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神级相师

神级相师

作者:心灵深处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0-12-29 10:02:30

小说神级相师,是由作者心灵深处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玉壶胡同尽头,杨明刚啃完一整只烧鸡,翘着小腿,趁着中午没客人的时候想着小憩一会儿,别提多惬意。唰!他这还才刚合上眼,面前的台子就被掀了个底儿朝天。“你跟我回一趟警局,你涉嫌扰乱警方执法,是不是故意耍我的?”寒夏憋红了脸,这一路上她都恨不得把杨明暴揍一顿。杨明四仰八叉靠在墙角,懒洋洋道:“你去之前我怎么跟你说的?就算是告诉你地方,你也抓不到人,我可没蒙你,只是你不相信我。”
展开全部

黑色内内

尤其是警服束腰的警腰带,更是将玲珑有致,高挑挺拔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难怪有人喜欢制服诱惑。

“警察姐姐,你也要看相么?念在你们是人民公仆的份上,我给你免费算一卦。”

杨明挑了挑眉,开始满嘴跑火车……

美女警察二话不说,直接将警员证拍在了台面上。

杨明瞄了一眼,说道:“寒夏,这名字挺有韵味的,跟寒警官你人一样。”

“别废话,这个人你认不认识!”寒夏将手机上一张照片亮给杨明。

这张照片是梁诗云的生活照,而且居然还是和寒夏合影的。看来她们俩的关系不一般。

“这人我昨天见过,怎么?她没听我劝告,今天真的被绑架了?”杨明挑了挑眉质问道。

寒夏皱眉说道:“我现在怀疑你和绑架团伙有关,请你回去跟我回警局协助调查!”

说话间,这姑娘似乎还打算掏手铐。

杨明连忙解释:“我只不过是帮她算了算命而已,算得准也怪我咯?我可不是没提醒过她。”

“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我最瞧不起的就是你们这群神棍!”寒夏将手铐拿在手里。

杨明耸肩道:“你不信?是不是我给你算一卦,算准了你就相信了?”

还没等寒夏说话,杨明就已经凝神开启天眼,看了一下寒夏接下来一天的经历。

“寒警官,你今天大姨妈还不会走,最好能随身携带姨妈巾,还有……”

杨明此言一出,寒夏面色一惊。

难不成,这家伙还真的会看相?

“还有什么?”寒夏没好气问道。

杨明挑了挑眉,戏谑的说道:“你的黑色内内,是我喜欢的样式。”

“你闭嘴!”

寒夏俏脸一红,这家伙也太邪门了,这么隐私的事情他居然都能知道?

“而且你最近财运不济,是不是投资的理财产品又连跌了?虽然几千块的基金也没个赚头。”

杨明接二连三道中,寒夏已经有些将信将疑。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真以为老祖宗留下来的至理名言是瞎掰?”杨明悠哉道:“话说你居然和梁诗云是好朋友,这世界可真小啊。”

寒夏有些焦急问道:“你别废话!既然你这么能算,告诉我在什么地方能救出诗云。”

“告诉你你也救不了她。”

杨明的回答语出惊人。

“我不信,只要你告诉我地方,我亲自去抓犯人!”寒夏心急如焚,无奈杨明确一脸轻松。

一番回想之后,杨明闭着眼睛说道:“我只知道,那女人被绑架到一个废弃工厂里,至于这工厂在什么地方,我不太清楚,有一排缝纫机,还有一个玲珑纺织……”

“玲珑纺织厂?”寒夏追问道。

这纺织厂上世纪八十年代非常有名,现在已经废弃五六年了,地处天海市东郊,寒夏二婶之前在这里工作过,这个点她尤为熟悉!

杨明一派脑门道:“对!就是玲珑纺织厂!”

他这话还没说完,寒夏便一溜烟上了警车。

“哎,说了还不信,抓不到人就是抓不到……”杨明摇头自语道。

“小寒,你说失踪这事儿过去不过几个小时,当事人家属都没报案,咱们自然也没法立案。现在旧都博物馆不断有古董失窃案等着办,怎么调派人手给你?”

