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相思最好不相见

相思最好不相见

作者:欧阳红豆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3 16:44:41

欧阳红豆的书《相思最好不相见》主要讲述了:然后他转身跟竹韵说道:“前两天我出门了,不知道夫人出了这样的事,我跟薛神医是旧交,跟夫人也相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你就去德生堂找我。” 竹韵非常感激的点头答应着了。 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苏如仪一直没有醒来,始终昏迷着,兰心和竹韵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床边。 竹韵不让兰心哭,她说:“夫人,一定可以撑过来的,以前那么多次,她都撑过了,她是那么好的人,她对每个人都那么温柔善良,她不能就这样走了……”
展开全部

相思最好不相见第16章试读

  如仪不想让竹韵和兰心看到她为自己缝伤口的场面,担心她们会害怕。

  她们俩却坚持不出去,兰心哭着说道:“夫人,我们不能替您承受这样的痛苦,至少让我们陪着您吧。”

  竹韵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开始有条不紊的开始为如仪准备东西,穿针引线,点火消毒。

  如仪叹了一口气,不再勉强,她现在虚弱到喘气都费力,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在某个时候就晕过去了,她俩在旁边也好。

  没有止痛药,没有麻药,如仪拿着针线一阵阵的缝合着伤口

  这么长的伤口,如果一直不缝合,就不会愈合,感染和高烧就能要了她的命,所以就算是再疼,她也要忍住,然后把伤口缝合好。

  她实在痛到不行的时候,虚弱的说道:“竹韵……跟我说句话吧,帮我转移一下注意力。”

  竹韵就站在她的旁边,不停的帮助她擦着额头上的虚汗,她犹豫了一下说道:“夫人,竹韵说句大不敬的话,我们都能看出侯爷不爱您,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就算是夫人被休了,离开侯府,回到神医谷,也会比现在过的好啊。

  如仪想了一下,竹韵的问题,她确实需要想一下,没有办法直接回答她。

  后来,她一边颤抖着缝合着伤口,一边说道:“你们听说过荆棘鸟吗?”

  “传说这种鸟,一出生就不停的飞翔,需要一根最大最美荆棘,找到之后,会毫不犹豫的撞上去,这样才能唱出最凄美的歌声,然后才能死去。”

  “穆仲习就是我的那根荆棘,我一生都在寻找,死在他面前就是我的宿命。”

  她现在已经像荆棘鸟一样,找到那根命中注定的荆棘,扎进了自己的心脏,她感觉到生命的流失,她正在演奏生命的绝唱,直到她生命终结的那一天。

  如仪虽然缝合了伤口,但是她依然在床上昏睡了三天三夜,高烧反反复复。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失血过多,身体极度虚弱,本应该能够愈合的伤口,却迟迟不能愈合,感染引气高烧。

  穆仲习身边的贴身侍卫裴姜,向来沉稳,脸上极少能看出什么表情,一直像是一个影子一样跟随在穆仲习的身边。

  今日,穆仲习却发现他有些异常,不由得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石头人一样的裴姜的脸上出现担忧,欲言又止。

  穆仲习问道:“裴姜,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裴姜沉思了一下,然后直接说道:“卑职早晨在后花园遇到夫人的侍女竹韵,她蹲在冰天雪地里寻找一种草根,说是为夫人熬药用的。”

  “哼,我堂堂一个侯府,什么药买不到,还要一个丫头去挖草药。不过是做样子,装可怜罢了。”

  裴姜低着头,继续说道:“卑职听说,夫人病重,高烧了快五天了,好像快要撑不住了……”

  “高烧五天?”穆仲习猛然转头看他,他心中闪过那天的情景,她全身酸是血,疯狂绝望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不请大夫?她自己不也懂医术吗?难道又是作秀?

  他突然感到十分烦躁,嘴里说着:“我倒要看看,她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来到如仪住的颐正院,看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她,穆仲习愣怔了一下。

  这个女人……还是那个苏如仪吗?怎么憔悴成这个样子了。

  他转头怒斥道:“她病成这个样子,请大夫来看过吗?”

  兰心看到发怒的侯爷,就从心底里害怕,哆哆嗦嗦的说道:“没有……”

  “为什么不请?就由着她病死在这里吗?”穆仲习高声说道。

  一直跪在地上的竹韵突然抬起头来,掷地有声的说道:“回侯爷,我们找遍了城中的大夫,他们都说,是侯爷不想让夫人活了,所以他们都不想受牵连,没有人愿意来。”

  兰心赶紧扯扯竹韵的袖子,她怎么能这样跟侯爷说话呢,她担忧的看了穆仲习一眼,发现他好像并没有要责怪竹韵的意思。

  他不想让她活了?他好像是有过这样的想法,他恨她,恨她差点毁了婵衣,恨她阴险毒辣之心。

  不,他不要她死,他宁愿看着她受折磨,也不要看到她现在奄奄一息,死气沉沉的样子。

  “裴姜,给我找全城最好的大夫来,把她给我救活!”

