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鬼画棺

鬼画棺

作者:宁知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0-12-31 11:17:41

鬼画棺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自小被阴人画匠陆十七收养长大的陆洋,继承了阴行中画匠的职业,从此以一幅幅棺画为人转运改命,从而在走上了阴行之路……
展开全部

13-房梁上的姑娘

这个村子确实诡异,基本家家户户的门口都停放着棺材,随即一想,这么多的棺材如果都让我画棺画的,我也能赚不少钱。

但我还是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的棺材停在门口?”

大爷解释道:“唉!小兄弟,实不相瞒,最近我们这村子里邪乎的很,总会莫名其妙的死人,好多人都搬走了,只有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东西不舍得离开,还留在这里。”

“莫名其妙的死人?难道这里流行什么禽流感?Sara?这不是坑我吗?”我心里想着,顿时蒙生退意。

这边都有这样的习俗,就是死后将棺材在门口停放七天七夜,传说死者七天之后会还魂,会来家里看看,看看亲人朋友,最为最后的道别,之后就可以去投胎转世。

而把棺材停在门口的目的就是,让回来看看的鬼魂确定自己已经死了,避免有些糊涂鬼,以为自己还活着,就一直在家里晃来晃去。

待鬼魂回来一看,自己的尸体就摆放在门口,也算是了心,知道自己应该去投胎转世了。

看到我有些慌张的神色,老大爷微笑的说道:“小伙子,是不是怕了?”

“怕?我长这么大就不知道什么叫怕!”我一脸倔强的说道。

之后便跟着老大爷走进了一户人家里。

这家是村头第一家,房子不小,是附近最大的一间房,想必这人能有点钱。

进屋之后,就发现正房里面放着两口棺材。

“咦?怎么来的是个小伙子?”只见一位看似七十来岁的老者说道。

之前的那个老大爷在老者的耳边说叨了几句之后,老者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小伙子,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爷爷……,唉!算了,这事不提也罢。”

随即老者拐了一个弯走到了棺材前说道:“这是我哥哥和嫂子,生前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钱,所以你给他们画一幅敛财的棺画吧!”

“敛财?”要说钱,最先想到的就是貔貅,这家伙只吃不吐,是最能敛钱的神兽了,于是我便知道画什么好了。

我点点头说道:“没问题。”

“好,这两口棺材画一样的就行,一幅我给你五千,加起来一共一万,小伙子你觉得行不!”

反正我觉得现在也不缺钱,况且这老爷子好像还认识我爷爷,于是我也没还价,点头说道:“老爷爷你说多少就多少吧,我们这行不适合讨价还价。”

“跟你爷爷一样,是个痛快人。好!那就这么决定了,你什么时候能画好?”老者虽然脸上满是皱纹,但有着一双锐利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的人物。

“一晚上的时间吧,明早就能画好!”我想了想说道。

之前的事情我一直心有余悸,所以这次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决定赶快收工。

“痛快人干痛快事,好!我明天早上过来看,完事你就可以回去了!”说完老者看了看身边的人,于是所有的人就都散了,只留下了我自己。

说实话,我从小就是面对着棺材长大的,这场景我见识的太多,就算是放在死人堆里,我也不会害怕的。

四周十分的安静,静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其实这样的场景一点都不吓人,要是真有点什么声音,那才吓人呢。

我决定在棺材上面画一幅,拨云蔽日图,就是龙九子的貔貅,再画上一些云彩什么的就算是完活。

说干就干,我拿出毛笔砚台什么的,摆放在四周。

为了避嫌夜长梦多,我画的速度比较快。

虽然速度快,但是质量依旧很好,因为这幅图是我比较喜欢的,平日里也练习的比较多,所以画起来特别的顺手。

很快我就完成了一幅棺画,仅仅过去了三个小时。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左右,算一算有三个小时就能画完,先睡一会,等着三四点的时候再画也不迟,反正都是早上交工,我怕太困影响质量。

于是我就随便躺在地上,定个闹钟,便睡了过去。

我一直都属于那种沾枕头就着的人,所以很快就就进入了梦香。

睡着睡着我就感觉有人在看我,感觉特别强烈的那种,于是我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因为我怕别人发现我在睡觉,所以我也没关灯。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就发现房梁上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从下面正好能从姑娘的裙子底下看进去,但是裙子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这让我感觉很失望。

突然我就睁大了眼睛,因为我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是真的有人在房梁上坐着,而且还用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

我顿时困意全无,也不敢妄动,和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就这么四目相对着。

姑娘好像心情不错,双腿一直在房梁上来回摆动,嘴里好像还在哼着小曲。

“我靠!这是鬼?”我心中随之一沉。

确实,谁家的好姑娘,半夜不睡觉在房梁上玩耍,这不是疯了吗?

