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宫花凋尽胭脂泪

宫花凋尽胭脂泪

作者:鸢歌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1-18 12:44:40

《宫花凋尽胭脂泪》的主要情节是:“臣妾参见皇上。”欧阳卿的召见,让已被关了半月冷宫的沈梦若,抓住了一根稻草。她今日悉心装扮,在满殿烛光下,显得明艳照人,自有一番风流妩媚。她跪在欧阳卿脚下,衣襟半开着,露出白皙的双肩。“呵呵,沈梦若,你是谁的臣妾啊?”沈梦若故作楚楚可伶之状,嘤嘤哭泣道:“皇上,其实臣妾一直都只是你的女人,擎苍他……一直没有碰过臣妾。”萧君霆从未碰过她,却是真话,沈梦若一时心头,还真有些难过。但她很快转过神来,此时高高在上的,是欧阳卿。
展开全部

14-孤的楚沫儿呢

一场昏天暗地的恶战,不知持续了多久。宋玉终于将萧君霆和箐箐等人,救出了燕国皇宫。一路上,欧阳卿派来的追兵,穷追不舍。宋玉一行,历尽千辛万苦,躲避追杀。风餐露宿中,他们已渐渐远离燕国。

“箐儿,我带萧君霆先回大营,他若再不施救,怕是不行了。”宋玉看着面无人色的萧君霆,和箐箐说道。

箐箐此时,心里还在埋怨萧君霆,扭头没有应答。

“好箐儿,萧君霆宁死也不愿舍弃楚沫儿,他知道错了,”宋玉轻声劝慰着箐箐,“再说,宋玉也不愿做个不忠不义之人。”

箐箐听宋玉如此说话,知道他是个血性男儿,便点头答应,至此,两人紧紧相拥后,泪眼别过。箐箐带着楚沫儿的尸体,在侍卫的护送下,骑着骏马,向夜幕下的凉国,飞驰而去。

此刻,燕国皇宫中,欧阳卿端坐龙椅之上,满脸的春风得意。

“臣妾参见皇上。”欧阳卿的召见,让已被关了半月冷宫的沈梦若,抓住了一根稻草。

她今日悉心装扮,在满殿烛光下,显得明艳照人,自有一番风流妩媚。

她跪在欧阳卿脚下,衣襟半开着,露出白皙的双肩。

“呵呵,沈梦若,你是谁的臣妾啊?”

沈梦若故作楚楚可伶之状,嘤嘤哭泣道:“皇上,其实臣妾一直都只是你的女人,擎苍他……一直没有碰过臣妾。”萧君霆从未碰过她,却是真话,沈梦若一时心头,还真有些难过。但她很快转过神来,此时高高在上的,是欧阳卿。

“本王不信!”欧阳卿不屑的说道。

“皇上,此事千真万确。”沈梦若不再哭泣,娇滴滴地回道。

“既然如此,那日,你还赶本王走?”

“皇上,臣妾知道错了,可那是因为臣妾太爱皇上,才会吃楚沫儿的醋。臣妾真的很爱皇上,谁让皇上那么……”说话间,沈梦若一双手,已绕上了欧阳卿的双腿,一双狐媚的桃花眼,勾人魂魄。

“那么什么……”欧阳卿已被沈梦若撩拨的浑身燥热,他一把拉过沈梦若,将她紧紧压在身下,两人在这龙椅上,竟就开始了翻云覆雨。

“怎样……本王比起萧君霆……”

“啊……你坏……”

“哈哈哈……萧君霆,你的王位,女人,现在都在我欧阳卿手中!哈哈哈……”

……

国边境处,宋玉的军营里,篝火将夜空照的亮如白昼。

主账内,萧君霆躺在床上,依旧昏沉。已经两个月了,萧君霆似乎要不再醒来。这场恶战,百名勇士死伤惨重。萧君霆的伤势,换做普通人,早已死去。

宋玉此刻心中百感交集。眼前的人,因为楚沫儿,自己曾恨他入骨。可如今,看着一夜苍老的萧君霆,宋玉莫名的心痛。他曾是至高无上的帝王,谈笑间指点江山,意气风发,杀伐决断。可一夜之间,他失去了女人,失去了江山……,他不忍弃他而去,不能让他再失去兄弟!不管在萧君霆心中,他宋玉算不算兄弟,他始终难以割舍,少时一起发下的誓言。

……

萧君霆终于醒来,漆黑的双眸似撒了一把灰尘,黯淡无光。他怔怔地盯着宋玉,久久不语。蓦然,他似想起什么,双眸在帐内搜寻,“沫儿,我的楚沫儿在哪里?!”

“回禀皇上,末将已将楚沫儿下葬军中。”宋玉狠心道。

“宋玉,你好大胆!竟敢擅自将孤的女人下葬!”

