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艳妻献身:总裁,请笑纳

艳妻献身:总裁,请笑纳

作者:素心灵犀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8 12:44:45

作者素心灵犀给大家带来了《艳妻献身:总裁,请笑纳》的主要情节:其实岳麓深也只不过是看在颜明珠是颜红袖的姐姐的份上,所以才破例的给了她一个好脸色。可是颜明珠却不明故里,只是觉得岳麓深对自己的态度有所缓和这在她看来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因此就更加殷勤的跟在了岳麓深的身后不肯离开。"那深哥哥你今天工作忙不忙?正好我也没有什么事,不如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颜明珠变本加厉的跟近了岳麓深,甚至想要伸手拉住岳麓深的衣袖。
展开全部

艳妻献身:总裁,请笑纳:我相信他

唔...似乎有些舒服。

颜红袖忍着自己剧烈的头痛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伴随着疼痛,又有一阵奇妙的电流从她的身上流淌而过。

她分明记得自己刚才还在酒店里躲着燕然,怎么现在却到了床上,而且身上还有一个男人?

哦,对,刚才她在男厕所遇到一个男人,他说可以让自己当女一。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也就算了。

有一阵剧烈的头痛传来,颜红袖无力的抬起自己的双手,揽住了身上那人的脖子。

在她再次闭上眼睛之前,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与她的目光对上,那其中的神情怪异的让颜红袖心中一颤,但仍旧是耐不住沉重的眼皮昏睡了过去。

怎么会是他?

也只能是他,颜红袖终究还是睡了过去,在被带走之前,她似乎就应隐约有了这样的感觉。

......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颜红袖再一次被席卷而来的头痛吵醒,揉了揉自己快要炸开的太阳穴坐起身来。

窗外的阳光明亮刺眼的将颜红袖洁白的肌肤晃的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此刻偌大的双人床上只有颜红袖一个人娇小的身体坐在上面,脸上写满了迷茫。

坐起身后的颜红袖一时间并没有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想到的第一个人却是燕然。

对了,昨天燕然想要潜规则,被自己给逃出来了。

但是自己的手机和钱包都还在燕然那里,虽说没有多少钱,可是玉姐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原本信誓旦旦和赵玉姝说过了可以接受潜规则的颜红袖现在却把燕然一个人丢在酒店,是不是有些不太地道?

颜红袖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座机,流利的播出了赵玉姝的电话号码,还不到三秒钟的时间电话就被接通。

"喂,玉姐,我是颜红袖。"颜红袖讪讪的自报家门,自知理亏。

还在疑惑这电话号码的赵玉姝在听到颜红袖的声音之后,音量马上就提了上来。

"你这个死丫头去哪了?不陪那个投资人就算了,怎么也不知道告诉我一声,搞得我被人问的满头雾水也不知道应该回答。"

颜红袖听着赵玉姝在电话另一头里的指责,毫无怨言的通通接受了下来,随后在赵玉姝问过之后,才将现在自己的位置告诉了她。

挂断电话以后,颜红袖疲累的栽倒在了床上,与此同时看到了身上星星点点的吻痕。

从脖颈一直蔓延到锁骨,就连后背也未能避免。

颜红袖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满身青紫,觉得现在的场景似乎有些熟悉。

嗯,果然有的人就是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的疯狂。

在简单冲洗一下裹上一件浴袍以后,颜红袖拖着自己仍旧滴水的发梢坐在了大床的边缘点燃了一根香烟。

明灭的灯光在颜红袖的指尖将烟火慢慢的燃烧殆尽,她看着指尖的灰烬,脸上的表情怪异的无法言说。

等到她手中的那根烟只剩下一小截的时候,房间大门才从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颜红袖掐灭手中的烟头,起身开门,看着赵玉姝那张带着愠色而又风尘仆仆的脸。

"你昨天晚上究竟都干什么了?"

赵玉姝在稍微缓和两口气之后,才坐在颜红袖的身边问了一句,声音听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责怪的成分。

虽说颜红袖向来看起来对任何事都不在乎,而且开放的有些异于常人,但赵玉姝也知道,对于这种事,她多少还是有一些抵触的。

因此如果颜红袖真的是临场退缩的话,赵玉姝根本就没有理由责怪他,因为潜规则本就不是身为一个演员的必修课。

可是颜红袖莫名其妙消失了一个晚上,原本赵玉姝还以为她想开了真的陪着投资人共度一夜。

但是没想到,今天清早赵玉姝就接到了来自颜红袖号码的一个电话,而打来电话的人却是燕然,质问她颜红袖的所在。

赵玉姝压根就不知道颜红袖究竟在哪里,又在做什么,面对燕然的质问,她也只能含糊不清的说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是颜红袖的手机一直在燕然那里,赵玉姝根本就联系不到颜红袖,直到刚才颜红袖用酒店的座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赵玉姝才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到了她的身边。

