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

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

作者:秦九歌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5 15:17:05

《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主子,那女人叫我给她拿套干净的衣服穿。”青衣战战兢兢地回答自家主子的问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违背了主子的命令,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中途开小差去办了别的事。“这是你的衣服?”容芷瞟了一眼青衣手中灰扑扑的衣服,漂亮的凤眸里闪过了一丝嫌恶之色。“回主子,这衣服虽是我的,可是还是新的,没有穿过的。”深知容芷洁癖习性的青衣立马当场就表了态。开什么玩笑,要是被自家主子知道,他给那位姑娘穿他穿过的衣服,依主子的尿性,不撕了他才怪呢。
展开全部

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8章试读

崖顶。

那群山贼一个个脸色凝重的站在崖边观望着下面烟雾缥缈的崖下。

这会儿要是有外人在场,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此刻的这些山贼怎么看都已经与先前欺压百姓的模样有了天壤之别,一点也没有了先前乌何之众的样子,反倒是看起来十分的干练,让人一瞧就是一群受过特殊训练之人。

“头领,那秦子沫就是在这里跌下山崖的,依属下估计不会有活命的可能。”

其中一个山贼指着秦子沫失足的地方,向着边上后来之人汇报。

“上面的意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分批派人下去找。”这群人的头领做了一个手势,围在一起的山贼立时分成了数组人,向着山下的方向开始进行地毯式的搜寻。

而在崖底,青衣小厮很是敬业的守着自家主子的命令,站在温泉池边认真负责的监视着秦子沫。

“姑娘还是快些洗吧,要不然这天都该要黑了。”

不过很久没见秦子沫有别的动作,青衣小厮不由的开始催促起秦子沫来。

“你看着我,让我怎么洗啊?最起码你得转过身去。”秦子沫虽说来自现代,可是被一个十一、二岁的小毛孩子观摩洗澡这事,还真有些干不出来。

“麻烦。”

果然主子说过,女人都是麻烦的生物,不就是洗个澡吗?哪来这些多的讲究?

“对了你有干净的衣服不?借我穿一下。”

秦子沫想起自己要是洗完了,想要上岸的话,没有干衣服穿那可怎么办?总不至于让她还穿着一套湿衣服上岸吧。看那青衣小厮的身高体格,与她倒是有几分相仿,不如向他借一套干净衣服穿下。

“那你等着,我给你拿套衣服去。”

虽然在青衣小厮的眼里,秦子沫是个麻烦的生物,可是他的心肠倒是没跟他主子一样忒坏,倒是还保留着几分善良的童真。

乘着青衣小厮去取衣服的时间,秦子沫把自己洗了一个彻底。

斜着瞟了一眼漂浮于水面上的衣物,秦子沫挑起了兰花指捏着衣服的一角把它勾拉了过来。

还算有良心,这里面的衣服都是外衫,并没有内衣。

随后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难道说这人在外衣里面啥都不穿的?

顿时,秦子沫脑补了妖艳美男在长衫下全身光裸的场面。

不行了,她脸上好烧,低头一看,那水波荡漾的水面上,朦胧的映出了一张粉面桃腮的绝色小脸,只是这脸上的红色是被温泉水给熏的?还是被她自己臆想给羞出来的就不得而知了。

外间容芷瞧着他的贴身小厮青衣手中拿着一套男人的衣服从他的眼前走过,随即他轻蹙了一下眉头询问了一句:“不是叫你看着那女人的吗?怎么你会在这里?”

“主子,那女人叫我给她拿套干净的衣服穿。”青衣战战兢兢地回答自家主子的问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违背了主子的命令,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中途开小差去办了别的事。

“这是你的衣服?”容芷瞟了一眼青衣手中灰扑扑的衣服,漂亮的凤眸里闪过了一丝嫌恶之色。

“回主子,这衣服虽是我的,可是还是新的,没有穿过的。”

深知容芷洁癖习性的青衣立马当场就表了态。开什么玩笑,要是被自家主子知道,他给那位姑娘穿他穿过的衣服,依主子的尿性,不撕了他才怪呢。

“嗯,女人就是麻烦,你去吧,记得让她洗干净点,然后带到我这来。”

容芷听了青衣的话后,凤眸中的嫌恶之色淡了几分,随后他显得不太耐烦的向着青衣挥了一下手,示意青衣可以滚出他的视线了。

等青衣走后,容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此刻他的手中还攥着从秦子沫身上拿来的镂空金铃。

松开红绳的一端,金铃飘荡在空中扬起了一阵脆响。

“师傅,她就是你选的有缘人?”

