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鬼上路

鬼上路

作者:大先生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02 10:01:46

大先生的书《鬼上路》主要讲述了:华子也被这个老头的举止吓了一跳,心想,在大街上遇到一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个老人怎么如此大惊小怪的? “你……你……是人是鬼?”老头上下打量着华子,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疑问和恐惧。 华子被老头的话给问蒙了,自己好端端的怎么就被人怀疑成鬼了? “大叔,我好好的大活人,你看我哪里像鬼?”华子有些不满的问着老头。 那个老头定下神来,仔细打量了华子一番,才稍微松了口气。
展开全部

噩耗传来-大先生

  华子并没有出家当和尚,而是修行,专心学习佛法,学习地藏超度经,专门为死去的在地狱受苦受难的众生超度亡魂,使其远离六道轮回,以此功德回向西方极乐国,让自己同时也得到心灵上的解脱与折磨。

  每天,华子都会坐在禅房内打坐,抛开一切尘世杂念,吃斋念佛。那袅袅的檀香味道和声如洪钟般的佛乐让华子的心彻底从苦难中解脱。

  忘掉心中的阴影,抛开一切杂念,使自己重新用积极正确的态度去面对人生,是华子对自己修行的根本。

  寺中的生活虽然清苦,但在这里,他每天都过着那无忧无虑快乐的日子。靠着之前演出积攒的收入,华子的生活还算是富裕。

  灵光寺的僧人不多,加上华子总共就10多个僧人,他和那些僧人的关系都处得非常好,大家都很喜欢他,经常把他围坐在中间,听他讲世间的故事,以及他遇到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有时候大家都听得入神,忘记了礼佛和修行佛法,直到老和尚踏进起居室装作若无其事的咳嗽一声,大家才纷纷散去。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华子才知道当今这个社会竟然还有如此与世隔绝的僧人,实在很难得。

  老和尚对华子非常照顾,因为华子不是寺中的僧人,所以对他的要求不会那么严格,但华子严于律己,处处都以一个寺中的僧人为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不会让老和尚为难,毕竟这里是佛门净地,对僧人的尊重,也是对佛的尊重。

  这两年中,华子每每想起以前吃饭的时候一桌子大鱼大肉,想起来就会馋得他口水直流,但为了心中的意念,还是坚持了下来,时间长了,也就不想了。

  寺庙的院子里,总会有一轮明月当空,华子一个人的时候喜欢躺在院内干净的大理石地面上,翘着腿仰望满天的繁星,还有那一轮明月。这个时候,他就会想起玉珠,这个在他生命中出现的第二个女人。

  “徒儿,又在想家了吗?”不知什么时候,归因长老来到了华子的身后,轻声问道。

  “啊!师父!”华子赶忙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双手合十。

  “弟子看见今晚的月光,想起一首诗。”

  “哦?什么诗?说来听听。”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华子一脸坏笑的晃着脑袋说着。

  “哈哈,你这个坏小子!还在对师父耿耿于怀啊?”老和尚爽朗地笑道。

  华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天发生了一件事。

  前天华子和寺中的一个年轻僧人归真去寺外不远处河边挑水,当时河边有一条大鲤鱼在挣扎,看到这,归真赶忙放下挑水的担子去捡起那条鱼准备放生。

  这个时候,正好老和尚从对面走过来,只看到他手中攥着一条大鲤鱼,便大喝道:“归真!你想杀生吗?还不赶快放生!”

  本来没什么,归真被师父这一声大喝吓得一哆嗦,一松手,大鲤鱼就掉进河里,游走了。

  老和尚认定了归真是在捉鱼,想要杀生。

  “师父,我真的没有杀生,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条鱼就在河边扑腾。”归真连忙解释。

  看到这里,华子赶忙跑过来,也替归真解释着。

  “哼,你们两个一起合伙欺骗师父,今天我就罚你们挑100桶水,挑不完不许休息!”说完,老和尚气呼呼的走了。

  为什么老和尚不听解释,这么轻易断定归真就是要杀生,因为这个归真曾经两次抓鱼然后偷偷摸摸烤着吃,都被老和尚撞见了,并且重罚了他,但老和尚却没有想到,这次归真确实想要放生。

  “师父,归真他真的是想放生啊!我是和他一起来的,亲眼看见的,绝对不会有错!”

  “不要再说了,再说每人加一百桶!”

