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特工娇妻:猎爱霸道总裁

特工娇妻:猎爱霸道总裁

作者:一斛珠蓝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8 15:07:55

《特工娇妻:猎爱霸道总裁》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一斛珠蓝主要说的是:阮昔手里还握着顺手拎起的红酒,在脑海里幻想着把它砸到男人头上的痛快场景。“砰”地一声,多么美妙……正想着,男人又凑过来亲阮昔的脸,被她赶紧躲开了,然后打开手里的酒瓶娇声道:“章少,咱们来喝一杯怎么样?”另一只手顺便把微型窃听器放在了他的西装外套领口处。做完一切,阮昔趁着倒酒的时候想溜走,可才站起,章少就伸手攥住她的胳膊,哗啦一声,红酒全泼在了沙发上。
展开全部

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

夜幕刚刚开始。

阮昔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站在T市里最大的娱乐场所金色宫殿大楼顶层,晶眸微眯。

看清楚下面的情况,阮昔纵身一越,游鱼般的身体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肢体柔软地覆在了十八层宴客厅的巨大落地窗前,夜里的寒风吹上她的小脸,她迎风闭目。

片刻后她小心翼翼挪动着脚丫,迅速地把自己送到了落地窗外的台阶上。

阮昔眉梢露出了得意的笑,很好,非常完美!然后她撅起了嘴,在冰冷的玻璃上印下了一个唇印。

耳窝里的通讯器材传出了拍档警告的声音,“昔昔,别做多余的事。”

阮昔吐了吐丁香小舌,她只是做个纪念,要不要这么凶?

这个拍搭,好像可以抓住她所有的毛病,只要有点出格,就要被她拎出来训了!

阮昔像猫儿一样,轻巧地卸下窗锁,翻身跃入,隐藏在厚实的帷幕上方,下面是一顶巨大的水晶灯,金色的壁纸质地高雅,地面上铺着暗红色的大块地毯,足足有两百多平米的空间里,营造着令人心醉神迷的晕光。

怪不得那么多有钱人都争着往里面跑,据说里面还提供着各式各样的情色服务,在行业中堪称一流。

观察好环境,阮昔利落跃到地面。

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异动,阮昔眸光一闪,轻巧的好似猫儿一般掠到了大门后面藏起来,很快,有两个女人走进来。

“听说厉少在贵宾席,晚上一定要格外当心。”

“真的吗?那个有恐女症的厉少!”

说这话的两个女人一副酸溜溜的语气,语声十分动人,T市顶级的娱乐场所里面的女人个个是绝色,光听声音她都觉得要酥倒了。

阮昔心里痒痒地,什么样的男人,居然会连这样的女人都不放在心上?

可惜今天要拿到章少偷情的证据,不然她一定去凑凑热闹。

想到这里,她轻手轻脚的离开。

半分钟后。

阮昔心里已经升腾起了浓厚的惊叹,这里的墙面装饰光滑如鉴,碎块玻璃状的天花板,与地面的装饰形成辉映,美得心绚神迷。

顶级的娱乐场所,果然与众不同,传说这里的老板极有后台,黑白两道都会给他几分面子,所以她才会这样小心翼翼。

按着手表蓝光的指示,阮昔摸到了目标所在的包厢,等了几秒,一个绛红色衣裙的高挑女郎端酒走来。

阮昔躲在门边,等到女郎走来后,不客气地把麻药射进她的颈间,然后把女郎抓到了卫生间,换上了她的衣服。

换装后的阮昔对镜自照,妥帖的裙子显得她姣好的身材前突后翘,非常值得……下手流连。

阮昔捧着装酒的盘子走出卫生间,用涂着豆蔻指甲敲门,包厢里居然只有寥寥几个人,沙发上一个,还有两个惹人厌的保镖站在门口。

皮粗肉厚的保镖不识相地挡在阮昔面前,脸色冷峻,“止步,给我吧。”

这样神秘?

阮昔唇边溢出体贴的笑意,眉目绝艳,“还是由我来吧。”

手太粗躁,品味太低,哪能让您染指我手上的酒呢?阮昔心中不客气的吐槽。

迅速判断出沙发上那个人是自己的目标人物,阮昔脚步轻巧巧妙的绕开五大三粗的保镖,端着盘子,跪坐在茶几上,眼眸里闪烁着艳人的神采,“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

这时,陷坐在沙发上里的男人转过头来,看到阮昔时眼前一亮,还算英俊的脸上露出花花公子招牌的淫笑来,“哦,小美人,你怎么进来的?坐到哥哥这边来吧。”

阮昔瞟了章少一眼,这么容易上勾!是不是太没挑战性了?

阮昔的腰被章少搂住,凑近看清他的脸,果然和照片上一模一样,她心里涌出不屑,现在的男人太经不起引诱了,给点蜜糖就醉生醉死,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更何况落到她阮昔的手里呢。

阮昔眼里涌出鄙薄的笑意,微笑,微笑,再微笑。

“章少……您可好久没来了。”阮昔面上笑颜如花,心里却在骂娘,够了,你的手不要再动来去!