“萧君霆!楚沫儿就是因你而死!”提起楚沫儿,宋玉依旧悲愤。

萧君霆紧抿着嘴角,骄傲又回到他面庞,“宋玉,我如今已不是燕王,你走吧!我会自己寻我的楚沫儿。”

他勉力站起身,踉跄的来到军帐外,“沫儿,你回来……”他开始疯狂地掘地,用自己的双手,一寸一寸的挖着,他的心在滴血,他不舍他的沫儿。

“你找不到楚沫儿的。”宋玉说道。看着萧君霆,他还是那么的不可一世,让人心酸。

“就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楚沫儿!”他不是不让楚沫儿入土为安,他欠楚沫儿太多,他岂能让她如此仓惶,他要将楚沫儿保存在水晶棺内,带回燕国,作为皇后,厚葬在皇陵内。他要日夜陪伴她,弥补自己的罪过。

一连数月,萧君霆命人将军中翻了个遍,也不见楚沫儿的尸体。萧君霆不禁有些怀疑,宋玉没有理由骗他,除非……萧君霆心中,蓦然升腾起无尽的希望。传说凉国有位异人,可令死后不久之人重新复活,这里与凉国近在咫尺,难道……再想到,数月来,箐箐不在帐中,宋玉也未见寻找,萧君霆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楚沫儿的尸体,一定是箐箐带走了!

萧君霆的心在颤抖,如果箐箐带走楚沫儿,找到那位异人,楚沫儿或许真能活过来!

面对萧君霆的质问,宋玉不置可否。此刻,燕国已落入奸人之手,他要让萧君霆重新振作起来,夺回属于他的王位。

“皇上,欧阳卿现在已公然造反,燕国境内,百姓民不聊生,臣请命,与欧阳卿决一死战,为皇上夺回王位!”

面对宋玉的忠贞,萧君霆双眸潮热,他记起,昔年,与宋玉驰骋沙场,肝胆相照,打下这燕国江山,是何等的快意!可如今,这天下不要也罢,若没了楚沫儿,这锦绣江山,盛世繁华他将与谁共享!他只愿,找到他的楚沫儿,与之倾心相恋,此生再也不会别离。

“萧君霆,楚沫儿说过,她要做王的女人!”宋玉冷冷说道。

是啊,在燕国的城楼上,看着满天星辰,他说他要做王,她说,她要做王的女人。

“好!宋玉,我萧君霆誓要夺回王位,将那欧阳卿碎尸万段,为楚沫儿报那羞辱之仇,再拿他的人头,祭慰燕国百姓!”他的心,再次昂扬,他要为楚沫儿报当年的耻辱,他要和好兄弟宋玉一起,再次打下燕国江山,让他的楚沫儿,做王的女人!

……

15-又见伊人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已过去了三年。萧君霆和宋玉收复了燕国的大半失地,京城皇宫,指日可待。可是,他的楚沫儿,始终了无音讯。

萧君霆曾许以江山赠送,宋玉却不为所动。他知道,他伤楚沫儿太深,深到让宋玉难以释怀。他不怪宋玉,一切均是自己咎由自取。他也曾求助凉王魏明昭,魏明昭只是冷冷说声不知,便再也不与其相见。

萧君霆没有灰心,他相信,迟早有一天,他会找到楚沫儿。

三年来,只要回到军营,他便化妆成平民,进入凉国境内,寻找他的楚沫儿。他几乎走遍了凉国所有的土地,可是,楚沫儿依然音讯全无。沫儿,她如今,到底身在何处,她能听到他的呼唤吗?

萧君霆相信,楚沫儿能够听到。他始终相信,冥冥之中,楚沫儿会听见他的声音。

又是一年中秋,萧君霆走在凉国的街道上,只见处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要是楚沫儿在多好,她一定爱极了这市井的繁华。记得少时,他们溜出皇宫,楚沫儿兴奋的手舞足蹈,倾城绝世的小脸上,神采飞扬。那日,他们直到宫门快要下匙,才在宋玉和箐箐的催促下,回到宫中。

正自胡思乱想间,前方鼓乐齐鸣,声乐喧天。只见六匹高头大马,驾驭着一辆周身镶嵌金银玉器,宝石珍珠的御辇,自前方,缓缓驶来。

“凉王和王妃来了!”

“是啊,这气派……”

街头,凉国的百姓热烈的议论着,争向上前,想要一睹凉王和王妃的风采。

萧君霆听说是凉王巡游,本欲避开,但听见百姓的话,他停下了脚步。

凉王萧君霆和王妃?萧君霆知道,萧君霆心里,一直放着楚沫儿,多少王公贵族,想要将女儿,许配给凉王,萧君霆都婉拒了。这也是萧君霆一直对楚沫儿烦心的原因之一。

凉王和王妃?凉王的王妃是谁?这几年凉王为什么一直对他避而不见?

