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项氏

项氏

作者:十一生人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12-20 13:33:32

《项氏》是一篇非常好的玄幻奇幻小说,十一生人为大家带来的故事:老族长非常慈祥,笑道:“小山,你从小就聪明,不用宽慰我,记住我说的话,此物内蕴含着项氏之根本,万万不能出事。”……项空山背靠矮山,看着两侧悬崖上的云雾,慢慢收回心绪,打量着奇物,喃喃自语道:“这东西为什么一直散发着光芒,难道此地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他猜想着,不由得出了神。半年过去,项鼎已经长成七八岁模样,能够正常说话以及思考,俨然有了一丝大人模样。
展开全部

走火入魔-十一生人

那是一个月华高照,蝉鸣四起的秋夜,在项氏一族的祖祠前,老族长神秘的对项空山说道:“我将不久于人世,所幸你也成长为人,能堪大任。此物乃是项氏一族根基所在,你定要妥善保护,不能出现丝毫意外。你明白吗?”

项空山看着老族长囧囧有声的眼神,听到一丝不苟的话语,他腰背挺得笔直,说道:“怎么可能,族长你正当壮年,怎会出事?”

老族长非常慈祥,笑道:“小山,你从小就聪明,不用宽慰我,记住我说的话,此物内蕴含着项氏之根本,万万不能出事。”

……

项空山背靠矮山,看着两侧悬崖上的云雾,慢慢收回心绪,打量着奇物,喃喃自语道:“这东西为什么一直散发着光芒,难道此地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

他猜想着,不由得出了神。

半年过去,项鼎已经长成七八岁模样,能够正常说话以及思考,俨然有了一丝大人模样。

他踱步而来,看着出声的父亲,眼神下移,看见项空山手中异物,嘻嘻一笑,竟伸手去拿。

光芒闪烁,一股神秘的力量抵斥着项鼎洁白的大手,意在反抗。

项鼎尽管出生短短半年,但脾气却不小,道:“这小玩意,敢反抗我。”

猛然用力,直接压制神秘力量。

啵,清脆的声音好像是谁打破了玻璃瓶。

“什么人?”

项空山惊醒,身体肃然立起,一声大叫出现。

只见项鼎摔倒在地,满面愠色,看着项空山手中异物,哈气吹着自己的右手,说道:“什么东西,震得我的手,好痛。”

项空山顿时明白,拉起项鼎,对他说道:“此物你不要乱动,我们能不能出去,还要靠它呢。”

项鼎不知明白没明白,只是点点头,说道:“什么怪东西。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项空山苦笑道:“今天的功法练了吗?快去练功。在这种地方,随时可能有危险。”

项鼎点点头,重重看了眼异物,转身练功去了。

经过半年的探索和扩展,项空山已经把周围千米内打探仔细,可以断定一点,他们的运气非常好,来到了坠神谷边缘地带,没有厉害的神光匹练以及猛兽野禽,此地最多的是寒光以及无处不在的云雾力量,好在异物的神秘功能存在,半年过去,没有任何危险出现。

随着项鼎的成长,项空山教授他如何吸收灵气,打造玄功,练就魂力,开始属于自己的修道之路。

筑基第一步,练就强横气魄与体魄,感悟天地间灵气的存在,找到属于自己的魂力,从而在身体内打造出内循环,俗称内世界。

内世界周而复始,浑然不灭。

内世界的出现是从凡人脱胎换骨达到修士的标志。

内世界分为三大类:灵,器,兽。

项鼎找到一处安静之所,开始在脑海里感悟无处不在灵气,尽管始终不得要领。

沉浸心思,沉入无边无尽的虚无空间里,慢慢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万中无一的道路,抓住他,然后吸入自己的脑海中。

所谓修道,就是抓住属于自己的道路,把他走的坦荡,走的光明。

这句话是项空山给他说的,他一直存留脑海中,经过一个月的努力,最终的结果,每次他都感觉头痛欲裂,精神恍惚,全身酸麻,而后摔倒在地,昏昏入睡。

当出现这种情况时,项空山总是安慰他说,下次就好。

项鼎竟然信了。

看着项鼎练功去了,项空山开始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一直待在这里不是出路,。但是项鼎年幼,没有半点战斗力,出去是不可能得了。那么只有让他有了足够的实力,再说是去是留。

