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师兄,我来渡个劫

师兄,我来渡个劫

作者:井胖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4 14:36:36

《师兄,我来渡个劫》的主要情节是:若华收住了眼泪,看着雪云月点了点头。“娘亲想要听你唱歌了,入夜之后,你就去门口跪着,好好的将娘亲教给你的曲子唱给娘亲听好不好?”若华不明白,但是依旧点了点头。雪云月看着若华,摸了摸若华的额头。“到时候,会有一个好看的叔叔出现,若华,你听娘的话,和叔叔走,永远都不要回来了。”若华不解,看着雪云月,开口道。“娘亲,我们一起走好不好。”雪云月笑了笑,这份笑中满是苦涩,无奈的点了点头,她们会一起走,只不过不同路罢了。
展开全部

大限

丞相府,厨房一个瘦小的身影躲在一旁不起眼的草丛之中。

正是正午,阳光晒得人犯困,房檐上的白猫,懒洋洋的躺在房檐之上,毛茸茸的一双尖耳动了动,显得十分慵懒。

李厨子挺着他的大肚子走到厨房门口,伸了个懒腰的同时,打了一个大大呢哈欠,眯着眼看着洒在地上暖洋洋的阳光,舒坦的吐了口气,正是酒足饭饱,困意袭来,看了看四周,除了一个小丫鬟正在厨房的角落洗碗,其余的丫鬟婆子不知道都去哪里偷懒了。随即解开腰间油腻腻的围裙,随意的丢在一旁的灶台之上,随后走到一旁洗碗的小丫鬟面前。

“好好洗你的碗,一会看着厨房,别让那些个阿猫阿狗的东西窜了进来,到时候要是少了些许吃食,小心老子扭了你的脑袋!”

小丫鬟战战兢兢的点头。

李厨子满意的看了小丫鬟一眼,哼着一曲不知名的调子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看不见李厨子的身影之后,小丫鬟快速的洗干净盆中的碗筷,同时嘟嘟囔囔的骂到。

“一个两个下作的东西,就知道欺负我,早晚要恶鬼吃了你们的黑心黑肝!”

小丫鬟弄完之后,看了看四周没人,这些个丫鬟婆子也不知道用了午饭之后去哪里偷懒去了,看了看四周。小丫鬟窝在房檐下,打了个哈欠也睡了起来。所有人都在偷懒,加上她一个也无碍。

待小丫鬟睡着之后,草丛动了动,一个瘦小的身影小心翼翼的摸进厨房,很快的又跑了出来,随后朝着后院最是偏远的院子中跑去。

身影跑了许久,最后来到了一处极为破烂的院落之中,说是破烂,都是高抬,若不是还有屋顶,说是废墟都不足为过。

推开摇摇欲坠的房门,瘦小的身影快速的转入屋中,关上房门后,因为没有插销,若华一手护住怀中的两个馒头,一手拉过一个只剩下三条腿的凳子抵住房门。随后若华快步朝着屋中唯一的一张床榻跑去。

“娘亲,华儿找来馒头了,你快起来。”

床榻之上,一床泛黄甚至露出里面的褥子的被褥之下微微凸起,细看才知道睡了一个人,那人极其瘦,说是皮包骨也不足为过,就这么毫无生气的躺在被褥之中,恍若一具干尸一般,显得很是骇人。

雪云月睁开眼,看见若华拿着两个馒头在自己面前晃悠,露出一个笑容,吃力的撑起身子,心疼的摸着若华的小脸,青的紫的,一片一片的,全是伤口。定是出去找吃的,又被打了吧。

“疼吗?”

若华摇了摇头,娘亲已经好几天吃不下去东西了。

雪云月看着若华,叹了口气,她的身体她知道,已经大限将至,自己要是死了,若华该怎么办,她还这么小。

这时,若华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馒头掰开,撕成小块,喂到雪云月嘴边,雪云月摇了摇头,看着这般懂事的若华,自己要是走后,她的华儿该怎么办?

自己若是走了,就留下她的华儿一人在这世间,一个人受苦,这凡间之人,人心险恶。她真的不忍心她的若华一个人受苦。想到这,雪云月咬了咬牙强压下心中的不忍,缓缓开口道。

“华儿,和娘亲走好不好?”雪云月话音刚落,泪水从她眼中掉落,她,也不想的。

若华点了点头,娘亲去哪,她去哪!