  老和尚一甩袖子,走回寺中。

  华子回过头,冲归真耸了耸肩,归真一脸无辜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

  “赶紧挑水吧!还愣着什么呢,争取下午之前挑完,要不这烈日一顶上来,可够咱们受的。”华子一边说着,一边提着水桶走到河边,挑着水。

  “华子,对不住了,你这一百桶水,我给你挑了!”说着,归真就要去抢水桶。

  “干吗啊你!现实一点好不好?你要真帮我挑完这一百桶,那明天我超度的亡灵就是你了!”华子没好气儿的说着。

  归真尴尬地骚着头皮。

  “好啦,各挑各的,快点吧!”

  于是,华子和归真这一上午什么也没有干,一鼓作劲儿,拼着老命把这一百桶水挑完了。

  水挑完了,他们也累趴下了。

  华子心想,还好,幸亏那条河不在檀香山下,要不就彻底歇菜了。

  这才有了华子的那一句有些含沙射影味道的“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句话。

  “哈哈,事都过去了,你就权当是锻炼身体了!来,陪师父下一盘!”老和尚拿出棋盘,在院当中,二人对弈。

  “走错了,走错了,不能这样走。”老和尚把摆上去的棋子拿回去。

  “啊!不行,师父你怎么耍赖啊!”

  “看在师父这么大岁数的份上,就让师父悔一次棋吧!”

  “不行啊师父,这句话您已经说了一百遍了!”

  …………

  归因长老很喜欢华子,这两年来,他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用华子的话说,这叫“忘年交”。

  他们经常彻夜长谈,经常一起喝禅茶,一起下棋,偶尔华子还会讲之前她和惠贞以及玉珠之间的故事。

  华子在寺中与归音长老一起喝茶时,养成了一个习惯,喜欢把茶叶抓一把直接投入滚烫的茶壶中,华子对归因老和尚说这叫做“菩萨入狱,”意思是地藏王是佛教四大菩萨之一。据佛典记载,为了救度众生,救度鬼魂,地藏王菩萨表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地狱中只要有一个鬼,我永不成佛。“投茶入壶,如菩萨入狱,赴汤蹈火,泡出的茶水可振万民精神,如菩萨救度众生,在这里茶性与佛理是相通的。

  经过两年的修行,华子彻底脱胎换骨,身体也恢复了往日的健康,解开了心魔,打算收拾东西下山。

  纵然是万般不舍,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华子要去做,他的事业,他的朋友们,当然,还有他的玉珠。

  归音长老和寺中所有僧人亲自将华子送下山,他们挥泪告别。

  “华子,下次再来住的时候,咱们再一起犯回错误,那一百桶水我替你挑了!”

  归真小和尚对着向山下走去的华子大声喊着,眼中含着一行热泪。

  “哈哈哈……”山谷中传来众人们爽朗的笑声,华子一步一回头,挥泪作别。

  下山之后,华子才真正的体会到佛法的好处。

  在回去的路上,山上总是有孤魂野鬼的出现,他们看到华子,都会吓得魂飞魄散,躲得远远的,因为现在的华子已经被佛法笼罩,一身正气,使那些游荡的想要附人身的野鬼不敢靠近他。

  华子天生就有阴阳眼,总是会看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小的时候很害怕,不过这么多年也习惯了,其实大部分鬼有的时候挺可爱的,你不去犯他们,他们自然不会来犯你,不做亏心事,自然是不怕鬼敲门的。

  华子回到了久违的城市。

  一路上,灯红酒绿的,一派热闹的景象,看得华子心中不禁一阵汹涌澎湃。毕竟两年的清净生活,面对这熙熙攘攘的城市,已经有些不适应了。

  他决定第一件事就是回去找玉珠,因为他已经开始规划自己未来的生活了,他知道,自己离开的这两年,玉珠肯定非常的想念他。

  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终于到了马坊村公交站,郊区的公交车间隔时间很长,算上等车的工夫,还不如步行走得快,干脆直接步行从马坊村穿过去吧。华子这样想着。

  在经过马坊村的时候,华子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天已渐黑,过去的马坊村每天这个时候,街边的一些小商贩都开始收拾摊位,带着一天丰硕的收入,吵吵嚷嚷的散去,街边还会有很多的村民们在外面散步,遛狗。

  同样的时间段,然而,马坊村内的街道上,静悄悄的,竟然一个人影也没有,静得恨不得华子都能听到自己平底鞋的脚步声。

  华子很纳闷,就算是村民们的生活规律改变了,马坊村的700多户人家,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村内一个人影也没有,这实在是让他感到很费解。

  街上,静悄悄,死一般的沉寂,仿佛华子来到了另一个不属于人间的世界。

  正在纳闷着,这时一条胡同的拐角处走出一个大约60多岁左右的老头,只见那老头步履匆忙,脸上的表情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华子差点和这个老头撞了个正着。

  “啊……”

  老头干涸的喉咙中发出一声低沉的惊叫,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华子也被这个老头的举止吓了一跳,心想,在大街上遇到一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个老人怎么如此大惊小怪的?