对比与外面的必死无疑,坠神谷里或许还有一丝生机。

项空山这样想着。

三天后,项鼎兴高采烈的来到项空山面前。

他哈哈大笑道:“父亲,你看,我能使用灵气了。”

随着话语,项鼎手指尖出现一丝绿光,一闪而逝。

尽管时间短暂,但却表明,他能使用灵气了。

项鼎乐呵呵的,如获至宝,他继续说道:“父亲,我是不是很棒。今天我真高兴。”

说完后,砰砰跳跳的去了他处。

他没有留意到项空山看到绿光后的眉头紧锁和阴暗的表情。

灵气浓郁程度取决与修士对于天道的领悟高低程度。

一些天才修士在幼年时期就能感悟上等灵气,更有甚者能够感应只属于自己的灵气,这种人往往被誉为神才。

如果不能感悟上等灵气,那么下等灵气也不错。

但最害怕的是连下等灵气都不能感悟,但却有明明感应到了灵气。

“鼎儿啊。为什么会这样呢?”项空山摇摇头,仿佛晴天霹雳般,让他本来的笑容化为乌有,只剩下惆怅和遗憾。

是的,杂灵。

灵气中最最差的一种。

在宗门或者世家中,一旦有人感悟杂灵,不论他拥有多么崇高的身份,就算是公子或者宗主之子,都会被冠以废才的称号。

因为,杂灵不可能突破筑基。 这是天辰大陆不成名的规则。

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项空山双目竟被染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现在,他很想流泪。忍住泪水的同时,他下了一个决定。

进入坠神谷。

与其出去被埋没,不如拼搏一次,或许还有希望。

下定决定后,他粲然的笑道:“不要忘记,我还有九天玄咒。项鼎,希望你以后不要怪我。”

夜幕降临,微风带着点点凉意佛过项空山和项鼎的身体。

睡意十足的项鼎本能的卷缩在一团,不一会,陷入睡梦之中。

简单的茅草屋自然不能遮风避雨,要不是项空山无时无刻的灵气输入,早就高者挂罥,低者沉塘了。

第二天,项鼎一如往常修炼去了,却被项空山叫住。

“项鼎,你已经掌握了灵气,接下来我教你项氏一族真正厉害的功法。”项空山一丝不苟的说着。

项鼎摸着脑袋,不甚明白,说道:“什么功法?”

“只管练就行,无需知道名字。”

项鼎听完,不再多言,开始洗耳恭听。

项空山满意的点点头,开始诉说着关于九天玄咒的点点滴滴,一点不遗漏的说给项鼎听了去。

不知不觉已经到中午,两人吃了午饭,继续教授,直到下午,才堪堪结束。

“天池同窍合一宗,万物超灵关元中,一物一穷照罗径,涌泉穴中万物同……”

项鼎经过两个小时终于背完了九天玄咒,却只能囫囵吞枣记住,至于其中含义,不甚寥寥。

项空山听完项鼎背诵口诀,点点头道:“你已经能够通读,接下来就是完全领悟,灵活运用之道和利用口诀好好打坐吸收灵气。”

“好的父亲。”

“修道之途,没有捷径可言,一切靠自己,鼎儿,你可记住了?”

“我晓得。父亲。”

项空山沉默着点点头,留恋的看着使用绿色灵气的项鼎,欲言又止,最终只能离去。

项鼎继续吸收灵气。

半个月后,一声尖叫撕裂了坠神谷的安静。

项鼎汗如雨下,全身赤红,头冒青烟,他大声叫道:“感觉关元穴要炸开了一样,什么东西,快出来。”

他周身被灵气布满,不能自拔。

项鼎脚步虚幻,游走方寸,气息紊乱,脸色慢慢鲜红,头发倒竖,俨然是爆体而亡的征兆!

