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抬棺匠

抬棺匠

作者:五极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2-12 16:52:41

《抬棺匠》主要说的事情,看看五极是怎么讲的:“我觉得可能地下有一个巨大的蓄水池!” “怎么会?蓄水池不论怎么说也是有一个度,容量不至于会将十几米高的洪水全部给吞噬了吧,那这个蓄水池该有多大啊,估计得一座城池那么大!”我对冯雨柔的观点表示不同意。 “九儿,你刚才说的是城池!” “地下城池!这个不可能,秦岭山地是古老的褶皱断层山地,秦岭北部早在4亿年前就已上升为陆地,遭受剥蚀;秦岭南部却淹于海水之中,接受了古生时期的沉积。距今约8千万年秦岭又在喜马拉雅山运动的强烈改造下,经大幅度的块断式垂直升降运动而最终形成了现今秦岭的地貌格局,所以地下城池不可能。”
展开全部

16-周教授

  “我觉得可能地下有一个巨大的蓄水池!”

  “怎么会?蓄水池不论怎么说也是有一个度,容量不至于会将十几米高的洪水全部给吞噬了吧,那这个蓄水池该有多大啊,估计得一座城池那么大!”我对冯雨柔的观点表示不同意。

  “九儿,你刚才说的是城池!”

  “地下城池!这个不可能,秦岭山地是古老的褶皱断层山地,秦岭北部早在4亿年前就已上升为陆地,遭受剥蚀;秦岭南部却淹于海水之中,接受了古生时期的沉积。距今约8千万年秦岭又在喜马拉雅山运动的强烈改造下,经大幅度的块断式垂直升降运动而最终形成了现今秦岭的地貌格局,所以地下城池不可能。”

  听完冯雨柔的解释,我也是对我的脑洞极其的佩服。

  但是这些洪水到底去哪里了呢?

  如何在一夜之间离奇的消失?

  这都是一个谜。

  最后冯雨柔叹息着说道:“回去之后,我找一找我同学,看看有没有研究秦岭地质的,找他们问一问,也许事情就有了眉目!”

  冯雨柔说完,这我倒是有点不惊讶,毕竟现在的科学技术这么发达,很多东西只要用科学的仪器一探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忽然冯雨柔的手机响了,冯雨柔接着说道:“经过现代技术复原,上边的图案已经被复原了,可是没有人懂!”

  “嘻嘻,给我看一看,说不定我能够看懂呢!”

  当冯雨柔的手机接收到那口袖珍棺材上的花纹的时候,我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的手机。

  我的心就像顿时掉进了万丈冰窖一样,顿时感觉后背一凉,是不是有着人在背后注视着我。

  反正看见这个图案,我就感觉很怪异,让人心里不由的找急忙慌,反正说不清原因是啥。

  冯雨柔见我半天不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这个袖珍棺材正有着一个像人的眼睛一样的图画,当然这个只是棺材的上方一块板子,而其余的五块板子没发过来。

  我笑着对冯雨柔说道:“你让你导师将六面的图案全部拼凑在一起,看看是什么图案,该不会是一张人脸吧!”

  “哈哈!可以啊!反正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头绪,还不如让他们试一试!”

  这件事,紧接着我就没有在意,毕竟我只是随口一说。

  我们看着天色也是渐渐的晚了,我们就准备走出了黑龙沟,但是我总感觉什么东西在后边注视着我们。

  我冷不丁的回过头朝后看,身后没有什么东西啊。

  可是在我的最后一次回头看的时候,我确确实实的看到了我这辈子都不敢想的场景。

  我之前在深水潭中看到的那口大黑木棺材好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幻影,出现在黑龙山之上。

  我心里顿时一愣,然后双眼紧闭,心里暗暗的给自己打气:“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等到我张开的眼睛的时候,用手揉了揉眼睛,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睫毛上边有着一层薄雾。

  令我欣慰的是,我刚才看到虚幻的黑木棺材竟然消失不见了。

  难道这是幻觉?

  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件事我没有朝着任何人提起来,毕竟我是一个无神论者。

  终于快到家的时候,老头竟然笑着说了一句:“好歹太阳才刚刚落山,咱们的时间还是把握的很准确。”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我实在是想不通,我就将我在山中看到的景象告诉了老爹。

  老爹顿时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在山里看见棺材呢,肯定是你眼花了,我还没有听说过这等邪异的事情。”

  我也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可是那天晚上我是辗转反侧,到了凌晨四点都无法入睡。

  终于在早上的时候,我听见了一声鸡叫声,我才睡着。

  中午的时候,我还没有起床,就听见有人在院子里边喊道:“秦九,真让你给说中了,我同学将棺材六面全部扫描之后,然后拼起来看竟然真的有一点人脸的样子。”

  我赶紧起来,陪美女聊天和睡懒觉比起来,那简直是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美女至上。

  “啊!不会吧,我就是随口说说!”