天海市上城区马副局长如是说道,直接拒绝了寒夏调派人手的请求。

离开玉壶胡同后,寒夏便火急火燎回了警局,为了带队去市郊救人,愣是好说歹说大半天,副局长也没能同意。

“副局长,如果这次抓不到罪犯,我一个人承担责任!”

寒夏现在是焦急万分,如果再拖下去,自己闺蜜梁诗云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这话可是你说的,年轻人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任,现在警力本来就不足,你别给我添乱。”

马副局长最后还是松了口。

却是在寒夏立下口头军令状的前提下。

五分钟后,寒夏带着五名警员,离开警局。

上了警车后,一名警员问道:“寒队,咱们接下来要去哪儿,究竟有啥重要线索?副局好像不乐意的样子。”

“去市郊废弃的玲珑纺织厂,立刻。”寒夏吩咐完,便开始盘算着接下来究竟怎么办。

车行二十分钟,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市郊。

然而,这人还没下车,寒夏的心就凉了一半。

车上警队队员们好像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寒队,这地儿废弃好多年了,望远镜都瞧不到一个人。”

寒夏一把夺过望远镜,瞅了半天,发现厂房内空空如也。

“小李小王!你俩跟我去看看,其他人原地待命。”寒夏说着,下了车。

到了厂房门口,寒夏算是彻底心灰意冷。

她紧紧攥着拳头,尽管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咒骂道:“这死算命的!居然骗老娘!”

前前后后一个小时没到,寒夏垂头丧气带着一群手下回到了警局。

而她手下的那帮警员一路上大气不敢出一下。

去市郊抓人之前,寒夏可是做过承诺的,如果行动失败,自己全权负责。

果不其然,这前脚刚回到警局,寒夏就被马副局长叫去了办公室。

“我说寒大警官,你是嫌弃咱们警力资源充沛还是怎么的?去之前你怎么说的?证据确凿,线索充分,我倒是要问问你,你线索从什么地方来的?”

最近接二连三的古玩失窃案,本来就搞得副局长头大。

“那死算命的,我绝对饶不了他!”寒夏小声嘀咕道,但她没想到,自己这自言自语,却被马副局长听了个真切。

啪!

马副局长拍案而起!

“寒夏同志!你真当警局是陪你过家家呢?一个算命的话你也信?糊涂……既然之前你也说过,任务失败后果自负,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无限期休假!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这事儿办得对不对!”

老马气得直哆嗦,接着说道:“这年头居然还有相信封建迷信的?荒唐!把你的警员证和手铐留下来!”

有内鬼?

寒夏算是认了栽,之前自己是说过任务失败,自己要承担处罚。

寒夏一脸歉意地说道:“这件事儿是我的责任,我接受组织处分,对不起副局长,不会有下次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老马压根就没有再理会寒夏,拿着一个档案袋离开了办公室。

寒夏也紧随其后离开,出了警局,遍打车直奔玉壶胡同。

就算是被暂停职务,梁诗云失踪案也必须搞清楚。

但在这之前,她一定要把杨明戏耍自己的账给好好算清楚!

……

玉壶胡同尽头,杨明刚啃完一整只烧鸡,翘着小腿,趁着中午没客人的时候想着小憩一会儿,别提多惬意。

唰!

他这还才刚合上眼,面前的台子就被掀了个底儿朝天。

“你跟我回一趟警局,你涉嫌扰乱警方执法,是不是故意耍我的?”寒夏憋红了脸,这一路上她都恨不得把杨明暴揍一顿。

杨明四仰八叉靠在墙角,懒洋洋道:“你去之前我怎么跟你说的?就算是告诉你地方,你也抓不到人,我可没蒙你,只是你不相信我。”

“今天你不把这事儿解释清楚,就等着进看守所吧!”寒夏气呼呼说道。

杨明解释道:“常言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你们局子里有内鬼,你能抓到人才怪了,人早就被转移了,这些我之前就算到了。”

“少跟我啰嗦,就因为你这狗屁情报,我现在都被停职了,如果你不帮我把诗云救出来,我跟你没完!”寒夏一副赖上杨明的架势,尽管愤怒,但也不敢声张。

她已经吃过一次隔墙有耳的亏,人不能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杨明这才站起身来打了个饱嗝,随后瞄了一眼气成球的寒夏。

“要不是看在那个被绑架的美女人还不错,这破事儿我才懒得插手,停职了也好,不受干预,图个自由!”