他的衣服已经破碎成条,不能遮体。裸背之上,出现了一道神秘的印记,似山非河,似云非雾,以鲜血为线条,筋骨为联络,利用古怪的力量,活生生刻画在项鼎背脊之间。

随着刻画力量的加重,项鼎大呼救命:“父亲,父亲,救命啊。九天玄咒,这是怎么回事?救命啊。”

项空山本来千米之外一处奇怪沼泽外,久久竖立,正皱眉不展间,突然听见项鼎大吼,连忙拔腿而去。

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到了项鼎所在之处。

几秒钟时间,他就发现原因。

“九天玄咒,这是?”项空山陷入沉思,慢慢的,他看到了那道神秘的印记从项鼎裸背间升腾而起。

这是怎么回事?他在心头问道。

“九天玄咒为什么会出现在项鼎背上。”面对突发事件,项空山冷静分析。

一分钟后,他打出一道灵气,微微缭绕在项鼎背上,慢慢侵入。

轰动

不料,一股强悍莫名的力量,直接将灵气夯退。

受到反击的项空山倒退三步,眼睁睁开着痛苦中的项鼎,怒意横生,骂道:“我唯一的儿子,可千万不能有事。”

双手慢慢汇聚灵气,左右开弓,化为金刀模样,威逼而去。

他大声道:“我还不信,打不破你。”

高高跃起,居高临下,周身灵气满布,变化为护盾模样,靠近项鼎。

地面震动,声音传荡,云雾寒光一荡而空。

茅草屋顿时四散一地,两侧峭壁甚至坠落下不少碎石。

“怎会如此强大?”

腾飞向天的项空山看见被屏障保护着的项鼎,苦涩道。

刚才哪一击可是用了他全部力量,竟然毫不起作用。

站稳脚步后,项空山好不容易平复气息,只能再次观察起来。

项鼎裸背上的神秘图案,已经脱离身体,浮现虚空,悬浮不动,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半个小时后,项空山胸前异物突然发亮,有种要脱体而出的感觉,让他着实惊讶。

但却无需藏私,项空山直接将至祭出,任随异物脱离身体,朝着图案而去。

随着异物的加入,平静如水的图案开始腾腾燃烧起来,发出霹雳巴拉的声音,力量的强横程度也叠叠增加。

而在其下的项鼎,脸色却越加柔和起来。

一切开始-十一生人

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里,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牛毛小雨,彩云遮住太阳的耀眼的光辉,几只鸟雀携着枝草飞射在半空中。

一切稀疏平常。

突然,一道婴儿手臂粗的剑光自远处挺拔而来,光芒万丈犹如金龙出世,威力浩荡恰似九天瀑布。

鸟雀瞬间化为齑粉,随着雨滴飘向大地。

“周啸,亏我待你如兄弟,你竟坑杀与我,哼,我就算死,你也休想得到九天玄咒。”

说话之人嘴角奔血,双目露出残忍之色,断去的一臂裸露的残风中,显得分外可怖。

他中年模样,国字脸,一脸愠色,怒视着追赶之人。

项空山,项族族长,神功盖世,怎奈被奸人所害,沦落到如此下场。

他傍边一名花容失色,紧随其后的女子,目光露出决然,带着泪花,面露不舍之情,搀扶着项空山俊奔而去。

“哈哈哈,项空山,你今日必死。交出九天玄咒。我可以考虑留你全尸。”

周啸收回长剑,对前方人影说着。以他的速度要追上两人轻而易举,但却故意隔开一段距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东西的到来。

背后还跟着三名奇装异服,修为神秘的古稀老人。

尽管年迈,但皆目光炯炯有神,偶然露出的异色,不难猜想到最后的阴谋——九天玄咒。

九天玄咒乃项氏一族独一无二,至高无上之宝典。

相传,九天玄咒可以造就神尊,获得无上圣力,拥有沟通上层世界,打开通道的奇妙作用。

嚓嚓几声,项空山死鱼般的眼球望着前方黑魆魆的神秘漩涡,脱口而出道:“没路了。”

