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贴身保镖在都市

贴身保镖在都市

作者:白行东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4 11:12:53

白行东的书《贴身保镖在都市》主要讲述了:“没心情!”柳如诗喘口气,坐到电脑桌前。 见女儿有点耍性子,顾静走过去,弯身笑说:“老妈这都是为了你好,有小沈这样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在你身边,妈妈也就放心了。” 柳如诗听得云里雾里,这都是哪跟哪? “妈,你该不会是说……”柳如诗简直难以想象,瞪大眼睛盯着顾静。 知女莫若母,顾静点头而笑:“怎么?不好吗?我以前不就和你说过,他就是我那个好朋友的孩子,这次他特意赶过来,就是为了……”
展开全部

6-合住?这不合适(上)

  忙碌了一天的招聘,人事部钟意的几个女孩柳如诗也亲自看了一下,觉得还算不错,于是就留了下来。几个小时没见到沈浪,她问起陈珂,这才知道沈浪被扫地出门。

  “算了,算了。”柳如诗轻声一叹,陈珂会错自己的意思,不过既然变成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了,晚上回到家自己也有托辞和母亲说。

  关键是像沈浪那样性格的人,根本不适合留在她们公司,她可不想天天看到一个男人身边围着很多女人,使得那些女人都无心工作,影响到整个公司!

  “妈,我回来了。”

  柳如诗甜甜的声音飘入顾静的耳中。

  长沙发上,顾静正翻阅着今天的报纸,她侧过脸看了眼自己女儿,点点头,含笑道:“嗯,怎么样?累了吧?去洗洗就过来吃饭吧。”

  柳如诗朝着餐桌上瞄了眼,甜声笑道:“老妈今天又做了不少好吃的,真是太幸福了,嘻嘻!”

  在自己母亲面前,她流露出了小女生的一面。

  餐桌上,顾静边细嚼慢咽边问道:“丫头,那个小伙子怎么样?”

  “谁?”柳如诗愣了下,旋即便想起了那个穿着大裤衩的男人了,一腿的腿毛太恶心人了,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厌恶之色,“噢,你说下午那个来我公司里应聘的?”

  顾静双眼发亮,身体微微前倾:“嗯,就是他,怎么样?你觉得他怎么样?”

  柳如诗奇怪妈妈的表现为什么这么好奇,想了想,她不温不火的说:“本来我是听了你的话,将他留了下来的,没想到下午在公司里实习的时候,因为一点过失,被陈珂给赶走了!”

  “什么?”顾静拍桌而起,脸上充满了震惊。

  “……”柳如诗纳闷的看着她,甚是错愕。

  顾静蹙着眉,轻轻喘着气,斥道:“你啊你,我下午在电话里怎么和你说的?就算他再怎么不适合你那里,你给他安排一份闲差不就得了?为什么要赶他走?如果不是经过你的允许,陈珂那丫头敢吗?”

  “呵呵,妈,你消消火嘛。”柳如诗放下碗筷,走到顾静身边,双手搭上她的肩膀,宽慰道:“你看那个家伙一没文凭,二没工作经验,而且品行还不怎么端正,你说这样一个人我留在公司,公司里的员工会怎么想?”

  “我不管!”

  柳如诗听到这三个字登时无奈之极,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家里的生活能够一天天的变好,这都是母亲日夜辛苦的结果。

  “好吧,呵呵。”柳如诗不会去违逆自己母亲的意思。

  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柳如诗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双眼弯成了月牙儿,露出甜美的笑靥:“可是他的简历上没有他的电话,也没有他的住址,就算叫我去找他回来,恐怕也办不到了。其实,我也想留下他的,他看起来挺敏捷的,很适合安保的工作,似乎还懂一点中医推拿之类的东西,只是……”

  柳如诗耸耸肩,表露出一丝无奈:“呵呵,只是找不到他咯。”

  说出这些,她心里顿时一阵窃喜,家里好像就没听说过有姓沈的亲戚,也不知道老妈在哪里认识的那个沈浪,好在没任何联系方式,听沈浪的口音也不似江南人,但愿老妈那里也没联系方式,就好上加好了。

  “小沈,小沈……”

  柳如诗一窒,目瞪口呆的盯着顾静。

  “妈,你喊谁呢?”