容芷不由的回想起落入温泉中,秦子沫那张满是黑泥的小花脸,但愿洗干净了会变得好看些吧。

“主子,外面有人闯阵。”

原本除了容芷外空寂无人的房间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此刻他单膝下跪,向着容芷汇报了外间的情况。

“杀了,埋在药园里当肥料。”

容芷一脸淡漠地用指尖轻触了一下金铃的边沿,浑然不觉他的一句话便判定了外间数人的生死。

“是。”黑衣人领命站起。

“慢着,还是留下当试药人吧。”

近来,他又研制出了一种新型毒药,还没有试用在人的身上,正巧今日有不开眼的闯入者,那么就拿他们来试验药效吧。

“是。”黑衣人再次应了一声后,才转身离开。

虽然黑衣人离开时表情呆滞,只是在其心里很是替那些闯入者悲哀。

因为当试药人与肥料之间的区别在于,同样是死,一个是痛苦十倍而死,而另一个则是痛快而死。

等黑衣人走后,容芷凝视着金铃似乎是忆起了什么,他握着其中的一只金铃用已知的方法旋开,随后他捏住在金铃里面滚动的金珠,用银针刺中了金珠花纹上的某个点,最后原本看着完整的金珠显然奇迹般的从中裂开,露出了里面藏着的一颗纯白色的药丸。

纯白药丸骤然暴露在空气中,便飘起了一股子异香,使得满屋子留香。

“师傅,原来你把它藏在了这里,难怪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了。”

容芷托着腮,看着存于他掌心中的白色药丸,漂亮的凤眸里闪过了一丝灼热的光彩。

“主子,人带来了。”青衣带着已经洗净的秦子沫站在了容芷的房门前。

“让她自己进来。”从屋里传出了容芷不带一丝感情的清亮声音。

“姑娘,进去吧。”青衣推开了房门,示意秦子沫进入。

秦子沫走进了房间,刚想开口说话,突然她的眼前闪过一道白光,一颗白色的圆圆东西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直飞进了她的口里,随即顺着她的喉管一路滑进了她的胃中。

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9章试读

“咳,咳。”秦子沫努力想要把那吃下去的东西给抠出来,可是并没有什么用。

随即她一阵后怕,想到这个妖艳美男是个惯使毒的高手,他不会是给她吃了什么奇怪的毒药了吧?想到这,秦子沫不由的用满是狐疑的目光盯着眼前的这个美得如妖般的男人,有些胆战心惊的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容芷一开始没有正面回答秦子沫,只是用他那双漂亮的凤眸,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秦子沫一番。

秦子沫在温泉池水里洗得很干净,原本那张被湿泥抹花了的小脸,已经变得完全的洗净,露出了她原本的那张绝色倾城的小脸。她的肤色白里透红隐隐地似乎透着一层浅浅地珠光色,皮下含着的饱满水份让她的肌肤看起来如同婴儿般的粉嫩幼滑。大而乌黑的眼睛看起来特别的有神,特别是那不点而红的朱唇,小小的红红的上面似是缚了一层樱花水晶糕,让人见着要恨不得上去咬上那么一口。

她的身材相对于他来说,显得有些娇小。可是从比率来讲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特别是胸前那对鼓起的山峦,目测他的一只手掌都完全掌握不过来。倒是有几分童颜巨乳的即视感。容芷最后在心里做了一个评价,这个小东西的姿色勉强算是能入眼。

只是不知道师傅给他选的这个有缘人,筋骨方面不知是个什么状况。

“过来。”容芷是个想到什么就要干什么的主,秦子沫离着他有些远,不方便他对她做检查,所以他示意秦子沫走到他面前来。

“干嘛?”鉴于容芷还没有回答秦子沫先前提出的问题,而他又是以用毒闻名,所以秦子沫对着眼前的容芷存着十二倍的戒心,并不想与他靠得太近。

“叫你过来就过来,哪来的这许多废话?”

容芷不太喜欢不听他话的人,特别是秦子沫还摆出了一副对他十分戒备的姿态,这就让他看着十分的不爽。随即整个人的气压瞬间就降到了冰点,一张绝色的俊脸仿佛覆了一层薄冰,简直冷得快要结出冰渣来了,连带的那双看向秦子沫的漂亮凤眸里透出的光都是冷的。

秦子沫本质上是个很具有现代特征的小女人,虽然也有脑子犯浑大脑抽筋的非正常时段,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里,还是比较会察言观色,审时度势,知道可以得罪哪种人,而哪种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而眼前这位,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并且是不能得罪的主,所以,秦子沫自认怂了,在容芷冷得像是冰的目光注视下,一步一挪的移到了他的面前。