我不敢动,因为我不确定这姑娘是人是鬼,我只能假装睡觉,希望这姑娘一会玩累了,自己就会走的。

天不遂人愿,不想来什么偏来什么,只见那姑娘嗖的一下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我身边的棺材上。

棺材发出一道滋啦的声响。

就感觉这姑娘的身体特别的轻巧,不像是掉下来的,说飘更为的贴切。

姑娘缓缓的飘落在我的身前,瞪着大眼睛看着我,就好像小孩子第一次去动物园里看大猩猩,是一样的眼神。

“你看什么看?”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坐起来对着姑娘说道。

这下姑娘的表情就更加的惊奇了,就像看见活着的空龙一般,歪着头看着我,脸上满是惊奇。

“靠!”我心里暗骂,怎么弄的我像个外星人一样。

为了给自己壮胆,我故意叫道:“你看什么,没见过帅哥啊?”

“嗷……”突然外面传来了一声类似狼叫,但又不像狼叫的声音。

顿时姑娘回头看去,又看了看我,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我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使劲晃了晃脑袋,又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

“艾玛,疼!”我确定我不是在做梦,刚才真的有一个姑娘飘到了我的身边!

确实是飘着下来的,这东西是人是鬼?没事闲着跑房梁上干什么?这是要吓死我吗?

突然我想起进村子时候感觉的凉意,我确定这里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我还是早点画完,早点走吧!

于是我拿起笔,定了定神,开始在另一口棺材上面画棺画。

因为心神不定的原因,我画的很慢,生怕哪个地方画错了。

画着画着我就感觉不对劲,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的,就感觉背后有人在看我,几次回过头去,也没发现异样的东西。

可能是我之前被那个姑娘吓到了,现在有点精神失常。

我定了定神,心一横,开始快速在棺材上面画棺画。

画着画着,我明确的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会是个什么东西呢?之前我也算是见过鬼,而且我还日了个鬼,也算是跟鬼打过交道,也不知道这回来的是什么鬼,男鬼?女鬼?还是……

我心一横,我管他什么鬼,我就画我的画,我没做过亏心事,我怕什么鬼敲门?

可是这脚步声却来越越近,我就有点心神不宁,心跳加速,手慢慢的拿起朱砂,听说这个东西能驱邪,一会等这个什么鬼过来的时候,我就给他来这个么一下子,我看你还敢不敢对我下手。

几个呼吸的功夫,我明确的感觉到这东西停在了我的身后,我抄起手中朱砂,对着后面就猛砸了过去。

“小……”只听见空中传来一道声音,接着就是杀猪般的嚎叫:“啊……”

我猛的一看,这不是今天接我过来的老大爷吗?我身后的怎么会是他?难道这人真的是鬼?这整个村子也是鬼变出来的?我真的进了乱风岗?

随即叫骂声就传来:“臭小子,你打我干什么?”

我一看,地上还有影子,还有这真切的叫骂声,这人不是鬼啊!

我意识到我闯祸了,这人根本就不是鬼,却被我来了这么一下。

经过一番的解释,这老大爷只是看我画的这么认真,想过来问我渴不渴,要不要喝杯茶水什么的。

而我却误以为身后有鬼。

也是,我还过于神经了,精神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容易失去理智,现在闹出这么大个误会,我连忙说着说不起,又帮着看看老大爷脸上的伤。

只见老大爷满脸都是朱砂,上面还有一个大红印子,显然是被我打得。

我接连的道歉,老大爷也说是他唐突了,这大半夜的是不该一声不吭就朝我背后走来的。

最后老大爷回去清理脸上的朱砂,我因为还没有完工,还要继续画棺画。

这事闹的,我紧张的情绪也缓解了不少,很快棺画就快画完,只要再检查一下,没问题话,一会我就可以收工回家。

突然我发现棺材有一丝的缝隙,便不自觉的向里面看去。

而这一看,令我如入恶梦,久久说不出话来……

14-小姑娘

这屋子里面明亮的灯光,正好从棺材的缝隙照射进去,照射在穿着寿衣的尸体上,我一眼看出,尸体的头部空荡荡的。

里面的尸体竟然没有脑袋!