  顾静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责难道:“都怪你,和你说话,倒是把他给忘记了。”

  转过身,顾静朝着书房里继续喊道:“小沈,别玩了,快出来吃饭,吃过饭再玩。”

  “妈!”柳如诗惊愕之极,一双美目骤然睁大,“你……你……他……他在我们家?你……你还让他进我的书房?”

  柳如诗立即冲到书房门口,“你,快出来!”

  “嗷呜。”

  “咻咻。”

  书房中的那个人,戴着耳机一阵摇头晃脑,嘴里还一直不停地咧咧:“尼玛,怎么又死了,该死的僵尸,有种出来,咱们单挑,看小爷不收拾了你!”

  植物大战僵尸?!

  柳如诗看着电脑屏幕,直接傻眼,连最基本的模式他都打不过也就算了,自己存了好久才养了满屏的花,居然全被这个可恨的家伙给卖了。现在只剩下三盆嫩芽儿,他还在那悠哉的浇着水。

  “你都做了什么?”柳如诗还是第一次怒气这么大,下午在公司里被沈浪那样刺激,她都还是非常沉稳,她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乱动她的私人物件,而这个书房和闺房就是她最私密的空间。

  “啪!”

  鼠标重重的敲了一下。

  沈浪立即朝左侧撇过脸,半边脸顿时直接贴上柳如诗最柔软的地方,那团柔软犹如弹簧般,稍微弹弄了一下沈浪的脸。

  “混蛋!”柳如诗顿时怒不可遏。

  “怎么了?怎么了?”顾静见动静不小,立马赶了过来。

  柳如诗朝后连退两步,杏目圆瞪,怒气冲冲的直盯着沈浪,想要骂,一时间却又想不起任何具有攻击力的词语来,只能一个劲的在那喊着:“混蛋,你混蛋!”

  “呵呵,我怎么混蛋了?”沈浪又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在柳如诗看来是那么的嘲讽。

  柳如诗叱问道:“谁让你动我电脑了?”

  沈浪转过摇椅,平静的一笑:“我可不知道这是你的电脑,静姐教我玩的,这游戏不错呢,虽然一直输,不过挺有意思的,我可是帮你赚了好几万块钱。”

  “卖掉我辛苦养的花,还有脸说帮我赚钱?”柳如诗想死的心都有了。

  “丫头!”顾静拉了下柳如诗,给她使个眼色,然后笑道:“好了,不就一个游戏嘛,不至于对人家小沈这么凶吧?以前我是怎么教你的?你再看看人家小沈,你这个脾气训来训去的,人家可都没有像你那么小家子气呢。”

  柳如诗一窒:“我……”

  沈浪站起身,含笑道:“静姐,你也别怪她了,我宰相肚里能撑船,不会和她计较的。”

  顾静笑容满面:“那就好,那就好,呵呵。”

  柳如诗顾盼左右,顿时傻了,心中惊起滔天巨浪:难……难道他们……

  难道老妈要给自己找一个这么浪荡的后爸不成?

  天啊!!!

  “不行!绝对不行!”柳如诗咬牙切齿,猛的摇摇头。

  她从不反对顾静去结交男朋友,毕竟母亲现在的年纪也不算很大,但是,最起码的也要附和他们年纪相仿这个条件。

  “什么不行?”见女儿喃喃自语,顾静不由上前笑说:“好了,饭菜都要凉了,先去吃饭,我们边吃边说。小沈,游戏你等吃过了再玩吧,好么?”

  “好的,静姐。”沈浪的嘴甜的像蜜。

  “妈~”柳如诗一把拉住了顾静,“你怎么能让他到我们家来?”

  顾静见沈浪已经自己去盛饭吃了起来,并没有关注她们这边的情况,吸口气,拍拍女儿的手,轻语道:“说来话长,三言两语和你也说不清,好了,先吃饭,以后再说吧!”

  “没心情!”柳如诗喘口气,坐到电脑桌前。

  见女儿有点耍性子,顾静走过去,弯身笑说:“老妈这都是为了你好,有小沈这样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在你身边,妈妈也就放心了。”

  柳如诗听得云里雾里,这都是哪跟哪?