唐天心紧紧握着项空山的手心,说道:“罢了,相公,我们今日必要共赴黄泉了。我天心无怨无悔。”

项空山血目一横,柔情的看着天心,温柔道:“天心,不会的。你不会死。你腹中还有我项氏一族的后代,你绝不能死。”

“可是?我们已经到头了。”天心脆弱的说道。

周啸四人紧随其后,悬浮虚空,看着前方幽森的漩涡结界,冷笑道:“此地乃天辰大陆十大禁地坠神谷,就算是万界期的仙人也不可能活着出来,项空山,放弃吧。”

“哼,真是不知好歹,周啸,何必与他们多言,杀了便是。”梅婆婆面如重枣,形若枯槁,此刻目露凶光,她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周啸身体只有普通人半高的少年,啧啧的笑着走前几步,邪笑道:“梅婆婆无需发怒,有些客人,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出现的。”

“周啸,你少废话,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说什么只能逼迫,不能直接杀死,才到如此地步,如果九天玄咒出了差池,我定会让天地教给我一个说法。”梅婆婆大声呵斥道。

周啸咳咳冷笑,充耳不闻,转身对着项空山,阴戚戚说道:“空山贤弟,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即将出生的孩子考虑考虑,不是吗?”

“什么?唐天心怀孕了?”孙海,梅婆婆同时出声。

就连至今为止没有出过声的农七也露出惊异之色。

他背负玄剑,身高九尺有余,肌肉遒劲,犹如钢铁般。

“我周啸说的话,你们不信吗?”周啸认真道。

孙海和梅婆婆对视一眼,露出疑惑,之后不约而同点点头,同时看向项空山,意思非常明确:他们已经拿捏住了项空山的死穴,有恃无恐。

项空山绝不会进入坠神谷。

因为,九天玄咒必须得到传承,而腹中的婴儿将是最好的载体。

哈哈哈……

项空山一清二楚,看着四人,他狂笑不止,身体一动不动,手握断剑,大声笑道:“可笑,正是可笑啊,四大名门正派,围攻我小小项氏一族,竟出动四名冲魂圆满修士,我项空山何德何能,敢劳烦四名动手,勿要脏了你们的手。”

他说完,竟携带妻儿一同跳入黑魆魆的坠神谷中。

惊愕,不容置信。

等到孙海,梅婆婆,周啸三人反应过来,一切都迟了。

“项空山,你岂敢。”孙海神速移步,却只能望洋兴叹,徒劳无功。

梅婆婆手掌出现玄光,一条锁链凭空出现,欲要挽救唐天心。

悉悉索索的声音出现半空,唐天心的手臂被困锁住了。

“天心,决不能,决不能。”项空山血泪横脸,吃痛的说着。

梅婆婆嘻嘻冷笑道:“交出九天玄咒,我可以饶她一命。”

“空山,不要管我。走。”

泪如雨下的她乞求这项空山。

项空山满脸泪珠,赤瞳欲裂,咆哮道:“我不能,不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面对唐天心痛苦的表情,他心如刀绞。

“周潇,我若不死,必杀上天地教,将你挫骨扬灰,愧而为人。”

完好的手臂挥动半残断剑,劈向唐天心的手臂。

“天心……不要怪我。”

他最后与天心相视一眼,那般含情脉脉,那般心意相通。

咔嚓声迎接而起。

啊!!!