她就快要按捺不住,耳机里及时传来拍挡的声音,“忍住忍住!昔昔,不要发飙!”

阮昔手里还握着顺手拎起的红酒,在脑海里幻想着把它砸到男人头上的痛快场景。

“砰”地一声,多么美妙……

正想着,男人又凑过来亲阮昔的脸,被她赶紧躲开了,然后打开手里的酒瓶娇声道:“章少,咱们来喝一杯怎么样?”另一只手顺便把微型窃听器放在了他的西装外套领口处。

做完一切,阮昔趁着倒酒的时候想溜走,可才站起,章少就伸手攥住她的胳膊,哗啦一声,红酒全泼在了沙发上。

真是条老色狼,要不要这么猴急?

阮昔骂归骂,眼里还是挑逗的眸光,水汪汪的,“啊,酒撒了,我再去倒过来吧。”

“不用了,我让你马上尝尝我的滋味,你也等不及了是吧。”

是啊,她等不及想胖揍他一顿,趁着夜色扔到臭水沟里去。

趁着包厢里很昏暗,阮昔的麻醉针就要扎到这色狼身上,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惊呼,“厉……厉少,您来了!”

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阮昔的针已经触到目标男的脖子上了,没料到他像见了鬼似的从她身上滚下去了,还满脸慌张惊恐!

阮昔愣住,唇间溢出两个字,“厉少?”

拍挡在那头迅速地查询,所有的讯息成了一句话。

“他不好惹,真的真的,不要惹他!”

阮昔微怔,顿时对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厉少涌上好奇。

此与同时,包厅的门打开。

阮昔的眼睛闪了一眼,用胳膊拦住了刺眼的光线,心里还在惦量着来人的份量,周遭的空气突然冷了起来,似乎有冷风一寸一寸拂过她的肌肤一样。

来人戴着极大的墨镜,遮了大半的脸,黑色的衬衫包裹着修长玉立的身体,出众魅惑的年轻男人厉少被一行黑衣人簇拥着踏在了包厢的门口,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

不过,那股子禁欲似的美感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阮昔看得发呆,突然听到厉少对着自己气急败坏地吼道,“哪里来的女人!给我滚出去!”

什么??

耳边及时传来莫名的叹息,让阮昔的难看的脸更上一层楼。

“昔昔,听说厉少最大的毛病是讨厌女人……”

讨厌女人!不会是不举吧!

刚刚产生的一点好感瞬间烟消云散,她见过那么多男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混蛋的男人,光因为女人就讨厌!

来不及想,一干黑衣人已经冲着他奔了过来,无视阮昔是个柔弱的弱女子,仿佛老鹰抓小鸡的似地想把她给扔出去。

让他们如愿,才怪!

女人,你很脏

阮昔才不是好惹的,黑衣人的大手才碰到她的胳膊,就被她躲开了,她又连跳了两步,细长的指甲抠上目标男的后背当靠山,躲在他身后无辜地睁大眼睛,“章少,怎么回事哦?人家好怕……”

章少还在哆嗦个不停,一不留神被她抓住,更是吓得魂不附体,用尽了力气把她给推开,“滚开滚开,厉少让你滚出去!”

阮昔心里就知道会这样,藏住冷笑,顺势紧攥着容易走光的长裙,光着脚踩在厚地毯上跑得飞快,几个大汉在她后面追得鸡飞狗跳,包厢明明没多大,就是死活抓不住她的衣角。

不过,阮昔再有能耐也不可能露得太明显,最后还是被逼到角落。

身后是侧门,她反手扭了一下,没扭开。

拍挡在那头已经抓狂了,“昔昔,快出来,你到底要干嘛!”

她才不想干嘛呢,不过是想做个实验罢了,她可是很有分寸的……

阮昔的目光在历少的身上扫来扫去,她要厉少为他的态度付出代价!

堵着阮昔的几个黑衣男虎视耽耽,但只要他们一伸手,阮昔就拼命尖叫,那声音太刺耳,活生生把那几双手给吓了回去!

厉爵修微眯了一下视线,凝聚起来的灰色风暴从他身边方圆数十里蔓延开来,薄唇抿得越来越紧。

看的出来,他非常生气。

他对着章少用低沉的嗓音吐出一句话,“看来,你是找错人了。”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对女人过敏,这个蠢材竟敢约他谈公事时和女人鬼混!

不耐烦地伸出手,旁边人给他点燃了雪茄烟,薄薄的烟雾迷糊了他的表情,气氛凝滞。

就是现在!阮昔轻吁了口气,微抿了红艳艳的小唇,陡然从黑衣男的包围里钻出,看准了茶几上盛满了红酒的高跟杯,顺手拎了一杯,娇弱无力地扑倒过去。

那些黑衣人勃然变色,纷纷伸出手去拦!却没想到她竟这样快,居然没能拦住她。

“你干什么!”