  “周教授说让你去我们学校一趟,说是让你看看那口袖珍棺材。我跟周教授说了,你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棺材是阴沉木做的,周教授很震惊。”

  “我是乱猜的!”

  “其实这次也并不是周教授的意思,还有着一个人!”

  “还有人?什么人?”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好吧!我跟我爸说一声!”

  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事,西安离这里也不是很远,早上去晚上肯定就能回来,要不是冯雨柔提出来,万一我回不来管吃管住,我还真不愿意去。

  我将《抬棺笔记》放在了家中,因为书已经被我翻了好几遍,即使有很多我不懂,但是也有个印象。

  我就换好衣服,就跟着冯雨柔去西安了,我们坐上了去往西安的大巴。

  “冯姐姐,你说秦岭会不会因为地震地下形成一个巨大的坑洞,因此导致那些洪水离奇的消失了!万一真的发大水,会不会将西安给淹没了。”

  “其实这一次事情很不一般,就拿发洪水来说,中国任何的一个地方都有可能发大水,可是西安不会。因为西安乃是八龙绕城之地。至于地震的话,你就别想了,西安是不会地震的。”

  “八龙绕城是啥意思?”

  “八龙指的是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条河流,它们在西安城四周穿流。若是西安发生洪水必须将八条河填满,西安才有可能够被淹没。”

  “荡荡乎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从远古起,人们便逐水而居,一处处史前遗址的发现,揭示出水与人类文明进步不可斩断的关联。水是文明诞生的摇篮,也成为文明存续的命脉。”冯雨柔对我说完,我们正好从城西汽车站下车了。

  八月的西安,气候是极其的炎热,但是在炎热之中总会有着凉风的存在,这十三朝古都的确有着属于自己的魅力。

  终于到了西北大学,冯雨柔正是在西北大学读博士。

  西北大学是西北五省比较厉害的学校,尤其是考古系在国内更是首屈一指。

  在考古系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陕西处处皆坟墓,文物古迹任你挑!”

  当然了这些都是冯雨柔告诉我的,对于陕西处处是宝,这句话估计反对的没有几个人。

  中国的兴衰历史,千年古都长安都亲眼见证,长安和意大利的罗马,希腊的雅典、埃及的开罗并称为“世界四大古都”,所以说西安是中国历史的心脏,秦岭是西安历史的心脏。

  冯雨柔给我说的时候,对于西安是中国历史的心脏,在地图上也能够看出来。

  可是秦岭是西安的心脏,这我就不明白了。

  终于见到了周教授,周教授看到我之后也是脸上也是一惊,估计是因为我太年轻了吧!

  我见到周教授的第一眼,唯一感觉就是这那里是一个教授啊!

  简直是和我心目中的教授千差万别,这就是农村普普通通的老头啊。

  教授我觉得都应该是西装革履,然后博学多知,举手投足中透露着知识的气息。

  周教授长着一张国字脸,褐发银须,但是最让人注意的就是周教授的那双铜铃般的眼睛,周教授眼睛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深邃,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若是将周教授放在人群中,我绝对不会认为周教授是一个教授。

  周教授的衣服很干净,穿着一身干干净净的中山装,脚上是一双老北京布鞋。

  唯一能够彰显周教授身份的就是周教授手上的那条手表,我之前上高中的时候我同学给我说过那手表的名字,因为他叔叔买了一个,据说花了好几万。我认出来了周教授手上戴的正是欧米茄。

  我之所以能够看出来周教授戴的是欧米茄手表,因为欧米茄手表的代表符号就是一个Ω。Ω是希腊文的第24个,也是最后一个字母。它象征着事物的伊始与终极,第一与最后,意味着结束也是一种开始。

  这估计就是周教授身上唯一符合教授气质的一个东西了吧。

  “我听雨柔说你是一个抬棺匠!”

  周教授的声音带着一丝磁性,感觉很好听的样子。

  我点了点头,没有想到周教授说:“抬棺匠虽然千年来,渐渐衰落。可是抬棺匠知道的东西,不比我们这些人少!”