  “你……你……是人是鬼?”老头上下打量着华子,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疑问和恐惧。

  华子被老头的话给问蒙了,自己好端端的怎么就被人怀疑成鬼了?

  “大叔,我好好的大活人,你看我哪里像鬼?”华子有些不满的问着老头。

  那个老头定下神来,仔细打量了华子一番,才稍微松了口气。

  “小伙子,大晚上的一个人出来,难道你不怕死吗?”老头询问着华子。

  “怕死?您这话从何说起呀?”华子很不明所以然。

  “你不是本村的吧?怪不得呢!哎,告诉你吧,一个星期前,马坊村前面那片树林子里死了个人,还是一个女孩子,被人扒光了,死得那个惨相就别提了,更可怕的是,每天晚上有人经过那片树林子的时候,就会听到有个女的在哭,嘴里还喊着什么:我死得好惨,往后,就有个女鬼天天晚上在这个村子里闹,闹得家家户户是鸡犬不宁的,村里有几个胆大的年轻人不信有鬼,就结伴说去抓鬼,结果全都失踪了……”

  如果换上别人,听完老头这番话,肯定会听得浑身发毛,但是华子只是心中微微一颤,心想看来这个世上恶鬼真是不少,那么多恶鬼,要怎么超度才能解救所有受苦受难的那些阴灵们。看来以后自己要有的忙了,甚至开始考虑自己今后是不是要转行了。

  “哦,我明白了,就是因为这个,村里才变得这么冷清吗?”华子赶忙问道。

  “对呀,每天一到晚上,街上就没有人了,我的小孙子病了,去给他开药,我也是硬着头皮出来了,要不真是不敢大晚上的出来,我看你啊,还是赶紧调头回去吧!”老头愁眉苦脸的说着。

  “大叔,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啊,肯定是有人在恶作剧,您可千万不要相信谣言!”华子为了消除老头心中的恐惧,只有这样来安慰他。

  “你懂什么?这个村子有很多人都见到过一个光着身子的女鬼在我们村里闹,你年纪轻轻的,我可是为你好,真要被你碰到了,后悔你都来不及了!”老头似乎有些生气了,没再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

  华子也没有叫住老头,他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往村里走。他心想,如果能碰到那个恶鬼更好,顺便就超度了它,免得在这个村子内胡作非为。

  抬起头看了看天,华子才发现,这个村子内的上空似乎被一股极其邪恶的怨气笼罩着。

  从这团黑屋看来,这女鬼可真是不简单啊。

  一路上到也没遇到什么怪事,很快就穿过了马坊村,来到了玉珠家小区。

  小区里的房子都是独栋的,所以当他来到玉珠家单元门前时,被眼前的东西一惊。

  一朵白色的纸做的大花,用一根木棍挑在门前。

  华子心里咯噔一下,知道玉珠家出事了。

  华子二话不说,立刻一个箭步向屋里窜去。

  当他推开门的一刹那,彻底傻眼了。

  只见客厅正中央,玉珠的遗像挂在墙上,冲他微笑着。

  建国和翠君,胳膊上都带着孝,一脸的愁容。尤其是翠君,双眼红肿,看起来很是吓人。

  华子愣了愣神,有些没反应过来。

  直到建国和翠君看见华子回来,从沙发上站起走过来一把抱住华子痛哭的时候,华子才算是彻底反应过来,玉珠死了!而且已经死了一个星期,今天又正好是玉珠的头七。

  瞬间,华子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使劲摇了摇脑袋,似乎想让自己清醒过来,他希望把自己晃醒之后,眼前出现的是玉珠活蹦乱跳的样子,可无论他怎么摇脑袋,眼前的这张遗像始终摆在那里。

  华子又使劲掐了自己的大腿,一阵剧痛传来,华子这时不得不面对现实,玉珠真的死了。

  他们曾约定好,等华子修行回来,他们就准备结婚的事情,华子准备找个时机给玉珠来一个浪漫的求婚。

  对于玉珠的死,华子痛彻心扉,就像三年前惠贞离开的时候,那种疼,让他痛不欲生。

  这两年的修行,使华子的心灵提升了很多,然而,噩耗的传来,再次打破了华子这颗靠修行得来的平静的心。

  他暗自下决心,一定要亲自找到那个丧失人性的恶魔。

  