已经抽过一根烟的颜红袖此刻看来明显比刚才镇定了许多,看起来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写着一脸的淡然。

"没干什么,只不过是不想被那个投资人潜规则而已,所以我就逃出来了,手机和钱包都在他那里没法回家,所以我只能在酒店住下了。"

颜红袖装作无所谓的叹了一口气,但赵玉姝却从她的说辞中发掘到了一丝不对劲。

"既然你的手机和钱包都在投资人那里,那你事哪来的钱在酒店开房的?而且还是一个大床房?"

赵玉姝四处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的配置,无论从各个方面来看,都该是这家酒店最好的一个套房。

虽说赵玉姝知道颜红袖有一张全世界通用的黑卡,但她从不会把钱花在这种地方。

因此赵玉姝敢判定,颜红袖绝对不会是单独一个人来这个酒店开总统套房的。

难道说颜红袖背着自己找了什么小情人,昨天晚上被她的小情人给救走了?

颜红袖自知露馅,但在面对赵玉姝的质问的俄时候仍旧没有任何慌乱,反正昨天晚上她是真的喝醉了,做的事情都是没有经过大脑的。

尽管对于昨晚的事情,颜红袖隐约记得还是很清晰的。

"没什么,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问了。"

对于昨晚的事情,颜红袖并不想在赵玉姝的面前提起,因为关于那个男人,这三年来颜红袖在自己的控制之下都很少想起。

虽说昨晚颜红袖眼前一片模糊,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单凭那男人身上的气味,令人安心的怀抱,还有那张看过一眼就令人难以忘怀的绝世颜容,颜红袖也可以确认,把自己诱拐到这个房间的人绝对就是他。

赵玉姝低下头去轻叹一口气,但却又无意间看到了颜红袖脖颈处露出的吻痕。

看来应该和她想象的差不多,要不然颜红袖自己一个人身上也不会出现这些东西。

赵玉姝接二连三的又叹了一口气,眉宇间写着的愁容让颜红袖心里一阵不舒服。

"玉姐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会临阵退缩。"颜红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愧疚。

赵玉姝也知道这件事不能完全怪在颜红袖的身上,毕竟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在面对潜规则的时候总还是要适应一段时间的。

"算了,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帮你找几个好角色吧。"

这句话将颜红袖的思绪瞬间拉了回来,将赵玉姝说着这句话反复嚼了几次。

以后有机会?

看来这次自己的角色是已经泡汤了?

面对颜红袖询问式的目光,赵玉姝颇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颜红袖的想法。

本来就对燕然没什么好印象的颜红袖不由得对他多了几分鄙视。

"我就知道燕然这孙子没安什么好心眼。"颜红袖不由得小声嘀咕了一句,字里行间都流露着对他的憎恨。

燕然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在人前说的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自己就是为了这个角色而生。

可是昨天晚上放了他的鸽子,转头就改了主意。

虽说这件事颜红袖是一早就已经想到了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仍旧是不由得对燕然生出了几分鄙夷。

"怎么,你和那个投资人认识吗?"

赵玉姝有些疑惑的看向颜红袖,毕竟从她刚才咒骂燕然的状态来看,似乎不像是素不相识的两个人。

从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见面的时候,赵玉姝就已经隐约觉得场面有些不对劲了,只是没有当面问出口而已。

颜红袖急忙摇了摇头,否认了赵玉姝的想法。

好不容易在国外躲了三年,现在颜红袖不想和颜家的任何一个人扯上关系。

认识燕然这种人,是她今生的耻辱。

在低着头小声骂了几句之后,颜红袖才抬起头来,拉了拉赵玉姝的衣袖。

"玉姐,你别担心,虽然女二的角色被人撤下来了,但是没准我还能应选上女一呢。"

颜红袖带着天真的语气中满是坚定,让赵玉姝都开始犹豫自己是不是该相信从这个新人口中说出来的话。

赵玉姝在颜红袖的脑门上摸了一把,"也不热啊,怎么说这种胡话?"

难道她以为自己发烧了吗?

