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星河万相

星河万相

作者:惜风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13 10:39:34

《星河万相》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玄幻奇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聂星河。”聂星河本不想让凉台等人离开,正要出手时,右臂却是一阵抽搐,随之失去了知觉,聂星河知道体内的浊气已经扩散开去,聂星河只能眼看着凉台离开。 老者的气息已是有出无进,回天乏术,冷沐雪冲进屋内,抱出一大团草药,眼泪滴落在深绿色的叶片上,冷沐雪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那模样看着有些疯狂,“爷爷,这里这里有很多草药,你告诉我怎么做,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的!”
展开全部

15-拼命

  聂星河倒在血泊中,那尽力睁开的半只眼睛,向着冷沐雪。黑石一脚踩着聂星河的头,放声大笑,他环顾四周,刚才还为聂星河呐喊助威的村民纷纷低下了头,黑石眼神鄙夷,对聂星河又踢了几脚,说道:“他杀的忌兽,不会像那山中石熊一样吧?不过是我的下酒菜,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连脉门都没有的家伙,垃圾都不如!”

  聂星河咬着牙,鲜血从洁白的齿缝中流出,聂星河握紧双拳,还想要站起来,黑石一脚踩在他的背上。“啧啧啧,还敢在这装什么英雄,我看你也就是头狗熊,不对,狗熊都比你强,哈哈哈!”

  黑石的部下们哄堂大笑,聂星河眼前,看见今早那三个年轻人,他们手上拿着的武器又悄悄放下。

  黑石臂上的脉气化作了利刺,指着聂星河的心脏,“胆敢反抗我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住手!”冷沐雪不顾老者的阻拦,走上前来,“你放了他,我就跟你走!”

  黑石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那充满玩味的目光看地冷沐雪浑身颤栗,黑石一挥手,手上的脉气散去,黑石走向冷沐雪,大手不安分地搂着冷沐雪纤细的腰,他咂巴着嘴,像是土狼看见了可口的猎物。

  老者抱着凉台的脚,苦苦哀求。

  “不要啊,求求你们放过她,我求求你们了!”

  凉台一脚将老者踹开,老者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没再起来。

  “爷爷!爷爷!”冷沐雪想要跑开,却被黑石整个抱了起来,扛在肩上,任凭冷沐雪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随后走来的凉台,喜笑颜开地说道:“恭喜寨主娶老婆了!哎呀,多亏孔二公子身边有了那个慕容家的姑娘,也就不惦记着冷沐雪了,不然这块鲜肉,恐怕我们是摸都摸不到。”

  黑石脸上闪过一丝不快,却没有说什么。凉台是孔舒捷身边的人,安插在黑龙寨监视黑石。

  冷沐雪的眼泪落下,滴在聂星河满脸黄泥的脸上。

  “你一定有打通经脉的办法!快告诉我!”

  昨夜,聂星河拜师之后,首要的问题便是疏通经脉打开脉门,但玄天尊的回答模棱两可,只说时候未到,让聂星河不要着急。聂星河断定,他肯定有办法。

  玄天尊此刻从聂星河身上感知到的,只有不甘和愤怒。玄天尊叹道:“办法不是没有,以血运脉,加快体内的血液流动,以此冲击经脉,但是就算成功了,也会折寿,如果失败,那就是血管炸裂而死,疏通经脉所需要达到的血流速度常人的血管是支撑不住的,失败比成功的概率要高出许多,而且痛苦万分,若是支持不住晕了过去,那经脉会变得支离破碎,如此,你确定还要试?”这种办法无疑是自杀,成功率微乎其微。

  “我不能…!也绝不会…!再负她一次!!”

  “那我就舍命陪君子,我以部分元神的力量封住伤口,再加速你的血液流动速度,在疏通经脉之前都不会停下来,撑不撑的住,就看你自己了。”

  黑石抱着冷沐雪,翻身上马,大摇大摆地准备离开,看着那些敢怒不敢言的村民,黑石脸上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突然间,背后传来凌冽的气息,黑石等人调转马头,刚才倒在地上半生不死的聂星河全身通红,蒸腾的热气从他体内爆发出来,聂星河咬着牙,青筋凸起,身体颤抖着,似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啊!”聂星河大喊一声,从嘴里吐出浊气。

  “轰!”聂星河周围扬起一片尘土,待尘气逐渐散去,当中的黑影竟站了起来。

  玄天尊看着自己仅剩一半的元神,目光甚是欣慰,“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七重脉门!聂星河双臂之间,胸前,后背,足下以及天灵盖上都迸发出强大的脉门。

