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我的盖世英雄是个小白脸

我的盖世英雄是个小白脸

作者:星小河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23 12:51:46

最新小说《我的盖世英雄是个小白脸》是星小河的书,主要内容为:“拼命倒是不用,不过......”他压着她,顺势将手里的银色尾戒套进她的手指里,“这东西带着能救命,你会感激我的。”下一秒,手指上立刻传来一阵凉意。可此时碟晚满心都是父亲和傅予笙,压根无暇顾及太多,趁着薄斯砚拿开手,她一把用力推开他,转身一阵风似的朝外奔去。薄斯砚猝不及防,高大的身体无声往后退开几步。见门外的人抬步要追,他倏地开了口。“别追了,让她走。”
展开全部

谈钱多俗,敢不敢要命?-星小河

闻声,碟晚艰难地睁开眼睛,模糊中只见一抹高大倾长的身影逆着光走进来,停在了她跟前。

屋子里的男人一见他进来,顿时就不乐意了。

“你是什么人?谁准你进来的?”

男人没动,低头盯着碟晚凝视片刻,缓缓开口。

“这个女人,我要了。”

男人们一听就炸了,口不择言地出声骂道。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懂不懂这里的规矩?先来后到,今儿就是你拿大把的票子......”

话没说完,男人就缓缓抬起头,冷笑着打断了对方。

“要钱多俗。要命,敢不敢?”

“......”

碟晚挣扎着睁开眼,只模糊地看到了男人凌厉的面部线条,她一直强撑的精神,似乎也因为男人的来到开始溃散。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她一概不知。

这一晚,她一直发着高烧,整个人如同置身水深火热,噩梦缠身。

一直第二天傍晚,她才挣扎着醒了过来。

睁开眼,她看到不远处的软椅里坐着一个人,身材倾长,双腿随意地交叠着,手心里正百无聊赖地把玩着一枚银色的尾戒。

碟晚一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

“你是谁?”

闻声,那人缓缓抬起头,她也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

棱角分明的五官,犹如出自上帝之手般深邃凌厉,眼似夜幕银河,寒星闪烁,鼻梁高挺,双唇削薄,看人时,眼尾勾着抹浅薄的疏寒。

如此惊艳出众的容色,碟晚隐约觉得自己见过,却记不起是在哪儿?

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语带嘲弄。

“这就是碟大小姐对待恩人的态度?或者我应该说,你一直最擅长过河拆桥?”

碟晚怔怔地看着他,脑子不知怎的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你是薄斯砚!”

“呵!你倒是不傻。”

碟晚顿时脸色一变,一言不发掀开被子下床就走。

结果双脚刚沾地,她的腿上一软,整个人一下子栽倒在地,顺带着还碰倒了床头的小灯,“咚”地一声砸落在地毯上。

声音不大,却正好被门外的人听到。

“薄先生,需要帮忙吗?”

“滚。”

薄斯砚几步上前,弯腰揪住碟晚的后领将她扯回了床上。

碟晚反应过来的瞬间,伸手就去推男人的手。

“你放手!”他上门碟家,在碟家玩物丧志的这三年,着实让碟晚的态度好不起来。

男人探手扣住她的后颈,附身压了过来。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私人会所,我花钱买了你,戏没做足之前,你走不了。”

两个人挨得太近了,近到碟晚能清楚地看到男人眼中蚀骨的冷意,他的胸膛抵着她,瞬间就让她回想起昨晚自己被陌生男人强占的可怕一幕。

她咬着牙,浑身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薄斯砚,我是碟家的女儿,不是三岁的智障!做足了戏份才能走?假戏真做不是更好?!”

碟晚说着,抖着手一把扯开了身上的衣服。

“我现在就跟你做!”

那女孩可能已经死了-星小河

“刺啦”一声过后,女孩修长的天鹅颈到漂亮的锁骨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吻痕,原本娇嫩的皮肤上,尽是青紫色的痕迹。

她经历过什么事,不言而喻。

薄斯砚的眉骨一跳,眉眼染上一层浓郁的阴鸷,他抬手卡住碟晚的脖子,咬牙切齿地问道。

“是谁?”

碟晚被硬生生阻断了呼吸,一张脸憋得通红,却勾着唇无所谓的说道。

“除了你......是谁都可以。我们是有三年婚姻,可你不会天真地以为,我会为了一个上门吃软饭的的小白脸,守身如玉吧?”

下一秒,卡住她脖子的手猛一用力,骤然将她整个人提起来,重重地摔在了床上。

碟晚被摔得后脑一阵阵钝痛,脸色一阵阵泛白。

再抬头看男人,脸上已然没了愠怒,嘴角勾着,一边擦着手一边嫌恶地扫向她。

“你可真脏。”

“觉得我恶心,那就放我走......”

她忍着双腿间的不适和眼前的晕眩,撑着手摇摇晃晃地爬起来。

手上也不知碰到了什么,不远处的电视墙“啪”的一声打开,一则新闻当即跳了出来。

“据悉,本市最大的汽车制造商碟氏掌权人碟老过世,其独女碟晚放弃继承权,碟氏由其义子傅予笙全盘接手。”

“正逢碟老葬礼举行之际,其女碟晚无故失踪,新的碟氏掌权人傅予笙更是对媒体公布了碟老在生前收受贿赂,不正当经营的一系列证据。鉴于碟老一些列暗箱操作的行为,碟氏家族一致决定,取消其葬入家族公墓的资格,其骨灰由傅予笙另行处置......”

碟晚顷刻间如遭电击。

她难以置信地盯着不远处的电视屏幕,抖着手一遍遍地快进,倒退,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眼泪却“簌簌”地掉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傅予笙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爸已经死了啊,他什么都没做过,他那么好的人,为什么死后还要被你泼脏水?”

下一秒,她忽然疯了似的丢了手里的遥控器,转身滚下床,又不管不顾地爬起来往外冲。

“碟晚!”薄斯砚赶在她拉开门之前拦住了她。

碟晚攥着拳头,抬头死死地看着薄斯砚,一字一顿咬牙说道,“即使要死,我也要死个明白。你再拦我,我就跟你拼命!”

薄斯砚盯着女孩那张惨白无血色的脸,凉凉地笑了声。

“拼命倒是不用,不过......”他压着她,顺势将手里的银色尾戒套进她的手指里,“这东西带着能救命,你会感激我的。”

下一秒,手指上立刻传来一阵凉意。

可此时碟晚满心都是父亲和傅予笙,压根无暇顾及太多,趁着薄斯砚拿开手,她一把用力推开他,转身一阵风似的朝外奔去。

薄斯砚猝不及防,高大的身体无声往后退开几步。

见门外的人抬步要追,他倏地开了口。

“别追了,让她走。”

手下顿住步子,回头看向薄斯砚,“爷,陈叔事先求过你,让你无论如何阻止碟晚回碟家。这么敏感的时候,万一......”

“这是她该经历的,别让她死了就成。”

“是。”手下低低应了声,又抬头看向薄斯砚,“爷,还有件事儿......”

“在云城老宅给你做了解药的女孩,我们没接到人。而且据手下说,那女孩,很可能已经死了......”

小说《我的盖世英雄是个小白脸》 第4章 谈钱多俗,敢不敢要命?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皎洁点评:

《我的盖世英雄是个小白脸》写的很感人的一本书,我几乎都是流着泪看完的。写的很接地气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