神秘的大巴车1-大先生

  那天,市110报警中心接到报警电话,说是马坊村一家出殡的人在挖掘坟墓时发现一具赤裸的女尸。

  接到报警,市刑侦总队队长王海滨亲自带队出发,来到事故现场。

  当看到这具死相异常恐怖的女尸时,所有刑警不禁眉头紧皱,他们很少见到过死相如此恐怖的尸体,王海滨也不例外。

  “这……这不是华子的朋友,玉珠小姐吗?”王海滨认出了玉珠下巴的一颗美人痣,心里咯噔一下子。

  “王队,你认识这个人?”助手小李边戴好白手套,边问着。

  “这个死者是华子的……女朋友!”王海滨顿时感到背后惊出一身冷汗。

  王海滨和华子是很要好的朋友,他们是在一次演奏会上认识的,王海滨也是一个小提琴爱好者,所以两人一见如故,也经常保持着来往。他见过几次玉珠,这个女孩长得很漂亮,尤其是下巴的那颗长得恰到好处的美人痣,更是让他一下子认出了这个死者就是玉珠。

  经过现场勘察,拍照,最后运走了尸体,经法医尸检报告得出结论:玉珠是被奸杀而死,尸体上没有留下指纹,脖子处有明显的紫色勒痕,身上多处刀伤,显然凶手是有备而来。

  死者处女膜破裂,足以说明玉珠死前,她还是个处女身。

  刑警队迅速成立了专案调查组,由队长王海滨亲自担任组长,对此案展开严密排查。

  于公于私,王海滨都非常重视这个案子,其他的小案子暂时放到了一边。

  “姓名?”

  “郭致富。”

  “11月20日晚,你在什么地方?”

  “那天晚上我登机飞广州,警官,这是我的往返机票……”

  ………………

  “姓名?”

  “周帅。”

  “11月20日晚,你在什么地方,做什么?”

  “回警官,那天晚上我在剧组拍电影,一直拍到凌晨两点多才收工,剧组工作人员都可以证明,您也可以查拍摄的胶片。”

  …………

  找到好几个最有嫌疑的人,但最后经过仔细调查,全都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为此,王海滨感到非常头痛。

  “王队,王队!玉珠的案子有消息了!”小李突然拿着一份资料,闯进了王海滨的办公室。

  “什么消息,赶紧说!”王海滨听到小李说玉珠的死有线索,赶忙站起身,焦急地问道。

  “你看这个,这份资料是我从玉珠公司调查得来的。”小李打开资料夹,掏出一份份资料。

  “你看,这个人叫常峥,今年26岁,以前是玉珠公司同事,听公司里的人说,这个人曾经追求过玉珠很长一段时间,死缠烂打的不放,最后因为上班期间对玉珠进行骚扰,被开除了。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个常峥在2004年的时候因犯强奸罪被判了4年刑,是个有前科的人!”小李拿着一手资料,激动地说道。

  “好,太好了!这个人有犯强奸罪的前科,而且还追过玉珠,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那现在咱们赶快调查这个人的资料!”王海滨对小李这个重大发现感到异常兴奋。

  于是,经过公安系统联网调查,调出了常峥的身份证,户口本,最后查出了常峥所在的居住地具体地址。

  这个常峥现住在另外一个城市,王海滨与当地刑警队取得联系之后,对方配合他们设计了拘捕行动。

  深夜,两辆警车悄然驶进常峥所在的那个村子里,为了不打草惊蛇,距离常峥家还有50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警队下车后集中在一起,王海滨再次重复了一遍抓捕计划,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王海滨心想,这次他要亲手将这个强奸犯绳之以法,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

  王海滨带队,在黑暗的掩盖下,悄悄地潜伏到了常峥的家门口,在完全确认常峥本人就在这间屋子里后,他们准备随时进行抓捕。

  1、2、3……一声令下,所有警察踹门而入,准备将常峥按倒在地。

  可是,当所有警察闯进屋子的时候,全都傻眼了。

  昏暗的灯光下,常峥躺在床上,下身空荡荡的,两条腿已经没有了,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为他擦着身子。

  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经过打听调查才知道,常峥在前段时间被公司辞退后,就回到老家这里,一次盗窃被抓个正着,活生生的让人把腿打折了,还截了肢,这个为他擦身子的人是他的姐姐。

  一个失去了双腿的人,怎么可能强奸玉珠呢?

  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意外,警队人员只好垂头丧气地收队,回去了。

  从那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任何线索了。

  ……

  “志勇!志勇!我在这里!”