  “该死的东西,刚才就应该杀了你!”黑石下马,冷沐雪被凉台抓着双手,动弹不得。

  聂星河忽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皮肤上的红色块状斑点也逐渐散去。远处的黑石来势汹汹,脉气如蛇般缠绕在他双手上,脉气化作黄土包裹黑石双臂,随之硬化,黑石拳指聂星河,双臂的黄石盔甲中凸起几根利刺,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聂星河飞去,聂星河聚气于手,用力一挥,一道半月形脉气将利刺悉数斩断,利刺化作脉气消失一空。

  玄天尊元神化成的脉气用尽,此刻已经来不及提炼脉气,聂星河双手画圆,两手汇于丹田,以聂星河为中心,周围的空气似是被聂星河吸收了。

  “这…这是灵转脉相法?”玄天尊面露苦色,灵转脉便是将大自然中的灵气吸收转化为脉气使用,能在一瞬间获得大量脉气,但和以血运脉一样,都是十分自残的杀招,灵气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浊气,也被悉数吸入体内,而且过后,会给身体带来非常强烈的副作用。

  “唉~临死前突破化神,好不容易保住元神,却遇到一个疯子宿主,看来是天要亡我啊!”

  聂星河四周顿时安静下来,周围的空气似是凝固了一般,聂星河伸出食指,指尖对着黑石,一道细小的金光在指尖凝聚,金光周围,还围着一道金色的环形脉气,黑石觉察到不对,慌忙躲开,光束已经擦过黑石的脸,贯穿了黑石身后的棕马,棕马应声倒地,黑石额头冒汗,鼻子闻到血腥味,脸颊一阵刺痛,原来刚才的光束,擦破了黑石的脸。黑石不解,为什么聂星河的气场骤变,像是换了一个人。

  黑石面目狰狞,冷狠地说道:“是你自寻死路!”

  两人正式交手,黑石故技重施,聂星河本想将身体相化,却失败了,利刺又一次刺穿聂星河的手臂,聂星河不解,这时脑海中又传来玄天尊的声音:“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自己?现在你吸收的灵气中绝大部分是浊气,就算是施放相法也会产生偏差,在副作用来之前还是速战速决吧。”

  聂星河后跃几步,一脚横扫,射出一道半月形光刃,黑石双拳击地,拱起一道石墙,光刃将石墙击出一个大坑却没有穿过去,黑石冷哼一声,却没料到聂星河已经出现在侧翼。

  “光,是最快的。”聂星河右脚被金光包裹,奋力一击,黑石的瞳孔逐渐放大,被踢出数百米远,额角鲜血直流,已经失去了意识。

  聂星河冷冷地说道:“对决中最忌讳的,是看不见对手。”

16-托付

  凉台震惊之余,稍不注意,冷沐雪便挣脱出去,冷沐雪跌跌撞撞地跑向老者,老者举起那骨瘦如柴的手,似乎想要触碰冷沐雪满是泪痕的脸,只是这个动作好似要耗尽他最后的力气,老者的手突然垂了下去,从口中吐出鲜血,冷沐雪哭地撕心裂肺,那悲痛的声音在山中回响。

  凉台见黑石大败,翻身上马,目光如蛇般阴冷,“小子!有本事报上名来!”

  “聂星河。”聂星河本不想让凉台等人离开,正要出手时,右臂却是一阵抽搐,随之失去了知觉,聂星河知道体内的浊气已经扩散开去,聂星河只能眼看着凉台离开。

  老者的气息已是有出无进,回天乏术,冷沐雪冲进屋内,抱出一大团草药,眼泪滴落在深绿色的叶片上,冷沐雪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那模样看着有些疯狂,“爷爷,这里这里有很多草药,你告诉我怎么做,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的!”

  老者看着一旁的聂星河,似是有话要说,聂星河俯下身去,耳朵贴在老者的嘴巴,老者有气无力地说道:“英雄,沐雪就拜托你了。”说完老者便永远闭上了眼。

  “爷爷?爷爷!我不要你离开我!”冷沐雪趴在老者身上,失声痛哭,周围的村民都低下了头,神情哀伤,有的也忍不住流泪。冷沐雪突然用力推开聂星河,那红肿的眼中透着怒意,“为什么,你明明这么强,为什么不救他!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爷爷,你把他还给我,还给我……”冷沐雪哽咽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那无力的拳头一次次打在聂星河的胸口上,力度却是越来越小,冷沐雪的泪浸湿了她的衣袖。