语罢,杨明连摊子也没收,朝着马路边走去。

“你干嘛去?”寒夏连忙追上去。

杨明懒洋洋道:“你不是要救人么,跟我来就行。”

二十分钟后,在杨明的带领下,两人到了市郊的废弃游乐场。

这个地方距离玲珑纺织厂大约五里路,也是昨天杨明天眼看到梁诗云被转移到的地方。

“人在里面么?我听着有点动静!”

两人蹲在两间小房间外面,此时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寒夏说话间,便作势要冲进去!

“里面不光有美女小姐姐,还有绑架的人,他们手里可是有家伙事儿的,你脑门能敌得过子弹?要送死你去,我不陪着你。”杨明一把拉住寒夏的小手,如此告诫道。

寒夏反问道:“那么我们怎么办?”

“等!”

杨明只说了一个字。

像是铁定一定会有机会救人一样。

果不其然,大约等了十分钟,从小房间里走出来两个人。

一个穿着西装,另外一个穿着花衬衫。

花衬衫像是要去接人,而西装男紧接着锁好了房间的们,捂着肚子朝着厕所跑去。

过了没一分钟,两人便有说有笑离开。

而穿着西装那个男人,寒夏再熟悉不过!

“这不是诗云的司机么?难道是他勾结人绑架了诗云?”寒夏惊讶万分!

但碍于对方手里有凶器,寒夏的配枪也被马局长给没收了,歹徒近在咫尺,两人却不敢轻举妄动。

见两个男人走远后,杨明捡了一根游乐设施上散落的钢棍,没好气道:“救人要紧,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这废弃游乐场年代久远,里面的一切都很陈旧,包括这小屋的窗户,杨明用捡来的钢棍,轻而易举敲开了窗户的栏杆。

此时,梁诗云被捆在一把椅子上,见到寒夏和杨明后,更是激动得瞪大了眸子,刚准备喊出来的时候。

杨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携同寒夏迅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梁诗云从窗户转移了出去!

这些计划早就已经在杨明脑中成形,整个营救过程,不过三分钟而已!

……

天海市上城区警局内……

副局长老马挂断电话后,在办公室不停的来回走,面色越发凝重起来。

“光是古董失窃案都已经忙不过来了,现在又闹出个梁氏制药千金兼秘密项目负责人被绑架的案子。”

若是论轻重缓急,梁氏制药这案子不简单,同时也更加重要。

国家医药研究协会和梁氏制药之间的秘密协议,是国家级重点项目,现在梁氏制药的项目负责人被绑架,估计是和这项目撇不开,其中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紧接着,马局长拨通了寒夏的电话。

合着搞了半天,全警局唯一一个明白人,还被自己给停职了。

电话接通后,没等寒夏开口,马局长便说道:“小寒,之前的事儿是我没考虑周全,现在局里已经对梁诗云失踪立了案,这案件接下来由你全权负责,人手优先让你调派!你赶紧回来,立刻,马上!”

直到马局长将电话挂断,寒夏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此时,杨明三人已经离开了游乐场,刚刚进入到上城区。

“真是谢谢你杨先生,都怪我昨天没有听你劝告,今天差点闯了大祸。”下了车之后,梁诗云无比歉意地说道。

若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惹出这么多乱子来。

杨明不以为然道:“既然现在你们都没事了,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我突然想起来摊子还没收,就先告辞了。”

说完这话,杨明便打算离开。

“你不能走!”

梁诗云和寒夏几乎异口同声道。

“杨先生你救了我一命,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梁诗云非常真诚地说道。

杨明不以为然,笑了笑说:“怎么感谢?粱姑娘你不会想要以身相许吧?”

寒夏连忙抢过话头,说道:“现在局里已经让我复职了,接下来你帮我把绑架诗云的凶手抓起来!”

“凭什么?”杨明反问道。

“你不是神算子么?帮我算算究竟谁是警局的内鬼!”寒夏说话间,直接拦在了杨明身前。

小说《神级相师》 第4章 黑色内内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德水大叔点评:

《神级相师》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心灵深处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