颜红袖有些无奈的扒拉掉了赵玉姝的手,用坚定的目光告诉她自己并没有说胡话。

虽说昨晚喝的酩酊大醉,但是颜红袖也清楚的记得那个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

只要自己跟他走,他就可以让自己做女一。

"玉姐你不要太担心,这几天就安心等着吧,我相信他。"

颜红袖空洞的目光中隐约出现了一个男人,赵玉姝作为一个过来人很快便清楚了颜红袖的意思。

艳妻献身:总裁,请笑纳:贴身衣物

踏着蒙蒙亮的天色,岳麓深独自一人行驶着黑色的跑车独自一人开回了家里,一路上满脑子都是颜红袖妖娆多姿的身影。

最近也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太忙,尽管瑞克依旧按时汇报颜红袖的行踪,但是工作一忙他也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去理会了。

时间一长,岳麓深也就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压根就不记得三年之期已过,甚至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昨天几个合作伙伴约了岳麓深一起去吃饭的话,或许他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知道颜红袖回国的消息。

岳麓深本就是个不善交际的人,所以才在吃饭期间找了个借口去卫生间方便一下。

可是就是在岳麓深上厕所的这段时间里,有一个娇小而又熟悉的身影猛地撞到了他的身上。

刚开始的时候岳麓深只是隐约感觉有些熟悉,并没有认出来这就是颜红袖。

直到她那张写着迷茫与些许困扰的绯红的小脸抬起来的时候,才让岳麓深的心尖如同一口尘封的大钟被人敲响一般重新焕发了生机。

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梦中的那张面孔此刻真真切切地出现在岳麓深的面前,他却依旧是镇定自若的看着颜红袖无动于衷。

颜红袖回国之后竟然没有来找自己,而且在这种地方喝的酩酊大醉,自然是让岳麓深心中感觉一阵异样。

在听到颜红袖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女二就要被人潜规则的时候,一阵火气就在岳麓深的心头燃烧了起来。

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女二就可以让颜红袖委曲求全被人潜规则,而且除了门外的那个人,甚至所有人都可以把她带走?

颜红袖这三年间究竟都经历了什么,竟然会让她有如此之大的变化。

趁着颜红袖依旧迷迷糊糊的时候,岳麓深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躲过了燕然的追击,再一次将她带到酒店揽入了怀中。

尽管刚才岳麓深不可否认的确是勃然大怒,但是在看到颜红袖那张一如三年前写着娇媚的脸颊,他突然发现自己仍然无法抵御的住从颜红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

这三年间岳麓深心中一直隐忍着的念头,甚至可以说是思念就在那一瞬间全都爆发出来,一如三年前,毫不顾忌的再次将颜红袖毫不怜惜的吃干抹净。

岳麓深手握着方向盘,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他临走时不小心刮在外套上的黑色蕾丝文胸,眼中划过一丝暧昧。

从那件写满了性感的文胸上似乎还散发着颜红袖身上淡淡的香气,让整个车身都飘散着令人神往的妖媚。

岳麓深竭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才继续开车走完了接下来的路程,停在了一栋豪华异常的别墅门前。

现在时间还早,按理来说刚到他上班的时间,他的母亲或许才刚刚起床,因此进门的时候岳麓深的脚步格外的轻。

原以为家里应该是极其安静,但是在岳麓深打开大门以后,却意外的听到了一阵谈话声。

而且从这声音来看,家里除了他的母亲似乎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岳麓深一向喜静,最讨厌身边有什么嘈杂的声音存在,所以他的家里从不设什么佣人,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会有人来打扫房间准备做饭,现在时间这么早,家里还会有什么人在这里?

在脱下外套将颜红袖的衣物压在外套之下以后,岳麓深才朝着客厅的方向走了几步,谈话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了起来。

"深哥哥你回来了?"颜明珠在看到岳麓深的一瞬间,惊喜过望的站起身来看着岳麓深。

岳麓深突然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好奇家里另外一个人的存在,如果早知道是颜明珠的话,他肯定会悄无声息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自己和这个女人死死的隔绝开来。

正是因为颜明珠一向吵闹,而且不像她的妹妹那般讨喜,所以在这对比之下,岳麓深也就愈发的不待见颜明珠。

在没有遇到颜红袖以前,不管颜明珠在外都说些什么,岳麓深都是懒得理会的。

但是自从颜红袖出国以后,每当岳麓深听到颜明珠在外的胡言乱语,他的心里总是感觉厌恶异常,对待颜明珠的方式也就愈发的简单粗暴了起来,或者是直接避而不见。

"妈我回房间休息一会,不要让其他人来打扰我。"