相思最好不相见第17章试读

  侯爷一声令下,没有敢不服从。

  裴姜很快就请来了城里最好的大夫,欧阳裕德老先生,他医术高明,德高望重。

  欧阳老先生到来之后,替苏如仪把脉,他眉头紧皱,频频摇头。

  竹韵和兰心在旁边看的惊心不已,摸不透他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夫人已经没救了吗?

  许久之后欧阳老先生起身,然后走到桌前开了长长的一串药方,兰心立马接了过来。

  穆仲习淡漠的问道:“她怎么样了?”

  欧阳老先生恭恭敬敬的回到:“夫人元气大伤,气血两亏,脉搏微弱,如果按照老朽的药方服药,三天之后,还不能退烧,就请侯爷为夫人准备后事吧。”

  兰心立马就哭出了声,竹韵死死地咬住嘴唇,揽住兰心的肩膀。

  穆仲习心头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他不能相信,她怎么可能会死?

  她一直像是一蓬野草一样,低微卑贱,生命力却一直很强,她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要死去?

  欧阳老先生掀起苏如仪的袖子,查看她的伤口,穆仲习看到那触目惊心的深深的伤疤,上面用针线歪歪扭扭的缝着,心里一惊,这……竟然都是他带给她的。

  欧阳老先生略带责备的说道:“这是哪家的大夫给缝着的,如此糊弄。”

  竹韵哽咽着说道:“是夫人自己缝的。”

  欧阳老先生手上的动作一滞,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动作轻柔的重新为苏如仪处理了伤口。

  穆仲习盯着她的伤口,继而看着她憔悴的小脸。

  他想起来初遇她候,她的小脸还是圆润秀美的,现在这样消瘦苍白,他们俩之间,这么多年,难道真的全部都是她的错?

  穆仲习抬头看着欧阳老先生,面无表情的说了句:“一切有劳老先生了。”

  他说完就忡忡的走了出去,背影寥落,裴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侯爷,赶紧跟了上去。

  欧阳老先生看着穆仲习的背影,摇摇头。

  然后他转身跟竹韵说道:“前两天我出门了,不知道夫人出了这样的事,我跟薛神医是旧交,跟夫人也相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你就去德生堂找我。”

  竹韵非常感激的点头答应着了。

  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苏如仪一直没有醒来,始终昏迷着,兰心和竹韵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床边。

  竹韵不让兰心哭,她说:“夫人,一定可以撑过来的,以前那么多次,她都撑过了,她是那么好的人,她对每个人都那么温柔善良,她不能就这样走了……”

  说道这里,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哽咽了,一摸脸上,一脸湿润,原来她自己已经哭了。

  兰心握着苏如仪的手,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轻声说道:“竹韵,我们都不要哭了,夫人平时过的太痛苦了,这样对她来说,说不定也是一种解脱。”

  她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然后说道:“夫人为人这么好,就算是到了那边,肯定也是要上天堂的,我们再为夫人梳洗一下吧。”

  说着兰心就起身要去准备,她一转身,突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她惊叫了一声,吓的一下子就坐在地上。

  她们俩跪在地上,不知道穆仲习是什么时候来的,在她们身后站了多久,听到多少她们说的话。

  穆仲习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对两个丫头说道:“本侯说她不会死,她就不会死,你们都下去吧。”

  兰心和竹韵走后,穆仲习在苏如仪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盯着她沉睡的脸,自从那天他走后,一直都没有来过,但是苏如仪憔悴苍白的小脸,这两天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闪现。

  总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轻轻说着:“她就要死了,你就要失去她了。”

  按照欧阳大夫的话,过了今晚如果苏如仪还不能醒来,她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穆仲习突然就觉有一丝恐惧,当他明白这个恐惧来自哪里,他突然就怒了。

  “苏如仪,你还不能死,你听到了吗?你给我活过来。”

  “你欠我那么多,你欠婵衣那么多,你都没有还清呢,你还不能走!”

  “苏如仪,你给我醒过来,听到了没有!”

  “不是说坏人都长命吗?你害的婵衣被人掳走,你给婵衣下毒,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我不准你这么轻易就死掉,你给我醒来。”

  “我……我没有……”

  穆仲习猛然睁大了眼睛,他屏住呼吸看着她,低声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苏如仪沙哑的嗓音,虚弱的说道:“我没有下毒……我没有害她……”

  她醒了!她终于醒了!

  穆仲习没有在意她说的话,他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高兴的,好像是一块压在心里的石头,突然没有了。

  他站起身说道:“哼,本侯爷说了,不准你死,你就不能死。”

  走到门口,对门外的两个丫头说了句:“她已经醒了,过去看看,好好伺候着。”说完就转身走了。

  兰心和竹韵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一样,反应过来后,一起往里跑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安志吖点评:

《相思最好不相见》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