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掌厨神兔

掌厨神兔

作者:苏辜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11-23 12:14:57

这本书《掌厨神兔》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不过时间不等人,她倒也没在这里研究太久就记起来霁寒要自己帮的忙,从袖子里掏出那方锦帕,发现兔毛还在里面,放心的又合拢了放回去,这才往凌霄殿的方向去了。青甯还是不傻的,出发之前化作了自己本来的面目,以免吸引旁人注意力,果然这一路行去,虽然遇到了不少仙人,可都没对她有过什么注意。青甯其实还有几分犯愁怎么去见天帝的事情,毕竟她不过是棵树,想见天帝哪有那么容易……
展开全部

你是谁

青甯一路偷偷摸摸的按照霁寒所说的位置奔去,意外的发现无荒居竟没什么人,兴许是吃饱喝足了都回去补觉了,总而言之她的逃跑过程非常顺畅。

直至看到了“寻昀”二字,青甯才猛地松了口气,四下一看,寂静得不行,忙伸出手去推开了房门,鬼鬼祟祟的溜了进去。

青甯借着微弱的月光打量眼前这房间,本以为会很精致的屋子里陈设却极尽简单,不过一张木床,边上摆放着一桌四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倒是那床内挂着一幅字画,赫然就是霁寒口中所说的那一副。

青甯看到了上面的那一块墨迹,蓦地觉得有几分眼熟,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了什么却没被抓住,她正要细细去琢磨时,突然一阵不大不小的脚步声匆匆而来,由远及近。

青甯双眼蓦地圆睁,紧张的一把掀开了床上的被子。

“你在外面等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步伐停在了门外。

真是来这里的!青甯顾不得再多想了,忙把被子一拉,自己滚了进去。

一连番的动作刚刚落下帷幕,“吱呀”一声门就被推开来,步伐愈发的迈进了,似乎不止一个人。

青甯浑身僵硬,唯恐被人发现,只能努力摒住呼吸,差点没把自己憋死在这里。

昏暗的灯光被点起。

两抹身影在地上被拉成长长一条。

其中一位是个穿着黑衣的男子,面巾被拉下来一半,相貌看着极为普通,是扔在人群中都找不出来的那种。

另一位相比之下则目标明显太多了,走路时雷电齐闪,格外引人瞩目,赫然是雷神大人。

“雷神大人莫不是在骗我吧?”那黑衣人眉头紧皱,视线在房间里扫荡着,“如此地方,一眼看过去便可了然于胸,根本没有可藏密道之地。”

他们也是来走密道的!完了完了!青甯在被子里憋得都快破功了,若不是她上床之前放下了罩子,此刻多半已经被发现了。

“我不过一次偶然听花神提起过,却并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雷神也皱着眉头开了口,“莫不是那小子在骗我?”

“我看倒是极有可能。”那黑衣人冷声一笑,“倘若今日不能离开天界,恐有大麻烦。”

天界?!

青甯蓦地瞪大了眼,脑海里一根线嘣的断开来。

为何要离开天界?这人是什么人?

雷神为何会和他认识?

雷神接下来没再继续说话,两人沿着这房间里巡视了一圈,独独没拉开床幔,约莫过去了一炷香的功夫,那黑衣人才有些气怒般开了口:“看样子是寻不到了。你在无荒圣君心中到底是比不过花神,竟连密道都不告诉你。”

雷神的呼吸声猛地变粗了些,似有几分生气,但到底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两人这般一来一去又争辩了一会儿,才不欢而散,匆忙推开了房门朝着两个方向去了。

直到脚步声彻底消失,青甯才猛地吐出一口浊气,瘫倒在了床上,一摸自己的后背,已经是一片濡湿。

刚刚真的是走了大运,要是被雷神发现了,就算不死,也得少了半条命。

更何况……雷神和那男人之间的关系看上去不太一般,想必是有什么秘密行动。

青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认真的思索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直到看到床上挂着的那副字画,她才猛地惊醒过来,忙踹开被褥跳起身来,将掌心放在那墨迹之上,开始注入法力。

不消片刻时间,只听轰隆一声,那本是闭得严严实实的墙壁突然破开了一个刚好可以够人行走的大洞,青甯先是探头进去观察了一番,才收回了手,连滚带爬的进了洞里。

洞中一片漆黑,她只能凭感觉往前走,也不知道具体走了多久,等她终于见到光亮时,似乎已然是白天了。

青甯遮住有几分刺眼的光线,加快了步伐,终于出了洞,此番再一看周围情景,发现竟当真是九曲长廊旁边的一个小弃院,她蓦地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刚刚出来的那个洞不知何时又成了一面墙壁。

青甯一愣:完了,待会儿怎么回去?!