“住手!”

四个人,八只手……很可惜,拦不住她哦!阮昔的整杯酒都泼上了这个传说中很不好惹的男人。

厉爵修怔往,嘴里还可笑地夹着烟,湿透的感觉突如其来,他的私密处,从来没有经受过这么热烈的目光……

该死的女人!

慢慢捏碎了手里的雪茄,他最讨厌女人的浅薄无知!还有无畏!

“你不要命了吗?”

几个黑衣人气势汹汹集体把她给拖过来,阮昔已经笑抽了,借着他们的力气摔到了柔软的沙发上,技巧性地靠在了软绵绵的沙发上,比起厉少所受到的耻辱,她这点‘颜色’已经是客气了。

所以,她就原谅他们那群笨蛋了!

历爵修被黑衣人围了一圈,反而让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任谁被参观这种场景都觉得异常的难堪,感受到浸湿的某处传来尴尬的异样,厉爵修的脸,意料之中的扭曲变形了。

“厉少,要不要紧!”

“不如去换个衣服吧!”

“属下马上把这个女人丢出去!”

缩在沙发上簌簌发抖,实则闷着头快笑疯的阮昔收回目光,不知道说给自己听,还是意有所指,“哇哦!真是好壮观呀!”

原来……不是不举嘛!

拍挡又气又笑,瘫在电脑椅上抚额,那里青筋直跳,嘴里威胁似地低吼,“别玩了,马上给我回来!”

“女人,你很脏!”历爵修冷然出声。

陡然听到这句侮辱,阮昔怒火一下子飙上来,怒瞪过去。

低气压的厉爵修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不屑地冷嗤,“章源,你的眼光可真够差劲的,这么脏的女人也肯要?”

也未免太挑不择食了吧。

听罢,章少连忙表衷心,阮昔看着他那幅急于撇清的嘴脸直想吐,又听到他指天指地声明是自己贴上去的,就是为了破坏他们的会面,他只不过是和自己周旋一下,没想到厉少这么快就过来了,还误会了他的一片真心。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阮昔心里把他骂得狗血临头,精虫上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这么多!

他把自己摘得这么干净,摆明是有求于这个尊贵的男人,活该他要倒楣,遇上她这个刁钻精灵的小美人特工。

“章少……”

肉麻兮兮地唤了他一声,阮昔无辜可怜地眨了眨美眸,“快来救我啊。”

章少听了暴怒,“贱女人快闭嘴,到底是谁派你过来的!”

他自恃毫无过错,满脸有恃无恐,却不知道厉爵修已经忍到了极限,他一声喝斥,“吵死了!”

章少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一句嘴也不敢回,只好把气都撒到了她的身上,“你简直不知死活!”

阮昔眼底蕴藏着火焰,恨不得掐死他,听着他在那里张牙舞爪着继续巴结,“对不起厉少,我马上把她扔出去!”

“不用了。”

历爵修缓缓摘下了墨镜,黑玉般剔透的眼眸有隐约的寒光闪过,令所有女人如痴如狂的俊美容颜大刺刺暴光在众人眼前,夺人心魄!

阮昔看呆,她终于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装X地戴个墨镜了,这张邪肆的脸,,这股子贵族式的禁欲感,简直是顶级,至少在她的生命里从不曾见过如此冷清般的俊美容颜……

她一时不小心,多看了两眼。

站在门口的厉爵修从黑衣男手里接过一块洁白的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手,寒冷如冰着一张脸,一步步走进了包厢。

眼睁睁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阮昔竟然没想着躲,一双眼睛乌溜溜地四处转,最后被一只垫着手帕的大掌托起了她的下巴。

历爵修向来是商界里的帝王,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直视他的冷冽寒冷的目光。

但是这个女人不同,她是真的吸引到他的兴趣了。漂亮的锁骨,娇艳欲滴的红唇,慵懒又略显凌乱的乌发落在肩畔,真是个漂亮又肮脏的女人,“知道我是谁吗?”

厉爵修打量着她,目光引得阮昔非常不悦。

阮昔手心蜷紧,两眼火花四溅,璀璨夺目。

“我听他们叫你厉少,看样子,你比章少靠谱多了,至少不会嫖了想赖账是不?”

阮昔嘴巴也刁得很,一下子把两个人都骂了。

哼,不过就是个嫖客!有什么了不起?

反正男人都是这么个德性,她不信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动容!

刻意把自己装成柔弱无辜的样子,柔弱无骨的小手摸上他英俊的侧脸,“啪”的一声,冷不防被打得好痛。

唔,摩挲着发红的小手,阮昔怒火中烧地瞪他,被厉爵修身上的寒气震了一震。

这个男人……很可怕!

“想勾引我,你还不够格!”

小说《特工娇妻:猎爱霸道总裁》 第1章 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光霁小姐姐点评:

看完《特工娇妻:猎爱霸道总裁》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一斛珠蓝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