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天剑邪尊

天剑邪尊

作者:流风回雪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11-19 09:18:35

快看看流风回雪的新书《天剑邪尊》:“吞噬人的灵气,这般手段,近乎魔道!”方木目瞪口呆,而其余人,早已经怔怔站在那里,为着眼前的这一幕彻底震住了。“求饶,哼!”聂尘的手中,那凌肖的灵魂,似更具有灵性一般,不断磕头求饶,且不断比划着什么,但聂尘现在,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不会弃紫风的性命于不顾。“再融!”这一股灵力,远远超过之前三股灵力的合流,且这个灵魂被聂尘碾碎后,产生的那股灵魂之力,也远不是之前三人可比。
展开全部

天剑邪尊第15章试读

聂尘沿着那些御手的营帐穿行,从一片小树林之后,转到了一座木楼不远处、三百仗外的树林中。

树林中间,是一条道路,通向那木楼的大门口,门内昏黄的灯光闪烁,楼阁之上,也有两个盘膝打坐的身影透出。

这样的木楼,不多,乃是御管级别的人物,盘踞和修炼的地方!他们之所以两两在一起,是为了安全起见,避免妖兽来袭。

许久之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树林的阴影之下,其尖嘴猴腮,身材消瘦,额头上布满汗水,不知是奔跑导致,还是因为其神情之中的焦急使得。

“此事,太过严重,必须尽快告知御管大人!”这人气喘吁吁,眼见御管的木楼,就在前方,焦急的面色,略有缓和,好像松了一口气一般。

“真是没有想到,使者大人的封印,竟然能被这些人破去,真是可怕!”这人行来,刹时脚步一顿,突然怔怔地立在那里。

在他的眼中,一道身影挡在了他前面的路上,全身黑雾缭绕,看不清具体的样貌。

在夜色中,这道身影,挡在了他和那御管所在的木楼之间,挡住了那来自木楼的微弱光亮,似挡住了希望!

一种威压扩散开来,压在这御手的心头,使得他体内气息,竟然不受控制地紊乱起来,却又无法爆发出来半点。

只见瞬间,他便面色铁青,胸膛起伏,难以呼吸……

“告密,休想!”聂尘面色冰冷,向着那御手冲去,其身影,似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幽光。

在这生死危机来临的一刻,那御手,终于从聂尘散出的威压下摆脱出来,毕竟就算再过恐惧、遭到气息的压制,但任谁,对生的渴望,都会使得他不可能坐以待毙。

那御手瞬间解下围在腰间的鞭子,向着那那道幽光缠绕而去,可是没能阻止对方的突进。

那鞭子尚未飞出一半,还没等他体内的气息,从海底轮中爆发,彻底使得他的长鞭充满灵力、增其威力之时,他的鞭子,已经被那幽光一扯,反倒从他手中脱出。

聂尘一如黑暗中的幽影,瞬间闪过那御手身边,在瞬间,那御手本来的鞭子末端,竟然缠住了御手的脖子。

聂尘没有停留,像一颗树猛然冲去,直接跃起,越过一根横着的树干后,才落地,显露出幽暗的身影。

那御手甚至都能没有发出一声哀嚎,便被聂尘猛然向后拉扯着,被鞭子缠住脖子,整个悬挂吊在了树干之上。

“呃……”这御手挣扎片刻,便失去了生息,可见勒住他的鞭子之上,淡淡的黑气缭绕,最后直接侵入到了这御手体内。

“看来,身涅之法,虽然只修炼了两月时间,却小有成效!”聂尘看着自己健壮的手臂,幽幽开口:“虽然还是释放了魔气压制了他被勒住后那欲要爆发的灵气,以免他的挣扎被发现。但方才我收敛威压那一瞬间,光凭我肉身之力,却是成功制服了他。”

