要知道安木槿现在是还欠了他五十两黄金的人啊。就这个学费就要五百两黄金,这不是故意为难吗?

无奈,安木槿继续皮笑肉不笑的在君临天的怀里蹭了蹭,这才开口:“你都说了我是你的女人,你干嘛还收这么贵。”

“那把该做的事情做了,本王就免费教你。”

君临天忍俊不禁。

夜幕之下,月光如洗,照在君临天的身上,如屹立在月亮旁的尊神一般,神采飞扬,带着睥睨天下的霸气又带着如春风般的温柔缱绻。

安木槿静静的在他怀里不语。

看来学习炼丹还是要缓一缓。

晨光洒下,轻轻透过窗户照在床边。

安木槿坐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心中有了些许的不安,距离安木槿和君斜飞退婚已经有两天的时间,然而整个瑞京城仍然如初的风平浪静,所有人见到安木槿都还认为她是未来的六王妃。

水月端着热水从门外走来,见安木槿已经起床便利落的准备给她梳妆打扮。

水月从黄花梨雕花衣柜中挑出一条红色印花连珠团花锦纹百合裙,一边将衣柜门合上一边开口道:“安姑娘,方才宫里传话来,太妃娘娘请你进宫一趟。”

水月的突然开口,刚好说到了安木槿的心上,她刚才还在寻思为何老太妃将退婚的事情压了下来,这会子可好,刚好就要召见她,正合了安木槿的心意。

虽然进宫的确是要穿着得好一些,但是这一条红色的印花连珠团锦纹百合裙也难免太过华丽,她只是去见太妃并不是去参加宴会。

安木槿也知道水月心中的想法,毕竟进宫必须得体面,但是安木槿觉得适合场合并且舒适才是最重要的。

“水月你还是把我那件紫色掐牙如意纹百合裙拿来吧。”

安木槿喜爱穿紫裙,虽然那件紫色掐牙如意纹百合裙的确也挺好看,但是难免有些素雅,水月跟在君临天身边多年,对于宫中的礼仪穿着很清楚,若是安木槿穿这套裙子进宫,恐怕还是有些失礼。

“安姑娘,那件裙子素雅了不太好吧。”

安木槿明白水月的担心,她淡淡一笑,对着水月轻声言道:“没关系,你拿来便是,若是你觉得有失体统,那就把发髻梳大气一些吧。”

既然安木槿执意如此,水月也只好随了她的意,给她梳了个凌云髻再插上两根攒银丝日永琴书玳瑁步摇,本是极其普通的发型,加上这两根上等的步摇便显得更加的华丽和高贵。

安木槿长得本就好看,再加上这样的一番打扮,眉宇间的华贵让人有种生自皇家的独一无二,虽然她是与君斜飞退婚的小姐,若是走在不知情的人跟前,也会以为她是身份高贵的公主,或者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水月站在安木槿身后,看着镜中的她,脸上带着羡慕赞叹神情:“姑娘真漂亮,姑娘这样进宫,一定会让无霜郡主无地自容的。”

水月的话中明显就是在贬低君无霜,安木槿也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她将视线移到镜中,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水月,低声询问:“你不喜欢无霜郡主?”

安木槿的声音很是清冷,不带丝毫语气,她静静的看着,水月也不慌不忙的静静答着:“不瞒姑娘,奴婢并不是故意的讨好你。说实话,无霜郡主的性子你也领教过了,蛮横无理,目中无人,整日就往我们府上跑,还不给我们这些做下人好脸色,后来我成了主子身边的贴身丫鬟,她又来故意讨好。”

别说是身在皇家身份尊贵的郡主了,就连她安侯府中的安沫三小姐,也是这样的性子。

经过这些日子安木槿和水月的相处,她觉得水月处事的确周到又伶俐,若是能有机会笼络她,她一定能够成为自己身边的得意助手。

屋内只有主仆二人,水月的话的确是实话,但是府中的复杂安木槿也明白,她本就不是说人是非的人,听见水月这样说,安木槿也就付之一笑。

而水月见安木槿没有阻止,便越说越有劲:“好在主子看上的是安姑娘您,不是无霜郡主,要不然可有奴婢的好果子吃了。”

水月的话,竟然让如此沉稳的安木槿脸色微微泛红,虽然平日里君临天整日说她是他的女人,但是水月说出这样话的时候,安木槿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水月,你让人准备马车,我这就进宫。”

对于那样的话题,安木槿不想发表意见,于是乎她便转移了话题。

宸王府的精致马车前行在红墙绿瓦间,伴随着这轮压过青石板的辘辘声,安木槿轻撩开车帘打望着宫内的富丽堂皇。

之前安木槿跟着君临天来过一次,但那一次是深夜测试念力天赋,并没有太过注意太多。如今今日正二八经的进宫,安木槿自然要好好参观参观古代皇宫的真正面目。

见是宸王府的马车,在甬道路过的宫人们都跪在地上行礼让道,直至太妃娘娘的雍寿宫,马车才渐渐停下。

水月小心翼翼的将安木槿扶下马车,跟着她进入了雍寿宫。

小说《废材逆天:帝君独宠嫡小姐》 第9章 侯府废材的惊天大逆转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天祥吖点评:

我最喜欢的穿越重生文,木有之一。没办法,锦鲤的感情描写的很细腻,《废材逆天:帝君独宠嫡小姐》的故事戳我萌点,emmmm总之就是作者大大太厉害啦,我老喜欢这篇文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