我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两步,心中想到,这尸体上面为什么没有脑袋?难道是被他人砍去了?那这棺材里面的人是怎么死的?

当下在我心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疑问,不过貌似这家人并没有报警,难道这里的习俗就是要把死人的头颅都砍下去?

怎么会有这样的习俗!

不过他们家里人都没说什么,我就是一个过来画棺画的,也没必要多管闲事,别再节外生枝,以免以祸上身。

我忍着好奇和惊恐,终于检查完棺画,觉得没什么问题,可以交差了。

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我看了下手机,已经快七点了,我等了一会,从门外走进来一位老者,一旁跟着一个年轻的少女。

老者开口说道:“小伙子!怎么样?画完了没有,看样子一夜没睡吧?真是辛苦了,快坐下休息一会吧!”

看着老者面带慈祥的笑容,纵然心中疑惑万千,但我强忍住心里的好奇,没有问出口。

我点点头说道:“嗯,画好了,您老检查一下,要是觉得行,我就收拾东西回去了!”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伙子,言而有信。来!让老夫看看,这陆十七教出一个怎么样的孙子。”说完老者在随从的搀扶下慢慢来到了棺材面前。

“好!画的很好,这是貔貅吧,好一个拨云蔽日图,不错不错!来人,去拿两万块钱去!”老者一边夸奖一边吩咐下人去拿钱。

“不是说好的一万吗?怎么变成两万了?”我疑惑的问道。

我看这家人也不在乎钱,但是讲好的价钱最好不好随便更改。

“嗯,多一万是给你的辛苦费,你这一夜没有合眼,而且这画工一点没给你爷爷丢脸,就当我给你的奖励。”老者微笑的说道。

“好吧,多谢!”我也没再推辞,客气的话我说不来,反正也是老者自愿给我的。

我接过那少女递过来的钱,数都没数就放进了背包里面。

想想之前经历的事情,我还是不要再这里多呆了,赶紧回家,免得再出现什么差错。

突然外面传来的警铃的声音,只见老者眉头一皱,说道:“出去看看!”

少女飞快的跑了出去,没多大一会就从外面飞快的跑回来,气喘吁吁的说道:“不好了,外面又有人死了!”

我心里一惊,心说:“又出什么事了?”

突然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可能我又回不去家了。

众人都出去观看,我也不能在这里闲着,跟着大家一起出去看看,因为我也好奇,到底是怎么了?

拨开人群一看,只见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子躺在地上,地上满是鲜血,而脖子的上面空荡荡的,没有人头!

我既疑惑又震惊,又是没头?难道和棺材里面的人一样,都是被谋杀的?

可是这家人为什么不报警呢?

人群中议论道:“哎呀我去,这死的也太惨了,人头都没有咧!”

“是啊,这人是谁都不知道!”

“咱们村子没法待人了,这也太恐怖了,不行我得先走了,再呆下去,说不定明天脑袋没了。”

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这时候只见几个警察穿着白衣,在四周拉好警戒线之后,戴着白手套接近了尸体。

我听见站在我身边的两个男警察议论道:“这是这村子死的第六个了吧!”

“可不是,个个都被人砍去脑袋,多大仇啊?”

“你们瞎嘀咕什么呢?还不过来帮忙?”只见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子大声喝道。

这女子年龄三十出头的样子,一头齐肩的短发,说不上漂亮,但是气质非凡,有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感觉。

“这新来的警长好凶啊!”