是的,那御手之所以最后能反应过来,出鞭反抗聂尘,完全是因为聂尘在那一瞬间,收起了威压。

聂尘没有动用灵力,而是仅仅依靠肉身的力量,却完成了刹那间的动作。那御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说到底,如果我仅仅依靠肉身之力,是在这御手身心未被先震慑的情况下,且他并非离我如此之近的话,我绝对无法战胜此人。”聂尘虽然满意那身涅之法的效果,却没有得意忘形。

他知道,如果给对方拉开距离,他光凭肉身不动灵力去战的话,还未近身,他就会死在对方的灵鞭之下。

“你的头,我要了!”除了头部保留完好,聂尘吸干了那御手的尸体,收了其灵魂之后,一把纠下了其脑袋,便纵身向着树林深处潜去。

当这御手的尸体被发现时,难免又要在那些青云宗之修中引起一阵恐慌了。因为最近,这妖蝠袭杀修士的频率,似乎也越来越高。

然而这一切,其实都是聂尘所为!

……

在一方矿洞之中,紫风旁坐在石洞深处,其周围,围绕着方木等人,大家沉默不语,皆偶尔向洞口方向观望,似在等什么人一般。

“对不起,各位久等了。来的路上遇见御手巡逻,耽搁了些时间!”一名身着破烂衣服的青年,走了进来。

“凌肖兄,我说过此事重大……算了,既然都到齐了,可以讲诉你们的计划了,紫风兄!”方木坐在那里,向着紫风抱拳。

“我们的计划,简单!”紫风开口,“当聂尘前去作为诱饵吸引妖兽时,方木、我和凌霜兄,一起传送而去,支援聂尘,战败清莲等人!”

“清尘是大圆满的境界,我很想一战!”方木目光闪烁,倒是显露出几分期许之色。“希望你们所言传送阵,靠谱!”

“你会得到满足!”紫风看那方木兴奋的神态,便知他是个好战狂人。

“那清莲也是大圆满,那清冽也接近圆满了……”凌霜十分帅气,面色清秀,有些担忧地说道。

“放心,凌霜兄不需要面对这两人,这两人,交给我和聂尘!”紫风开口,“我会杀死清冽,聂尘一样是海底大圆满,足以一战那清莲!”

“没想到聂尘兄,也有如此实力!”凌霜点了点头,他似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目露肯定地说道:“随行的御手御管之辈,我可以解决!”

“那么,我们需要怎么去做?”凌肖疑惑地问道。

“是啊,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其余四人,也纷纷问道。

“你们暂且按兵不动,凌霜兄会留下一个活口回来报信,到时必定会有大批青云宗修士,前往支援清莲等人,局时,这里的修者会减少,那就是你们行动的时候了。” 紫风面色平淡道:“见机行事,暗中组织所有奴隶前来此洞,一批一批通过传送阵离开。”

“我只是担心,我们会有所不敌!”凌肖开口。

“放心,只要一有空闲,我就会传送回来,帮助你们脱困!” 紫风开口。

“搭救同样沦为奴隶的同胞,依此计行事,能救多少人,便救多少人!” 紫风开口:“如若各位实在无能为力了,便自行离去就可。”

“好!”方木毅然开口,就以此计行事。

“看来,大家都已经知晓了全部计划。”聂尘的声音,突然响起,正对洞口方向的紫风,首先看到了聂尘。

“聂尘,你来了!”紫风开口,带着疑惑:“你手中的那是?”

众人回头看去,却见聂尘手中,一个被包裹住的圆形之物,正滴滴渗出黑红的鲜血!可以想见,其中定是一颗人头。

“在大家行动之前,还须清除一个叛徒!”聂尘没有刻意去看那个人,却是将手中布袋往地上一扔,那被他勒死的御手头颅,便滚落出来。

聂尘清楚地看见了一个人,目中一丝诧异和惊恐,但随机便消失殆尽。可见此人,隐藏功底之深!

“叛徒?”方木一怔,“是谁?”