  付思悦站在人流拥挤的机场内,踮起脚尖使劲冲前面挥手喊着。

  马志勇提着行李在人流中来回穿梭,四处张望着。

  在建筑学院上学时,马志勇和华子是同班同学,四年的同窗学习,让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华子、浩子、马志勇、王楠,他们四个是在班里关系最好的。

  马志勇和自己的女朋友付思悦,也是在同一所学校认识的。

  毕业后,马志勇去了法国继续深造建筑专业,这一走就是四年。

  他和付思悦在学校里相恋了将近四年的时间,在这四年的校园生活中,两人一起经历了无数的美好时光。也正是这四年深厚的感情基础,让付思悦在国内又坚持等了他四年,他们约定好,等马志勇回国,就结婚。

  如今马志勇回来了,两个人又可以在一起了。

  “志勇!志勇!”付思悦不停地喊着。

  马志勇终于看见了付思悦,兴奋地避开拥挤的人群,提着沉重的行李箱,向付思悦奔去。

  在人流中,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在那一刻,四年的相思之苦终于得到了解脱,同时也见证了这对有情人对爱情的忠贞。

  “思悦,让你受苦了!哎,都怪我,要是能趁机会多回来看看你,也不至于让你等得这么辛苦,以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好好……”

  “好啦,你这唠叨的毛病一点也没改!”付思悦打断他,捏了捏他的脸。

  马志勇松开她,给她擦着眼泪,关切地看着她。

  “志勇,你瘦了!”付思悦心疼地摸着他的脸。

  两个人一起提着行李箱,走出机场,来到公交换乘厅,准备乘坐机场大巴一起回家。

  说来也怪,从机场候机厅出来的时候,还人挤人的,而本该人流涌动的公交换乘厅内,此时却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空气中甚至还能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回音。

  但幸福的喜悦也没有让他们想的太多。

  很快,一辆大巴车慢悠悠的驶进了车站,两个人拿好行李箱,就走上了车。

  奇怪的是,这里是总站,明明刚才在换乘厅内没有看见一个人,但此时车里的乘客却已经快坐满了,只有几个座位是空着的。

  也没来得及多想,俩人看见最前面有两个挨着的空座,马志勇把行李箱放到上面的架子,就和付思悦坐在那个座位上了。

  不知为何,车上的乘客都很沉默,大部分人都在低着头,像是睡觉,只有马志勇和付思悦两个人兴奋异常,不停地呢喃细语诉说着这几年来的相思之情

  不一会,车子驶出公交换乘厅,行驶在郊区的路上。

  冬天,天都黑的很早,刚刚擦黑,路边已经亮起了路灯。

  “悦儿,这四年里,一定发生过不少新鲜事吧?”马志勇将付思悦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的问着。

  “是啊,变化太大了,哎……”付思悦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啊?”马志勇看了看她。

  “变化太多了,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很多事在信里也说不清楚。”

  付思悦在马志勇的怀里,歪着脑袋,看着车窗外,那些飞逝的景物,稍纵即逝,她的心里洋溢着幸福的喜悦。

  马志勇握了握付思悦的手,她也回应着,紧握着马志勇。

  车上的光线很暗,虽然乘客很多,却非常安静,没有一个说话的,似乎都经过长途跋涉,太累的缘故吧。

  “我姐跟浩子婚后生活……挺纠结的,哎……”

  付思悦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一脸的无奈样子。

  “结婚是好事啊,应该高兴才对,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忧心忡忡的?”

  “本来是好事,但也不知道浩子怎么想的,好好的建筑老板不做了,搞了什么服装设计,当设计师去了。”付思悦有些无奈地说着。

  “啊?不会吧?他怎么去搞这个了?这跳槽跳的幅度也太大了!他就不怕扯着蛋啊?哈哈……”马志勇调侃着。

  “讨厌,你才扯蛋呢!”付思悦拍了他胸口一下。

  “他以前就认识一些娱乐圈的朋友,有一次跟一个服装界的人吃饭吧,无意间聊起了服装行业,人家觉得他挺有想法的,最后给他挖过去了,还重金聘请他做服装设计师。”付思悦说道。

  “那也不错啊,既然浩子选择了这个职业,我想肯定比他干建筑更挣钱,要不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他肯定也不干。”马志勇说道。

  “可是,他好像跟一个女模特有点暧昧的关系,哎,反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付思悦一脸的无奈。

  “那你的意思是,浩子有外遇了?”马志勇正了正身子,问道。

  车内的暖风热得让人有些透不过气。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立群郎点评:

看《鬼上路》这本书好感动,很现实。很平常,很好看。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