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

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

作者:卿九九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1 11:27:06

《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一直以来,你在外面花天酒地,怎么,还指望我能对你守身如玉吗?”“洛唯一!”霍司年阴沉着脸,森然的目光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眸光里满是凉薄的嘲弄。“霍司年……”她对上他的眼,语气极轻极淡,“我们这样彼此折磨,不累么?”一年前那次所谓的“爬床”,她不过也是遭人算计。若不是霍家老太太刚巧撞上,若不是她的身份……他们不会结婚,甚至,连交集都少之又少。
展开全部

霍先生调教得好

第002章霍先生调教得好

她的神经一下子崩紧了。

霍司年眸光锐利,透着摄人心魂的危险,眉头微微皱起,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唇微合,“洛唯一,你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

“是么?那到底还是霍先生教得好。”

洛唯一轻轻地勾了勾唇角,眼底无端生出几分嘲弄。

几年前,若非霍家施加压力,霍司年不会娶她为妻。这一点,洛唯一的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没有婚礼,没有洞房,她住在那栋漂亮精致的别墅里,只觉得悲凉。

第二天她就打包收拾一切住进了医院宿舍,地方虽小,却让她有了些安全感。

这婚,形同虚设。

女人潋滟一笑,神色似是有些凄离,霍司年心下一沉。

不得不承认,洛唯一很美。

美目里的幽光,透着可以点燃他心头之火的光,可是理智告诉他,她是洛唯一!

她是费尽心机都要爬上他的床的女人!

她是演技精湛妄想借他站稳脚跟的女人!

“洛唯一……“霍司年顿了顿,随后嘶哑的话音里带着薄怒,一字一顿地,“你知道,我很恨你吗?”

我恨你!这三个字,无异于一把匕首插在了洛唯一心口的位置。

剧烈的痛,让她的眼眶忽地就红了,小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指甲镶嵌进了肉里,徒留一个个月牙状的痕迹。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伤害都不及霍司年口中的那一句我恨你。

他恨她,她从来就都知道。

可就算这样,心里一直明了的事情被残忍的说出来,那一瞬间会心还是会痛的。

一年多以来的委屈忽然间涌上心头,洛唯一直视他,浑身冷得连牙齿都在打颤,“霍司年,你的恨未免也太可悲了!既然恨我,当初又为何要答应和我结婚?”

话音刚落,霍司年抓住洛唯一的手狠狠的将她摔在了椅子里,俯身,双手支撑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泛着幽冷的冷光,那种眼中的恨如此清新可见,“为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如果当初不是你和我奶奶串通好,我怎么会被逼娶了你?”

宽大的手掌擒着洛唯一的下巴,性感的薄唇抿着冷冽的线条,“就这么的喜欢我?期待让我上?既然如此,我不介意在这里上演活chun宫。”

霍司年狠厉的目光像是一把匕首,即将把她的心剜了去。

洛唯一忽然就慌了,她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人。

他……疯了么?

这里可是医院!

再说,这样的第一次,实在太屈辱了!她要的是他的心甘情愿!

迟疑间,男人已经低下头来。

两个人的呼吸一点点交缠在一起,直到唇瓣即将贴上她的,洛唯一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赌一次,“你……你这么做对得起洛霏霏吗?”

她的话,让男人的动作忽然僵在了原处。

他直勾勾地看着洛唯一,这个名字最终还是从她的嘴里说了出来,回忆就好似洪水猛兽一般,无情地袭击着霍司年。

他的眸子晶亮,锐利,紧接着就染上了森然的冷意,“洛唯一,你不配提起她的名字!”

他的声音,略带嘶哑。

洛唯一笑得肆意张扬,眼里却蒙上了一层水光,“枉费霍先生口口声声说你对顾霏霏一往情深,怎么前一秒才刚刚流掉了小三的孩子,后一秒就跑来和我拉拉扯扯了么?”

霍司年的手臂忽然收紧,力道之大,她有些疼。

“唯一,你在吗?”

门忽然被叩响,一声一声缓慢又有力量,像是砸在洛唯一的心上。

“你快松开我。”她慌乱无措地开始挣扎,在男人眼里看来,这分明是害怕别人会误会。

唯一?还挺亲密。

他耐心耗尽,松了手,率先打开门走了出去,堪堪跟门外的人错身而过。

慕远沉一怔,眸光复杂,想了想,终归还是没说什么。

洛唯一很快换了一身衣服,把人迎了进来,“慕医生找我有事吗?”