他冷酷的目光,扫视着他带来的所有人。

“凌肖,你来得最晚,莫非是你不成?”有人开口质问。

“你说什么,不要血口喷人!” 凌肖吼道:“我倒怀疑是你,难怪天天巴结那御手!”

“你说什么?”那人站起来,就要动手,凌肖也与之对视。

“够了!”方木大声吼道,镇住了其余人,他看着聂尘道:“我想聂尘兄自有评断!”

“是的!”聂尘的目光,直逼那凌肖,蕴含着万载冰窖般的冰冷,“若不是我要送回紫风所需,估计就不会发现你向这御手告密。那么,等待我们的,便只有死!”

“你,你说什么?”那凌肖开口,向后退去。

“凌肖,是你?”他的同门凌霜冷冷地喝到。

“不,不是我……再过来,我便杀了此人!”却是那凌肖,后退中,手中突然露出一柄利刃,一刀洞穿了紫风的肩头。

“你……”紫风开口,顿时露出萎靡之色,其嘴唇变得乌黑。

紫风本就没有确定谁是叛徒,没有过多防备。也更没有想到,对方竟会出手这么快。这种实力,至少也在海底轮大后期,离圆满只差一步!

所有人,瞬间起身,以聂辰和方木为中心,将凌肖围住!

“你的修为……隐藏的好深!”凌霜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此刃染有至毒—噬灵散,对凡人没事,可对修士而言,可是奇毒!”那凌肖阴冷地笑道:“让开,若不想他变成枯骨,就放我离开这里。”

这噬灵散,顾名思义,便是溶解吞噬修士灵力的毒药,只要沾染一点,一身灵力就会被漫漫吞噬,很难排除。且修者越催动灵力,毒性发作越快,除非直接砍去中毒的那部分身体。

“你敢!” 方木大喝,全身一股金色气息暴起,笼罩其身躯。

“他暂时不会死!” 凌肖开口:“对不起,凌霜师兄,为了活命,我不得不如此。你们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人,真的会是他们的对手?”

聂尘冷冷地看着那凌肖,目中的寒光,甚至使得那凌肖心中打颤:“就算是你,也不是他们对手。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说罢,他手中匕首,又深入了紫风肩膀几分!

“抱歉,怪我一时大意!” 紫风说罢,闭上双眼,却是一道惊天剑芒暴起,噗地一声,直接穿透了紫风和凌肖的身躯。

紫风的面色,瞬间变成一片灰黑和干枯……

这道剑芒,来自紫风自己的右手,穿过了他的左胸,紧接着又斜穿过了他背后凌肖的左胸,直接穿透了对方心脏!

紫风选择牺牲了自己,为了大家的计划,为了他们的秘密不被暴露……

“噗啊!”那凌肖突出一口鲜血,“你……!”

“你去死吧!”聂尘和方木,几乎瞬间临至凌肖和紫风面前 ,聂尘一把救出了紫风,而方木则一拳轰在了那凌肖头顶。

砰地一声,犹似西瓜爆开,那凌肖的头颅,直接被方木轰碎!

“噬!”聂尘没有去看方木所为,而是救出紫风后,退到了一边,一掌按在了紫风胸口。

一股股黑色的灵气,被聂尘从紫风身体内抽出来。可见紫风面色是渐渐恢复,可其身躯,却是干枯了起来。其身子,似乎不堪聂尘的吸收,发出高频率地僵硬的颤抖……

“聂尘,你在干什么?”那方木回头,一惊,大喝道:“聂尘,你这是……你再继续,他就要死了!”

“快快住手!”凌霜也看出了危机,立即行动起来,要上前阻止聂尘。

天剑邪尊第16章试读

聂尘的手掌,按在紫风的胸口,在沙哑的低吟中,紫风的身躯,迅速枯萎,皮肉焦黄,枯瘦如材,十分露骨。

“快住手,你要做什么?”

方木和凌霜一起冲了过来,聂尘急忙举起左手,做了一个勿扰和制止的动作,道:“不要过来,我怎会害他?”