霁寒那家伙没教她回去的法子啊!她又不可能堂堂正正的从大门进去,她在不能外出的情况下出来了,这不是很引人注意吗!

青甯蓦地一翻白眼,差点没给呕死。

她又总不可能把霁寒一个人放在那里不管……青甯头一次有这般无力的感觉。

不过时间不等人,她倒也没在这里研究太久就记起来霁寒要自己帮的忙,从袖子里掏出那方锦帕,发现兔毛还在里面,放心的又合拢了放回去,这才往凌霄殿的方向去了。

青甯还是不傻的,出发之前化作了自己本来的面目,以免吸引旁人注意力,果然这一路行去,虽然遇到了不少仙人,可都没对她有过什么注意。

青甯其实还有几分犯愁怎么去见天帝的事情,毕竟她不过是棵树,想见天帝哪有那么容易……

就在青甯头大万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入了视线之中,她双眼蓦地一亮。

她见不到天帝,对方却可以把他当成仙婢带进去见啊!青甯立马加快步伐赶上去,一拍那人的肩膀,道:“浮芜仙长早啊!”

对方步伐猛地一顿,微微侧过头来,慵懒的眸子略有几分迷茫的上下扫了她一眼,眉头拧起来:“你……”

“……”青甯嘿嘿一笑,飞快的问道,“您是要去见天帝么?”

对方这才回过身来同青甯面对面:“正是。”

青甯一只手揪着对方红色衣角,露出一个无辜单纯的笑容:“您能把我当成仙婢捎我进去一次么?”

浮芜仙长眉头拧得更紧,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向懒散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最后他略有几分犹疑的点了点头,道:“……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可否先问一句……”

青甯忙不迭的点头:“您问您问。”

“你是谁?”

嘎嘣一声。

青甯似乎听到了自己脸上笑容破碎的声音。

天帝

好像……浮芜仙长不认识自己也是理所应当?

青甯仔细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和对方建立起牢固的友谊到底是什么时候,仿若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彼时她是一棵尚不能化成人形的小树苗,而浮芜仙长是一个潇洒不羁的放荡浪子,总爱穿一身鲜艳的红靠在她的树干上喝酒,不时还撒一些分给她。

……所以她需要变成树对方才能认识她吗?

青甯小心翼翼的抬眼觑了对方一下,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自己双眼,脚底生风往前狂奔而去。

这么丢人的一幕还是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啊啊啊——

可是青甯方才跑了不到百米,突然觉得自己的衣服被谁给勾住了,扭头一看,却见某位红衣男子脸上挂着个兴味的笑容,伸出来的手跟捉弄人似的勾住她。

浮芜仙长挑了挑眉:“你不是要去见天帝?”

青甯深吸了一口气,发了疯似的往前奔,但就是离不开对方的手掌,只好嘤嘤道:“我我我认错人了!”

“是么?”浮芜仙长蓦地一个扭身,径直挡在了青甯的身前,“莫跑了,浪费自己的体力。”

——还真有些累了。

青甯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终于停下了步伐,脸憋得通红看向对方:“我不是故意的。”

“唔。”浮芜仙长露出一个饶有深意的笑容,“你是那棵小姻缘树,对吗?”

“嗳?”青甯瞪大了眼,“你记得我呀?”

“刚刚感觉到了。”浮芜仙长拍了拍她的脑袋,“转眼都这般大了——叫什么名字?”

“青甯。”青甯老老实实的答道,“仙长好些日子没去我那里喝酒了,倒有几分馋了呢。”

“这好说。”浮芜仙长笑着看她,“改日你若想喝了,直接去我那里找我便是,我有一院子的好酒,正愁没人同我共饮呢。”

“多谢仙长!”青甯立马笑开了眼,把刚刚的羞耻忘到了九霄云外去。

浮芜仙长这才继续开口问道:“你要去面见天帝,为何?”