女人就是麻烦。明明只是五步路的距离,硬是被她走出了半柱香的时间来。

不过好在她最终还是听话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看在她是师傅选中的有缘人的份上,他也就懒得多跟她计较了。

不过等秦子沫一走到他的手臂可以触及的范围距离之后,容芷就果断的出手了。随后一双如同羊脂白玉般的双手,从秦子沫的头,颈、背、腰、手臂、屁股、大腿,一路往下几乎是把她全身上下整个的摸了一个遍。

靠,她这是被非礼了吗?秦子沫在容芷摸上来的第一时间里,就下意识的想要呼对方一巴掌,可是在她见到容芷越摸越紧蹙的眉头,并且外加一脸嫌弃的表情后,她决定要呼对方二巴掌。

拜托,搞清楚!现在是他在非礼她,而不是她非礼他好不好?他那一脸嫌弃的样子这是要做给谁看啊?

秦子沫自认自己绝对算不上是个丑女,而且她对这具身体的身材也十分的满意,虽说你丫的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可是也不能这么随便胡来的好不好?告诉你,姐绝对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懂,你是随便起来不是人的那种嘛。)

就在秦子沫忍无可忍,想要一巴掌呼上容芷那张妖艳得实在不像话的俊脸上的时候。容芷对她的非礼行为居然停止了。

“你的骨骼细小,仍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废才,纵是给你百年的练武时光也恐难登大雅之堂,所以你在武功这一途中,绝对不会有所建树。”

容芷清亮好听的声音如一道清泉般的传入了秦子沫的耳朵里,可是为何秦子沫怎么听,她的心里就怎么有股想要暴打对方一顿的冲动呢?秦子沫觉得她的八字八成是与眼前的这个妖艳男人犯冲,要不然为什么她一见他,她体内的暴力因子就十分的活跃呢?

还有他以为他是谁啊?说这种话给她听有啥用?想她堂堂一个王府里的郡主,出入都有侍卫婢女跟着,犯得着她亲自学那什么捞子的功夫?多得是人保护她的好不好!

慢着,敢情他方才摸遍她全身的行为,不是想要非礼她,而是在给她摸骨啊!秦子沫这会儿才总算是有些反应过来。

可是,她练不练武和他有半毛钱的关系?他对她说这些话的意思倒底是有何用意?

容芷似是看出了秦子沫满眼的疑惑,所以也不打算与她多饶弯子,直接告诉了她真相。

“你是我师傅选中的有缘人,所以可以选学一种他擅长的本领。”

呃,有此等好事?秦子沫一向不太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发生。眼前的这个妖艳美男所说的话,让她保持了十分的怀疑。不过,既然他这样说了,也不妨碍她顺着他的话陪着他玩一下。

“那你师傅都擅长什么?”

“武功,医术,毒术,这三样里面选一种,不过我已经摸过你的骨了,你不适合学武,所以只能在医术与毒术里面选一种。”

“你不是号称毒公子吗?怎么医术也会?”秦子沫听容芷这么一说,不由的产生了莫大的好奇心。

肯定是青衣那个臭小子泄了他的底,等下他非得好好的收拾他一顿不可。

“医毒本是一家,我平时只是喜欢钻研毒术多一点而已。”容芷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如实的说出了自己既擅长毒术又擅长医术的事实。

世人只知他是用毒十分厉害的毒公子,其实他的医术与毒术根本不相上下,只是他平时不怎么显露而已。

“想好了吗?你是要学医术还是毒术?”容芷看着秦子沫犹豫的样子,心里又有些不爽起来。这女人确实是麻烦呐,两者选一个有这么难吗?要不是师傅传有遗命给他,非要传授一门本事给有缘人,按他的性子早在第一时间见到她的时候,就把她杀了埋园子里去当肥料了。省得磨磨叽叽的浪费他的时间。有这功夫,他都又可以调配出一种新毒药了。

“还是学毒术吧。”秦子沫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毒术比较实用。

她想若是自己今日会使毒的话,分分钟就可以教那些个小毛山贼怎么做人,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如今这个地步。

只是不知道与她失散的春兰怎么样了,但愿吉人自有天相,她没有被那些个可恶的山贼给抓到。

“好,明天开始,我教你毒术,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容芷目地达到,立时便很光棍的赶人出去。

“那能告诉我刚才我进门的时候,你给我吃的东西是什么吗?”秦子沫还没忘记自己进门时被迫吞的一颗白色药丸,想要弄清楚那玩意倒底是不是毒丸。

“自已猜去。”容芷已经对秦子沫失去了耐心,直接一掌把她推出了房间,并且用内劲抓住了房门,当着秦子沫的面关上了大门。

靠,真是个坏脾气男人。

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 第8章 008 女人就是麻烦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