紫风的双眼,已经深陷,其内的目光,变得涣散,似随时都要消散。但他的嘴唇之上,那因为噬灵散而发作的乌黑毒色,却是渐渐消退,直到最后,从他的嘴角彻底消失。

聂尘看见了紫风弥留的神色,那双眼中的意识,虽然模糊,却没有一点遗憾和惋惜,反而,在他那深陷的双眼内,看到了一丝解脱和笑意。

“我们好不容易走到现在,我又怎会让你就这样死去?”聂尘有些沙哑的喉咙,发出低沉的声音。

“融!”聂尘的左手内,立刻出现了三个光质化的小人儿,那正是他杀了管事和其余两名御手之后,得到的灵魂和他们所有的灵力。

聂尘的左手,一掌按在了紫风的胸口,一股惊人的灵气,浩瀚而出,直接融入到了紫风那干枯的身体内。

如鱼得水般,紫风的身体,嗡嗡颤抖起来,也许仅仅是本能的反应一般,他干枯的血肉和轮海,疯狂地吞噬着聂尘手中传出的阵阵灵气。

但紫风的双目,却是没有恢复先前的光华,虽然眼眶的血肉恢复,眼球的光泽,也渐渐显露出来。

但在聂尘熟悉的那双眼眸之中,他没有看见他最为熟悉的那种眼神,仿佛紫风此刻,已经失去了意识和灵魂。

“给我醒来!聂尘加大灵力,注入紫风的身躯。

“这是?”那方木见了聂尘的手段,一脸吃惊,凌霜等人,也是如此。

“这种手段,怕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够拥有的?”凌霜惊诧道:“聂尘兄,你很强,很不凡!”

“紫风兄,一定要醒来!”其余人纷纷开口,屏气凝神,静静地看着聂尘和紫风,露出担忧和期望的神色。

“还不够吗?还有!”聂尘手中的灵气,已经干涸,但他却不可能将自己的魔气融入对方的身体内,那只会造成灵气的混乱,事倍功半。

是以,他直接一闪,出现在了那凌肖的尸体旁,一掌按在他无头的尸身之上。

“噬!”再一次,他对那刚刚死去的凌肖,施展了噬灵之术,得到了一个在他手中颤抖的灵魂和一股几位浩瀚的灵力。

可见那凌肖人虽死去,那灵魂却还没有消散……

“吞噬人的灵气,这般手段,近乎魔道!”方木目瞪口呆,而其余人,早已经怔怔站在那里,为着眼前的这一幕彻底震住了。

“求饶,哼!”聂尘的手中,那凌肖的灵魂,似更具有灵性一般,不断磕头求饶,且不断比划着什么,但聂尘现在,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不会弃紫风的性命于不顾。

“再融!”这一股灵力,远远超过之前三股灵力的合流,且这个灵魂被聂尘碾碎后,产生的那股灵魂之力,也远不是之前三人可比。

毕竟这凌肖,可是修为无限接近大圆满的强者,自然不能与之前聂尘所杀三人,相提并论。

终于,紫风的身体完全恢复成之前的样子,色泽莹润,面色柔和起来。且其身子不再颤抖,而是渐渐平静下来。

一道灵光,在紫风的双眸中一闪而过,随即他的眼皮便合上了,昏睡了过去。

聂尘看见了那道灵光,他知道,紫风没有死去;他的意识在最后那一刻,没有消散,终究还是挺了过来。

“你好好休息!”聂尘转身,但那方木等人看见聂尘的面色时,再一次惊呆了。

聂尘一身铁青,嘴唇乌黑,跟紫风中毒后的症状一模一样。

“聂尘兄,你,你中毒了!”方木开口,神色露出忧虑和惊惶。

“你将紫风兄身上的毒,吸收到了自己的体内?”凌霜惊讶的开口,“可你,怎么办?”

