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朝朝暮暮爱过你

朝朝暮暮爱过你

作者:苏略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2-27 18:02:07

《朝朝暮暮爱过你》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情感小说,苏略为大家带来的故事:原来对不爱的人,真的可以绝情至此! 既然这样,他不仁,我为什么还和他讲情义! 渝沐之抬手缓缓地移向腹部,原本隆起的肚子已经非常的平坦了,她用自己最大的声音说:“妈,让他进来吧!我签。” 律师一进来便很绅士的将离婚协议书和笔放在她面前。 “渝小姐,这是你和苏先生的离婚协议书,你仔细看看,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问题就在下面签上你的名字就好。”
展开全部

我要开追悼会-苏略

  傍晚。

  “渝夫人,这是苏先生派我送过来的离婚协议书,请务必让渝小姐醒来的时候就签了。”

  渝沐之的母亲,刘小兰看着眼前的文件,气不过的吼道:“他苏景程有没有良心?我家沐沐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他难道就这么着急跟我家沐沐撇清关系?”

  病房里,渝沐之一醒来就听到苏景程手下的律师和母亲对话。

  她忍不住自嘲一笑,对于苏景程而言,自己的生死无关紧要,唯一的用处可能就是在那份协议上签上她的名字!

  现在姚小然苏醒,恐怕苏景程做梦都想跟她离婚吧!

  原来对不爱的人,真的可以绝情至此!

  既然这样,他不仁,我为什么还和他讲情义!

  渝沐之抬手缓缓地移向腹部,原本隆起的肚子已经非常的平坦了,她用自己最大的声音说:“妈,让他进来吧!我签。”

  律师一进来便很绅士的将离婚协议书和笔放在她面前。

  “渝小姐,这是你和苏先生的离婚协议书,你仔细看看,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问题就在下面签上你的名字就好。”

  渝沐之拿过笔在纸上顿了一下,忽然抬头说:“要我签也行!这样吧,你先给苏先生打个电话。”

  “这……”律师刚开始有些迟疑,在渝沐之的僵持下,他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苏景程的电话,同时将胸前的‘针型监控’调正了一下,以方便自己的老板在远程观看。

  渝沐之接过电话说:“苏景程,离婚协议书我都看了,我没有任何意见。”

  “既然没意见,那为什么不签字?”苏景程不屑道。

  渝沐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冷声说:“是这样的。我想为孩子开个追悼会,怎么说你也是孩子名义上的父亲,你必须出席。”

  苏景程凝视着屏幕上的渝沐之,蹙眉道:“追悼会?你这个疯女人又想耍什么把戏?”

  “把戏?”渝沐之情不自禁的笑了,“苏景程,难道你觉得你死去的孩子连一个追悼会都不配拥有吗?”

  “行了,我答应。”说完,苏景程立马就挂断了电话。

  渝沐之落笔后,将协议书递给那律师平静地说:“请你转告苏景程,也请他务必在凌晨前将我所有的财产转入我这个账号。”

  然而,这一切在苏景程眼中,渝沐之就是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昨天要死要活的不肯离婚不肯打掉孩子;今天却如此淡然收钱的表情实在是让他厌恶至极。

  姚小然看着镜头里表情决绝的渝沐之,再看苏景程那满脸不悦的表情,眉头微微蹙起。

  她抿了抿嘴,用娇弱的声音替渝沐之辩解:“程,不要生她的气啦!她刚刚失去孩子,会有点失常也是正常的。”

  “失常?我看她正常得很!”苏景程关掉监控,沉声道。

  姚小然看着面目有些狰狞的苏景程,有些心生不爽,但还是压低声音说:“程,你能带我去见见她吗?我怕她想不开。上次我跟她只是一面之缘,还没来得及了解沟通。”

  苏景程察觉到自己刚刚语气不好,连忙坐在床边搂着姚小然安慰她:“然然,你身体还未痊愈。我不允许你再受一丁点伤害。”

  “程,你的心意我知道。”姚小然伸头在苏景程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接着说:“可是你知道的,我对你永远充满了好奇。我在想啊,在我昏迷的这段日子里,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能够待在你身边?”

  “你呀!”苏景程顺手在姚小然鼻子上刮了一下,释然一笑:“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要去亲近她。”

  “好。”

那场事故的真相-苏略

  “姚小姐的身体状况恢复得还是不错,但得切记,尽量不要去接触那场事故的人和物。”

  “若是这两者一再刺激,轻者疯,重者则会一直沉睡。”

  苏景程的脑海里一直在重复着医生说的这两句话。

  她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姚小然,心中懊悔不已。

  她的小然这么善良,却要遭这样的罪。

  而渝沐之那个可恶的女人却生龙活虎的!