  “妈,你该不会是说……”柳如诗简直难以想象,瞪大眼睛盯着顾静。

  知女莫若母,顾静点头而笑:“怎么?不好吗?我以前不就和你说过,他就是我那个好朋友的孩子,这次他特意赶过来,就是为了……”

  柳如诗发怔。

  “为了和你……咳咳……培养感情!”

  “噗——”

  一口水喷出,矿泉水瓶险些脱手。

  柳如诗嗤笑道:“妈,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和他?呵呵呵,笑死我了。”

  顾静朝门外看看,笑着对沈浪说:“小沈你多吃点,我和诗诗说几句话就过去。”

  “你们忙,你们忙。”沈浪挥挥手,头转都不转,兀自吃着自己的饭。

  轻轻关上门,顾静和柳如诗说起了从前的事。

  柳如诗蹙眉道:“我怎么不记得?”

  顾静美目一翻:“那时你才两三岁,你能记得什么?唉,如果不是小沈他爸的话,我们现在恐怕……好了,妈妈这么做,一是完成你爸爸的遗愿,其二也是为了你好。再者说,小沈这个孩子确实也不错,除了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以外,其他我觉得都比其他人强。”

  柳如诗难以置信,惊诧道:“我的天,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这算指腹为婚,还是童养媳?再者说,他和我哪一点般配了?学历不同,家境不同,性格不同,根本没有一点是站在一条线上的。我和他是平行线,妈!!”

  顾静眼珠子骨碌一转,暗忖道:“现在只有出大绝招了。”

  “呜呜~”顾静忽然掩面而泣,“你爸走的早,妈含辛茹苦将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我容易吗我?天底下哪有父母愿意将自己的孩子推到火坑里的,她爸,你看到了吗?小沈现在也长大成人了,但是……但是……呜呜!”

  “当初如果不是人家小沈他爸,我们全家都死了……”

  “爸~”柳如诗的情绪突然被感染,眼眶泛红,珠泪欲滴。

  不久,柳如诗拥入顾静怀中,哽咽道:“妈,别哭了,我听你的,全听你的还不行吗?”

  柳如诗最见不得就是顾静哭,她一哭自己就方寸大乱。

  “嗯嗯。”顾静抱着她狡黠一笑,心道:我这演技,不去当演员实在可惜!

7-合住?这不合适(下)

  舒缓下之后,柳如诗隐隐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但她出于孝顺,还是没有推却掉此前的应诺。

  “小沈,你爸爸还好吗?”

  “嗯嗯,一天三五次,没问题。”

  柳如诗顿时冷面寒霜,顾静亦是一呆。

  沈浪尴尬一笑,急忙改口道:“我是说一天运动三五次还没什么问题,身体硬朗的很。”

  “呵呵,这样啊。”顾静笑了笑,心想着如果他一天真能来三五次,也太了不起了,心中油然而生的是一股敬佩之意,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饭时饭后,柳如诗都默不作声,在沙发上呆坐了片刻后,就找了个托辞上楼休息了。她一走,顾静就拉起沈浪问这问那的。

  顾静笑问道:“臭小子,你觉得我们家闺女怎么样?”

  沈浪朝着二楼望望,耸耸肩,笑说:“静姐,我只怕要让你和我家老头子失望了,小妮子长的是非常漂亮,但性格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闻言,顾静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不快,道:“没有比我们家诗诗更好的女孩子了!唉,她自小没了爸爸,性格上有点缺陷也是……”

  沈浪轻抿一口茶,说:“呵呵,我爸都说我的性格和您很相像,小时候静姐对我也非常照顾,只是,感情这种事,强求是没用的,您说呢?换句话来说,就算我看上了她,恐怕她也对我没有任何兴趣。”

  “对!”顾静笑了笑,“反正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就行了。”

  “什么?”

  顾静拍拍他的肩膀,狡黠道:“你的责任!”

  沈浪一怔:“责任?”