“无妨,我自有分寸!”聂尘没有去理会方木等人的担忧和震惊,直接盘膝坐了下来。

其实,当他在感受到了那噬灵散的气息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噬灵散的气息,竟然与聂尘体内的魔气相似,聂尘体内魔气,会吞噬同化灵力,也难怪这噬灵散,会有吞噬修者灵力的毒性了。

现在看来,这噬灵散,还算不上一种毒,而是利用了克制和吞噬的原理。

这噬灵散既然是吞噬灵力,自然无法用灵力去逼出这毒,越那么做,造成的损害便越大。

但聂尘的体内的魔气,极为强大而霸道,却不是这噬灵散之毒,可以吞噬和同化的,可以说,它们的性质几乎相同。所以,他是可以催动一身魔气之力,去逼出这噬灵散的。

甚至聂尘觉得,他只要稍稍炼化,便能将这噬灵散的毒性,融化到他的魔气之中,但毒终归是毒,在没有弄清楚它的本质时,聂尘不会冒着风险去吸收。

是以,聂尘运转魔气去试着将之逼出,瞬间,他全身便缭绕着淡淡的黑色雾气,一种令人极不舒服的感觉,袭扰了方木等人心头。

“如魔一般!”方木开口,“你的气息,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产生出想要将你摧毁的冲动,一如遇见天生的敌人一样!”

“的确如此!凌霜等人,呼吸不稳,胸膛起伏,压制压制住内心那种妖邪而诡异的冲动。

可见,聂尘的面色,渐渐变化,渐渐恢复成本来的颜色,他全身的铁青色渐渐消退,直到嘴角的乌黑,也彻底从他的唇上消逝。

在他张开的右手手掌中,一小团黑色气体,慢慢吸收和凝聚来自于他身躯内的、一股股黑色毒气。最后,在他的融合压缩之下,化作了一颗凝实的黑色药丸。

“紫风很快就会醒来,还请你们好好照顾。待他醒来后,告诉他,一切按照计划行事!”聂尘将那药丸收起,取下了紫风身上的储物袋,拿出并组合好了那小型传送阵,在一片耀眼的光幕中离开了此地。

木寨之地,阴暗封闭的石牢中,虚空扭曲,聂尘露出身影,他之前离开时的传送阵,就在眼前,他随即将之收起。

聂尘蜷缩在角落里,假装成昔日身为奴隶的萎靡样子,静静等待天明的到来。鱼肚白的颜色在东方呈现,很快,这个夜晚就已经过去……

第二天,震惊木寨的大事件,发生了,管事和一名御手的死亡,引起了所有人的不安。

“真没想到,以他海底后期的修为,竟然也不声不响地被袭杀……”城墙上,清远和清修站在一起,眉头紧皱。

“清风公子,进山采药之事,老夫还是建议等到宗门长老来临,再去不迟!”清修看着清风,略带敬意地说道。

“哼,只能怪他实力太弱。这妖物只敢偷袭,却不敢正面面对我等,我看,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清风似浑不在意那管事的死亡,继续道:“仙子,你怎么看?”

“这管事的死,有些怪异……不过,进山采药之事,不能拖延。你们可以留在这里,我一人独自前往,也可!”清莲蒙着面纱,看不清神色有何变化,她水灵灵的双眸,望向蛮荒的远山。

“仙子说笑了,我们此次进山,也是希望有所收获。”清绝抱拳,开口说道:“我们帮助仙子夺得灵药后,还希望仙子不要留手,顺手助我们达成目的。”

“这个自然!”清莲淡淡地回答,随即问道:“阁下的师兄清尘,这次不与我们一起进山?”