  聂星河想要抱着冷沐雪那抽动的身子,突然心脏像是被刀割一般,体内的温度骤然上升,五脏六腑如同被火烤般,聂星河剧烈地咳嗽起来,喉咙处像是有东西卡住,不能呼吸,聂星河的变化把冷沐雪吓了一跳,聂星河抓着胸口,双眼布满血丝,心脏跳地很快。聂星河倒在地上,像是个快要猝死的人,不停抽搐着,体内的温热霎时间荡然无存,如同置身于千丈深的海底,聂星河眼前一黑,嘴唇结了一层冰霜,不多时便没了动静,冷沐雪伸手去试,聂星河已经没了呼吸,脉搏和心跳都停止了。

  “唉,我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徒弟。浊气攻心,想救也难,不过……谁让我是你师傅呢。”玄天尊无奈地叹道。

  聂星河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他再见到儿时的冷沐雪,冷沐雪将头发盘在头顶,俨然一个俊俏的少年,冷沐雪手里拿着一个糖人那是她最爱吃的东西,冷沐雪舔了一口,说道:“师傅,我们找个地方,把我这头发剪了吧。”眉目间透着几分不舍。

  “为什么要剪掉头发?”聂星河漫不经心地问。

  “因为…”冷沐雪低头舔着糖人,轻声说:“女子练功的话,头发不是很碍事吗?我看那些女修士都是短头发的。”

  “不碍事。”

  “啊!真的吗?那这么说我可以留着了?”她那时总是小心翼翼,似乎害怕被抛弃。

  聂星河朝着冷沐雪伸出手,冷沐雪的脸却逐渐远去,那纯真的笑容变得模糊不清。

  “不要!”聂星河惊醒,出了一身热汗,他又躺在那张床上,只是油灯刚刚燃尽,灯芯还散发着一缕黑烟,周围一片昏暗,突然聂星河眼前出现一个发着白光的头颅,聂星河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叫出声来。

  “干什么干什么?跟见了鬼似的,师傅都不认识了?”玄天尊没好气地说道。

  聂星河定睛一看,还真是玄天尊,“师傅,你怎么就剩一个头了,我还真以为见鬼了。”

  “闭嘴!”玄天尊贴近聂星河,异色瞳中夹杂着愤怒与无奈的情绪,“要不是为了救你,我用的着耗费元神吗?现在倒好,你是活了过来,我快死了!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老夫这条命迟早被你给葬送了!”

  聂星河坐起身来,体内的异样都消失了,七重脉门也都还在,聂星河向玄天尊深鞠一躬,继而问道:“多谢师傅的救命之恩!只是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恢复师傅的元神。”

  玄天尊莞尔一笑,“还算你有点良心,不过要真正恢复元神需要更强大的灵魂力量,权宜之计就是吸收高纯度的脉气,以脉气为辅拟化形体。这些以后再说,反正一时半会还死不了,那姑娘来了,我先溜了。”

  玄天尊凭空消失,不一会,就听见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聂星河认出了那黑暗中的人影,是冷沐雪,冷沐雪端着一盆冷水进来,看见聂星河醒了,不敢正视他。冷沐雪双眼还是红红的,脸上似是有一层阴影挥之不去。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气氛十分肃穆,聂星河率先打破沉默,轻声问道:“爷爷他……”

  “已经埋了。”

  “对不起,如果我早点……”

  冷沐雪摇摇头,勉强地笑道:“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你为了救我豁出性命,我却还怪你,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也许是错觉,聂星河总觉得冷沐雪像是换了个人。也许是因为经历了生离死别,冷沐雪的性情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个陪伴自己多年的唯一的亲人如今已经离去,这种悲痛万分的感觉,他聂星河可以理解,就像是一艘在惊涛骇浪中有了依靠的小舟,突然间又独自漂向茫茫大海。

  “这个世界,弱者就只能被蹂躏被践踏吗?”冷沐雪咬着下唇,又忍不住流下泪来。温热的泪珠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冷沐雪只觉得,今天她似乎要把这辈子的泪统统流干。

  这个问题,聂星河还和以前一样,始终找不到答案。聂星河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没有力量就如同草介一般。

  “我…能跟着你吗?”冷沐雪擦拭眼泪后,表情坚定地看着聂星河,“我想要变强,去帮助那些弱者。爷爷死前将我托付于你,这辈子,我便跟着你。”

  这是命运吗?为何你我,又走在了一起。

小说《星河万相》 第15章 拼命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星河万相》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