  “周教授为什么这么说?”冯雨柔好奇的问道。

  “雨柔,是谁将帝王将相的棺材抬进墓室当中?是谁是与千古帝王最后接触?所以抬棺匠知道的秘密很多,但是现在正统的抬棺匠不多了,多数人都是一些挣钱的主,真正的抬棺匠真的不多了。”

  周教授说完之后,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了我,我感觉我的灵魂快要被周教授看穿了。

  “你能够看出这口袖珍棺材是阴沉木所做,说明你的实力不简单,真是英雄出少年。”

  

17-棺材机关

  对于周教授说的这句话,我没有办法接,我就想说一句,我家穷的老鼠来了得哭着走,小偷来了逢年过节还得给我们父子俩扔点钱。

  当然这都是玩笑话,自己调侃一下自己。

  可是周教授紧接着说道:“我之前听老袁说过,每一行若是千年不断定然会有着属于这一行业的传承,这种传承只有行内或者圈内的人才知道,这种传承可能是口头传下来的或者是传下来一本书,反正抬棺匠能够在中华民族存在这么多年也是有自己的本事,说没有传承肯定是没有人信。”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去应对周教授。

  “你家住在秦岭山下?”

  “恩恩,我家在秦岭!”

  “秦岭是一个好地方,是我一辈子都想研究透的东西,但我年事已高,若让我年轻二十岁,真想大干一场!”此时周教授说话的时候,能够看出来的周教授眼里的狂热之情。

  我感觉也许一个人对自己痴迷的事情到了一定地步,估计也就是周教授这个样子吧。

  因为周教授的房间内放了两个书架,一本挨着一本的书在书架上安静的放着。

  从这些书残损承程度来看,有很多边边角角都有破损,我估计周教授平时没少翻阅吧。

  “秦九!我就想问你一句,你们家有没有留下来什么东西。”

  “没有!”我甚至没有思考,斩钉截铁的回答说。

  因为老爹之前告诉过我,《抬棺笔记》这本书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外人知道,这是属于我们家的秘密,是属于抬棺匠的秘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老袁也是一样,我一问到他们家这个事,他反应比你还强烈。其实我也懂,每一行都有着每一行的禁忌,有着每一行的规矩,我自然也不会坏了你们抬棺匠的规矩,若是你知道,请你不要隐瞒我。若是不违反人伦道德甚至你可以将这些东西记载下来,留给后世一点东西,不然若干年以后,火葬全部实行之后,你们抬棺匠这一古老的职业,也该消失了。”

  周教授说的这些话,我不是很懂,但是我的确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抬棺匠这一行的确会消失在历史中,从此无人了解。

  但是周教授口中的老袁让我很是好奇!

  难道这个人也是一个抬棺匠?

  我现在才幡然领悟,写下《抬棺笔记》的先祖和历代祖先,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千百年之后,这一行业竟然慢慢的没落了。

  也许当时我的先祖只是想让后代抬棺匠知道抬棺的一些禁忌或者抬棺的一些规矩,或者说是让后代知道曾经有抬棺匠这么一个职业。

  也许他们意料到了抬棺这一行业将会消失,所以才记录下来,这些问题已经无法考究,难道我去挖开老祖宗的坟墓问这些问题。

  “趁着现在还年轻,将老祖宗留给你的东西好好的整理整理,留给后世一个念想!”

  我佩服,的确周教授是一个的思想情怀特别高尚的人。

  “秦九,一会吃完饭,我带你去看看那口袖珍棺材吧,看看我们这些搞文物的人都看不出来门道的棺材,你这个抬棺匠能够有什么新的发现!”周教授随即走出了门外。

  “周教授一辈子全部奉献给了中国考古,他曾经和考古队出发去发掘一个商代的古墓,可是就在出发的那一晚,周教授的妻子还怀着一个九个月大的孩子。周教授将妻子托付给了隔壁的同事。可是就在那一晚,周教授的妻子因为羊水破了,虽然后来被送到了医院,可是妻子却因为难产大出血,在手术台上没有下来。”

  “其实这不是重点,孩子生下来之后,周教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将孩子送到了老家,继续自己的考古事业,几十年如一日奋斗在考古事业中,上高中的时候才将儿子从老家接过来,可是父子俩像是一对陌生人一样,最后周教授的儿子考上了国外的一所大学,几年才回来一次。”

  我听完之后甚至都有一点震惊,我没有想到周教授光鲜的背后,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

  吃完饭之后,周教授笑着对我说:“秦九,我就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阴沉木之棺的!”