“呃……”青甯眼珠儿一转,有些迟疑的答道,“有些事儿想同天帝说,所以……”她眨巴了一下眼,看向对方。

浮芜仙长微一挑眉:“你跟在我身后即可。”

凌霄殿与无荒居的简朴不同,整体建筑以白玉而成,雕梁画柱,巨大的数根白玉柱直入九重天,像是穿破天际般,无数白雾遮盖,人行走其中便多了几分飘飘欲仙之感,穿过长廊往最里面去,便是青甯要去的无上殿,也就是天帝住所。

浮芜仙长往柱子上一靠,红衣在一片浅色之中格外扎眼,他的容貌是英挺之中不乏媚意,很适宜的糅合在一起,和花神的雌雄莫辩不同,但青甯更喜欢这样的长相。

青甯在她旁边候着,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之前进去通禀的仙婢才步步生莲往外走,在浮芜仙长面前请了个礼,方才道:“浮芜仙长,天帝请您进去。”

浮芜仙长略颔首一笑,颠倒众生,眉目生情,那仙婢生生被他看得羞红了脸。

青甯忙跟在浮芜仙长身后往里面走,只觉得此处严肃庄重,生怕自己哪里出了差错要了自己的小命。

再往里去,却是忽闻丝竹弦乐之声萦绕而起,绕梁不绝,随着步伐靠近愈发的大了起来。

终于,两人在一殿中停下。

“仙长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浮芜仙长抱拳行礼,尊称天帝,青甯忙跟着行了个仙婢的礼,方才往后退了一步,把自己藏起来。

浮芜仙长却是不知从哪里突然掏出来一壶酒,往天帝面前一放,道:“此乃天帝前些日子要的烈酒,今儿个正好出了,便给送了过来。”

天帝眉目甚悦,满意的接过了。

青甯这才用眼角余光却打量对方,这并非是她第一次见天帝,却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对方。

天帝看上去不过两三千岁的样子,用凡世的计算法子也就二十多岁,但是人皆知对方是特地将自己的容貌往年轻了化的,其实他真实年龄早就不止这个数了。

天帝长发束冠,长得虽然不怎么好看,却有一股子天帝的威压,举手投足之间尽与旁人不同,他穿着一件白色衣袍,此刻抬起手接酒时竟有几分文人雅士的风范。

青甯飞快的收回视线。

天帝晃了晃酒罐,听音闻味,折腾了半晌方才颔首道:“确实是这个味道,浮芜仙长当真是我天界酿酒第一人。”他看向浮芜仙长的视线带着一丝复杂的意味。

浮芜仙长摇头一笑:“天帝过誉了。”

“唔……”天帝将那酒罐放置眼前的玉几之上,蓦地抬起手合掌轻拍,那丝竹之音此番停歇下来,殿中一时间只闻呼吸之声,蓦地安静下来。

青甯不知为何,心头猛地一跳。

天帝站起身来,竟往青甯的方向走来,若有所指的开口道:“浮芜仙长今日前来,怕不只为了这一件事吧?”

“天帝明察秋毫。”浮芜仙长往旁边一侧,露出青甯的身影来,“想来天帝已然看了出来。”

青甯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正好与对方对视,顿时连呼吸都微微一滞,对方似乎若有若无的释放了威压。

天帝挑了挑眉,道:“你这小仙婢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许是有什么东西要交给我?”

青甯顺势而下,忙将自己的锦帕从袖中取出,紧接着特别小心翼翼的捻起来一根兔毛,跟什么宝贝似的放在天帝的掌心,摒住呼吸唯恐将那兔毛给吹跑了,连说话时的声音都小了不少:“天帝,这便是奴婢要交给您的信物。”

天帝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确实蓦地合手一拍,不过眨眼瞬间,那兔毛竟成了一封书函,好端端的待在了他的手中。

青甯看得目瞪口呆,还想要再看看时,天帝却抬起头来,看她一眼:“你们先退下吧。”

——嗳?青甯被浮芜仙长拽了一把,目光流连在那书函之上,不晓得的还以为是她爱人在此呢。

青甯被浮芜仙长一步三回头的给拽出了无上殿。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乐生点评:

《掌厨神兔》是由苏辜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