  “程,到了,你扶我下来。”姚小然抬头拍了拍苏景程的手背,温柔提醒。

  苏景程这才缓过神,细心地扶着姚小然站起来,轻声说:“你慢点!”

  此刻,渝沐之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却被这突如其来却又熟悉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颤。

  病房门外,姚小然摇晃着苏景程的手,小声的跟他说:“程,我想跟她单独聊聊,你在外面等我可以吗?”

  “那……你自己注意一些。”

  “嗯。”

  咚咚两下,门在打开后又被重新关上。

  渝沐之站在床前静静的看着姚小然。

  姚小然走上前拉住渝沐之的手,满脸挂着自责。

  “沐之,孩子的问题,你真的别怪我,其实我也并不想这样。我知道程让你打掉孩子很过分。但是请你看在我当年的事情上,原谅程可以吗?我不希望别人怨恨他。”

  说着说着,姚小然的声音越来越大,别说门外的苏景程,隔壁房间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姚小然,这是我跟苏景程两个人的事情,原不原谅他是我的权利,至于当年的事情,你自己再清楚不过!”渝沐之看不清姚小然这个人,明明当年自己没有推她,为什么醒来后,他们一个个都说是自己推的?

  “沐之,我知道当年你一定是不小心的,我也原谅你了。你知道程和你结婚他也是被迫的,为什么你就不能原谅他呢?”姚小然声音夹着淡淡的哭腔。

  “不小心?”渝沐之嗤鼻一笑,“我渝沐之从来都是敢做敢当。同样!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也休想让我背锅。”

  看着气急败坏的渝沐之,姚小然哭着哭着突然笑了。

  她贴在渝沐之的耳边,用两个人只能听到的声音说:“不要这么生气嘛,气坏了身子可没人疼你哦!我不妨告诉你,当年其实是我自己掉下去的。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程就是亲眼看见是你把我推下去的。委屈吗?委屈的话你就去说啊?说了这么多年也没看到你嫌累过?!”

  “你!”渝沐之现在算是看清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姚小然搞的鬼,她双手紧攒成拳,脸色通红,死死的咬着下嘴唇。

  姚小然拍了拍渝沐之脸颊,眼中烧起了狠意,说:“别这么激动,我其实还有好多故事想跟你分享呢!你不知道吧?你和你爸爸当年那场车祸也是我们一手操作的呢!”

  “你说什么!”

  “那可真是一个美丽的意外!可惜的是,当场你爸爸就死了,偏偏你命大活了下来。要是你母亲和你那傻子弟弟出了车祸,你是不是会疯掉?哇,我真的迫不及待想看看那个场面了!”

  听到这里,渝沐之心中的怒火一触爆发,满眼血丝的她一把扯住姚小然的衣领,另一只手抬手就要朝对方锤去。

  姚小然惊恐道:“啊!程……你在哪里?”

  门外不远的苏景程听到呼救立马踹门而入,趁着渝沐之失神之际,姚小然膝盖一弯,将她狠狠地摔在地上,自己则顺势倒了下去。

  苏景程连忙抱起地上的姚小然,小心翼翼的将她搂在怀里,看着地上的渝沐之怒斥道:“杀死你孩子的是我苏景程,有什么你就冲我来,然然她是无辜的,你怎么能恶毒到这种地步!亏她还想来看望你。”

  “呵!”渝沐之忍不住冷嘲道,“我当然记得杀死我孩子的是你苏景程,而她的看望……我呸!”

  “你少给我在这里耍泼。”苏景程将姚小然护在身后,警告说:“我们的事情跟然然没有任何关系。就算然然不醒,我们这场婚姻也是注定不会圆满的。”

  渝沐之忍着膝盖处撕裂的疼痛,扶着床沿慢慢站起身子,一字一顿地说:“苏景程,我不是鱼,不是只有七秒钟的记忆,你不用时刻提醒我的婚姻是有多么的糟糕。更何况,你那一方水都浑了,我不会傻到往里面去溺死。”

  “程……我好害怕。”姚小然并不想让两人过多接触,也不想让渝沐之说出太多事情。

  “好好好,我马上带你走,渝沐之你最好,好自为之!”说完,苏景程抱着姚小然跨步离开。

  “苏景程,你最好时刻护着你的白莲花,否则早晚有一天,我真会让她生不如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朝朝暮暮爱过你》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