她和慕远沉算是大学校友,关系不错,实力相当,后来又分到了同一家医院,事业上相互帮衬着倒也不错。

“有事,不过也想来看看你。”男人回过头来的时候,面上又恢复了一贯温润如玉的笑,

“下午我们和合作方有一场宴会,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能请洛医生做我的女伴?”

他的话,直截了当。

作为南城数一数二的医院,谈投资合作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好的,没问题。”

她的声音很轻,笑容干净又认真。

慕远沉心生悸动,温柔笑着嗯了一声,“下班我等你。”

……

是夜,宴会厅里一派觥筹交错。

洛唯一穿着一袭鱼尾款曳地长裙,勾勒出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香肩微露,优雅锁骨间的珍珠项链熠熠生辉。

她挽着慕远沉的手走出电梯,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跳。

慕远沉轻笑着安抚,“别担心,这样的宴会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应付了,只要跟合作方谈好咱们就功臣身退。”

声音低迷,带着一股让人心安的力量。

洛唯一偏着脑袋朝他笑,明晃晃的灯光映衬得她的小脸更加精致美艳,差点晃晕了他的眼。

“唔,我有没有说,你今晚很漂亮?”

她抿起红唇,正欲开口的同时,就看到电梯门忽然打开,霍司年穿着一袭黑色西服,英姿笔挺,卓尔不凡,只是他的臂弯间还倚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一个她熟悉得不得了的女人。

洛唯一的手忽地收紧了。

“咦,唯一,好久不见呀。”那个女人娇声轻呼,面上的热络仿佛她们是多年的好友。

此去经年,她们都只会是仇人。

只是那眼底的奚落嘲讽那么明显,端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挽着霍司年,仿佛是斗胜了的孔雀。

洛唯一轻嗤一声,有些不屑。

韩莹莹曾经的确是她大学时期最好的闺蜜,不过,那是在霍司年出现之前。

为了一个男人闺蜜反目的戏码实在太狗血,她并不喜欢回忆过去,眼下,也更不愿意纠缠。

“我……”她刚想开口说话,身旁的慕远沉倒是率先轻笑出声。

“霍先生,又见面了。”他的声音从容,眉宇间带着轻笑,眼底的余光从韩莹莹身上匆匆掠过之后,勾起了唇角。

韩莹莹的脸色一瞬间难堪起来。

她就像是个跳梁小丑,不管说了多少做了多少,没人理也没人看。

洛唯一聪明,自然也不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

她又不是软柿子,谁都能捏!

“霍先生,黎小姐刚刚为你打掉了一个孩子,如果知道你领着别的女人参加宴会,肯定是会伤心的呢!”她抿了抿唇,故意侧身往慕远沉的怀里靠了靠,笑得潋滟又惑人。

别忘了,你是霍太太

霍司年神色未变,一双黑眸冷得像是结了冰,菲薄的唇紧抿成线。

未发一言,周身的戾气却四散开来。

洛唯一很没骨气的腿软了,“要不,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别耽误了霍先生和韩小姐卿卿我我。”

她眨眨眼,目露乞求。

慕远沉对上那双眼,忽地笑了,这分明是“段位不够,打不过要跑”的意思。

不过优雅体贴如他,当即颔首,微微揽着她的腰,带她往会场里走。

背后的目光让她如芒在背,她挺直了脊梁,走得小心翼翼。

身后,韩莹莹变了笑脸在讨好,男人却仍是不发一言,双眸紧锁住远去离开的那对璧人身上。

呵,洛唯一,这就开始给自己找下家了么。

……

宴会快要尾声时,洛唯一实在扛不住合作方递来的酒精连环轰炸,找了个借口躲进了洗手间。

她弯腰拘了一捧水,轻轻拍打着自己绯红的双颊,迷离潋滟的眼眸看着镜子中酡红的自己。

热,太热了,她有些神志不清。

直到一个森然的男音响起,“洛唯一。”她才忽然瞪大了眼,周身的血液仿佛凝结成冰。

是霍司年!

他怎么会在这里的?这里可是女士洗手间!

“看样子,你似乎和那位慕医生关系很亲近?”霍司年步步逼近,他的靠近无疑预示着危险的逼近,让洛唯一头皮发麻。

她虽然敢挑衅霍司年的威严,可那都是在公众场合,她知道他不敢对她怎么样,可如今这洗手间内只有他们俩人!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背后却忽然抵在了冰凉的水池边上,她只能壮着胆子去和霍司年对峙,“你……你做什么?”