  “等等,我现在哪来的什么责任?”沈浪纳闷道。

  顾静轻抿一口茶,微笑道:“当年你妈因为嫌弃你家里穷,一走几十年都没有个消息,你爸爸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现在你长大成人了,是不是轮到你该孝顺他的时候了?”

  “嗯。”沈浪点头,没有反驳。

  顾静继续道:“我们这个家你也看到了,而且诗诗又是个好强的人,年纪轻轻的就将公司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了,就算如此,你看我可有半点嫌弃你们的地方?当年你爸和诗诗他爸定下的承诺,就算时间再如何改变,我们都未曾变过,再者,诗诗又不是那种惹人厌的女孩子,你觉得你拒绝的话,妥当吗?”

  “呵呵。”沈浪笑了笑,“静姐,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她长的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我看得上人家,人家可看不上我啊!这样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不是?”

  顾静在他肩膀上敲了一下,笑道:“这你担心什么?小丫头到现在都没怎么谈过恋爱,很好骗的,我就不信你那口花花的本事,还骗不到我家闺女?哈哈哈。”

  “这……”沈浪尴尬的笑着,我特么是败了。

  ……

  夜深沉,沈浪留宿在柳家别墅中,外面的夜空星光只有那么零星几点,和自己家那边无法相比。

  翌日,和熙的日光透过窗棱洒落房中。沈浪常年锻炼早就养成了习惯,早早就起来了。打开房门,准备去洗手间里洗漱一下,不料却在客厅中看到了痴愣在那的柳如诗。

  “妈,你不可以这样!”

  柳如诗喊了声后,立即拿起翻找手机拨通电话,而电话那头响起的却是一阵嘟嘟声。

  “怎么了,如花美女?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沈浪笑嘻嘻的走了过去。

  “不要你管!”柳如诗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一张纸片从桌子上飘落,沈浪弯身捡起瞄了下,上面赫然写着:丫头,妈妈要陪朋友去欧洲旅行一段时间,我知道你最疼妈妈了,辛苦了这么多年,也该让妈妈放松放松了吧?呵呵,你放心,日常生活就让小沈照顾你,你喜欢吃什么都可以找他!

  PS:答应妈妈的事情,是不能反悔的——爱你的老妈!

  沈浪呆了片刻后,猛然惊醒过来,顾静这是要玩失踪,让他们两个小年轻单独相处一段时间。孤男寡女居住在一个屋檐下,说什么事都不会发生,说出去谁信?

  “看,看看看,看什么看?”柳如诗一把夺走了纸片,“有什么好看的?”

  沈浪耸耸肩,笑道:“这么凶,怪不得到现在还没人要你了。”

  柳如诗双眼瞪大:“你说什么?”

  沈浪边掏出打火机点烟,边说:“在我们那里,到二十二三岁还没能嫁出去的女人,都被人笑话死了,没人要啊没人要,看来只有我来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了,可悲啊,可叹啊!”

  “其实吧,端详你一下,虽然和我们那里的姑娘没法比,但长的也算水灵了,我觉得还有比我更般配你的人,我们那边有个村子,里面有个叫王二牛的,很适合你,哈哈哈!”

  农村和城里能一样吗?生活水平都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柳如诗刚刚要进行反击,她瞬间反应了过来,眯起眼盯着沈浪,她抿嘴一笑:“呵呵,沈浪,别以为你那点心思我猜不到,我见识过的人比你吃过的饭都要来得多,在我面前耍那点小心机,我告诉你,没用!”

  “有吗?我有吗?”沈浪故作镇静。

  “没有吗?呵呵。”柳如诗淡淡的笑着。

  沈浪轻轻吸口气,暗忖道:这个女人还真是喜怒无常!

  “不好意思,这里不允许抽烟,想要抽烟请去外面。”柳如诗不光没收了沈浪的香烟,还将他的打火机给夺去了。

  沈浪坐到沙发上,撇嘴道:“呵呵,好吧,只是你觉得我们孤男寡女住在一起,合适吗?要不这样吧,你给我点钱,我去外面租个房子住,如何?”