“可不是嘛,新官上任三把火,别说了,过去看看吧!”两个男警察嘀咕了两句就走远了。

之后警察商议了一会,就把大家轰走了。

我回去收拾一下行囊就准备回家。

可是我刚要出村子,却被拦住了,守在村口的警察跟我说,现在谁也别想出去,这里的人都是嫌疑犯,必须要事情调查清楚之后才能走。

我真是日了狗了,我就知道没有好事,这下好了,想走也走不了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到之前画棺画的地方,跟老者说明一下情况之后,老者让我先在家里住下,等事情平息了再走也不迟。

我去睡了一觉,之后了解了一下,我现在住的这家人姓李,家里就几个老家伙,无儿无女也没有什么别的亲人,之前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反正现在一直都定居在这里。

死去的人是李家的老大,叫李国强,那个老者是李家的老二,叫李国胜,之前接我来的是老六,李国华。

据说这村子里面前前后后已经死了六个人,都是被人砍去脑袋,之前也报了警,但是警察过来看看之后就不管了,可能是在等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而那个女警官是这里新来的警长,据说是个非常认真负责的人,这又赶上是她上任以来第一起命案,所以非常的重视。

我百思不得其解,砍去头颅,这会是什么人干的呢?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有我之前见到的那个小姑娘,她是人是鬼?

难道是这个小姑娘杀的?

不过看那个小姑娘样子不像是杀人的厉鬼。

晚上的时候有人敲门,我一开门,是那个女警察,之前只是从远处看,没有看的那么仔细,现在近距离的观察,发现这女警察的皮肤还挺白净,看来保养的不错,两条细细的柳叶弯眉,配上樱桃小口,还有一头潇洒的短发,看上去还是挺标致的。

我连忙问道:“有什么事情吗警官?”

女警官没有说话,直接走进屋里,背着手四下打量了一番。

我心说:“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没把自己当外人。”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来的?来这里干什么?”女警官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语气就像是审问犯人一般。好像我就是那个杀人犯!

我心里非常生气,从小到大我连鸡都没杀过,怎么可能杀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心情平复下来说道:“我叫陆洋,昨天傍晚时候来的,我是一个棺画师,来这里画一幅棺画,本想画完就走的,没想到被你们警察拦住,说不让人走。”

女警官的眼神在我身上不停的打量,神色狐疑,显然对我的话半信半疑。

我心说:“这是干嘛?想把我看透吗?”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女警官站起身来开口说道:“好了,没事了!”说完就走了出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无奈的摇摇头,心中颇感无奈,本来就是来画一幅棺画,现在好了,被人当成犯人了。

由于我白天睡了一觉,晚上很晚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就在我刚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我的房门被人打开,心中暗惊,我记得我把门锁上了,怎么还会有人进来?

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这一阵子出现的怪事太多,我已有些疑神疑鬼了。

于是我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姑娘从门口走了进来。

我心中诧异,这不是昨天在房梁上的小姑娘吗?这小姑娘来干什么?

我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这小姑娘不会是来切我人头的吧?要不这人半夜偷偷摸摸的进入我的房间干什么?

怀着疑问,我也不敢大叫,生怕惊动了她,只能警惕地看着她,想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只见那小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了我的床边,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就和昨天是一样的,那眼神跟看动物园里的大猩猩没什么两样。

她好像发现我并没有睡着,水灵灵的眼睛中出现一丝惊喜的神色。

“你愿意跟我去玩吗?”女孩的嘴里发出银铃般的声音,如空谷中的幽兰,酥软人心。

去玩?去哪里玩?我暗想,这些人会不是这这个小姑娘杀的呢,要真是我今天也难逃厄运,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倒是想跟着这个小姑娘去看看,到底人是不是这个女孩杀死的。

当下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答道:“好!”

听我答应了,小姑娘神色盎然,显得特别的开心,在原地蹦蹦跳跳,样子十分水灵可爱。

之前我没敢仔细的观看这个小姑娘,现在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发现这小姑娘也就是十五六岁,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一脸的天真无邪,就好像晶莹剔透的美玉,没有一丝的瑕疵。

小姑娘拉着我就走出了李家的院子。我们走了很远,渐渐的离开村子,向大山边上走去。

我也不知道这小姑娘要带着我去哪里,虽然心存疑惑,并且也有些害怕,但还是壮胆跟着。反正已经跟出来了,就算是死,也要做个明白鬼吧!

小说《鬼画棺》 第13章 房梁上的姑娘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昆锐小哥哥点评:

《鬼画棺》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