听到她的话音,霍司年的脸上流露出了几分轻蔑的笑容,他的目光让洛唯一望而生畏,“洛唯一,我不介意提醒你一下自己的身份!”

他的脸上透着冰冷,让她脊背发凉。

“你是我的霍太太!”

呵,这一点她倒是记得清楚,只怕霍司年早就已经忘了吧?

洛唯一微微抿了抿红唇,白净的小脸上流露出了几分清冷的笑意。她有些不甘示弱,“这一点,好像不需要霍先生来提醒我吧?”

“一直以来,你在外面花天酒地,怎么,还指望我能对你守身如玉吗?”

“洛唯一!”霍司年阴沉着脸,森然的目光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眸光里满是凉薄的嘲弄。

“霍司年……”她对上他的眼,语气极轻极淡,“我们这样彼此折磨,不累么?”

一年前那次所谓的“爬床”,她不过也是遭人算计。若不是霍家老太太刚巧撞上,若不是她的身份……

他们不会结婚,甚至,连交集都少之又少。

只是她明明爱了他那么多年,却不敢说,他也不会信。

“霍司年,我们离……”

她话音未落,男人却忽地松手放开了她,摔门而出。

靠在转角的墙上,霍司年难得生出一股烦躁,他伸手松了松领带,又从口袋里摸出烟来。

白雾缭绕,衬得他的五官越发英挺迷人。

他明明是想要跟洛唯一撇清关系的,可为什么在她即将提出离婚的时候,他竟然有些狼狈的落荒而逃了呢。

霍司年觉得,他可能病了。

……

等到再回到宴会时,洛唯一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如果觉得不能适应,就休息一下。我去把投资的事情谈好,晚些送你回去。”慕远沉的声音很低,却总能让人感觉心安。

她轻轻点了点头,“谢谢。”

慕远沉没说话,笑着将西服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肩上,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去露天阳台上透透气。

夜深,风起,有点冷。

洛唯一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走到香槟塔边,只顾埋头喝酒。

直到一记尖厉嘲弄的嗓音响起,“啧,你怎么这么可怜?”

这声音,她最熟悉不过。

她漫不经心地仰头又喝下一杯,“我自然比不了韩小姐挖人墙角的本领。”

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字字锥心。

韩莹莹皱起了眉头,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洛唯一,你喜欢霍司年的时候,我也喜欢他,你捷足先登将他抢走怎么能说是我挖墙脚?再说,你应该有自知之明,他不爱你。”

心像是被人豁开一道口子,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洛唯一深吸一口气,“即便如此,你和我还算是朋友吗?”

她一贯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即便这些年霍司年花名在外,即便那些媒体添油加醋的报道,她也从未放在心上。

她以为只要自己这样坚守,留在他的身边,他就一定会回头的,可是……

先是小三怀孕,后是闺蜜在怀。

霍司年得寸进尺步步紧逼。

“算……”韩莹莹睨了她一眼,轻嗤一声,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说起来洛唯一,我还应该谢谢你呢。除了你,他可能爱上任何人,我就有了机会!”

她的声音,如同一根刺,扎在洛唯一的心口。

“韩莹莹,就算他爱上你又能如何?”洛唯一唇角轻勾,“你能嫁进霍家吗?”

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

“好,很好!”韩莹莹恶狠狠地咬了咬牙,脸上已然流露出了几分狠厉。

她手一挥,桌子开始剧烈的摇晃,香槟塔忽地砸了下来。

时间太急,洛唯一根本来不及反应。

刺耳的破碎声不绝于耳,她被砸得摔倒在地,裸露在外的肌肤都被玻璃渣子划出一道道伤口,血珠一点点渗出,模样狼狈至极。

“亲爱的,你看她多过分,人家好疼呢。”韩莹莹倚在霍司年怀里,大大方方地撒娇。

洛唯一艰难地撑着起身,目光有些空洞,她不发一言,也没有辩解,只是强撑着一点点往外走。

逃也似的走。

她有些鼻酸,其实她也好疼啊。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洛唯一想也未想就走进了大雨里。

南城的夜,依稀比往日更加清冷,四下里,一个人也没有,大雨如注,豆大的雨点重重地砸在了头顶,她提着早已经湿透了的裙摆,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脚下的高跟鞋发出‘啪嗒’一声响动,她彻底摔倒在了路边。来往的车子飞驰而过,溅起洛唯一一脸的污水。

“唯一……”

小说《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 第2章 霍先生调教得好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白少女点评:

《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作者卿九九文笔细腻,想象力丰富,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犹为突出情感描写,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