所有的疑惑涌上心头,他哪里还顾忌身份体面,和一群小百姓拼力拥挤着,只为抢夺一个好位子,好一睹王妃的真容。

凉王魏明昭坐在御辇上,频频向百姓招手,只见他身姿挺拨,剑眉俊目,脸上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自有一份儒雅的风采。

人群躁动起来,纷纷夸赞着凉王绝世的风采和气度。萧君霆心不在焉,一心想让凉王的御辇快快驶过,他好一睹后面辇车上,王妃的面容,证实心中的那份猜测。

可惜,王妃的辇车紧闭,根本不见其人。

萧君霆心中正自惋惜,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哇!没发现,他原来这么帅……”声音如此耳熟,萧君霆心头一惊,回头看去,却是一个浑身破衣的小乞丐,乌漆嘛黑的脸,看不清五官,正自花痴的看着远去的凉王。

“切!”萧君霆为自己一惊一乍的多疑自嘲,他转身正欲离去。

“你这人,切什么?”小乞丐疾步拦住萧君霆,“是不是妒忌人家比你帅啊?”小乞丐满脸顽皮,撅着小嘴,憨声问道。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相似的声音?萧君霆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小乞丐。

“你看什么看?”小乞丐被萧君霆看的不好意思,揉揉鼻头,低下脖颈,又忍不住偷眼打量萧君霆。

天下还有这么好看的男子,比凉王还要好看!他如墨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锐利如鹰的眼神,配在轮廓深邃的刚毅脸庞上,更显得气势逼人,令人想起奔跑的猎豹,充满危险性。小乞丐越发的害羞,躲开他的双眸,不敢看他,嘴里还不停都囊着:“神经病吗?看什么看……”

萧君霆再次摇摇头,这个眉眼难分的小乞丐,怎会是他的楚沫儿。他从怀中取出银票,放至小乞丐怀中,转身大步离去。

“喂!你别走!”小乞丐再次追上萧君霆,扬起巴掌大的小脸,“我请你到春满楼吃烧鸡好不好?我请客!”他挥动银票,俏皮的笑道。

此刻,小乞丐满是笑意的眼睛灵动无比,不知为何,孤傲的萧君霆竟没有拒绝。

春满楼里,萧君霆和小乞丐相谈甚欢,转眼,一坛酒已见底。孤傲的萧君霆,被顽劣的小乞丐,时不时逗得哈哈大笑,几年来,难得的欢愉,在他的眉眼间绽放。

如此超凡脱俗的耀眼男子,与一个小乞丐如此亲密,惹得春满楼里,所有的女子直向小乞丐翻白眼,恨不能一脚踢开小乞丐,上去和这个美男子把酒言欢。

小乞丐得意地坐在酒楼窗沿边,双腿混乱踢蹬着,歪着小脑袋,俏生生的问道:“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萧君霆一口酒,差点没喷出口,大叔!?他被小乞丐叫大叔?萧君霆咽下口中酒水,不满地说道:“我很老吗,为什么叫我大叔?”

这人竟不知大叔现在很吃香嘛,小乞丐咯咯笑着,“反正你比沫儿老!”

“你说什么?!”如一声惊雷,将萧君霆五雷轰顶,他瞬间欺身来到小乞丐面前,攥住她的手,“你是楚沫儿!?”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是楚沫儿……沫儿,沫儿!”萧君霆激动地语无伦次,声音都带着颤抖。怪不得,萧君霆总觉得这个小乞丐像楚沫儿,她真是楚沫儿!

这个好看的男人真是奇怪,他认识她吗?小乞丐看着萧君霆,心头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好像,曾经,有人这样叫过她的名字……

从天而降的幸福,让萧君霆相信,上天还是厚待他的,曾经,楚沫儿的离去,让他以为,命运已将他抛弃。现在,楚沫儿俏生生地站在眼前,他真希望,时光就此停驻,世间一切都已不重要了,他眼中,只有楚沫儿倾城绝世的面庞,虽然,她此刻乌漆嘛黑的眉眼难分。

萧君霆又笑了,她此刻,是那么的可爱,是啊,不管沫儿什么样儿,他都是爱的,“沫儿,我知道我能找到你,我知道我一定能找到你!!”萧君霆攥着楚沫儿的小手,似要将她的手,揉碎在他的大手中。

“沫儿,萧君霆知道错了,我会好好爱护你的,你再也不要离开我!”萧君霆将楚沫儿紧紧拥在怀中,再也不会松开。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起运呀点评:

看完《宫花凋尽胭脂泪》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鸢歌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