雪云月眼中溢满泪,看着若华,她还什么都不懂。

“过来,娘亲抱抱。”

若华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靠在雪云月怀中,她知道,娘亲身体不好,所以她要快点长大,这样就能赚银子带娘亲去看病。

雪云月看着若华小心翼翼的样子,眼中泛出泪光。若华,对不起,对不起……

雪云月双手覆在若华细小的脖颈之上,一寸寸收紧。

若华很乖,即便是渐渐喘不过气来,也没敢乱动,紧紧拽着雪云月的衣裳一角,强忍着不适。她知道雪云月身体很弱,经不起她在雪云月怀中大动。

雪云月看着若华的乖巧的样子,纵然已经喘不过气,涨红了脸,也不想伤害到自己,这般乖巧的若华,是她的女儿啊。

缓缓的,雪云月放开若华的脖颈,捂住脸,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她怎么能做这种事,那是自己的女儿啊,自己拼命生下的女儿啊,自己竟然这么自私的想要带她走,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自私。雪云月内心唾弃着自己。

若华喘了几口粗气,不明白为什么娘亲就这么哭了起来,她不明白也不懂,只能跟着雪云月一起哭了起来。

“娘亲,不要要哭,华儿会很乖,你不要哭,娘亲……”

雪云月心疼的看着若华,她的女儿啊,看着若华,雪云月心中最终决定了下来,即便是牺牲所有她也要她的若华好好的活着。

“华儿,你听娘说!”

若华收住了眼泪,看着雪云月点了点头。

“娘亲想要听你唱歌了,入夜之后,你就去门口跪着,好好的将娘亲教给你的曲子唱给娘亲听好不好?”

若华不明白,但是依旧点了点头。

雪云月看着若华,摸了摸若华的额头。

“到时候,会有一个好看的叔叔出现,若华,你听娘的话,和叔叔走,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若华不解,看着雪云月,开口道。

“娘亲,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雪云月笑了笑,这份笑中满是苦涩,无奈的点了点头,她们会一起走,只不过不同路罢了。

将若华抱入怀中,摸着若华的头顶,

“好。”

雪云月看着怀中的若华,活了上千年,她也活够了,可是她的若华,她却再也没机会看她长大成人。这是她唯一的遗憾。

“华儿,你要记住,这世间最是凉薄的就是人心,凡尘之人,最是薄情,最是无情。所以你答应娘,不要轻易的喜欢上别人,爱之一字,太过珍贵,凡尘之人,他们不配,也不值得拥有爱,你记住了吗?”

托孤

若华不明白,只是雪云月说什么,她便点头。

雪云月摸了摸若华的头顶。

“听娘的话,那个叔叔来了以后,就和他离开,好好听他的话。你要跟着他,修仙问道,听见了吗?”

“修仙问道?”若华只觉得自己越发听不懂雪云月的话了,修仙问道是什么,她真的什么都不明白……

雪云月笑了笑,不在说话,从颈间摘下一块同体雪白的玉佩,玉佩之上刻有许多蝇头小字,若华看不明白,雪云月从未教过她识字。

雪云月将玉佩戴在若华脖颈之处,她再也不能为若华做些什么了。

看向窗外,此刻竟已夕阳西下,离入夜没多久了。

“你出去吧,唱歌给娘听好不好?”

若华点了点头,缓缓爬下床榻,朝着门口走了两步,不知为何,若华只觉得难受,回过头看着靠在床沿上看着自己的雪云月。

雪云月只是温柔的笑了笑。

若华一步三回头的朝着门口走着,忽然觉得,今日怎么那么快就走到了门口,挪开门口的残破的三角凳,若华拉开房门。

“华儿!”

雪云月忽然唤道。

若华回过头,雪云月看着若华,笑了笑,眼角有泪微微泛出。

“华儿,不要记恨任何人。恨之一字,太苦,太重,娘不想你活的不快乐。”

若华点了点头,回过身朝着床榻跑去,抱住床榻之上雪云月的腰身。

“娘亲,华儿想要在房中为娘亲唱歌。”

雪云月摸了摸若华的头顶,柔声哄道。

“乖,听娘的话,出去!”