  我敢说我是蒙的吗?

  我要是说我是蒙的,我估计我也没有脸在这里呆。

  好歹我也知道一些关于棺材的知识,实在不行就把《抬棺笔记》上边的小故事给讲两段,然后赶紧开门开溜。

  袖珍棺材是以周教授的名义买的,所以和学校没有多大的关系,所以袖珍棺材被放在周教授的家里。

  周教授的家里离西北大学不远,所以我们几个人步行十多分钟就到了。

  到了周教授家里的时候,我看到周教授的家里还是保持着八九十年代的样子,他家里的那些老物件现在早已经消失了,可是周教授的家里的老物件很多,比如上海产的14寸的金星电视机,还有老式的收音机,我感觉是不是穿越到了八九十代的中国。

  金星电视机上边没有一丝的灰尘,可以看得出来周教授对于这些物件很是在乎,估计是为了怀念难产死去的妻子。

  我看到周教授的客厅还挂着七十年代流行的婚纱照,还有毛主席的伟人像,现在这些东西即使在农村都很少见了。

  等到我见到周教授手中的那口袖珍棺材,我顿时脑子充血,差点晕过去。

  我眼睛瞪的像铜铃般看着那口袖珍棺材,太像了,太像了,和我之前在深水潭见到的中看到的棺材简直是太像了。

  无论是色泽还是棺材的比例大小,这口棺材就是我之前见到的放大版。

  我现在回想起之前的那口棺材的纹饰,我就有点放心了,我之前见到的棺材像是一条蛇一样弯弯折折的样子,和这口袖珍棺材纹饰上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一小一大的棺材同时发现在秦岭,而且都是阴沉木所做,不禁的让人心生联想。

  算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估计就是巧合吧。

  周教授拿着一张纸,我便知道这是棺材的六面图案拼在一起整体的图案。

  隐隐约约的能够从这张纸上看出来是一个人的面貌,但是一点都不清晰,因为这张纸上的图案说成是什么都不为过,但是看起来还是隐隐约约的有一点人的模样。

  周教授问道:“看出来什么了吗?”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不急!反正你慢慢的想,我们研究了快一个月,什么东西都没有研究出来!”

  “为什么不把他打开呢!”我疑惑的问道。

  “打开?你想的太简单了!这棺材的构造比鲁班锁还要复杂,我让几个研究中国古代机关的朋友看了看,都没有人能够看懂,就连他们都没有办法,他们可是中国研究古代机关术几个最为厉害的人,曾经打开过九龙八风连环锁还有阴阳十二生肖锁。他们看了三天连个皮毛都没有发现,但是最后给出了一个结论,这口棺材绝对有着玄机,而且暗藏机关。”

  “这么神奇!”

  “我那几个朋友都是研究机关术的翘楚,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他们用现代技术光线扫描。希望看清棺材里边的构造,扫描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古怪,透过棺材大约半厘米深的时候,就再也扫描不进去了,仿佛有着一层物质在阻挡着,但是透过光影还是能够看见很多细小的机关光影!”

  “机关?”

  我顿时想起了这种小棺材是用来可以放一些小物件,我想到这口小棺材会不会放的是一个宝贝。

  “藏宝棺!”

  我这句话刚说出来,我就听到周教授噗嗤的笑出声来。

  “这么小的棺材,藏什么宝物啊!”

  我想想也是,但是我为自己辩解着,想要论证自己的观点。

  “或许这个棺材是一个放置藏宝图或者放置开启巨额宝藏的钥匙都说不定啊!在古代小棺材放贵重东西的事例不再少数!”

  这只是我自己的观点,至于是不是藏宝的棺材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九儿,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得多了!怎么想象力这么丰富!”

  这是周教授忽然愣了一下:“兴许秦九说得对!”

  “这种事情在考古的时候,不是少数,在古墓当中往往是那些不起眼的小东西,才是宝贝!”

  “所以说,浓缩就是精华,你想一想发洪水的时候这个口棺材肯定是从秦岭山上被冲下来的,怎么会有一口棺材无缘无故的在秦岭山上。”

  我越想越是瘆的慌,那口阴沉木之棺也是在下雨之后出现的。

  此时倒是我不淡定了,两个一大一小的棺材都是阴沉木所做,而且共同点都是在大雨之后,我不禁的沉思起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澎湃吖点评:

《抬棺匠》写的很感人的一本书,我几乎都是流着泪看完的。写的很接地气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