“师兄奉命留下,前往矿山清点黑曜石,估计数量足够了。他要留下来了解矿山诸多事宜!”清冽开口。

“原来如此!”清莲点了点头。

“禀告诸位大人,奴隶已经带来!”三名御管带着七名御手,拉着身披镣铐的聂尘,来到了城墙之下。

“这是一枚储灵丹,可让灵气暂时储存你的血肉之中,一个时辰内,你可发挥三层修为之力!”那清莲葱嫩的玉指间夹着一枚丹药,在他弹射之下,瞬间飞出,直接没入了聂尘口中。

“仙子,你……”清冽不解。

“我已非青云宗之人,此人是否是你们的奴隶,与我无关。你们皆是对我有帮助之人,他也是,这是对他的恩赐!回天寒宗后,我也会送给你们各自的报酬!”清莲古井无波,朱唇轻启:“此人须能有三层实力,也才有可能尽量将那妖兽,引得更远。”

聂尘直觉喉咙一涩,干呕一下之后,一颗丹药被他吞入腹中,马上,他的肉身之中,便有一股灵力蕴藏,且消散不去。

他这番动作,看起来很似惊惶和难受,实则完全是装出来的……他的心中,却因清莲的行为,有了一丝奇异的情绪!

“仙子考虑地很周到……”清绝扫了一眼聂尘,目光很冷。

“可以出发了吧,仙子?”清风抱拳,回头对清远清修道:“如若怕死,便不要跟来!”

“护佑仙子,是我等荣幸,老夫代我二人之意,乐意随行!”清修乃修炼已久,知晓这青莲最终送出的感谢之物,绝对不凡,他又怎会错过这次机会?

“我还需留下,管理诸多杂事,恕不能奉陪!”清远抱拳致意后,向清修点了点头。

“开!”清音回响,只见清莲手中,一盏莲花出现,最后浮向空中,缓缓绽放,最后霎那变大,形成一个巨大的莲台,洁白的光华随之泛溢开来。这莲台,足够二十人落脚。

“诸位请登莲台!”所有人,在震惊和羡慕的目光中,纷纷登上那玉莲台,最后清莲腾空而起,姿态很是轻盈,轻轻落在了那玉莲台最前方。

“哼,拉他上来!”清绝嘴边挂着嘲笑,看着一名御管,提着铁链,将聂尘拉到了这玉莲台之上。

“不愧为仙家至宝,虽为仿品,但依旧是奇珍一件!”清远清修对这玉莲台啧啧称奇。

清绝也是露出羡慕之意,激动地道:“也只有天寒宗,才能有这样的手笔。看来仙子深得器重啊!”

唯有清风,表情上没有太大变化,要知道他也是被天寒宗看中之人,想来以后要得到这样的宝贝,只是时间的问题。

“恭送各位!”清尘仪容俊朗,微笑着走上城墙,抱拳道。他的眼角余光,随意地扫了一眼卧在某个御手脚下的聂尘。

但他对聂尘这随意一瞥,却包含着很多意味……这只有早已深谙察言观色的聂尘,才会察觉和体会。

聂尘沉默不言,渐渐地卧在那里,他的心中,却是在打量着清莲的法器:玉莲台。

就在这时,一种震惊聂尘内心的波动传来,这种波动,具有一种极其强大的气息,气势逼人!

清莲立在最前方,洁白的双手,飞速结出了一组奇特的印记,快到肉眼难以看清……

一种超越了海底轮修为的气息,散发出一种压制四周一切的威压,传遍整个玉莲台,传遍所有人的心身,玉莲台上之人,无不为着这道威压心惊!

“这是……长老级别的灵压,是灵海境界的压力……”终于,那清风身子颤抖,变了颜色。

他深深看了一眼前方,似乎知道了自己与对方的差距一般,那清莲圣洁的背影,让他的脸上,透露着不可置信和敬佩之色。

此刻,所有人,都似在仰望着清莲的背影,目露崇敬,后方城墙上的清尘,也都露出几分倾佩之意!

唯有聂尘,心中震惊之余,却是快速冷静下来。久经磨难的他,早已能够轻易入定,临危不乱……

他没有被这股波动吓到,而是从侧面,透过那清莲纤细修长的腰肢,仔细观察着她盈满的胸前,那快速变幻的手印!

小说《天剑邪尊》 第15章 叛徒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天剑邪尊》是由流风回雪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