  “怎么不合适?”柳如诗一反常态,顿时让沈浪措手不及。

  “啥?”沈浪眨巴下眼睛,难以置信。

  柳如诗将纸片朝着茶几上一拍,左边嘴角微微上扬,道:“我的早餐要一杯热牛奶,一份三明治,噢,还有,去菜市场给我买一份山东煎饼。”

  “喏,五十块钱。”

  “怎么?我说的话不听?你不是我的未婚夫么?”

  沈浪还是干瞪眼:“我……我靠,我什么时候成你未婚夫了。”

  “乖啦,别闹,去准备吧。”柳如诗笑容可掬的样子,在沈浪看来就好像魔鬼般。

  “臭小子,到那边要听你顾静阿姨的话,听到了没有?她的话就是我的话,就是我交代给你的事,不给我好好把事情做好,你就当没我这老子!”

  都是用亲情来要挟人的人!沈浪简直无话可说,这个柳如诗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吃了什么春.药了,明明就很反感自己的,突然就变了天,真想对着老天喊一句:你妹啊!

  “一块,两块,三块……”

  沈浪一边叹气,一边在那清点着自己的所有家当,本以为出来的时候老头子给自己的那张是什么信用卡,里面有一大笔钞票,到后来他才知道,上面除了刻印了柳家别墅的地址外,没有任何用途可言。

  资金被断,还有什么办法?

  身上剩余的钱只有两百多块,加上柳如诗刚刚抠门的五十块,还是不到三百。

  “嗯?都半个小时了,我要的早餐呢?”柳如诗缓步走下楼梯。

  沈浪听到她下楼的声音,就索性躺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不好意思,本人很懒,如果你看我不爽的,写个字据,我立马滚蛋。”

  说出这话后,沈浪心里就后悔了。

  柳如诗微微一笑,道:“过来吃吧,哪有让自己男人做家务的道理?你说呢?”

  “噗!”

  沈浪直起身,郁闷道:“我说柳大美女,咱们要不要这样?你又不喜欢我,我又不喜欢你的,咱们何必呢?”

  “唉。”柳如诗叹口气,“你就别生气了,既然你是我的真命天子,我又怎么可能对你不好呢?昨天晚上我也想过了,其实妈妈说的没错,感情是需要培养的,我相信以后我们都会互相喜欢上对方的,好了,过来吃饭吧。”

  话是这么说的,但她眼中闪过的那抹奇异光芒,却让沈浪捕捉到了。沈浪心知这个小妮子突然的转变,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事。

  “难道……”沈浪慢慢吃着,心中想着自己的事,“就因为我损了她几句,就想和我对着干?”

  大姐,咱别那么随便好不好?

  沈浪真是欲哭无泪。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起来,外面有人一直在喊着柳如诗的小名。

  “诗诗,诗诗……”

  沈浪侧耳倾听,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柳如诗过去打开房门,见到来人她立即板起面容,冷冰冰的说:“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找我吗?有什么事?说吧!”

  “好了,诗诗,还在生我的气呢?”李明才含笑道。

  沈浪缓步走过去,右手轻轻搭上柳如诗的香肩,笑问道:“宝贝,这人是谁啊?”

  李明看到沈浪当即睁大双眼,惊诧道:“你个土孢子,怎么在这里?诗诗,这个土孢子怎么在你们家的?你他妈的快说,你接近诗诗有什么企图?”

  沈浪歪斜着嘴,得意的笑:“宝贝,你告诉他我们是什么关系。”

  这下可让沈浪抓住机会了,如果柳如诗说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那就直接撒腿走人,到时候老爸也不能怨怪自己。要是她说自己是她的未婚夫,她在这个富二代的面前还有什么脸面?

  一个是富家公子哥,一个是土鳖,和谁在一家比较能够凸显自己?

  柳如诗不平不淡:“麻烦你说话尊重一点,他……他……他是我未婚夫!”

  “啥?”李明才错愕的杵在那。

  沈浪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轻搂着柳如诗朝里面走,顺带着准备将门关上:“大清早的就有条狗在这里乱吠,扰乱我们的二人世界,真是够了!宝贝,我们再来一次吧!”

  房门关上,李明才还傻愣在外面,郁结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你个贱人——”李明才一阵咬牙切齿,双眼迸出血丝。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景中baby点评:

这是一部全新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贴身保镖在都市》非常值得推荐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