鲜血奔涌而出,横撒坠神谷。

牛毛小雨持续不断的下着,乌云布满天空。看样子,这场大雨是不会停下来了。

玄光锁链除了血粼粼的手臂之外,什么也没有带回来。

“该死。真该死。”梅婆婆握住被鲜血染红的雪白手臂,轻轻一挥,化为粉尘。

周啸至始至终从未出手,看到此番结果,一味冷笑道:“放心吧,他们死不了,我们等候即可。”

对于项空山的愤怒,他视而不见。

孙海看着神轻气闲的周啸,气不打一出来,怒骂道:“周啸,你葫芦卖的什么药我不知道,但这一次,你决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这次计划,随着项空山夫妇的纵身一跳,彻底宣布失败。孙海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

枪打出头鸟,周啸自由自在的说着,必然找到他的头上来了。

梅婆婆也相差无二,大吼道:“你最好也给我一个解释。不然缥缈峰的长剑,必然先一步降临在你的头上。”

“两位莫要着急,我说的话什么时候失策过。你们真以为项空山傻吗?明知一死,还故意去死?仔细想想吧。放心吧,他死不了。”周啸轻声细语说道。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孙海和梅婆婆同时说道。

“就凭我相信他。”农七突然向前,对峙着孙海两人。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农七无疑是此地修为最强之人,一身玄功所向彼靡,难逢敌手,加上玄铁宝剑,更上一层楼,绝不是同等级能够与之比较的。

孙海与梅婆婆的气势一弱,只能讪笑道:“所需多少时间?”

周啸朝着农七点点头,而后伸出一只手指,指着坠神谷深渊,带着一切皆在掌握的笑容,说道:“一年即可。”

“难道是?”

“梅婆婆果然高明。”

“竟然如此,老朽就陪你等你这一年。”

孙海也明白过来,说道:“周贤弟,竟然如此,一年时间,我陪你等下去便是。不过在此之前,有些尾巴,是不是需要解决一下?”

周啸道;“自然。农七。”

农七点头,身体瞬间变化,消失原地。

孙海和梅婆婆见此,心头闪过疑问,面色带着异常,皆没有发言,毫无动作。

周啸身材矮小,但智慧超出常人,没有人敢小瞧于他,乃天辰大陆绝无皆有的谋略天才。

而这一次的围攻项氏一族,正是他一手策划,目的就是九天玄咒。

自然,还有更深一层的目的,那就是唐天心腹中婴儿。

‘天心,当初如果你选择的是我,绝不会落到如此下场。奈何,奈何。’周啸在心底默默想到。

惨叫声此起彼伏,刀光剑影,灵气纵横之间,血腥味弥漫而出。

没过一会,哆哆两声,五具尸体滚落在地。

农七像没事人般站立在尸体傍,迎着雨滴,似鬼神般说道:“完成。还有没有事,没事我休息去了。”

“下去吧。”周啸淡淡的笑道。

孙海不敢相信,反反复复看了地下的五名尸体数眼,而后上下打量农七,心脏咚咚的跳着,竟一时间忘记了语言。

地下五人,竟是冲魂半圆满修士。

梅婆婆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气质,安安静静的等待起来。

周啸眼观一切,冷笑不语。

天辰大陆乃灵陆位面四大陆之一,崇武盛行,人人以修炼玄功灵气为荣。

玄功灵气以灵魂为基,身体为本,万物朝盛为修炼之物,吸纳天地间虚无缥缈的灵气增加本身力量。

而以灵气浓郁,功法玄妙,魂力高低,分为几个等级,分别是:筑基,冲魂,万界三大境界。

坠神谷是天辰大陆十大禁地之一,是灵陆位面千年前大战所造成的黑洞漩涡,里面存在许多神力匹练,就算是万界仙人触碰,也是非死即伤。

福兮祸所依。危险的地方往往伴随着机遇。

所以,许许多多天辰修士甘愿冒险结队进入坠神谷。这些大大小小的团队,统称为佣兵团。

是夜,持续不断地绵绵小雨已经逐渐停下来,几点星星明亮的眨着眼睛,月亮微笑看着世间一切。

悬崖旁,周啸独自盘坐在参天大树下,对面即是坠神谷的黑色漩涡,自言自语道:“项空山啊,项空山,你以为你的心算比我厉害,但是你不知道,我早就达到天无人极的地步。你所想的,我一目了然。你终究还是输了。”

就在此时,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一条庞大的影子,他双目一黑。

一声讶异出现。

“你这是?”

小说《项氏》 第2章 走火入魔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和宜呀点评:

《项氏》是由十一生人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