若华看着雪云月,片刻之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屋中。

雪云月看着若华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她要为她的若华,做最后一件事。

伸出手,在指腹用力咬出一个口子,鲜血滴落,雪云月抹着鲜血,双手结出一个阵法,她自己刨去金丹,剔去仙骨,这副残败之躯早就没了半丝灵力,可如今,为了自己的女儿,即便是燃烧自己的精魂,就此灰飞烟灭也在所不惜。

只是一瞬,屋中灵光一闪,一个人影出现在屋中,当看到骨瘦如柴的已是大限的雪云月,孔阳看着雪云月眉头紧皱,沉着一张脸,掌中灵光浮动,就要为雪云月输送灵力,雪云月摇了摇头。孔阳只能放下手掌,看着雪云月,双唇紧闭,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师兄,别来无恙。”

若华跪在屋外,只听见房门打开,急忙抬起头,只见一个就如她娘亲口中说的很好看的叔叔,抱着她娘亲走出房屋。

孔阳看着跪在地上的若华,心中越发无奈,低下头看着怀中嘴角带笑却已经离世的雪云月,让她跪在屋外,一是为了女儿送她最后一程。二,是为了让自己动了恻隐之心收留她。他的师妹,还是如同当初一般聪慧呢。

“娘亲,娘亲,怎么了?”

若华跪在地上,想要起身却想到是雪云月让自己跪在这里的,又立马跪在地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孔阳,孔阳小心翼翼的将雪云月放在若华身前的空地之上。

“你娘亲,去她想要去的地方了。”

“不可能!娘亲还在这呢!”若华抓住雪云月的手,怔怔的看着孔阳。

孔阳看着若华,若华最多六七岁,这样的年纪怎会知道生死,又怎么能看透生死。

“你叫什么名字?”

“若华,娘亲唤我华儿。”

孔阳看着若华,点了点头。

“羲和之未扬,若华何光?若华,倒是你娘亲取的名字。你想不想看看你娘亲以前的样子?”

若华不明白的看着孔阳。

孔阳衣袖一挥,原本干瘦毫无人形的雪云月,身上的血肉仿佛一瞬间全部恢复了一般,不在是那干尸的样子,缓缓的犹如变了一个人一般,白衣华服,三千青丝被一根白玉簪子随意的挽在脑后,明目皓齿,肤如莹雪,就静静的躺在那,仿佛就连身下的地面都带上了三分仙气。

若华痴痴的看着这一幕,忽然间明白过来,眼前这个叔叔就是他们说的神仙,既然是神仙,那么他就能救娘亲,想到这,若华急忙对着孔阳磕头。

“神仙叔叔,你救救我娘亲吧!神仙叔叔,我求求你救救我娘亲吧,求求你了!若华求求你了!”

孔阳看着一直不停叩头的若华,额头已经泛红,试了一个术法,若华便停了下来。孔阳叹了口气,不是他不救,云月大限已至,就算是他,也救不了她。

“你娘亲……”

孔阳还未说完,之间雪云月的身型渐渐开始涣散,最后一点点的消失在二人眼前。

若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的娘亲竟然缓缓的消失在自己眼前,若华伸出手去抓,却什么都没有抓住,很快雪云月躺着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剩下,雪云月就这么消失的一干二净。

“娘!”

若华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却什么都没有留下,她的娘亲就这么消失在了自己眼前,纵然她不懂生死,但是这一刻,她也知道了,她的娘亲,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眼前,什么都没有剩下。

“娘!”

怎么会这样,娘亲明明说了,让自己和她走,为什么会这。

“娘!”

若华扑在身前这块地上,眼泪从眼中落下,滴落在地上,落地成花,可是她的娘亲却消失不见了……

“我还没有长大,还没有好多好多银子,还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娘,你说带我走的。你说谎,你明明让我不要说谎,可是你为什么要说谎。娘……”

孔阳看着若华的样子,叹了口气。

“若华,和我走吧。”

若华摇了摇头,她不,她哪里都不去,她要娘亲。

“我带你去看看你娘从小长大的地方好不好?”

若华再次摇头。

孔阳只觉得若华一点都不要雪云月小时候一般听话,叹了口气。

“你同我离开,说不定有朝一日,你会再见到你娘亲,但是在这,你等到死都不一定会见到你娘亲。”

听到这话,若华抬起头看着孔阳,缓缓开口道。

“真的?”

“真的!”

“不骗我?”

“不骗你!”

听到这话,若华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真的还能看见娘亲?”

孔阳点了点头。

“那我和你走!”

小说《师兄,我来渡个劫》 第1章 大限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师兄,我来渡个劫》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