岳麓深并没有理会颜明珠,而是望向他的母亲说了一句,字里行间的意思就是在警告颜明珠不要来无事生非。

眼看着颜明珠一张热脸贴上了岳麓深的冷屁股上,但是在这三年里,颜明珠的脸皮已经练得是愈发的厚,完全不在乎岳麓深以何种态度对待她。

颜明珠仍然是不死心的跟上了岳麓深的脚步,踏上楼梯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追问着。

"深哥哥,阿姨说你昨天晚上和合作伙伴吃饭没有回家,是不是喝了很多酒,我给你熬一点醒酒汤好不好?"颜明珠的声音中都充斥着谄媚。

不提昨天晚上还好,一提起昨天晚上,岳麓深的脑海里就再一次出现了颜红袖躺在床上面颊绯红的索魂姿态。

如果不是因为岳麓深不想让颜红袖知道是自己在她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她带走的话,岳麓深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这么强大的自制力,让自己清早起来就匆匆离开了颜红袖的身边。

更重要的一点或许还是因为岳麓深的心中对颜红袖存在着一丝恼怒,她竟然可以为了一个角色而不惜牺牲色相,这样一个不爱惜身体的女人,对于岳麓深来说就像垃圾一样惹人不屑一顾。

可是这个女人又偏偏是颜红袖,就只能让岳麓深没出息的放弃了他一贯的坚持。

纵然颜红袖真的是一个不爱惜身体的女人,岳麓深依旧是抑制不住将她据为己有,甚至在他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颜红袖的一件贴身衣物,尽管他并不是故意的。

"不必了。"或许是因为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愉悦,岳麓深这一次竟然意外的没有对颜明珠言辞犀利,只是淡淡的拒绝了她的好意。

其实岳麓深也只不过是看在颜明珠是颜红袖的姐姐的份上,所以才破例的给了她一个好脸色。

可是颜明珠却不明故里,只是觉得岳麓深对自己的态度有所缓和这在她看来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因此就更加殷勤的跟在了岳麓深的身后不肯离开。

"那深哥哥你今天工作忙不忙?正好我也没有什么事,不如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颜明珠变本加厉的跟近了岳麓深,甚至想要伸手拉住岳麓深的衣袖。

在岳麓深猛回头传来一个阴冷而又犀利的目光之后,颜明珠才像是触电一般迅速的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岳麓深一向不喜欢有人触碰他,即使是他的母亲也未能避免,唯独颜红袖可以例外。

但是颜明珠却不在这之列,颜明珠也自知有些鲁莽,在接收到岳麓深那瘆人的目光之后,只能乖乖地留在原地看着岳麓深的身影走进卧房后将大门重重的关上。

回到房间以后,岳麓深随手将外套搭在椅背上,自己则靠着柔软的椅背仰头闭眼小憩了起来。

其实岳麓深的酒量一直不错,但是昨晚毕竟也喝了不少酒,虽说这些酒还不至于让他头昏脑胀,可这之后却又遇到了颜红袖。

单是颜红袖一个人的妖媚索魂就足以另一个男人大脑充血一段时间了,就算是岳麓深也不可避免。

大量的血液在岳麓深全身范围内游动了太久,昨晚又一直没能好好休息,因此这个时候他才隐约感觉有些头痛。

"啪嗒"一声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岳麓深慵懒的睁开双眼朝着地上瞥了一下,那件令人血脉喷张的衣物便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嗯,这件贴身衣物倒也和颜红袖的风格相近,肩带边缘倒是还有一颗粉红色的爱心,性感之中带着一丝少女的娇俏。

在盯着看了几秒钟之后,岳麓深才忍着头痛将地上的衣物见了起来,放在手中细细摩挲着。

尽管颜红袖现在还不出名,生活条件也没有那么好,可是在生活品质上,颜红袖却不输于任何一家大家闺秀。

即使是这样一件贴身衣物,也是质地柔滑的让人爱不释手,摸上去就不想停下手。

岳麓深用自己的拇指和食指慢慢的在上面摸索了一阵之后,直到他的鼻腔中都萦绕着这个女人的香气之后,他才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手的方向一转,顺势就要将这件衣物丢进垃圾桶里。

正当岳麓深的手指准备放开丢进垃圾桶里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颜红袖娇俏可人的脸颊,似是在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请求他不要这样丢掉自己的衣物一般。

岳麓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幻想,但他仍就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将手缩了回来,随后更是直接将那件衣物放在鼻下,深深的嗅了一口从上面传来的香气。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乐生点评:

《艳妻献身:总裁,请笑纳》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素心灵犀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